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钱江晚报 2020-12-03

我,买了千万豪宅的 30 岁单身女孩,失眠四五年了

过去四五年,睡个好觉对 30 岁的小雪(化名)而言,变成了一种奢侈。

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有时,从半夜 12 点熬到凌晨 5 点,她却痛苦地意识到自己依旧清醒。

求医,喝酒,玩游戏,看小说 …… 她曾尝试以各种方法与失眠对抗,却往往在短暂缓解后,又被失眠牢牢抓住。

在中国,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正加入 " 失眠大军 "。据央视财经网的数据显示,目前,全国有超 3 亿人存在睡眠障碍。

漫漫长夜,他们如何熬过?失眠背后发生了什么?又是如何影响他们的工作和生活?

以下是小雪的讲述。

半小时

一阵叽叽喳喳的鸟叫,楼上的地板被摩擦出窸窸窣窣的声音,隔壁有人低声说话 …… 睡着睡着,这些细微又清晰的声音入耳,我知道我又醒了。

此刻是早上 8 点,大脑清醒,身体却依旧疲惫不堪。

前一晚,我深夜 12 点前躺下,但直到凌晨两三点也无法入睡。睡睡醒醒中,我分明做了许多梦,记得很多零零碎碎的片段。

我不清楚自己确切的入睡时间,可戴着的手环显示:这一晚,我的深度睡眠只持续了半小时。

类似的睡眠障碍,在过去四五年里一直困扰着我。它总是阶段性出现,一旦发作,就会导致我连续一周睡不好觉。

入睡,对我来说是最大的难关。有时,我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熬到凌晨 5 点也没睡着。脑海里,七零八碎的问题汹涌而至,诸如," 你都这么大年纪了,怎么才到这样的程度?"" 以后的人生是不是就这样陷入平庸?",以及 " 别人的微信我有没有回复?"" 家里的垃圾有没有丢?"……

于是,每当临近深夜,我都会不由自主地开始担心:今晚,我会不会又睡不好觉?

一两个月

似乎总是要借助外力,我才能让自己的心绪得到平复。

我去看过医生,在服用了一两周的镇定药后,失眠缓解过一段时间。

有一两个月,我会在睡觉前,喝点红酒、啤酒或鸡尾酒,通过将自己灌醉来入睡。

还有段时间,我依赖游戏,如果晚上有人陪我玩游戏,可能就睡得比较好。我发现,自己并不喜欢玩游戏本身,只是喜欢身边有网友陪着的感觉,因为他们足够陌生,我反而可以轻松得毫无顾忌。

但这些方式并不能真正解决我的睡眠障碍,反而让生活变得更加空虚。我感觉身体里仿佛有两个自我在生长,但快乐的自我不知道被什么镇压着,不快乐的自我正放肆地在我身上盘旋。

电视剧、综艺节目,甚至网络,它们都无法带给我快乐,我好像失去了快乐的能力。

一年多

我常常陷入焦虑。脸上爆的痘、眼角生长的眼纹、变差的皮肤、与日俱增的年龄、没有着落的婚姻,以及微薄的工资等等,它们都很容易成为压垮我情绪的一棵稻草,触发失眠的神经。

第一次失眠的导火索要追溯到 2012 年,我在读大三下学期。当时,我原本和两个同学组队进行毕业设计。但由于他们确定的设计方案我不喜欢,他们也不愿意更改,我就临时决定退出团队,独自完成毕业设计。

做出这个决定的我,之后背负着极大的心理压力——我既害怕自己的突然退出,会引发同学的不满,也担心自己会落后于各自组队的全班同学,无法交出一份足够优秀的作品。

可事实上,当时的我能力并不足以匹配上自己的期望。我硬撑着去做,一道伤口也仿佛就此被撕开——我焦虑得开始失眠,持续了一年多。

最终,我的作品当选为优秀毕业设计。我释然了,但那道开裂的伤口却没有愈合。

因为那段时间,困扰着我的不仅是毕业设计,还有找不到的工作。找工作是个四处受挫的过程,职场的要求和校园里学的内容完全不匹配,我应聘了不少想去的大型公司,但对方的要求我大多达不到。

迫于现实,后来我重回校园读研。生活又回归到纯粹的象牙塔,我的睡眠质量暂时转好。但三年后,当我研究生毕业,走向职场,失眠又卷土重来。

2018 年,比我小一岁的堂妹结婚,28 岁的我成为她的伴娘。想到工作普通又单身的自己,我好像听到社会时钟在耳边狠狠地敲响。当晚,情绪再度崩溃。

30 岁

失眠导致我常常没办法专注于工作,因此,我也会对节奏快、压力大的工作本能地产生抗拒。但周末,我仍旧坚持做兼职,拖着疲惫的身躯在清晨 7 点半起床,比工作日还提早一小时。尤其是暑假期间,为了做兼职,连续两个月,我一天也没休息。

