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名车志 10-30

限行升级 上海的 167 万辆“外牌”将何去何从?

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上海分别在抖音和朋友圈里火了两把。

第一个梗发生在 21 日的上海地铁 1 号线上,一名上海女子与其他乘客因为琐事发生了纠纷,于是便在车厢里用上海话唱起了童谣 "Rap",嘲讽对方不会说上海话,是乡下人。

" 乡下人,到上海,上海闲话讲勿来,咪西咪西炒咸菜 ……" 女子不停地唱着,唱得非常有节奏感,边唱边用手指指着对方,甚至连身体也有规律地向前跃动,既有舞台上说唱歌手的 Rap 之风,更具传说中泼妇骂街之势。

显然,此女子深深地以自己为上海人为傲,只因对方是不会说上海话的 " 乡下人 ",其便有了一种浓浓的优越感。殊不知,她这种自以为是的优越感在对车厢里乘客来说招致的更多的是一种跳梁小丑般的忍俊不禁。

身份攻击,可能是用来掩饰自身弱小的最大的欲盖弥彰了。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会说上海话与否,也不是身份优越感的充分必要条件,不管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还是从其他地方到上海定居或新上海人,并无高低贵贱之分。当然,个别极端案例也不会从根本上影响这座城市一如既往的 " 海纳百川、大气谦和 " 的城市精神。

不过,在这座城市,人无高低贵贱之分,车却有。

这就要聊到另一则刷爆上海人周末朋友圈的重磅通知了。10 月 24 日下午,上海市公安局发布最新交通管理措施,外牌在上海的 " 限行 " 规定即将升级:一方面,从 11 月 2 日起,内环高架上外牌限行时间加长,从原本 8 小时延长至 13 小时;另一方面,明年五一假期之后,内环地面道路也将开始限时开放。

根据《2019 年上海市综合交通运行年报》,常驻上海的外省市号牌小客车有 167.4 万辆,限行升级下,这 167 万多辆举步维艰的 " 外牌 " 将何去何从?

" 外牌 " 是拥堵的罪魁祸首吗?

不只是在上海,几乎每一个一线发达城市里,每当拥堵加剧时," 限牌 " 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表面看,上海限制外牌似乎是将公平性让渡给上海本地人的利益,但事实并非如此,多年间,上海的牌照竞拍模式使得大批外籍车主开始拥有沪牌,相反亦有许多沪籍本地车主开着外牌,这不仅仅是一个牺牲外来人口利益的简单逻辑,也无关乎排外。比如说,拥有上海户籍的同事小黑家至今仍未能拍得沪牌,只能退而求其次使用绿牌。

因此,若全天候禁绝 " 外牌 ",大部分开 " 外牌 " 的沪籍车主或者对外环以内有刚需的 " 外牌 " 只能改拍沪牌或买新能源车,这样车辆总量并不会明显的减少,仍不能解决拥堵。

其实,上海拥堵的根本原因在于车辆保有量超过了城市容纳的最大临界点,即使相较北京而言上海有着更为发达的高架系统,但面对 2428 万的常住人口以及 415.8 万的机动车保有量,仍是杯水车薪。短时间内,上海的交通不可能有根本性的改观,拥堵也就无法根治。全世界所有的发达大都市都会堵车,这在任何社会任何国家都如此,城市交通治理水平也只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拥堵,但无助于根本解决。

因此,在车辆总量不变的情况下,其他任何措施都只能治标不治本。

但即使是治标,很多人对限制 " 外牌 " 这样的做法也甚为不满,在更多人眼里,不受限制的绿牌网约车才是拥堵的罪魁祸首。

其实,你很难将拥堵的症结全部归根于网约车,根据最新数据,常年在上海行驶的 " 外牌 " 有 167 万辆,网约车数量仅 40 万辆左右,这还是将蓝牌网约车含括在内的统计。即使相当一部分 " 外牌 " 并无驶入外环以内的需求,但在绝对数量上来看," 外牌 " 也显然有更大的几率霸占路权。当然,判断是否造成拥堵也不应该仅在绝对数量这一个维度上考量,还有占据道路的时间。如果推演实时动态," 外牌 " 私家车到达目的地后大多很快驶离高架,而网约车则一直在路上蠕行,全天候扮演着现在进行时的状态。因此,论对道路时间的占据,绿牌网约车明显高于 " 外牌 " 私家车。

绿牌网约车的另一个 " 非无辜 " 之处还可能在于它的挂羊头卖狗肉。曾经有调侃说,上海街头跑的每一 辆 " 秦 " 背后都是一个拍不起或者拍不到牌照的可怜家庭。但显然不是每个人都对 " 秦 " 的准车主报以同情,更多人坚信," 秦 " 是网约车的专属,更有质疑的观点认为,90% 的 " 秦 " 车主及其他混动车主都不会用电而是用油。之前给予 " 秦 " 免费牌照,极大程度上钻了政策优惠的空子,对那些拍不到 " 蓝牌 " 的家庭不公平。

新能源汽车销量会陡增吗?

