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上观新闻 01-19

中央政法委长安剑批“代孕”,这个落马副部曾找代孕生子,有人借此搞钱色交易

今天的话题,是 " 代孕 "。

政知君注意到,1 月 19 日,@央视微博接连发布了两个评论,分别是 " 央视评代孕弃养法律道德皆难容 "" 我国禁止以任何形式实施代孕,转起周知!"

央视提到,前有代孕妈妈遭 " 退货 ",后有某明星疑似代孕欲弃养,曝光录音中 " 打也打不掉,我都烦死了 " 更令人愤怒。

" 代孕在我国被明令禁止,其对生命的漠视令人发指:包生男孩代孕者怀上女孩会被强行打胎;胎儿如存缺陷或被丢弃。如此践踏底线,法律难容,道德难容!"

郑爽代孕弃养风波被官方点名!

除了央视,中央政法委长安剑也发文《郑爽代孕弃养风波:钻法律空子,这绝不是无辜!》。

△长安剑文章

△郑爽回应

文中提到,郑爽的回应,通篇强调自己没有违法,丝毫没有任何悔过、道歉的意思。" 作为中国公民,因为代孕在中国被禁止,就钻法律空子跑去美国,这绝不是遵纪守法 "。

什么是代孕?

代孕,是指在体外受精的卵子形成胚胎后,将其植入代孕母亲子宫内,由代孕母亲替人完成怀胎和分娩的过程,属于人工辅助生殖技术的一种。

在我国代孕行为是被明确禁止的。

根据《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配子、合子、胚胎。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

实施代孕技术的,给予警告、3 万元以下罚款,并给予有关责任人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在 2015 年,国家卫生计生委等 12 部门曾联合发出通知,自 2015 年 4 月起至 12 月底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打击代孕专项行动。

" 代孕涉及法律、伦理、社会问题,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 在 2017 年 2 月,原国家卫计委新闻发言人强调,国际上绝大多数国家和地区都是禁止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对参与代孕的机构和人员进行经济处罚和刑罚。

该发言人称,近年来,我国查处了一些涉嫌从事代孕的违法违规活动。下一步,我国将继续严厉打击代孕违法违规行为。

副部级也曾代孕生子

在 2017 年春节前后," 代孕 " 就曾引起外界广泛关注。

据《三联生活周刊》报道,当时,这场讨论源于媒体刊发的一篇名为《生不出二孩真烦恼》的报道。

文中有专家表示," 应适当放开代孕准入 "" 伦理不应该成为代孕技术的负担,而应成为促进技术有序发展的工具 "。

政知君注意到,就在国家开展打击代孕专项行动的第二年(2016 年 1 月),一名代孕男婴诞生在河北的燕郊冶金医院。他的父亲,是国家统计局原局长王保安。

王保安,男,汉族,1963 年 12 月生,河南鲁山人,1984 年 8 月参加工作,1984 年 3 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中南财经大学研究生毕业,经济学博士。

公开资料显示,王保安在财政部工作多年,担任过部长助理、副部长等,2015 年 4 月任国家统计局局长,2016 年 1 月 26 日被查。

判决书显示,王保安想要一个男孩,并多次提到代孕信息。

2012 年 5 月至 2016 年 1 月,商人便按要求联系人工代孕中介,支付 346.45 万元,使得王保安相继有了两个儿子,分别诞生于 2015 年 9 月和 2016 年 1 月。

但第二个儿子出生没多久,王保安就被查了。

纪委通报称,王保安 " 频繁出入高档酒店及高消费娱乐场所 "" 道德沦丧,大搞权色、钱色交易 " 等。

2017 年 5 月,王保安被判无期徒刑,他敛财数额高达 1.53 亿。

有官员利用 " 代孕 " 敛财、钱色交易

" 代孕 " 的可不仅仅是 " 老虎 "。

2017 年 7 月,时任汨罗市委常委、副市长的朱苇委托私企业主马某帮其联系代孕机构进行非法代孕,代孕费为 90 万元,分四次支付。

朱苇在签完协议后和 2018 年 1 月,曾两次付款给代孕机构,共计人民币 40 万元。2018 年 3 月朱苇提出要马某代付第三阶段的代孕费 20 万元。

马某为感谢朱苇在承接业务等方面的关照,表示不要朱苇出这笔钱,送给朱苇,朱苇同意。同年 4 月,马某通过银行转账方式向代孕机构胡某某支付了朱苇应支付第三阶段的代孕费 20 万元。

2018 年 9 月 18 日,朱苇任上被查。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2019 年 5 月,朱苇因贪污罪、受贿罪获刑 7 年 6 个月。

政知君注意到,还有官员假借 " 代孕 " 进行钱色交易。

2018 年 10 月,包头市林业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李福荣被双开。

纪委通报称,他以 " 代孕 " 为名,与多名女性进行钱色交易;与多名女性发生不正当性关系,与其中一名女性长期保持不正当性关系;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生育三名非婚生子女。

纪委通报称,李福荣具有博士学位的高知分子,受党教育多年,却崇信封建糟粕思想,恣意妄为,假借 " 代孕 " 之名,暗行以钱易色、背叛家庭、违反社会公德之实。

2020 年 6 月,李福荣因贪污罪、受贿罪获刑 7 年。

法院认定,李福荣利用职务便利,接受他人请托,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收受或索取他人钱款 203 万余元,其中 168 万元系犯罪未遂。

资料 | 中国裁判文书网 新华社 人民网等

栏目主编:秦红 本文作者:政知见 文字编辑:程沛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项建英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上观新闻

上观新闻

站上海,观天下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