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观察者网 10-30

“中国式封城是不可能了,学学加拿大也好啊”

【编译 / 观察者网 齐倩】一位致力于淡化新冠病毒威胁的美国总统,一批高喊 " 自由高于健康 " 的民众,还有在总统、民众和防疫措施之间无所适从的各州州长……美联社 10 月 29 日发文称,在美国这场已经持续近 8 个月的疫情危机中,没有一个人是无辜的:各级政府负责人都犯下了严重的错误,浪费了疫情防控过程中最宝贵的时间和机会。

美国的医学专家认为,在美国大选即将来临之际,新一波大规模感染将会席卷全美,其结果是:这个已有超 900 万人感染、近 23 万人死亡的国家,还会面临一个可怕的寒冬。

哥伦比亚大学一名医学专家告诉美联社,全美反应的不一致 " 着实让人沮丧 "。他说,即使美国做不到 " 中国式封城 ",但也至少学学加拿大,在重新开放时谨慎行事。

美联社:" 太让人沮丧了 ",美国防疫的严重失误

福奇:美国防疫就像 " 一场混战 "

在总统大选和又一年寒冬来临之际,美国迎来了第三波新冠疫情确诊高峰。根据《纽约时报》29 日统计数据,全美每日新增确病例飙升至 " 前所未有的高度 ",过去一周平均每天超过 7.5 万例;截至当地时间 29 日,美国累计确诊突破了 900 万例大关,死亡人数已逼近 23 万。

与此同时,美国医学专家们开始感到 " 无力且沮丧 ",原因在于全美防疫措施从未得到统一执行。

哥伦比亚大学国家防灾中心的欧文 · 里德莱纳(Irwin Redlener)博士说:" 疫情反应的不一致让人很沮丧。如果我们能严格、及早、积极地执行所有公共卫生方法,我们就不至于陷入如此境地。"

里德莱纳估计,如果美国更广泛地接受口罩和社交距离等防疫措施,该国近 23 万多人的死亡人数中,至少有 13 万本可以避免。尽管新一波疫情的全面暴发不可避免,但他仍呼吁美国不能自暴自弃。

里德莱纳指出,即使中国式封锁不可能实现,但像加拿大那样采取更为温和的方式——在重新开放时谨慎行事、戴上口罩和保持安全距离,也会比各州和各党派采取的方式更能挽救生命。

与美国放任自流的防疫相比,加拿大联邦和省政府早于今年 5 月就建议民众戴口罩,在疫情放缓时逐步取消限制。今年 7 月,加拿大政府还面向全国推出一款手机应用,帮助民众和公共卫生部门报告和追踪病例情况,以助防控病毒传播。面对近日又一波病例新增高峰,加拿大各地重新采取严格的限制令。

如何处理这场危机,已经成为美国总统特朗普和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在竞选时争论的核心问题:特朗普嘲笑了拜登戴口罩的行为,并一再向美国保证疫情 " 很快就会结束 ";拜登则抨击了对方淡化病毒并无视医学专家建议的行为。

里德莱纳也对特朗普淡化疫情的行为感到愤怒。他指责道,为什么特朗普就不明白自己身为总统的影响力,不明白 " 有多少人听从他的建议 " 对病毒放松警惕。" 特朗普手上沾满了鲜血 "。

美国顶级传染病专家安东尼 · 福奇博士同样指出,各州对如何处理重新开放和飙升的病例之间有不同的反应。在周三一场有关疫情应对的视频论坛上,福奇指出:" 如果各州都采取相同的防疫措施就再好不过了。但现在就像一场大混战,一些州根本对此不在意。"

《纽约时报》统计:美国累计确诊病例已超 900 万

" 这是我所研究过的、最为政治化的疫情 "

许多重灾区的州长都承受着巨大的政治压力,以至于难以实施公共卫生官员建议的阻止病毒传播、避免医院人满为患的必要措施。但美联社承认,这种压力不仅来自联邦政府、来自两党党争,还来自于当地民众。

2 月份,在疫情暴发的初期,全美州长们几乎普遍采取了激进的限制措施,试图使疫情曲线变平,但很快就遭到了当地居民的强烈反对。居民们对这场 " 经济灾难 " 感到愤怒,认为强制性的防疫措施侵犯了他们的宪法自由。

与此同时,不少州此前浪费了许多钱抢购了数百万剂羟氯喹,这种抗疟疾药物曾被特朗普吹捧为 " 抗疫神药 ",但后来被弃用。美联社称,仅犹他州就花费了 80 万美元来建立药物储备。

各州也获得了大量联邦资金,部分是为了帮助地方政府应对疫情。但许多州把钱花在与公共卫生完全无关的事情上,比如北达科他州将 1600 万美元拨款用于水力压裂采气,尽管该州已经成为疫情热点地区之一。

在爱达荷州,共和党籍州长布拉德 · 利特尔(Brad Little)也拒绝在该州执行戴口罩的要求,尽管该州医院正处于危机之中,不得不把得不到有效救治的病人空运到西雅图和其他地方。

早于 6 月,犹他州的流行病学家安吉拉 · 邓恩(Angela Dunn)就呼吁恢复限制措施,以避免医院人满为患。她警告说:" 这可能是我们纠正错误的最后机会。" 但该州共和党籍州长加里 · 赫伯特(Gary Herbert)没有听从这个建议,仍然拒绝在全州强制实施戴口罩的要求。

犹他州的医院目前已人满为患,但仍然保持开放。犹他大学儿科传染病主任帕维亚(Andrew Pavia)博士对此表示很无奈。他说:" 全国对第三波疫情的反应非常敷衍。医疗部门的每个人都在说,‘来吧,各位,请帮帮我们’。这种沮丧、疲劳和失望真的很明显。"

密歇根大学公共卫生历史学家霍华德 · 马克尔(Howard Markel)博士说:" 这次大流行比我经历过、从事过或研究过的任何一次大流行都更加政治化。"

马克尔表示,虽然部分责任应归咎于地方领导人及其支持者,但很大一部分责任应归咎于特朗普和其政府官员,因为他们不支持州长采取更严厉的措施,他们削弱和侮辱了传染病专家。

梅多斯:我们不打算控制疫情,主持人听完一脸惊愕

寒冷的冬季将迫使人们待在室内,在室内病毒更容易传播,加之对限制措施的疲惫和愤怒,美国人正进入一个危险的阶段。明尼苏达大学传染病预防专家迈克尔 · 奥斯特霍尔姆(Michael Osterholm)说:" 如果把这些因素都考虑进去,那我们就不应该对目前的糟糕局势感到惊讶。"

当地时间 10 月 26 日,在日内瓦召开的例行记者会上,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向各国发出警告,面对严峻的疫情局势,各国领导人应 " 权衡各方利弊 "。他强调,疫情不是 " 政治足球 "(political football),务必不能放弃疫情防控。

就在谭德塞发表上述讲话前不久,白宫幕僚长梅多斯在接受采访时公然宣称,美国政府 " 不打算控制疫情 "。民主党副总统候选人哈里斯则认为,这一表态代表着特朗普政府 " 承认抗疫失败 "。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以上内容由"观察者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