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 最暖交警 " 沦为阶下囚:大小算个领导 老板应鞍前马后

据中纪委网站 1 月 22 日消息,2021 年 1 月 10 日是首个中国人民警察节,然而,海南省澄迈县公安局交通管理大队老城中队原中队长庄霖,却再也过不上这个节了。

" 我曾经是受人尊敬的警察,家庭的顶梁柱,父母的骄傲,妻子的依靠,儿女的榜样,却把党和组织赋予我的权力用来谋取私利,侮辱了头顶的警徽和身上的警服,给神圣的警察职业抹了黑。自己失去自由,留给家人无尽的伤痛!" 年近 40 岁锒铛入狱的庄霖回顾以往,写下长达 18 页的忏悔书。

背离初心纪法底线失守

庄霖从小就有一个成为人民警察的梦想,连续四年参加考试,于 2008 年成功考入公安队伍,成为一名人民警察。

履职之初的庄霖刻苦勤勉,业务上精益求精,期间因打击交通违法行为得力、维护交通秩序成绩突出,被南海网和海南省交警总队联合推选为 " 海南最暖交警 "。

可短短几年时间,同事、朋友眼中的好警察,却沦为了不法商人围猎的 " 猎物 "。

围猎,从 2015 年 3 月开始。从事钢筋运输的曾某强因车辆超载办理相关手续时,认识了时任澄迈县交管大队老城中队指导员庄霖。之后的一天,曾某强拨通庄霖电话约他见面,提出每个月送给他 3000 元好处费,让他关照车队。庄霖同意了,当场收下曾某强递过来的一个装有 3000 元的信封。

" 没事的,只是一点心意,属于正常的人情交往。"被调查时,庄霖还能清楚地回忆起自己吞食第一口 " 钓饵 " 时曾某强说的这句 " 宽心话 "。

执法犯法权力被钱绑架

2016 年 7 月,庄霖被任命为澄迈县交管大队老城中队中队长,从事交通运输业务的冯某汉、吴某飞等人得知后,想方设法结识他,并提出用向庄霖 " 上供 " 的方式交换非法运输车辆逃避检查和处罚。

职务提升,手中权力变大,庄霖的党性修养和纪法意识却没有相应提高。面对不法商人 " 用钱开路 ",他内心也曾有过短暂的纠结,但很快就迷失在老板们的阿谀奉承、觥筹交错中,于是贪婪之门越开越大,纪法底线全面失守。

庄霖认为自己官大了," 身价 " 自然也要提高,开始琢磨起怎么设法多捞油水。从第一位 " 金主 " 曾某强开始,他逐个找到车队老板,主动把每月 3000 元的标价逐步提高到 5000 元、8000 元、1 万元,甚至还提出要给他更大力度的 " 资金支持 "。

收受老板 " 上供 " 的好处费后,庄霖多次交待执勤队员在路面执法时,对有陆航、环球、和顺、金马等标识的超限超载运输车辆或者非法改装等违法行为不予查处。即使查获,也只是象征性作出轻微处罚。

" 我觉得自己大小算个领导,就应该有商人老板鞍前马后。"庄霖回忆自己的心路历程,当时他乐于与这些不法商人勾肩搭背、称兄道弟,享受被 " 服侍 "、被 " 奉承 "、被 " 围猎 " 的感觉。

以退为进主动向组织 " 交代 " 轻微违纪问题

2018 年 6 月,澄迈县交通运输管理所老城管理站站长罗祖关因涉嫌受贿被查处。庄霖得知后,担心自己收钱的事情败露,不再收受好处费。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很快,纪检监察机关找到了庄霖。

在被立案之前,庄霖还试图以退为进,主动向组织 " 交代 " 一些轻微违纪问题,企图避重就轻、转移视线,看似言之凿凿,实则漏洞百出。

正当庄霖以为已经瞒天过海时,2020 年 3 月,他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澄迈县纪委监委立案审查调查。

