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观察者网 10-30

巴育亲华?CIA 作祟?关于泰国局势的一些误解

【文 /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洪光】

今年 2 月 21 日,泰国宪法法院裁定未来前进党强制解散,并规定该党 16 名成员在 10 年内不得从政,引起了泰国学生的强烈不满,之后抗议活动频繁出现。疫情封锁期间,抗议活动有所减弱,但随着 7 月份防疫管制逐步解除,以学生为主力的示威者又回到街头,并于 8 月份进一步激进化。

应当承认,当前泰国抗议活动的组织模式、口号、参与主体,确实都与香港非法示威活动有几分相似,让人不免对泰国抗议活动背后是否有黑手浮想联翩。有的国际关系学者更是发微博称 " 英拉准备用中国高铁,英拉下;接替的巴育要深度对接一带一路,就有人想巴育下 ",暗示此次抗议活动可能是颜色革命。再加上国内相关新闻报道和分析的匮乏,很多网民对当前的泰国局势产生了不必要的误解,笔者认为有必要予以澄清。

不得不说,这位国际关系学者的微博语焉不详,很容易使人产生一种 " 泰国人民孜孜不倦选出两任亲华总理,结果都被境外敌对势力孜孜不倦地推翻 " 的错误认知。也有不少中国网民因为巴育的对华合作姿态而担忧此次抗议活动一旦成功,会不会影响中国在泰利益。

泰国大规模示威游行仍在继续 图自澎湃影像平台

首先要指出的是,前总理英拉确实是一位有着明确对华友好立场的领导人,然而她在 2014 年 5 月 7 日遭宪法法院解除总理一职后,当月 22 日就被泰国陆军扣押。时任泰国陆军总司令的巴育,命令泰国陆军以政变手段推翻英拉所在党派的留守政府,并于当年 8 月当选临时总理,再于 2019 年大选中利用军队掌握的特别议席胜选,执政至今。

我们从常识推断,通过政变上台的领导人,一定会对前任的政策遗产进行清算,以体现自己与前任的不同,而历史也正是如此进行的。

2014 年巴育上台后,随即搁置了英拉留下的与中国 " 大米换高铁 " 的计划,并就铁路建设问题与中国进行长期讨价还价,直到 2017 年 12 月才正式开工。这中间发生了泰国政府单方面修改路线方案、试图改用日本技术、从合资建设到泰方独资建设等诸多波折;仅仅因为贷款利率问题,就三次推迟开工。

铁路建设分一期和二期,其中一期总长 253 公里;一期又分为四段,首段仅长 3.5 公里。然而就是这短短的 3.5 公里,愣是修到 2019 年 9 月才完工。如此拖沓的节奏和反复无常的态度,实在难以得出 " 巴育要深度对接一带一路 " 的结论。

此外,巴育作为军队出身的总理,延续了泰国军方一贯亲美的作风。尽管其实施政变后美国宣布暂停对泰军售,导致美泰军事同盟关系有所冷淡。但随着特朗普上台,以及美国国内出现 " 对泰军事关系应服从现实主义 " 的声音,美国逐步恢复对泰军售,美泰军事同盟又逐步回暖。

泰军于今年 2 月底硬扛着疫情参加了 " 金色眼镜蛇 " 联合军演,8 月又为了夏季联合军演允许超过 70 名美军士兵入境泰国,引起泰国网民极大愤慨。4 月时泰军公示了本年度采购计划,其中包括总价值为 45.15 亿泰铢的 50 辆美制 " 斯特赖克 " 轮式装甲车及相关附属装备。泰国社会各界广泛质疑,在泰国经济遭受疫情冲击、财政收入减少的情况下,为何不能将军购预算用于抗疫。

至于有网友提出国务委员王毅曾于当地时间 2020 年 10 月 15 日访问泰国,并与巴育会面,因此认为中方 " 支持 " 巴育。必须说明的是,这只是王毅东南亚五国之行的一部分,并非因为泰国抗议活动升温而专门访问泰国。王毅的表态,即 " 坚定支持泰方走符合自身国情的发展道路,支持泰方维护社会稳定、实现发展繁荣 ",也是中国对外交往的一贯立场,并无特别之处。毕竟,所谓 " 输出革命 " 在中国的外交辞典里早就是历史名词了。

