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上观新闻 03-02

不愧是和慧!“中国献给世界歌剧舞台最好的礼物”

女高音歌唱家和慧登场,一袭蓝裙,气度雍容。她深呼吸,唱起普契尼歌剧《曼侬 · 莱斯科》选段 " 在这温柔幔帐 "。一曲唱完,掌声雷动。

" 她是中国献给世界歌剧舞台最好的礼物 "" 我们这个时代最好的阿依达 "" 人们能期待的最好的蝴蝶夫人 ",这是西方媒体对和慧的赞美。她是迄今为止唯一同时受邀世界六大顶级歌剧院的中国歌唱家,也是唯一作为第一女主角登上米兰斯卡拉歌剧院的中国人。

3 月 1 日晚,和慧在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开了一场独唱音乐会,9 首歌剧咏叹调,出自威尔第《游吟诗人》《西西里晚祷》、普契尼《图兰朵》《波西米亚人》等名剧,歌唱着爱与死亡。她充满魔力的声音、紧蹙的眉头、高扬的手臂和流淌的汗水,从头至尾扣人心弦。

演出结尾,和慧还加演了哈萨克族民歌《玛依拉》、维吾尔族民歌《一杯美酒》两首中国民歌,让观众过足了瘾。

和慧歌唱着爱与死亡

挑战体力、脑力、心力的极限

" 这场音乐会曲目非常重,抒情、花腔、戏剧三种不一样类型的曲目,可以全面展示我的声音。我这个人比较实在,总是喜欢挑战自己的体力、脑力、心力的极限,大概因为我是白羊座吧。不同曲目对嗓音和技巧的挑战不同,每一首之间都要调整。" 和慧说。

女高音分戏剧女高音、抒情女高音、花腔女高音等不同类型。戏剧女高音音色宽厚、充满金属色彩,抒情女高音色优美委婉,花腔女高音突出高音区的炫技,能在其中一个领域成功已实属难得。如果唱了不适合自身条件的曲目,很可能会对嗓子造成损害。

和慧的声音穿透力强又具感染力,是世界范围都难得的抒情戏剧女高音。但她不满足于此,几年前又开始挑战轻巧型的花腔女高音。此次音乐会上,和慧演绎了威尔第歌剧《游吟诗人》选段 " 这美好夜晚多寂静 ",《西西里晚祷》里的 " 多谢朋友们 ",华丽的花腔令人惊叹。

普契尼的名剧《图兰朵》,和慧拒绝了十多年。图兰朵这个角色需要大号的戏剧女高音,咏叹调全在高音上,对演唱者的技巧要求极高。和慧一直等到技术和理解都准备好了,才接下这个角色。2019 年,和慧在三个不同的《图兰朵》制作中均有出色的表现。这一次,和慧压轴演绎了《图兰朵》咏叹调 " 在这宫殿里 "。

一年多以来,疫情对全球的表演艺术行业产生了巨大的冲击,但近期看到了一丝希望。如果一切顺利,和慧将于近期飞赴世界音乐之都维也纳,于 3 月底在维也纳国家歌剧院演出《蝴蝶夫人》,随后还有德国汉堡歌剧院《托斯卡》的演出邀约。" 但愿一切早日重回正轨,让我们自由地享受生活,享受艺术。"

和慧与东海岸四重奏、钢琴家王蕾

触及人内心最敏感的地方

这是和慧第一次与一支中国的四重奏组合——上海交响乐团东海岸四重奏合作。上海交响乐团委约了作曲家卢卡 · 波扎,将大乐队伴奏的普契尼、威尔第等多部歌剧经典咏叹调改编成四重奏和钢琴伴奏的版本。卢卡 · 波扎是维罗纳圆形剧场四重奏的中提琴手,曾与和慧多次合作。

除了改编意大利歌剧,卢卡 · 波扎还将哈萨克族民歌《玛依拉》、维吾尔族民歌《一杯美酒》改编成四重奏与钢琴版,此次为世界首演。音乐会上有几首对中国观众来说相对陌生的曲目,比如契莱阿《阿德里亚娜 · 勒古夫勒》选段 " 我是上帝谦逊的侍女 ",蓬基耶厉《乔康达》选段 " 死亡啊 "。

和慧说:" 我以往和大乐队的合作比较多,用弦乐四重奏和钢琴替代,会有一种独特的效果。每天的排练都很愉快,我们的配合很默契,互相聆听,传递内心对音乐的共鸣。"

2018 年,和慧举办了国际歌剧舞台 20 周年纪念音乐会。此后,旅居意大利多年的她,每年都会回到中国安排音乐会巡演。每一次,她都会精选和献唱不一样的曲目,对自己做出阶段性总结。

和慧还记得自己 18 岁时第一次听到《波西米亚人》时的感受。当时不懂意大利语的她,完全被旋律和情感所吸引,感叹 " 世界上还有这么美的声音 "。和慧说:" 歌剧是世界艺术的瑰宝,是全人类共享的,永远可以唤醒人们内心的激情。希望观众在疲惫工作之后进入剧场,能在歌剧中感受心灵的震撼。这是一个科技发达的时代,但艺术是不可取代的,它可以触及人内心最敏感的地方。"

栏目主编:施晨露 本文作者:吴桐 文字编辑:张熠 图片编辑:邵竞

本文图片来源:上海交响乐团提供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上观新闻

上观新闻

站上海,观天下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