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人造人”技术,怎么造?造出来的还是人吗?

1932 年,英国作家赫胥黎发表了《美丽新世界》这本有着很强科幻意味的反乌托邦小说,书中描述了在生物技术高度发达的二十六世纪,人类不需经受生育之苦,借着生物技术和人造子宫、体外受精、体外培育胚胎,批量生产出 5 个等级的人类,然后通过宣传和麻醉品维系着社会的稳定。而与 " 人造人 " 社会相对应的是被隔离的蛮荒地,那里的人们还坚持着自然生育,他们被 " 主流社会 " 认为是 " 不完美 " 的存在。

《美丽新世界》被改编为影视剧

来源:《美丽新世界》剧照

赫胥黎在发表这本书时,绝对想不到,不到 50 年后,1978 年,就出现了试管婴儿技术以及蓬勃发展的生殖医学产业。好在,虽然各种技术包括生物技术和辅助生殖技术在不断发展,但目前各国的伦理和法规都在向促进科技向善、以人为本的方向发展,因此,赫胥黎小说里的阶级对立的场景大概率是不会发生的。不过,生殖医学也走到了新的路口,那就是人造精子、人造卵子、人工子宫技术的发展。

Part. 1

飞速发展的生殖医学

一枚正常的种子才能在土壤中生根发芽,正常的怀孕需要无遗传缺陷的胚胎和具有容受性的子宫。但总有一部分比例的人群,因为先天发育或后天疾病的影响,无法产生健康的卵子 / 精子,或者女方的子宫无法给胚胎发育提供支持。这时候,人造卵子 / 精子、人工子宫就给他们带来了希望。

生殖医学的发展之快出乎人们意料,一些科学家用各种办法尝试制造卵子 / 精子,其中,有不少实验取得了成功。

2004 年,东京农业大学的 Tomohiro Kono 把小鼠卵子染色体改造成精子形态,使正常小鼠的卵子受精,从而培育出了一只没有 " 父亲 " 的小鼠。与此相对,2010 年,美国 MD 安德森癌症中心的 Richard R. Berhringer 用干细胞技术获得了来自两只雄鼠的 " 后代 " 小鼠。

2012 年,日本科学家 Mitinori Saitou 将小鼠皮肤细胞体外诱导成人工精子,这是人类首次在体外培育出人工精子。这些精子也能够使卵子成功受精,随后生出健康的小鼠。

2016 年,日本科学家林克彦(Katsuhiko Hayashi)将小鼠的皮肤细胞体外诱导成为人工卵子,并成功受精发育成健康小鼠,这是世界上首次完全体外诱导出人工卵子。

图 1. 人工卵子加自然精子培育的小鼠。

图源:MACMILLIAN PUBLISHER LTD.

而关于人造子宫,上世纪 50 年代就有人发表了一个模型的专利(下图),模型中布满了输送养分的管道。2017 年,一种叫生物袋(biobag)的子宫模型进入公众视野,它也成功地让早产的羊胎在里面继续发育了 4 周,这一技术目前还在完善当中。

图 2. 1955 年的人工子宫模型专利

图源:美国专利商标局

除了上述人造精子或卵子技术,克隆技术也为 " 人造人 " 提供了可能,但是克隆人技术不仅违反社会伦理道德,还可能带来复杂的后果,因此,各个国家明令禁止把克隆技术应用于人类。克隆人不可能出现,但动物克隆已经走过了近 70 年的历史:1952 年美国科学家 R. Briggs 和 T.King 用核移植技术产生了克隆蛙,1963 年我国科学家童第周克隆了鲤鱼,1981 年 Karl Illmenese 和 Peter Hope 完成了克隆小鼠,1996 年克隆羊明星多莉在英国爱丁堡大学诞生,1998 年孟励等人在美国俄勒冈健康科学大学做出了克隆猴。还有许多其它已被克隆的动物,如猪、牛、兔、马、狗等。

这些技术进展从皮肤细胞开始,利用细胞诱导分化技术和干细胞技术,加上生殖工程,让人类培育出了越来越多的动物。这一切都令人难以置信,但生殖医学的快速发展让这些技术得以出现并被广泛应用。

图 3. 从体细胞到胎儿的路线图。来源于正常人的体细胞如皮肤细胞,经过分化诱导和卵巢或睾丸组织提供的细胞内环境,变成成熟的卵子或精子,卵子或精子经过体外受精变成胚胎,移植到子宫后可以诞生出婴儿。图源:Guardian graphic.

Part. 2

对于 " 人造人 " 的伦理道德反思

因为打破了人类自然受精程序," 人造人 " 技术一直存在着伦理上的争议。例如,人类是否在扮演 " 上帝 " 的角色,通过试管婴儿技术出生的孩子能和自然生育孩子享有一样的社会权益吗?自然人和 " 人造人 " 共同生活在一起时,他们的社会地位是否平等?假以时日,当 " 人造人 " 的人口大于自然人时,会不会出现《美丽新世界》中的歧视和压迫?对于这些问题,我们还无法给出答案。

不过从试管婴儿的历史来看," 人造人 " 的前景似乎没有那么悲观。虽然一开始试管婴儿技术受到社会保守人士的抵制,不过目前来看,生活在全世界的 800 多万名试管婴儿个体,虽然只占全球人口的 1%,但享有和自然生育个体一样的社会地位,并没有出现被歧视的情况。

就像 100 年前的人类若穿越到现在,看到我们今天的互联网、卫星通信、生殖技术、航空航天等技术会惊诧不已一样,我们若展望 100 年后的人类,看到他们享用的物联网、人工生育、外星殖民等高科技,也会觉得这些技术像科幻一样遥远或充满争议。

人类对技术发展的前景充满希望,同时也敬畏着心中的道德律令。从十万年前人类作为一个物种走出非洲开始,到未来的某个时代人类面临毁灭,科技注定滚滚向前发展。而唯一不变的,是善恶兼具的复杂人性,以及我们应始终保持的对伦理道德的敬畏。

以上内容由"SME科技故事"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