关于ZAKER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上观新闻 03-02

李文喜的黑白人生

来源:《廉政瞭望 》杂志

71 岁的辽宁省政协原副主席、辽宁省公安厅原厅长李文喜,成为 2021 年 " 首虎 "。1 月 25 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了李文喜接受调查的消息。

在公开简历中,李文喜的仕途开始于 1990 年,那一年,他担任本溪县副县长。而在此之前,有关他的经历一片空白。

这是极不正常的。生于 1950 年的李文喜,1990 年时已 40 岁。40 年光阴蹉跎,岂是能轻易一笔勾销的。

尽管在官方简历中,李文喜的早年经历语焉不详,然而在他的老家本溪,有关李文喜的传说却一直流传着。在众人口中,他是为母伸冤的孝子,是年少得志的县领导,是敢打敢拼的 " 李大虎 "。

起起落落

李文喜出身于本溪县偏岭镇一个满族农村家庭,他的母亲在小镇颇有名气。除了贤惠善良,更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她长达十余年坚持不懈地向组织反映问题。当地一名年长村民介绍:" 李文喜的母亲就是一个标准的老上访户。她因为家里的一件事,认为自己受了委屈,多年来一直向上反映。有段时间,她每周都会带上孩子,沿着铁路走几十里,去县城反映问题。"

母亲的遭遇在幼小的李文喜心中埋下了怎样的种子,外人不得而知,只知后来李文喜冲出课堂,成了当地有名的造反派。他身材魁梧,被人取了 " 大虎 " 的绰号,并在 1972 年左右成为本溪县革委会副主任。

后来,李文喜被免去领导职务,下放到一个工厂做工人。在 1980 年代,遭遇大起大落的李文喜还有一个转变,他从只会争强斗狠的 " 李大虎 ",变成书法爱好者。多年后,李文喜曾对人言及,写字能让人心情放松,当自己情绪低落或感觉到巨大压力时,便通过写字来舒缓情绪。

此后几年,李文喜辗转多个单位,过得并不如意,直到被调往派出所担任民警。据说李文喜当民警不久,有两拨人在郊外械斗,连火药枪都掏出来了,李文喜只身前往,见到两边头目,不仅破口大骂,还甩了两个大耳光。挨了耳光的头目也不说话,带着手下逃之夭夭。原来,这两人都是当年李文喜的小跟班。李文喜的早年经历反而让他拥有了工作的一些优势。此后,他担任了本溪县公安局长,到 1990 年又晋升为本溪县副县长。他的早年经历,更被他有意遮掩起来。

多名本溪当地人士介绍,李文喜除了自身努力,还得益于一名贵人相助。那时,一名本溪老乡正在省公安厅任副厅长,他与李文喜有旧交情。

黑白两面

进入 1990 年代,本溪一些国企的效益下滑,下岗失业工人衍生出的社会问题,令治安形势一度异常严峻。而这,恰恰给了李文喜大展拳脚的空间。当地人说,李文喜虽没上过一天警校,却精通枪械拳脚,早年经历更让他拥有了复杂的社会关系,几乎能 " 黑白通吃 "。

因为屡破大案,李文喜很快成为警界风云人物,并顺利扶正为本溪市公安局一把手。一名当地人士介绍,因为打黑案件的巨大影响,辽宁在 1990 年代产生了好几名警界明星人物,李文喜绝对可以算作其中的大哥级人物。

辽宁一名资深政法口记者介绍说,当年王立军在辽宁飞扬跋扈,但在李文喜面前却不敢造次。王立军有泡澡堂的习惯,还会安排人在澡堂外站岗,排场很大。有一次王立军去到澡堂,听说李文喜也和一帮朋友在里面,态度立刻变得恭敬,还让站岗的卫士全部撤走。

一名与李文喜有过接触的人员介绍,李文喜身上有两个特点异常鲜明,其一是平民情怀,这或许与他出身底层,母亲又多年上访的经历有关。他曾说,看见困难群众的生活,自己会掉眼泪,还说自己愿做老百姓的门卫、更夫。据称,这些话并非全是作秀。其二,则是他的江湖做派,他不仅有霸气,还有匪气,很多时候不像官员,却像江湖大哥。围绕在他身边的一群小兄弟,全都跟着他鸡犬升天,李文喜有多名亲属进入公安系统,且成为领导干部。

有人说,这就是李文喜的黑白两面。成就了他,最终也毁灭了他。

晋升副省

到 2000 年时,李文喜正好 50 岁,担任本溪市副市长兼公安局长已有 4 年。当年,他离开老家本溪,来到省城沈阳,出任辽宁省公安厅副厅长,2 年后,成为省公安厅厅长。