总之,巴育上台后,由于美国暂停军售,以及泰国政府 " 东部经济走廊 " 规划的发展需要,确实与中国进行了一定程度的合作,但是其政策走向反复无常,在特朗普上台后与美国的军事同盟关系又逐步回暖,认定巴育 " 亲华 " 毫无疑问是缺乏根据的。

此外,近期泰国抗议活动的主体,是未来前进党的支持者,而未来前进党领袖塔纳通 · 宗龙伦吉与港独分子黄之锋的合影又成为中国网民质疑泰国抗议的另一个理由。需要指出的是,这张合影是泰国军政府释放出来的,目的就是用来当做抨击塔纳通的材料。而塔纳通在该合影被曝光后,迅速发表了一份声明,强调自己与黄之锋仅有这一次会面,且时长只有 5 分钟,暗示他并不是黄之锋的某种盟友。此外,他还明确表态自己无意介入中国内政,并且拥护中国的一国两制,他的工作重心只在于泰国国内。

泰国未来前进党领袖塔纳通 · 宗龙伦吉与港独分子黄之锋的合影

港独分子黄之锋 " 蹭泰国热点 "

而且,中国网民比较青睐的他信、英拉兄妹的势力——为泰党和红衫军,早在 2019 年大选中就与塔纳通达成了合作关系。今年 8 月抗议活动升级后,为泰党有 32 名议员公开表示支持抗议活动,为泰党中央也提出会为学生提供保释在内的法律援助。9 月 20 日,红衫军成员开始参与示威,标志着本次泰国抗议活动的参与人群从学生和市民拓展到农民," 一小撮 " 的指责也不攻自破。

也有外媒认为,本次抗议已经从初期单纯的未来前进党支持者表达不满的活动,演变为泰国社会中下层在疫情冲击下,对于经济停滞而政府与泰王又应对不力的愤怒情绪的总爆发。彭博社 7 月时就报道称,泰国政府部门下调今年接待外籍旅客数量目标至 800 万,为去年的五分之一,而旅游经济收入又占到泰国整个经济的五分之一。根据泰国国家银行的预测,今年泰国的 GDP 将会下降 8.1%,这个预测值是近 20 多年(亚洲经济危机)以来,亚洲主要经济体国家中最低值。

而泰国国王自从今年 2 月起就不再在泰国公开露面,直到被爆料他和 20 多个嫔妃在德国度假,挥金如土,甚至遭到德国外长公开喊话:" 泰国国王不可能在德国统治泰国。"

有意思的是,去年 10 月 11 日,时任泰国陆军总司令阿皮拉特 · 孔松蓬进行了一场时长 90 分钟的演讲,指责泰国共产党残余分子和左翼势力勾结境外势力试图危害君主制,外界普遍认为阿皮亚特此举的目的是将塔纳通和未来前进党打成 " 赤色分子 ",从而煽动保守民众对塔纳通的敌意。

当然,必须承认的是,塔纳通由于中国与泰国的东部经济走廊合作客观上提振了泰国经济,进而稳定了巴育的执政地位,确实对中国有一定怨气。但是考虑到他在 2019 年大选以及本次抗议活动中都得到了他信势力的支持,如果塔纳通上台,他信与英拉的对华态度不可能不影响到塔纳通的对华立场。

而且,本次抗议活动的起因之一就是疫情冲击下,泰国经济停滞对民众生活的严重负面影响,如果塔纳通想要获取民众支持,与中国合作改善泰国经济恐怕也是其必须考虑的选项。所以,也无须过多担忧泰国抗议活动对中泰关系的影响。

目前,抗议活动还在继续升级,甚至有学生提出了废除君主制的口号,而巴育已经迫于压力,停止紧急状态。这场疫情之下的抗议,能否成为泰国未来走向共和的第一步,笔者拭目以待。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 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以上内容由"观察者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