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王思聪是不是该吃翔了?

在搜索引擎输入「王思聪 打脸」,用时 0.28 秒,可以得到 6,220,000 条结果。

作为曾经在微博翻江倒海的前亚洲首富之子,aka 娱乐圈纪检委,在这些搜索结果里,王思聪打别人的脸,和自己遭遇打脸的新闻,大约是五五开

而其中最著名的一次打脸,莫过于 2017 年在「共享充电宝能不能成」这件事儿上,以「吃翔」为赌注的豪赌。

「吃翔」是老黄历了,其实就是吃屎的意思,拿这事儿做赌注而不是砸钱,王思聪显然赌的是作为投资人的眼光和尊严。

但王公子可能没想到,也就三年时间,世界变化这么快,到了 2020 年,共享充电宝的一小时,竟然也能值六块,头部玩家毛利率接近 25%,上市都已经提上日程了。

那这屎,是吃还是不吃呢?

除了网红身份,小王拿着老王给的五个小目标征战商海,搞风险投资,败光了就回家继承家业的故事,与北大还行撒贝宁、不知妻美刘强东、悔创阿里杰克马,可以并称凡尔赛学四大经典名著。

从数字上看,王思聪拿着 5 亿创立普思资本,如今做到 30 亿的规模,其实是值得吹一波的。但他的投资思路其实相当朴实无华,左手保底稳赚,右手投资快乐。

△图源:天眼查

或许是因为带着身份 buff,王校长总能投进很多同级别投资抢破头也想参一股的稳赚项目。

根据 IT 桔子数据,他主导的普思资本的亲密合作伙伴包括红杉资本中国、IDG 资本、高瓴资本和腾讯投资等顶级投资机构,这些机构看中和下手的项目多是极具潜力的独角兽。大机构不仅事前会做好尽调,事后也会做完善的孵化和维护,小机构只要上车,基本上收益也就稳了。

△图源:IT 桔子

普思在这条道上的代表作有人人车、大众点评、闪送,这些明星机构云集的项目,愿意带着普思一起玩,就是给了最大的面子。

但这招不是没有翻车的时候。

2015 年,「为梦想窒息」的贾跃亭组了一个囊括众多文娱明星和风险投资巨头的资本局,预备建立可能是中国互联网历史上第一个体育巨头——乐视体育,逐渐步入正轨的普思资本豪掷千金,以 3.96% 的持股份额成为第八大股东。

这笔钱究竟有多少?投资时并没有公开披露。

直到后来乐视生态连环暴雷,普思资本把乐视体育告上法庭,索赔 9785.16 万元,才公之于众。

咳,也就不到一个小目标罢了。

但除此之外,王校长真正上心的项目都在自己的兴趣点上,为自己和年轻人的快乐撒钱,才是他押注的重点。

比如倾全力买入整个电竞赛道,一边自己创业香蕉计划、熊猫直播、iG 俱乐部,一边投资英雄互娱、创梦天地,为陪玩 APP 站台,最辉煌的时候,得到腾讯的全面信任,一度操盘整个 LOL 职业联赛,iG 战绩也出类拔萃,勇夺世界冠军。

可以说,中国电竞能有今天的规模,王校长的名字应该记在功劳簿的首页。

对于 Z 世代潮人来说,玩乐之前,先得吃喝,还得买上有排面的装备,做个领先潮流的 Sneakerhead。除了电竞,王思聪还投了乐乐茶和得物 APP 这些年轻人的「刚需」项目,iG 夺冠之际,凭着自己这块金字招牌,狠狠给得物 APP 带了一波流量。

这种另类的「被投服务」,中国风投圈也就王思聪能做得出来。

不难看出,王思聪本人的意志是普思的钱投向哪里的决定性因素,和一线的红杉、高瓴、腾讯们相比,严谨、理性和数据并不是首要条件。

市场需要这种任性的投资者,但市场也经常会狠狠地拷打这样的投资者。

比如最近一年连续遭遇瑞幸和蛋壳两颗大雷的愉悦资本刘二海,就是「投人」的典型代表,对某些连续创业者的无条件信任,让刘二海在同一条河里湿了两次鞋。

而王思聪下重注的赛道,背后总有老大哥的冷峻凝视。

香蕉计划尝试过的直播综艺,恰好踩在两个监管部门的十字路口上,自然是两边不讨好,只能退而求其次打造偶像练习生。而王思聪最值钱的创业项目熊猫直播,面对腾讯同时养的斗鱼、虎牙、企鹅三匹赛马,也早早关停。

