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逼得江苏外卖员自焚式讨薪,国内这些巨头不配做资本家,它们是奴隶主

这两天,除却拼多多一事牵动人心,一位江苏外卖员自焚的消息,更让灯火君揪心。

1 月 11 日,江苏泰州。海陵区一小区附近,一名外卖员疑将汽油浇到自己身上后点燃。附近商户发现情况后,立即上前灭火施救。火灭后外卖员自行爬起拒绝前往医院救治,并表示:我连命都不要了,无所谓,我要我的血汗钱。

引火自焚,并拒绝治疗,称 :" 我连命都不要了,无所谓,我要我的血汗钱。"

许多人说这个外卖小哥表现过激,质问 " 就不能通过正常途径维权?",质问者显然根本不懂真正底层的困境:

他们不懂法,更对庞杂的维权机制丝毫不知,倘若又人到中年,就变成了耕地的老牛,不言不语,沉默着承受赡养父母与养育孩子的巨大责任。

拿不到工资,不只是意味着自己吃不上饭,更意味着一个家庭的困境,他会觉得自己对不起养育自己的父母,对不起信任自己的妻子,对不起自己嗷嗷待哺的孩子,甚至怀疑自己生存下去的意义,他们毫无退路,自然就变得过激。

外卖小哥女儿的回应印证了一切:

我(女儿)目前没有工作,有个妹妹在青岛读大学,根本没有收入,父亲是这个家的顶梁柱,在饿了吗送外卖供妹妹读书。

他们身在底层,没有任何权利,没有权势通天的亲戚,甚至在异乡打工,找不到任何人能帮助自己,无人可帮,无路可走,剩下的:只有伤害自己。

通过伤害自己,引起关注,而后获得自己应得的东西。

这个外卖员有限的见识里,只剩一个想法:不把事情闹大,他的问题根本得不到妥善解决。

所以他选择了焚烧自己,以这种过激的方式引发注意,这是身在底层的无奈,更是社会的悲哀。

目前外卖小哥已经接受治疗,被送往泰州市人民医院抢救,确诊被烧成三度烧伤,呼吸道烧伤,全身烧伤面积达到百分之八十,整个人已经奄奄一息。好在获得了社会捐助,目前已筹集够手术费。

闹到如此地步,显然其所在外卖公司也会为了社会影响而紧急公关,他所求的东西也就能自然获取。

但此刻的我们,难道不该扪心自问:

为什么身在 20 世纪后的所谓文明社会,还会需要一个活生生的人,用这种近乎自杀的方式维权呢?

恍惚之间,灯火君甚至以为自己回到了封建时代,那时,封建地主为了压榨农民,获取利益,无所不用其极。

为了反映农民的悲惨,高玉宝创作出《半夜鸡叫》,控诉 " 恶霸地主 "。

文中讲述周扒皮为了让家里的长工多干活,每天半夜学鸡叫,让长工披星戴月下地干活,因为合约里写的清楚,鸡鸣起床干活。

此外,这些封建地主又通过地租与放贷两种方式,不断剥削农民,先是用高利贷引诱农民上钩,后在农民还不起本金时要求其抵押土地,以此将手中的田地不断扩充。

但一旦高利贷开始运转,上钩的农民就会发现,自己陷入了拆东墙补西墙还钱的困境,并且永远还不完,发展到最后,一户农民几辈子的劳动力都被地主榨干,变成地主家的仆人。

此时地主再把土地出租给农民,收取地租,使得对方永世不能翻身。

在这种状况下,杨白劳的故事被创作而出,因为天灾人祸,杨白劳交不上地租,为了活命,就只能用女儿抵债。

这个自焚的外卖员,就像是活在现代的杨白劳,同样为了生存,同样被不断剥削,只不过他没有女儿可卖,只能用自焚的方式,换取整个家庭活命。

你瞧,如今我们的一些互联网巨头,多像曾经的封建地主,只不过换了一层更加光鲜的外皮。

灯火君在《比花呗广告还恶心,拜托京东要点脸,这是想吸干穷人的血?》中写过,2020 年 12 月 14 日,字节跳动入场,彻底补齐了贷款市场的仅剩一席,至此,贷款市场众神归位。

京东、腾讯、阿里、百度、美团、小米、唯品会、携程、360 等所有大公司几乎都进入贷款行业,以此不断放贷,京东金融还创作出一系列鼓动农民借贷的广告,试图将年轻人与底层转化为自己的借贷奴隶。黄世仁那味儿有了。

他们又通过 996 的方式不断压榨员工,能把员工逼到送上救护车,让 23 岁女孩在凌晨一点多的新疆猝死。这些强迫员工采用阴间工作模式的老板,和半夜鸡叫的周扒皮竟然微妙重合。

