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深圳晚报 2020-11-26

深晚评论|再见老马:关上回望青春的一扇门

马拉多纳是我这一代许多人青春期的偶像。所以在刷朋友圈的时候,看到哀悼马拉多纳的,我大致能估算出他的年纪,七零后为主,会有部分六五后,也会有部分八五前。再往前的,马拉多纳踢球的时候,已经过了崇拜偶像的年纪,再往后的,新鲜选择多了去,马拉多纳只是活在纪录片里的传奇。他们会对一位天才的离世震惊和唏嘘,但是不一定会心痛。

是的,心痛。

我有时想,人到底是由什么组成的呢?血肉之躯?财富地位?或者就是记忆?也许都有一点。我永远都记得 1990 年那个 " 意大利之夏 ",甚至于开幕式上列队成行的美丽模特,其中一位惊为天人,至今在我脑海中栩栩如生。对于一个 12 岁男孩来说,那是一次美的启蒙。我也记住了马拉多纳,他在决赛败北后的痛哭流涕,伴随那个夏天永远定格。这之后,是 1994 年世界杯战胜希腊冲着镜头的呐喊,是毒品风波后黯然退役,是变成一个胖子,是做了胃节流手术后瘦了一些,是再次变成一个胖子,是冲着记者开枪,是一度病危,是出任阿根廷队主帅,是黯然下课,是做了阿奎罗的老丈人,是一心盼望梅西再捧回一座大力神杯却至死未能如愿 …… 三十年过去了。三十年里,我读书、工作,人至中年,做了 14 年足球记者,然后不做足球记者也已经许多年。马拉多纳变成一个若隐若现的存在。他不再是一个偶像了,甚至于变成一个笑话。可他始终在那里,提醒你曾有过仗剑走天涯的青春梦想,也让长大的你更容易理解人性之复杂复合,命运的激流只能勉力蹚过。

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偶像,他们成为那个时代的目录或注脚,为成长其间的少年刻下人生第一道年轮。年龄相仿的人聊天,即使来自天南海北从未谋面,往往能在彼此的记忆中打捞出同一艘沉船。就像有一次我坐车,司机大哥和我收集过同一张翁美玲的剧照,就像每次去卡拉 OK,不管是哪一帮朋友,总有人会点一首《铁血丹心》。有人说,马拉多纳的去世,代表着一个时代的结束。其实那个时代早已经结束了。马拉多纳的去世,只是命运随手关上了回望那个时代的一扇门。

雷蒙 • 钱德勒在《漫长的告别》里写道:" 每说一次再见,就是死去一点点。" 这句话年轻的时候是不太懂的,懂了的时候,人生中的 " 再见 " 已经司空见惯。

夏逝秋至,冬去春来。也许,每说一次再见,就是成熟一点点吧。

再见!老马。

深圳晚报评论员 李剑南

以上内容由"深圳晚报"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