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ZAKER贵阳 2020-12-02

遵义驻村干部余永流:殉职前 13 小时 还在牵挂产业发展

2020 年 12 月 1 日晨,遵义汇川区泗渡镇观坝村同步小康工作组组长余永流,不幸离世,年仅 33 岁。去世前一天下午,他还在办公室,与干部们商讨村里的产业发展。

" 你—们,一—定—要—通—知—我,我—也—要—去!" 余永流曾帮扶的语言障碍贫困户,吃力地向村干部说。

" 爸爸,你起来,我们一起回家。"12 月 2 日,在余永流老家,看着躺在冰棺的余永流,他 5 岁多儿子的呼喊,让人断肠。

殉职:余永流的最后 24 小时

11 月 30 日,星期一。

一大早,余永流来到位于观坝村委会二楼的办公室,准备迎检的相关资料。他办公桌对面,是观坝村驻村第一书记丁涛。

但丁涛发现今天的余永流有点不一样,不仅话少了许多,而且还不时移步到一旁的沙发上休息。

余永流 5 岁多的儿子,有轻微的认知障碍。上周五,他才抽时间带着孩子去重庆做了检查。起初,丁涛以为余永流是为孩子的事操心,于是宽慰了几乎句。

下午,余永流仍在继续工作。一家公司承包的果林因管理不善,村里打算接手这 100 多亩果园。毕业于贵州大学农学专业的余永流,与干部、公司负责人就技术、劳动力等商讨至 18 时左右。余永流提出发展水果,并在林下养鸡,鸡可以施肥、除草,一举多得。

但是,余永流精神状态明显不如以前。在村干部们的劝说下,余永流仍工作到 18 时左右才离开。

晚 19 时许,余永流从不远处的金田村岳父家再次来到村委会准备加班,因干部们均已下班,他这才重回岳父家休息。

1 日晨 5 时左右,岳父吴文均发现余永流身体不适,上前询问,余永流吃力地说:" 爸爸,我感觉很难受,呼吸困难。"

吴文均急忙找来亲友,送余永流前往医院,并拨打急救了电话。途中,岳父一直用手掐他的人中," 我可能等不到进医院 ……" 余永流说着,就闭上了眼睛。

半路上,送余永流的私家车遇上救护车,医护人员迅速对他展开抢救。不幸的是,1 日晨 7 时 40 分,医生遗憾地告诉家属:我们已经尽力了 ……

帮扶:受益贫困户连说 " 我一定要去送送他 "

2018 年 3 月,汇川区农业农村局干部余永流,请缨投身到脱贫攻坚一线,并担任泗渡镇观坝村同步小康工作组组长。

44 岁的贫困户卢大梅,是一名有语言障碍的残疾人。2 日上午,记者与村干部来到她家采访时,口齿不清的她连说了十多遍:" 你们要喊我! 我一定要去!"

卢大梅与余永流的这份感情,缘于余永流的真情关怀。

去年 10 月 29 日,卢大梅家房屋被一辆大货车撞损,这起事故,还造成司机及另一名行人身亡。就在失去家的卢大梅六神无主时,余永流再一次来到了他家,带人从废墟中搬出家具衣物,并由村里垫资,重新为卢大梅租了房子。

余永流还积极奔走,为这名残疾人办理建房手续,这一切,让表达困难的卢大梅深受感动。

" 你们去一定叫我,我必须送永流弟弟一下。11 月 30 日我去村里是他给我复印的资料,还叫了我一声大姐,(现在想来)那一声大姐叫得我好痛,我卢大梅一辈子也忘不了。" 说话困难的卢大梅,通过微信发出自己的心声。

对百姓的真情,体现在无数次帮扶中。在余永流自己写的一篇扶贫故事中,他讲述了跨越千里帮扶贫困户的经历。

这名贫困户叫李瑞年,是一位年近六旬的老人。李瑞年来自四川资阳,与妻子成家生有 5 个孩子,其中大女儿已经成家。因家境贫寒,妻子丢下他们离家出走。

" 全家人住在破旧不堪的房屋中,家徒四壁,连一块好的窗户玻璃都没有,天气冷了四个孩子就这样相互依偎挤在一张床上,最让人心酸的是 4 个孩子连个户籍都没有。" 余永流写道:" 从农村出来的我,深深体会到贫穷的可怕,这个家庭的情况也震撼了我。"