从本溪市公安局局长到省公安厅一把手,李文喜只用了两年时间,让外人羡慕不已。一名熟悉当地政情的人士介绍,当时的省上主要领导很欣赏李文喜,时任省长张国光早在担任沈阳市委书记时,就对警界风云人物李文喜有印象,两人还在北京开会时促膝长谈。在一众实力人物提携下,李文喜的上升势头极为迅猛。

然而不久之后,辽宁官场发生巨变。沈阳爆出 " 慕马大案 ",时任市长慕绥新、常务副市长马向东落马,曾先后担任沈阳市委书记与辽宁省长的张国光,即便此时已调任湖北省长,也未能逃脱干系。

李文喜虽未在沈阳市工作过,却与张国光、马向东交好,这让他的仕途蒙上阴影。李文喜 2002 年出任省公安厅长,到 2006 年才担任省长助理,2008 年担任省政协副主席,正式解决副省职级。当地干部称,在 " 公安厅长进班子 " 的时代,李文喜的副省之路走得颇为坎坷。曾经对他信赖有加的领导,要么到点退休,要么黯然落马,自己与新贵们的关系又算不得亲密。

一名辽宁政界人物介绍,李文喜落马后,有人梳理李文喜简历,见他担任公安厅长时期,薄熙来曾担任辽宁省长,就说李文喜是薄熙来 " 老部下 ",这种说法很容易让人产生误解。" 可以说两人都是贪官,是同一类人,却绝不是同一伙的。"

当地还有一个流传很广的说法,在李文喜晋升副省的问题上,一名省领导坚持反对意见。李文喜怀恨在心,甚至动用了技术手段,希望能找出对方把柄。最后不了了之。

家族生意

从 2002 年到 2011 年,李文喜担任辽宁省公安厅长 9 年。在这 9 年间,他既是唯我独尊的 " 一霸手 ",也成为李氏家族成员经商发财的倚靠。

一名辽宁警界人士介绍,李文喜担任公安厅长时,厅里好几个正处级干部上任,厅党组成员竟然不知情,是看了任职文件才知道。" 连正处级干部任命这种事,李文喜也能一个人说了算,且根本不拿上党组会议讨论。"

李文喜更为人诟病的一点,是放纵其亲属经商谋利。近年来轰动辽宁的袁诚家涉黑案,就与李文喜家族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袁诚家与李文喜是老乡,同为本溪人。袁诚家早年当过马夫,后来做矿产生意发财,成为一方巨富,资产数十亿元。2010 年,袁诚家被辽宁警方刑拘,后因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 6 项罪名,被判处有期徒刑 20 年。

袁诚家的代理律师曾实名举报李文喜,说李文喜的弟弟常年经商,李文喜弟弟的亲家又是本溪县公安局领导,两人与袁诚家有商业纠纷,为了报复才制造出所谓的打黑案件。时任辽宁省公安厅厅长李文喜则是整件事的总后台。

袁诚家案的后续发展更令外界议论纷纷,袁诚家被判刑后,其名下财产大多被办案机关罚没,此后经过二审,辽宁省高院维持了此前对于袁诚家的罪名与量刑,但认为其名下财产并非全部系违法所得,被罚没、冻结的财产应予以退还。据此判决,袁诚家向辽宁省公安厅申请了 37 亿元的巨额国家赔偿。此后,辽宁省公安厅做出赔偿决定书,决定返还袁诚家被扣的各项财产以及相关利息共计 6.79 亿元。

一名当地人士表示,袁诚家案的细节目前还无法确定,但有两点可以肯定。其一,李文喜的弟弟以及多名家族成员从事商业活动,这在辽宁是人尽皆知的事实;其二,袁诚家案的办案过程存在瑕疵,否则不会时隔多年又返还财产,而办理袁诚家案时,李文喜正是公安厅一把手。

一名熟悉辽宁政情的人士介绍,李文喜有多名亲属在辽宁经商,生意做得很大,同时,很多与李文喜沾亲带故的人,都进入到警界。当地曾有一个说法,李文喜当公安厅长时,他老家出了 20 多个副处级以上的警官。李文喜退休后,热衷于担任社会职务,经常出席各种活动,也有为家族生意站台之嫌。

在 2020 年,江苏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王立科,辽宁省政协原常委白月先先后落马,王立科与白月先还有一个共同身份,就是李文喜任公安厅长时期的副手。据知情人士介绍,王立科与白月先均为李文喜的家族生意提供过便利,对他们的调查也牵涉到相关线索。

如今,李文喜黯然落马,他的多名亲友均被带走协助调查。一人腐败毁一人,家族腐败毁一家——在已到古稀之年的李文喜身上,这句话再次应验。

栏目主编:顾万全 本文作者:廉政瞭望 卢思敏 文字编辑:卢晓川 题图来源:上观图编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上观新闻

上观新闻

站上海,观天下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