如今,摆在 " 外牌 " 面前的选择并不多,要么继续拍沪牌,要么上 " 绿牌 "。

数据显示,在过去五年中,尽管已经有新能源汽车 " 绿牌 " 的分流,沪牌的中标率依然不高,2015 年约为 5%,2019 年依然不到 6%,即使到了 2020 年,为了促进汽车消费上海市额外增加了 4 万个沪牌的额度,在沪牌中标率连续 7 个月超过 10% 的情况下,沪牌这一极度稀缺资源依然处在僧多粥少的境地。从价格上看,2015 年沪牌均价为 8.07 万元,2020 年则涨至 9.06 万元,足以达到一辆微小型轿车的价格。

如今,随着限行政策的升级,在沪牌额度并不会继续显著增加的情况下,随着申请人数的增加,中标率刚开始攀升的苗头将势必急转直下。

人在 " 沪 " 檐下,不得不低头,除了邀请好友砍一刀的 " 拼夕夕 " 链接外," 绿牌 " 可能是你向生活低头的另一个标志了。

据不完全统计,上海的新能源汽车销量占全国总销量的 10% 左右。毋庸置疑,很快这个比例数值将继续蹿高。限行新规带来的影响几乎是立竿见影的,24 日下午发布新规,25 日沪上新能源汽车销量就暴增了数倍。据媒体对上海一家特斯拉体验店的报道显示:仅 25 日一个上午,特斯拉单店销量超过了 80 台,而正常情况下,这家店的销售规模是一天 10-20 台。

这样的盛况不仅仅出现在特斯拉门店,其余品牌亦人气爆棚,销量随之水涨船高,其中既有同属于造车新势力的蔚来、小鹏,也有传统车企上汽集团乘用车旗下品牌荣威等。

当然,这也不排斥车企的借机营销,比如说,你这两天大概率会收到车企的广告推送;再比如说,如果你到了店里,销售人员更会信誓旦旦地告诉你 " 下手要早,欲购从速,否则将一车难求。"

要在平时,大多数人都会对销售这种惯用话术嗤之以鼻,但值此供不应求的非常之期,面对销售你丝毫没有傲娇的底气,一如当我们对其表示 " 只是过来看看时 ",销售便会毫不犹豫地转向另一位顾客。

你不买,有的是人买,路权优势本来就是国内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的逻辑之一,而上海的新规显然将强化新能源汽车的路权优势。限行收紧将多大程度上拉升新能源汽车销量?权威预测机构认为,每年若有 5%-8% 的需求被迫转向新能源,则将给上海新能源市场带来 8-13 万的增量需求。当然,这也得对上海这 167 万辆 " 外牌 " 进行成分分析,比如,如笔者般居住在嘉定,工作在虹桥的 " 外牌 " 基本上不会受限行新政影响。

绿牌会步 " 外牌 " 的后尘吗?

毋庸置疑,在车辆总数不变以及上海城市交通无明显改观的情况下,绿牌会取代外牌后还会一如既往的拥堵。

但这样 " 竹篮打水一场空 " 的情况大概率不会出现,因为在一定程度上,绿牌可能将步 " 外牌 " 的后尘。众所周知,目前的上海新能源上牌政策截止到 2021 年,也就说明年开始上海会有新的新能源政策,从刚刚颁布的限外牌政策来说,明年的新能源上牌政策肯定更加趋于严格,从这一点看,此次发布的新规更像是未来更大规模限行的预热,而届时唯一可以开刀的,只剩下了 " 绿牌 "。

当然,如果限制全部绿牌人们可能重新开回燃油车,这显然与目前新能源发展思路不合符。其次,上海也不会实行 " 单双号 " 限行这样会动摇拍牌制度以及整个交通管理体系的激进措施。

除此之外,大概率可操作的便只有在资格限制以及限制绿牌中的混动车型上下功夫了。

就资格限制来讲,这种苗头已经悄然开始了。从今年起,上海新能源车原本 " 购车即送牌 " 的门槛提高了,即要先证明安装了充电桩才能上牌。你在申请绿牌之前,必须要事先准备一份充电证明。这份证明需要三方盖章:一是经销商,二是充电桩安装公司,三是居委会,目的就是要证明车主具备固定车位可以安装充电桩。当然,车位可以是购买的,也可以是长期租用的。

除了充电证明外,资格甚至还可以在现行的条款中增加准入难度,比如说,在原本一年的基础上再次增加外地户口在沪交纳社保的年限。

至于对混动车型的限制,这只是一个早晚的问题。甚至可以这样讲,不管是绿牌还是蓝牌,不管是混动还是纯电动,论僧多粥少的现实下指标资源的稀缺性,它们本质上都是一致的,唯一导致它们命运有别的原因只是对促进新能源汽车普及的考量。在并不遥远的将来,无论是混动还是纯电动,都将面临和如今 " 外牌 " 一样的待遇。就在上海发布限行新规的第二天的 10 月 25 日,北京市小客车指标办也公布了今年第五期摇号数据:超 46 万人正在申请新能源指标,虽然总人数与上一期相比略有下降,但平摊下来仍然大约每 3120 个申请中才能有一个中标者,中签难度再创历史新高。

因此,毫不危言耸听地讲,上海这座城市,哪怕留给绿牌的时间也不多了,趁着现行的新能源鼓励政策结束之前,我忠实的建议你去买一辆 " 绿牌 ",即使只是一辆红菱宏光 MINI EV。

以上内容由"名车志"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