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观察者网 2020-11-25

“圣诞保卫战”与“抑郁驱魔咒”

【文 / 书扬(《欧洲时报》总编辑 梁扬)】

文章是给别人看的,过去是给报纸订户和购书人看的,今天是给愿意 " 点开 " 的读者看的。今天的好处在于昨日之文,今天即有反馈。可以鞭策作者继续奋蹄。昨天一位小伙伴留言说我的政评像说相声,堪称知音。我是北京人,血液里老冒出相声的气泡。

其实,法国是个 " 时政相声 " 相当发达的国度。从二十年多前的法国电视 1 台的 " 宝贝秀 "(Bebe Show ) ,到 "CANAL " 新闻木偶秀( Les Guignols des infos ) ,到今天电视 1 台每天 20 点晚间新闻后的 " 名人模仿秀 ",从密特朗一直调侃到特朗普,再到新冠禁足,法国媒体 " 调侃时政 " 的风格一直长盛不衰。原因有多种,我想还回到我前天文章那句话,幽默与现实产生距离,距离产生美感。现实太骨感,小心被扎到。

昨天说了法国的 " 超市禁区 ",今天说说疫情下的圣诞节保卫战和法国人的心理保卫战。

尽管法国仍处于 " 封城 " 期间,但香榭丽舍大街将于 11 月 22 日照常亮灯。图为 2020 年 1 月 1 日香街跨年活动。(法新社图)

其实,细心的小伙伴们可能注意到了,法国从第二次封城日期的选择,就已经在瞄着 " 圣诞节保卫战 " 了。因为圣诞节对于法国人太太太重要了:每年的 12 月,对经济、对家庭、对宗教,现在要加一条,对疗伤……都最重要。

11 月 21 日周六封城尚未结束,里昂 " 黄马甲 " 已走上街头游行,纪念 " 黄马甲运动 "2 周年。游行人员在反防疫措施的同时 " 不忘初心 ",继续要求进行公民倡议公决(RIC)。(《Le Progres》报道截图)

连日来,法国疫情有所 " 缓解 "(可能中国读者不会理解日增两万多为什么叫 " 缓解 ",以后你们会明白的)。毕竟新增确诊从 5 万多下降到两万多,打了对折还拐弯。政府有些忧虑但偏开心,专家有些开心但偏忧虑,民众是不该忧虑时忧虑,不该开心时开心——只等小马哥下周二电视讲话一声令下,宣布周六解封!一呼百应,水漫金山,商店齐开,共襄盛举。周六,28 日,是个好日子,28 粤语叫 " 易发 ",祝我们自己发财吧!

近日,里昂商家游行抗议,打出 " 营业或死亡 " 的标语。(LyonMag 报道截图)

认认真真地说,个人还是支持法国全国上下,团结一心,打赢圣诞保卫战的,无论新增 2 万还是 5 万。真诚理由起码有二:

一是法国人民经济上、心理上都撑不住了,企业倒闭、失业攀升,贫困加剧,将成明年难以承受之重。尤其是国民心理的集体沉沦,更为可怕。调查显示,大部分法国人难以想象一个禁足封城的圣诞节(中国读者注意啦,不要瞎比较,你们为了控制疫情,什么节都可以不过,我知道。但你们不是我们,拜托)。

第二,就是疫苗胜利在望,马克龙已经承诺明年 1 月就让法国人都打上(不知零下 80 度运输车皮、储存冰箱备好没有?全民打,可需要不少呢)。呵呵,正好是圣诞新年之后,莫非马克龙已经看到 " 第三波 " 的潮头而未雨绸缪了?赞一个!

