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环球网 2020-12-03

被骂成澳大利亚的“叛徒”,他开口

" 尊敬的赵立坚,今天(我)作为澳大利亚人感到非常惭愧。非常抱歉。这十年来一直在努力促进中澳关系。今天是我第一次真正考虑放弃澳洲的国籍了…… "

HazzaHarding 推特留言截图

11 月 30 日,一位名叫 HazzaHarding 的澳大利亚小伙子在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的一条推文下留下了这样一段留言,Hazza 的留言很快在中文舆论场发酵,2 日晚,这位就职于广东广播电视台的澳籍主持人接受《环球时报》记者的采访,实录如下:

环球时报:您为什么会留言称 " 作为澳大利亚人感到非常惭愧、非常抱歉 "?

Hazza:我以一名澳大利亚人的身份回复了赵立坚先生的推文,为过去 24 个月里澳大利亚发出的所有反华言论道歉,我并不代表整个澳大利亚,也不代表澳大利亚政府。

我认为,澳大利亚人很少有机会去判断中国对这些信息的反应,因此大多数澳大利亚人并不完全了解这些信息对两国关系造成了多大的伤害。我感到有必要道歉,因为我想让赵先生和中国人民知道,有重视与中国关系的澳大利亚人存在。

2015 年,澳大利亚同中国签署自贸协定,也是最早与中国签署自贸协定的西方国家之一,双边关系十分稳定。但也是从那时起,由于各种原因,反华情绪在澳大利亚不断滋长,作为一名生活在中国的澳大利亚人,我认为,这种对中国的仇恨是没有理由的。我感到遗憾的是,我们本可以享受一种稳定、互利的关系,但澳大利亚却对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产生恐惧或怨恨。

环球时报:您提到," 今天是我第一次真正考虑放弃澳洲的国籍了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

Hazza:我专门使用 " 考虑 " 一词 , 因为有那么一个时刻,我对自己的国家失去了信心 , 我不想和澳大利亚扯上关系,因为我所看到、听到的关于澳大利亚的事与我个人的价值观不符,也与我所认为澳大利亚人民应该有的价值观不符。我们是一个多元文化的社会,应该开放地与整个世界合作。

环球时报:有很多中国网友给您留言,说您不必道歉,这不是您的问题,您看了有什么感受?

Hazza:中国网民的评论大部分都是对我非常支持的,有网友表示,仅仅看到一个澳大利亚人发了一条这样的评论,就使他们对两国关系能够重建有了信心。但也有人质疑我发表这条评论的动机,我希望我的评论没有冒犯任何人,我的目标是一如既往地促进两国关系。

环球时报:澳大利亚军方日前公布驻阿富汗部队调查报告,证实澳军人涉嫌在阿富汗参与杀害囚犯和平民事件,您有什么看法?

Hazza:我感到震惊,无法用语言来描述听到那件事时的痛苦。尽管如此,我还是要赞扬澳大利亚有关部门公布了这份报告。但是,我们需要确保这种情况不会再次发生。我认为,澳大利亚不应该卷入世界任何地方的军事冲突,除非我们自己的国家安全受到明确、直接的威胁。

环球时报:您说," 我十年前离开的澳洲和今天的澳洲完全不一样了。我都不想回去了。" 哪里不一样了?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变化?

Hazza:当我离开澳大利亚的时候,我们和中国的关系很好。人们在学习中文,越来越多的人与中国接触,我们意识到我们与中国的关系很重要,不仅是出于经济原因,而且因为我们是天然的合作伙伴。当我离开澳大利亚的时候,澳大利亚并没有对某个特定的国家产生普遍的仇恨。

然而今天,情况就不一样了。我感到自己关于中国的观点(在澳大利亚)不受欢迎,而这仅仅因为我生活在中国,为一家中国媒体工作。

环球时报:近年来中澳关系急转直下,您认为原因是什么 ?

Hazza:缺乏理解。害怕你不完全了解的事情总是很自然的,目前,澳大利亚没有足够多的人了解中国是如何运作的;害怕变化也是很自然的,当事物发生变化时,就需要一个适应期。我认为,作为一个国家,澳大利亚没有为中国的崛起做好准备,澳方大多数对中国未来的预测都是基于过去,这很不幸。我们需要重新思考应该如何看待中国,而不应该专注于消极方面。例如,中国是我们最大的贸易伙伴,但它没有对我们的主权构成军事威胁,也不指望和我们成为军事盟友。中国只希望进行经济合作,这是我们应该欢迎的。

环球时报:作为一名在中国生活的澳大利亚友人,您觉得,两国关系应该朝着怎样的方向发展?

Hazza:过去十年来,我在中国工作和生活的主要目的就是通过音乐、活动和电视节目等多种形式促进两国关系。我觉得澳大利亚真的需要更加重视学习中文,了解中国的运作方式。过去的十年对我来说是一个漫长的学习过程,我知道中国和澳大利亚的工作方式非常不同。

因此,我认为(将两国关系推向)前进的道路在于专注于共同的目标并努力。气候变化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因为全世界都需要采取统一行动来解决这个问题。全球变暖是人类共同的敌人。

环球时报:如果您有机会向莫里森政府传递讯息,你想对他说什么 ?

Hazza:我会告诉他,今天做出的影响我们与中国关系的决定将在未来几十年内产生回响。

就在几年前,我们还处在成为第一个与中国拥有真正牢固关系的西方国家的轨道上,但今天,我们似乎遇到了最坏的情况。作为一名关心自己国家未来的澳大利亚人,我希望莫里森政府能积极努力恢复两国关系,减少摩擦,寻找共同点。澳大利亚和中国都很好地控制了新冠疫情,如果我们有更强的关系,中澳两国现在可能已经建立了一个 " 旅行泡泡 "(又称 " 旅行走廊 " 或 " 旅行经济圈 "),这将大大有助于我们的经济复苏,但现在,我认为这是一个被错失的机会。

来源:环球时报 - 环球网 / 李司坤 陈青青

以上内容由"环球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