他们无所不用其极,根本不配称作资本家,而是吸血的封建地主。

资本家还懂得给予员工合法权益,以保证工作效率,让工厂正常运转。

号称业内铁公鸡、不会浪费一分钱在无用之处的亨利 · 福特,还知道,通过保障员工权益的方式,可以大大提高员工的生产效率。

于是他在 1914 年时,就将工作时间减少为每天 8 小时,并将基本工资直接提高一倍以上,至 5 美元一天,远高于同行 2-3 美元的薪酬。在这种状况下,员工被激发出极大的生产热情,福特公司的生产效率没有随着工作时间缩短降低,利润更没有下降,而是直接翻倍增长。

当时一个来自匈牙利的工人把个人产量提高了一倍。当主管问他是如何实现这样的进步时,他用蹩脚的英语回答:

" 福特先生给我 2.5 美元,他得到 250 个零件。福特先生现在给我 5 美元,他得到 500 个零件。我要报答他。"

即使是在回答主管的问话时,他的眼睛也没有离开他的工作——他一直在生产零件。

2021 年一月份,谷歌公司正上演员工集体要求公平、透明、平权:

要求公司持续、积极地倾听工人的诉求;优先考虑社会和环境,而非利益最大化;倡导社会和经济公平,优先保护受害者的权益;让员工了解工作的性质,并有权利拒绝价值观不同的工作;让临时工、外包工也享有与谷歌员工同样的福利。

而我们,竟然还在卑微的渴求不要 996,还在为 996 是否合理争论不休。

小公司暂且不论,对比国外,甚至上世纪的国外巨头,我们这些国内巨头,真的配称资本家么?

马克思批判资本主义,认为资本主义社会里,有权势的人控制了生产资料,不断强迫其他人将其劳动力作为商品出售,并占有工人的剩余价值。

国外的资本巨头懂得劳动法,更知道通过提高薪资、给予员工正常休息以保证公司可持续发展,让员工心甘情愿贡献出大量剩余价值。

但国内巨头,不止剥削你的剩余价值,他们要将你抽皮剥骨。

他们用着最原始的垄断方式无序扩张,一切无关创新,挤死小商贩,而后不断压榨员工,收割红利,根本不管底层的死活。

他们更像是奴隶主,而不是资本家。

行文至此,灯火君突然想到 1972 年那次遥远的对话,那时,春桥跟毛主席谈到资产阶级法权问题 , 非常担心资本主义复辟。

春桥问主席 : 中国的修正主义分子如果复辟了资本主义 , 无产阶级就会吃二遍苦受二遍罪了 ? 主席说 : 你太高看他们了 , 他们懂得什么 是资本主义吗 ? 最多是倒退回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去了。

资本主义是靠侵略和掠夺别的国家的财富,而积累资本资产的 , 而搞修正主义的走资派敢于侵略谁呀 , 不被侵略就阿弥陀佛了 , 他们只能是联合帝国主义国家 , 剥削和压迫本民族广大的人民百姓 , 或者贱卖自己国家的资源,以满足自己那贪得无厌的私利。

某些人拿着本西方资本主义的《西方经济学》就开始鼓吹资本主义了,搞了半天是压迫和污蔑农民,否定中国的成果。

回望曾经,灯火君竟觉得本该早已逝去的情景,在此刻都如此生动形象。这该引起我们的警惕,更提醒我们:永远不要试图寄希望于资本家良心发现,一盘散沙的打工人只有学会团结一致,才能争得权益。

就像灯火君在《这个猝死的饿了么外卖员,好像活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日本》中写的那样,灯火君写的所有文章,都不是写给资本家看的,很多人好像从来都意识不到,权益是自己争取的,需要我们团结互助与发声,靠谁都没用。我们渴求改变,也得让上面听到我们的声音。

权利来自团结、来自不屈、来自抗争,而非某个阶级突然良心发现,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就像著名共产主义者格瓦拉说的那样:

" 我们走后,他们会给你们修学校和医院,会提高你们的工资,这不是因为他们良心发现,也不是因为他们变成了好人,而是因为我们来过。"

这个冬天,我们被某些资本家一次又一次捅得透心凉,但他们丑恶嘴脸的暴露,又让越来越多打工人明悟团结的力量、抗争的力量。

灯火君始终相信,无论前途如何艰险,无论希望如何渺茫,终有一天,在这片本该属于人民的辽阔土地上,势将重燃打工人坚定不屈的熊熊火焰。

参考文献:

[ 1 ] 《如何看待 1 月 7 日拼多多又一员工被救护车拉走,经诊断为肠痉挛?》知友 @一支铅笔的回答

以上内容由"世界灯火君"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