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观察者网 2020-11-24

奥巴马为什么说“互联网是美国民主的最大威胁”

【文 / 美国 Recode 传媒高级记者彼得 · 卡夫卡】众所周知,巴拉克 · 奥巴马曾于 2008 年大选期间对互联网和社交媒体进行了充分利用并因此赢得了大选。入主白宫之后,奥巴马并没有放弃这一工具而是继续对其加以利用。如今,奥巴马却表达了这样一种忧虑: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已经成了 " 美国民主的最大威胁 "。

其实在过去 4 年里(也就是在离开白宫之后),奥巴马一直在表达类似的观点。如今与 4 年前的区别在于,他的表述已经变得越来越明确、越来越有针对性了。很显然,他在发出警告,但他并没有给出自己的解决方案。

美国 VOX 新闻网站 2020 年 11 月 16 日刊发 Recode 传媒高级记者彼得 · 卡夫卡的报道《奥巴马:互联网是 " 美国民主的最大威胁 "》

奥巴马最近一次发表此类言论是在一个访谈节目中,他对提问者《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编辑杰弗里 · 戈德伯格(Jeffrey Goldberg)指出:如今美国的舆论生态不仅受到脸书的强烈影响,而且福克斯新闻也在发挥强大影响力,这导致美国民众在媒体上看到的都是被歪曲的事实。也就是说,面对发生的某一事件,美国人不再能够看到同样的事实了(we no longer have a shared set of facts)。

其实,奥巴马所说的这一情况对那些经常参加电视评论节目并熟知互联网生态的人们来说已经是很普通的常识。面对这一问题,我们还拿不出现实有效的、具有建设性的解决方案。而且奥巴马在访谈中也没有给出他的解决办法。虽然奥巴马如今提到脸书等科技公司的方式是在离开白宫前从未有过的,不过我们并不能就此认为奥巴马是在把媒体生态混乱的责任完全推给那些科技公司来承担。

巴拉克 · 奥巴马:如今这个国家里许多人真地以为民主党在为那些卷入恋童癖圈子的人做掩护……我在跟一位费城非洲裔社区上门服务志愿者聊天时还被问到过关于 " 匿名者 Q" 阴谋论(2017 年 10 月 28 日,一个名为 Q 的发布者在美国著名的匿名论坛 4chan 上把自己描述为一位了解特朗普和 " 深层政府 " 之间秘密权力斗争真相的政府内部人士,他还宣称知道一个由特朗普主导的秘密计划。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一篇报道将 " 匿名者 Q" 阴谋论概括为五个核心理念:一个邪恶的由精英阶层构成的势力正在统治着这个星球;唐纳德 · 特朗普是美国的英雄;民主党意图险恶,整个政党都被外国的反美势力所控制;Q 的追随者是团结的且在不断增长;爱国者掌握着一切,罪犯终将受到审判——观察者网注)的问题。

杰弗里 · 戈德伯格:你觉得这种新出现的、恶意的信息建构现象在伤害美国社会的道德基础和公平正义的价值观吗?

巴拉克 · 奥巴马:我觉得这种现象是对美国民主的最大威胁。

随后,奥巴马在访谈中更加明确地指出,他的忧虑主要来自互联网以及网络上的大型信息分类分发平台。

巴拉克 · 奥巴马:我并不是在把责任都推给那些网络科技公司,其实这种现象在社交媒体流行之前就已经存在了。各种谣言和阴谋论早就存在,而社交媒体为它们的传播提供了帮助。那些网络科技公司的老板大多数我都认识,我跟他们谈过这个问题。他们认为自己的定位更像是做手机的科技公司而不是像《大西洋月刊》这样的媒体,我觉得他们这么说是站不住脚的。他们的一些做法实际上已经与编辑没有太大区别了,你不能把这些都归咎于算法,你不能用算法来掩盖自己的所作所为。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该修正案规定,美国国会不可以为了剥夺人们的言论自由或出版自由而制定法律——观察者网注)并没有要求私营公司为各种观点提供传播平台。我们最终还是要就政府对公司行为的监管拿出一个解决方案,否则情况会变得越来越糟。如果人们可以用文字在网络上传播各种毫无根据的谎言和阴谋论,你可以想象一下当他们可以像我们这样用视频去发表观点时能做出什么事情来,我们距离那一天的到来也许已经不远了。

杰弗里 · 戈德伯格:这就是史蒂夫 · 班农所采取的著名的 " 垃圾信息轰炸 " 战略吧?

