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手游矩阵 2020-11-26

在个人回忆录里,这位育碧高管聊了聊 3A 游戏开发的缺陷

# 山的那边

12 个

大卫 · 波尔菲特 ( David Polfeldt ) 是育碧旗下工作室 Massive Entertainment 总经理,在前不久出版的新书《梦想创造者:在电子游戏行业的冒险》中,他坦率地讲述了开发 3A 游戏的压力。而在与外媒 GameIndustry 的一次采访中,波尔菲特进一步分享了他认为游戏开发和发行领域还有哪些有待改进的地方。

波尔菲特说,许多发行商热衷于开发续作,这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游戏行业的发展。

" 我们似乎总是会回到我在书里描述的那种状态,大家都只想拿出一堆喷了漆的续作。" 波菲尔特认为这就像一种循环,背后的驱动因素则是 " 那些渴望创作全新娱乐体验的梦想家与‘生意人’之间的持续拉锯战 "。

" 如果你从赚钱的角度来思考这个问题,你也会更倾向于做续作。" 他承认," 这能带来稳定性、更可预测,也具有更好的投资回报率。对于那些希望财务可控的高管来说,创作新 IP 太吓人了。但作为一名创作者,我希望接受更困难的新挑战。"

波尔菲特表示," 从艺术到商业的情感转变 " 对于推动游戏行业向前发展至关重要。" 这种对立就像一块创意电池,有正负两极……在双方的拔河比赛中,最后总有人站出来,创作出既新鲜又与众不同的东西。"

波尔菲特以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家米开朗基罗为例,将米开朗基罗在西斯廷教堂的天花板上绘画比作一个游戏开发项目:米开朗基罗就像开发者,教皇是发行商。整个项目有预算和截止日期,但米开朗基罗仍然 " 找到了突破艺术边界的方法 "。

" 某些游戏开发者有能力做到这一点。" 波尔菲特说," 在未来,我认为我们会看到更多开发者超越商业现实的平庸性,在商业环境下创作出具有深远意义的游戏作品。"

这绝非易事。波尔菲特意识到,由于游戏研发成本越来越高,一款 3A 大作的开发周期可能长达 5 年,发行商将会变得 " 更加规避风险 "。项目预算不断增长,有人怀疑 3A 游戏开发流程不具备长期可持续性。某些开发者甚至开始谈论创作第一批 4A 游戏。

"3A 就够了,我们不需要 4A 游戏。如果你观察电影行业,就会发现在某段时间里,电影的规模变得越来越大,但这种模式根本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质比量更重要。随着时间推移,电影界出现了像希区柯克那样的导演,他们并不需要更大规模的预算,也能创作出质量更高的影片。游戏行业很快就会进入这个阶段,因为对 3A 游戏开发,预算不断增加是无法持续的。"

波尔菲特在《梦想创造者:在电子游戏行业的冒险》一书中讲述了开发 3A 游戏的巨大压力。根据他的描述,某些团队经常连续工作 10 小时,采用轮班制度,在办公室睡 2 小时候又回到工作中……在《全境封锁》发售后,波尔菲特遭受了 " 一种奇怪的产后抑郁症 ",而他的一位同事 " 在机场昏倒了 "。

波尔菲特表示,他之所以加班加点地工作,完全是因为对游戏开发充满了热情,渴望参与规模最大的项目,并出现在最大的舞台上。" 在游戏行业,从来没有任何人要求我超时工作——这种欲望来自内心。" 他说," 我渴望证明自己,决定这关系到自我形象……我认为我一直在更新对于自己的看法,希望成为一位成功人士,实现卓越成就并赢得外界认可。"

随着时间推移,波尔菲特意识到这种心态并不健康,还会对整个团队产生影响,让大家都觉得超时加班是团队协作中的一部分…… " 这种文化很不好。我自己愿意加班几个小时,坐我旁边的同事也许想回家,但他又担心会因此被视为异类。所以,虽然我无意影响任何人,却确实影响了大家。"

波尔菲特承认,超时加班毁了他的婚姻,他对此负有责任。" 我根本不能指责任何人。我做出了那些决定,因为我认为它们非常重要,简直太自我了。"

根据波尔菲特的说法,在吸取过往项目经验教训的基础上,Massive 工作室 " 几乎已经完全停止超时加班 "。主管们要求年轻员工在每天下午 5 点前完成工作中的任务,而不是加班到夜里 8 点才回家。

一个有趣的问题是,如今波尔菲特仍然是育碧旗下某间关键工作室的负责人,育碧是否允许他写这样一本具有回忆录性质的书?

据波尔菲特透露,育碧首席执行官伊夫 · 吉尔莫特鼓励他按照自己的意愿写书,不过他也曾自愿将书的内容交给育碧巴黎总部的企业公关部门审阅,而公司并没有对他的创作进行太多干涉。

对于 3A 游戏开发,波尔菲特在书中还提到了另外一项缺陷,那就是 " 对残酷的浪漫化 "。

" 这真的让我生气,因为它是如此简单和幼稚。" 他说," 在几乎所有工作室和发行商,你都能感觉到,人们似乎觉得 ( 性格 ) 强硬很有必要,很酷。但我不这样认为。"

" 至少就某种程度而言,只有当人们感觉安全时,才能施展真正的魔术。风险应该出现在创意方面……作为一名开发者,我怎样才能推动自己走得更远?这才是风险所在,而不是‘如果我不成功,是否会受到伤害?’ "

" 在游戏行业,大男子主义应当消失了。它已经过时,而且坦率地讲,游戏行业配得上拥有更好的文化。"

以上内容由"手游矩阵"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