果不其然,到了 2020 年,全世界最大游戏巨头腾讯直接推动整个直播赛道整合,即便熊猫直播能活到现在,命运几何也未可知。

风投风投,有风才投,快乐和热爱都可能会消失,但风险一定永不眠。

2017 年,连续遭遇售假风波、跨境电商转型失败的聚美优品股价一路下滑,私有化消息频传,聚美创始人、另一位青年网红企业家陈欧却豪掷 3 亿人民币买入共享充电宝品牌街电。

彼时,共享充电宝被视作跟风共享单车风口的伪需求。因为充电宝普及率已经很高,成本又低,而且市场认为手机电池技术即将产生飞跃,不仅共享充电宝是伪风口,整个充电宝市场都是夕阳产业。

再加上当年一批共享充电服务商的相继倒下,这笔高调交易,让共享充电宝成为王思聪最看不上的投资 case,所以才有了「吃翔」的豪赌。

然而三年过去了,手机性能越来越强,功耗越来越高,虽然快充功率越来越大,电池技术本身却始终没有质的飞跃;

根据艾瑞咨询数据,2017 年 Q4 至 2019 年 Q4,移动互联网端用户的人均月度使用时长从 73.8 小时增长至 87.3 小时,其中非常耗电的视频和游戏场景增幅占据第一和第四的位置。

△图源:艾瑞咨询

在此期间,手机已经成了钱包、公交卡、身份证、社保卡,疫情期间,没有手机里的健康码更是寸步难行。

今时今日,如果手机没有电,你无法证明你是不是健康,甚至无法证明你是谁。

如果说 Airbnb、Uber 和滴滴们撬动了闲置的社会资源,共享单车成了新的公共交通设施,那么共享充电宝就是通过无处不在的设备投放狠狠地在所有懒人身上薅着一把又一把的羊毛。

聚美对街电下手的 2017 年到 2018 年,是共享经济的资本沉寂期,高企的运营成本和补贴厮杀导致最火热的共享单车长期无法实现盈利,ofo 的陨落和摩拜被收购被视为共享经济退潮的标志性事件。

但潮水退去时,共享充电宝竟然真的没有在裸泳。它体积小、铺设在室内,不用经受风吹日晒也不需要跨区域调度,软硬件成本低,损耗率也低,薄利高频的特点让用户消费起来几乎「无感」。

退一万步说,用户即便直接拿走,也可以通过自动扣费收回成本,以至于每个老酒鬼家里,可能都有十几个喝大了忘还的充电宝。

一套组合拳下来,消费习惯就在无声无息中建立了。

到了 2020 年,共享充电宝四巨头「三电一兽」开始执行区别定价和普遍涨价,在高频使用场景把每小时的使用单价提升到 6 元乃至 10 元,同时把基础价格从 1 元调高到 1.5 元至 2 元,毛利润直接起飞,小电科技创业板上市的辅导协议也已经披露,共享充电宝第一股已经在路上了。

而巨头美团的搅局,则更可以视为共享充电宝商业模式跑通的证据,一项用户超过 1.5 亿的业务,既能给 APP 导流,又能挣一笔利润,何乐而不为呢?

不过说到底,在夜店直接安排神龙套的王校长,不理解散台群众为什么非要用共享充电宝还总忘了还也并不奇怪。

而「三电一兽」每年的利润,也都还没到一个小目标,王思聪所说的「能成」具体指的是什么,一时间也没人知道,「吃翔」不能算是个严肃的承诺,毕竟另一位屡败屡战的企业家也曾说过:

reference:

共享充电宝上市,王思聪打脸—— DoNews

从 5 亿零花钱练手到被执行人 细数王思聪的投资版图——第一财经

王思聪式投资背后:公司股权遭冻结,多个投资项目踩雷——财经天下周刊

王思聪 VS 张康阳:少东家的「游戏」大业—— Tech 星球

共享充电宝逆袭:王思聪沉默无言,陈欧出了口恶气——罗超频道

市值蒸发 94%,聚美优品要退市了,陈欧怎么把一手好牌打烂?——公开参考

王思聪相关页面——天眼查

普思资本相关页面—— IT 桔子

艾瑞咨询:2020 年中国共享充电宝行业研究报告

艾瑞咨询:2018 年中国共享充电宝行业研究报告

设计 / 视觉:三里屯面壁者

以上内容由"青年横财发展会"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