那一刻,余永流下定决定,要帮这一家人走出贫困。经过多次发函协商,最终,余永流前往千里之外的四川资阳,为这一家人办理了户籍,并让他们享受到了国家相关政策,同时省去了上万元的亲子鉴定费用。

同事:他今年就争取到了 260 万元资金

观坝村,曾经是国家三类贫困村,同时也是全省有名的万亩大坝,这里的现代农业发展得如火如荼。村党总支书记张少军说,今年,该村仅茄子就销售了 3000 多吨,全镇销量达 5000 多吨。

如此大的销量,与余永流分不开。今年 6 月至 11 月,余永流天天守在镇里的分拣中心,指导村民摘茄子、打包,过磅、发单。" 几乎每天都要忙到凌晨 1 点左右, 有时甚至是清早才下班。" 同事说。

翻开余永流的工作笔记,整洁、规范的字迹,能看出他对工作的一丝不苟。第一书记丁涛拿出一叠资料:" 这些,是今年余永流为村里争取上级资金所准备的,共争取到 260 万元。"

为了推动观坝村发展,余永流还与同事向银行申请了 400 万元贷款," 光是资料,他就准备了 10 天。" 总支副书记姚国柱说。

由于多数工作是与余永流对接,不懂电脑的姚国柱,总习惯让余永流帮忙。" 他从来都不会推脱。"

张少军说,虽然来自区直机关, 但在余永流身上找不到一丁点儿 " 衙门习气 ":" 不管是上级领导还是普通工作人员,他从来不直呼其名,要么叫职务,要么叫哥或叫姐,总显得彬彬有礼。"

工作,余永流总显得积极主动。今年疫情期间,住在岳父家的余永流被卡点隔离无法来村里,卡点工作人员认不得他而不放行,他让村里 " 说情 " 放自己出来,与干部们一起参与疫情防控,这一呆就是近两个月。

2018 年,观坝村 300 余亩土地因承包商原因 " 烂尾 ",他积极对接上级争取到 20 万元资金将其盘活,现在这里成了一片菜地。

2019 年,他为观坝村争取屠宰场项目建设,因处于水源地而不能落地,但他以大局为重,在该项目落户邻近的上坝村后,仍积极服务企业。

今年 6 月,观坝遭遇洪灾,连续 3 个晚上,他守在河边紧盯水位,保百姓安全无虞 ……

妻子:家里情况也很难 但他总是乐观面对

高坪镇仁江村,离观坝村不过 10 多分钟车程,这里,是余永流的老家。哀乐低回,一排排花圈堆满老房旁的过道,不少村民、同事、干部,纷纷前来吊唁,大家都为这位年轻人的不幸离世深感惋惜。

身为扶贫干部,余永流家更是有一本 " 难念的经 ":父亲余家强因脑梗塞留下后遗症,已瘫痪 7 年。

" 但是,他从来没叫过苦,总是报喜不报忧。" 妻子吴学义哽咽着说。

余永流与妻子高中就相识,二人感情甚笃。2018 年以前,妻子在乡下上班,余永流在汇川区农业农村局,二人聚少离多。后来,妻子调到了白鹭湖小学,进了城,但余永流却主动请缨驻村,二人仍难得一聚。就算回家,他也是在电脑上做他的脱贫攻坚资料。

去驻村时,余永流的二宝女儿尚未满月,他写了一封《呈公主殿下书》,以文言文写成,既充满对女儿的怜爱,又深表以脱贫攻坚为重不能顾及家人的愧疚。

" 他经常说,我福气真好,不仅娶了这么好的一个老婆,还顺带得了个免费的保姆。" 吴学义说,虽然前一阵子刚还完助学贷款,现在又面临房贷压力,但余永流对生活总是充满阳光。

余永流肯远赴千里之外为素不相识的贫困户办理户籍,10 公里外的父母,他却难得看一次。半个月前,余永流曾与父母短暂相聚,不想竟是永别。

12 月 1 日清晨,妻子吴学义在接到丈夫生病的电话后,匆匆赶到医院,迎接他的,却是双眼永远紧闭的丈夫:" 你说过,等忙完这一阵子,你就可以每个周末都陪着我,陪着孩子,你给我起来!"

" 爸爸,你起来,我们回家了。" 天真的儿子,以为爸爸只是睡着,大声呼喊 ……

贵阳晚报 +/ZAKER 贵阳

贵阳日报融媒体记者 黄宝华

编辑 胡亚妮 / 编审 李枫 / 签发 黄震

以上内容由"ZAKER贵阳"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