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上观新闻 01-28

毒大米买卖轻而易举?起底四川德阳镉超标大米销售链:监管多层失职,国有粮库或涉其中

四川省德阳市下辖的绵竹市、什邡市等地化工企业集中,耕地镉污染严重,几年前当地出产的镉超标大米更给居民带来 " 痛病 " 困扰。半月谈记者最近了解到,镉超标大米销售链几乎公开化,已成为无良商家堂而皇之的牟利手段。监管多层失职,腐败或涉其中,这条令人触目惊心的销售链,到了彻底斩断的时候了。

零买不难,批发不难,毒大米成香饽饽?

按照获取的线索,半月谈记者乔装成粮食经销商,来到德阳市阳安大道旁一家粮店,提出想购买便宜大米。店主表示,在这儿能买到低价大米,但镉含量超标,装在 " 三无 " 的白袋子里,不可退货。

经由这位店主和粮贩的介绍,半月谈记者从当地一家大米加工厂购得一袋 100 斤的镉超标大米,随即取了两份样本,分送至两家第三方检测机构做重金属检测。结果显示:一份样本镉含量为 0.26mg/kg,另一份高达 0.379mg/kg,与国家标准 0.2mg/kg 相比,分别超标 30% 和约 90%。

查看大米质量

作为重金属元素,镉对人体危害极大,会损伤肾脏和骨骼。化工企业排污,其中的镉顺水流入附近稻田,是大米镉超标的主要原因。德阳作为全国四大磷矿生产基地之一,耕地污染严重已是宿疾。据知情人士透露,近两年,镉超标大米在德阳常见:" 超标多少不等,但一般不到 0.4mg/kg。"

半月谈记者暗访发现,德阳镉大米还有大批量外销的渠道。宜宾距德阳 300 多公里,记者以宜宾市某粮食企业采购人员身份联系上一名德阳粮贩张峰(化名),提出要购买 500 吨镉超标大米。张峰表示毫无问题:" 转账后陆续发货,每天运几十吨。" 实际上,有渠道的德阳粮商还不止张峰一人。

近期米价居高不下,价格低于普通大米的镉超标米在德阳竟成了 " 香饽饽 ",供不应求。以上文提到的粮店为例,所售成品米最便宜的也得每吨 4250 元,而镉超标大米每吨只要 3600 元至 3700 元。

" 只要卖上千吨左右,利润差就是几十万,能做的谁不做。" 在绵竹从事多年粮食生意的贾学益(化名)说,稻谷价格也差很多。一斤镉超标稻谷卖价一般不到 1.2 元,一斤好稻的价格得 1.3 元多。

酒厂 " 掩护 ",粮库 " 帮忙 ",利益链条令人惊

经过多方求证,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除种粮农民外,粮贩、加工厂、酒厂、经销商……无不在镉超标大米上获利。国有粮库或也参与其中,谋取不当利益。

据知情人士透露,为规避法律风险,通常想购进镉超标大米的加工厂或经销商会找一家 " 靠谱 " 的酒厂帮忙,以采购酿酒原料 " 打掩护 ",按当地话说就是借酒厂 " 洗白 "。

" 只要不超 0.4(mg/kg),酒厂收购不违法。当然,粮商会给酒厂好处费,大约 100 元一吨。" 德阳某酒厂一名工作人员向半月谈记者介绍。

值得注意的是,德阳几名粮贩分别透露,镉超标大米的去向以国有粮食储备库为主。

"2019 年、2018 年做了两单,晚上觉都睡不着,咋不怕!" 贾学益对半月谈记者说,2020 年 8 月,他又作为中间人,为德阳一家米厂开具酒厂的收购票据,帮其从一处当地国有粮库购进大量镉超标大米:" 太便宜了,谷子一吨才 1440 元,也就是 7 毛 2 一斤,只能说买家跟粮库关系硬。"

" 要买镉超标粮还是得找粮库,价格低,给谁不给谁,就看关系了,一般来说要给粮库相应的回扣。" 贾学益说," 都是违法的,如果被查出来,有人牢底肯定坐穿。"

采访过程中,半月谈记者还拿到一份举报材料,内容涉及举报德阳某省属粮库负责人将镉超标大米低价卖给某加工企业,非法捞取好处。在相关录音中,该加工企业负责人之子张某称:" 粮库里不超标的大米,也可以‘做’成超标的。"

不敢不种、不敢不收,源头整治须发力

" 我们这镉超标的米太多了,大家都知道。" 德阳一名粮贩说。对此说法,德阳市发改委粮食储备调控科相关负责人也没有异议,德阳许多地区至今仍是镉超标大米重灾区。

" 也没有办法,农民在污染的土地上种粮食,种出来国有粮库就得收,否则会造成农村不稳定。" 绵竹市一家地方国有粮库负责人说。按照四川省《关于印发的通知》,2018 至 2020 年,德阳市对重金属超标大米进行地方政策性收购。实际上,每年德阳地方财政要动用 1 亿元收储处置超标粮。

即便如此,镉超标大米流入市场仍难以控制。" 国有粮库收了这些超标粮,会依据不同标准,在当年内定向处置。以酿酒为例,按国家规定,超标在 0.4mg/kg 以上的粮食,作为工业酒精原料。" 这位负责人说," 但市场上自由交易的,就不是我们管得了的了。"

半月谈记者采访到的粮贩和农民都表示,收购稻谷时,并无监管部门做专业检测。" 就是靠牙咬,看看干湿度。" 贾学益说,市场监管部门会有抽查,但至多也就是罚罚款,他们交了罚款继续卖。

毒大米乱象当真成了难解死结?相关专业人士认为,破解之道首先在于源头整治,切实加大污染土地休耕治理的力度。2017 年以来,德阳已在土地污染修复上投入不少精力,如何及时引入更有效的生态修复技术,同时为农民置换优质耕地用于种粮,是当地政府需要深思长考的问题。此外,对于借镉超标大米牟利的利益链条,监管部门要有 " 连根拔起 " 的勇气,日常检查要更具专业性,更有威慑力。

来源:《半月谈》2021 年第 2 期

栏目主编:顾万全 本文作者:半月谈记者 文字编辑:李林蔚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朱瓅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上观新闻

上观新闻

站上海,观天下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