我生活在一个铁血家庭。平时,家人很关心我,但他们几乎没对我说过,周末休息一下。

从小到大,我的成长里偶尔会充斥着爸妈的打击,尤其是我妈。她有时会抨击说我长得又矮又丑,说我懒惰,说我工资低," 你再这样下去,就嫁不出去了。" 她习惯性进行贬低教育,希望我成为一个完美的女儿,但我显然不是。

事实上,我经常处于自卑的状态。以前,在校园里,我没有强烈的落差感,可走出象牙塔,一切都会形成比较。

在我身边,一些同龄人已经实现一定的财富积累。我有一个年薪百万的表姐;另一个亲戚,通过四年前买的房,倒手赚了一百多万;一个朋友炒黄金,将 20 万变成 800 万;比我小三岁的弟弟也依靠投资比特币,在一年多的时间里,赚了 40 万元。

另外一些人则开创了自己的事业。有的同学在大学期间开创微信公众号,形成了自己的粉丝群,如今,有公司开价千万想收购;有的同学开公司,在 B 站上做着自己的动画。

还有些人结婚生子,人生迈入新阶段。今年,比我小六岁的堂弟订婚,和我同岁的侄女,孩子已经上小学了。

他们的风光让我艳羡,想到 30 岁的自己仍是孤家寡人,且一事无成,我觉得无地自容。对着镜子,我只能看见年龄增长的痕迹,无法接受眼前这个平庸的自己。

我渴望实现阶层跨越。今年,我们全家人硬着头皮,集资以我的名义,投资了一个近千万的房子。它既寄托着全家人的希望,也变成我新的压力源泉——一方面,我要和家人一起承担月供 3 万的高额房贷;另一方面,我也担心自己对房价的上涨预估会不会落空。

我的焦虑甚至失眠,可能就来自于想要的太多。可是,谁又能停止欲望呢?

新闻 +

听听心跳的声音,留更多时间给自己

在杭州,心理学专家胡钟鸣接触过不少与小雪相似的睡眠障碍患者。

" 有时,他们很容易识别,大多表现为精神恍惚、皮肤差、黑眼圈重、身体消瘦、情绪反应敏感。" 胡钟鸣说,失眠的状况普遍表现为难以入睡、浅睡眠、多梦、多次醒过来,且大多会持续数年。

深度睡眠的时间决定睡眠质量,普通人通常一晚会有两小时左右的深度睡眠。可在睡眠障碍患者中,有些人哪怕睡了十小时,深度睡眠的时间只有不到一小时。

包围小雪的焦虑情绪在失眠的人群中也普遍存在。" 天一黑,就开始担心睡不着,这是他们的典型症状。"

胡钟鸣说,大多失眠的人在白天还能支撑住,也可以通过合理调节心情、适当运动等非药物治疗方式得到缓解,而一旦发展到影响生活,需要借助药物治疗,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睡眠障碍。

胡钟鸣将睡眠障碍大致分为心因性和病因性两类,而他接触的患者大多是心理问题所致。

" 心理问题导致生理反应,表现为睡眠障碍。反过来,睡眠障碍又会放大原有的心理问题。" 胡钟鸣说,当这两者长期陷入恶性循环,人会变得情绪化,容易激动和生气,人际关系也普遍紧张," 他们往往很在乎他人评价,有轻微被害妄想倾向。"

关于心因性失眠的诱发原因,一些人或许心知肚明,但更多的人难以察觉。胡钟鸣接诊过一位 30 多岁的女性,结婚前突然开始日复一日的失眠,婚后则和丈夫关系紧张。她找不到原因,四处求医。

通过催眠治疗,胡钟鸣才发现她潜意识中的心结——在她三到五岁时,父母天天吵架。" 儿时发生的事,成年的她已经记不清了,但当她面对婚姻,那种恐慌情绪就会迸发出来。因为她既想以此弥补情感缺失,又担心今后生活像父母当年一样。"

胡钟鸣解释说,自我就像一座冰山,大脑有时会有意将一些记忆存放在内心世界的最底层," 你看不到它,可一旦遭遇相似境况,负面情绪就会被激发出来 "。

对于深受失眠困扰的人,胡钟鸣建议要保持规律生活," 不要在下午喝咖啡和浓茶,不要在晚饭后运动,睡觉前也不要讨论刺激性话题,让情绪变得兴奋或焦虑。"

" 你有多长时间没有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他建议,可以适当做做冥想,把注意力集中到身体内部," 留更多时间给自己,不要过多关注身外之物。感受自己的呼吸和身体,听听自己的心跳,它其实很好听,是铿锵有力的音乐。"

同时,胡钟鸣提醒说,如果失眠影响到你的正常生活,且连续长时间难以实现自我调节,最好及时寻求医学或心理学的帮助。

你睡得好吗?对于失眠,你有什么好建议?一起来评论区说说 ~

以上内容由" 钱江晚报"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国内新闻

国内新闻

把握真实,传递热点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