在扎实的证据面前,庄霖交代了自己受贿 102.3 万元的违纪违法犯罪事实。2020 年 4 月,庄霖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同年 8 月,被判处有期徒刑 4 年,并处罚金人民币 30 万元。

" 失去自由的人生,后悔莫及。我以自身的惨痛教训,奉劝握有公权力的领导干部,千万不要贪图私利,做下违法犯罪的事情,到头来只会变成一场空,伤害家人和自己。" 曾经的 " 最暖交警 " 沦为今日的阶下囚,醒悟太迟,但忏悔未晚。

该县纪委监委将此案列入警示教育,要求全县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汲取教训,心存敬畏,自觉遵纪守法。针对该案暴露出的问题,该县纪委监委督促该县公安局结合 " 坚持政治建警全面从严治警 " 教育整顿活动,加强队伍管理,建立分事设权、分岗设权、分级授权和定期轮岗制度,推动完善各领域办事公开制度,强化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加强源头治理,防范岗位廉政风险。

相关阅读:

交通局长的驾驶员套取 45 万余元扶贫修路款:当时猪油蒙心了

四集电视专题片《正风反腐就在身边》21 日晚在央视综合频道播出第一集《政治监督》。2018 年 3 月,群众举报反映,湖南湘西州古丈县先锋村有一条路修了 3 年却一直没通,而项目资金已经被人套走了。湘西州纪委监委对此事开展了调查。

古丈县是武陵山区的一个国家级深度贫困县,告别行路难,是山区群众的普遍期盼,也是打破村域经济发展瓶颈,实现脱贫致富的基础条件。由于地形限制,先锋村的土地大多在高山上,离村庄有好几里地,路就是人踩出来的泥巴小路,农作物只能用背篓一趟趟背下山。

运输不便,拖累着脱贫的脚步。村民们多次反映,希望能修一条从地里通到村子的产业路。古丈县交通局接到反映后,2016 年初确定投入 45.7 万元,修建 1.5 公里长的产业路,工程随即启动。当时村民们都非常高兴,谁知过了一个半月工程忽然停了,而且一停就是两年没了音信。村民们只能继续肩挑背扛,眼看着只修了一小截的断头路,渐渐被杂草湮没。

调查发现,承包修路工程的表面上是当地一个私人老板,但其实另有一个幕后人物,是古丈县交通局局长当时的驾驶员龙华,钱主要是被他拿走了。

龙华(古丈县交通局原工作人员):当时猪油蒙心了,利用职务之便,想搞一点就是这样。那个老板出面,我就没出面。

龙华利用自己给局长开车这个身份便利,私下多方疏通关系,借一家公司名义拿下了这个项目。一开始路还是在修,但因为有一家村民占地补偿谈不拢暂停了下来。按道理,应该和村民沟通协商并把情况如实上报,但龙华都没有做,而是又找熟人违规完成了工程验收,把全部工程款弄到了手。

龙华(古丈县交通局原工作人员):让交通局的技术人员下去验收,当时有一个老同志,关系比较好,也信任我,我就说了,放心,我肯定会通的,他相信我了,就在验收的签单上面签字了。

路没修完,实际上只花了 12 万多,龙华就领走了 45 万多的全部资金,钱拿到了手,路就撒手不管了。

龙华(古丈县交通局原工作人员):说白了一点就是钱到位了,不急了。

交通局相关领导监管缺位,没有按照制度要求到现场查看,就签字同意拨付了全款,直到两年后群众举报,才知道这条路根本没修好。

胡延刚(古丈县交通局副局长):监管不到位了。造成老百姓对政府,对交通局不信任。

田志芳(时任古丈县交通局局长):这件事就是一个警钟,要严管我们的身边人,同时也从严要求我自己。

时任古丈县交通局局长田志芳、副局长胡延刚等相关责任人分别受到党纪政务处分,资金也追回来了,2018 年 10 月,村民盼望已久的路终于修好了。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以上内容由"ZAKER新闻丨湖北"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