巴拉克 · 奥巴马:如果我们失去了分辩信息真假的能力,那么根据经济学的定义,市场就失灵了;根据政治学的定义,民主也失灵了。从认识论的角度来说,我们正在陷入一场危机。

其实,奥巴马在入主白宫之前就对福克斯新闻和默多克的媒体帝国颇多微词。在总统任期内,他的这种批评论调并没有改变。不过,奥巴马在 8 年任期内与科技行业之间却一直关系良好。奥巴马在自己的政府里为多位硅谷老资格人物安排了职位,而一些政府要员后来也在硅谷获得了工作机会并担任要职。其中,谷歌公司尤为典型。以谷歌前 CEO 埃里克 · 施密特(Eric Schmidt)为首的许多谷歌高级管理者都曾与白宫官员频繁会面。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就在奥巴马总统任期快结束的时候,职业监管者(career regulators)曾对谷歌公司提出反垄断指控,但指控最终被政治任命的官员(political appointees)驳回。

奥巴马当然很清楚社交媒体的力量,正是社交媒体帮助他赢得了大选。据说奥巴马在 2016 年大选的最后几天里曾非常心烦意乱,因为他在网络媒体 BuzzFeed 上看到了一则关于马其顿青少年用大量假消息冲击脸书页面的报道。在大选结束之后,他才就脸书和电视上充斥假消息的问题公开且高调地谈了自己的看法。几天后,奥巴马私下找到脸书 CEO 马克 · 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希望他能 " 认真对待假新闻和政治领域虚假消息的问题 "。在特朗普执政期间,奥巴马刻意保持了非常低调的形象。不过即便在偶尔公开露面的场合,他也没有忘记对社交媒体展开批评。

" 我认为,像谷歌、脸书、推特这样的大型网络平台都是舆论生态系统的一部分,他们应该就自己的商业模式与大家展开对话。他们应该意识到,自己不仅是商业公司,同时也在为社会提供公共产品……我们必须进行一场非常严肃的对话,内容应涵盖他们的商业模式、算法和运营机制。这应当是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对话,而不是出于商业目的进行的那种对话 ",奥巴马 2018 年在麻省理工学院的一次讲话中这样说道。

两年前,奥巴马还在麻省理工学院呼吁进行一场 " 严肃的对话 ",而如今面对《大西洋月刊》的编辑他已经在呼吁 " 就政府对公司行为的监管拿出一个解决方案 " 了。

我们很难乐观地看待这个问题。联邦政府不太可能对大型科技公司进行严格的监管,因为民主、共和两党在这个问题上的看法是分裂的。事实上,共和党已经把一些 " 匿名者 Q" 阴谋论的支持者送进了国会。而那些大型科技公司是绝对不会对自身进行监管的,他们宁愿政府来做这件事也绝不会自己监管自己。竞选过程中在科技领域很少发表观点的乔 · 拜登(Joe Biden)和他来自硅谷的老朋友、竞选搭档卡玛拉 · 哈里斯(Kamala Harris)更是不太可能在新冠疫情时期把工作重点放在对科技公司的监管上。

在此,请允许我提出自己的一点微不足道的建议:巴拉克 · 奥巴马目前仍然在撰写回忆录的第二章,我觉得在写完这一章节之后,他可以适当地在网络科技公司监管这个问题上多说几句。

(观察者网马力译自 2020 年 11 月 16 日美国 VOX 新闻网站)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 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以上内容由"观察者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