新冠疫苗是否能全民打上先放一边,目前,法国多地流感疫苗已经脱销。(《巴黎人报》报道截图)

几天前,法国商人组织的示威,餐馆老板们将一个圣诞老人绑在木板上抬着游街示众,圣诞老人的鲜红与将被付之一炬的白焰,触目惊心。那感觉,不亚于看到圣女贞德罹难。

被绑在棺材上的圣诞老人。(Lyon People 网站截图,图片来源:Saby Maviel)

写到这儿,电视里正在说 " 戏精女婿 " 可能被判无期的消息(观察者网注:2017 年 10 月唐 · 达瓦尔杀妻焚尸后,表演 " 痛失爱妻 " 整整 3 个月才招供),我赶紧按下心理快进键,等看下一个新闻。下一个是法国国铁总裁对记者说 12 月 14 日运力达 100%。是啊,国土、人口就如中国一个省那么大那么多,如果因禁足让儿子见不到老母,是不是有点不近人情了?

法国国铁票务部门主管克拉考维奇(Alain Krakovitch)21 日在 BFM 电视台上呼吁大家现在就开始买圣诞节假期火车票。(BFM 电视台截图)

说实话,疫情控制就是达到马克龙预期的 " 日增五千 " 的成功指数(我怎么越来越觉得与祖国人民没有活在一个地球上呢?),当前也没有解封的万全之策,只是利害取舍与政治选择问题。无论如何,对于当前法国来说,松绑圣诞节,然后再封,这也算 " 两害相权取其轻 " 的选择吧。写到这里,心里挺开心,好像抗疫以来,我一直摇头摇到产生 " 美尼尔氏 " 的幻觉,这是第一次点头,与法国政府的抗疫方略想到一块了!

但就在此刻,电视里又在谈论一个调查,说如果有第三次封城,大部分法国人精神上就受不了了,抑郁了。唉,怎么想把好心情保持到文章结尾,就那么那么难呢?这样,无可回避的问题又来了,是圣诞节泡汤抑郁的人多呢?还是第三波禁足崩溃的人多呢?如果 12 月解封,第三波几乎不可避免;如果过了圣诞迎 " 三波 ",又这么多人要崩溃?这两害如何相权呢?旷世难题啊!

商家和餐饮业主抗议一波接一波。21 日周六,法国总理卡斯泰确认,将在 12 月 1 日左右允许商店重新开放,但不包括餐馆酒吧。(法新社图)

在法国第二次全国禁足(11 月开始)的第二周,里昂几个心理医生对民众做了一个调查,结果显示,第一、第二次禁足以及可能的第三波疫情,已经 " 发生 " 以及将要发生 " 全民性痛苦 "(Une souffrance de toute la population)。抑郁、焦虑、崩溃……(D é prime, d é pression, burn-out …)," 而这一痛苦并不是只涉及少数国人,而是 6700 万国民,面对疫情,全民焦虑,他们呆滞着萎缩在躯壳里,无法面对未来。(Ainsi, ce stress ne concerne donc pas seulement quelques Fran ais, mais bien les 67 millions de Fran ais. Tous é taient et sont toujours stress é s face à l ’ é pid é mie, les emp ê chant de se projeter dans l ’ avenir. Ils restent fig é s, prostr é s.)

这样看,问题真的比 " 不过圣诞节 " 严重。大面积、长期抑郁的人给社会造成的伤害,或许比新冠更加严重,它会一口一口、小刀碎割,蚕食法国的躯体……真希望 " 心经 " 里带一组 " 抑郁驱魔咒 ",去塞纳河边、蓝色海岸念一念!

写到这,不得不回到文化这两个字来。小伙伴别烦,文化还真是一切的一切。想想,这个难题换到中国就是小学生都有标准答案,这么难受,就别过节呗?还是防着 " 老三 " 吧!健康为重啊!但回到法国,就是一道能让政府都抑郁崩溃的社会难题。何去何从,我们拭目以待。

笔者以及旅法华人的文化是什么?一想,我们是跨文化啊!跨文化的优势是,如果不让过圣诞节,就自己家一壶老酒,一盘茴香豆,想想孔乙己的时代,挺满足;如果让过,就给他 " 过足 ",吃上不能简单了, 请 " 佛 " 跳过墙来。

如果第三波来了,再说吧?总能过去的,面包会有的……乐观总要有点盲目,否则必然是假乐观!况且,抑郁也不能预支不是?

作者:书扬(《欧洲时报》总编辑 梁扬)

以上内容由"观察者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