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正和岛 10-30

杭州烂尾楼开发商:判刑 7 年后,我的房子升值了 6 个亿

人生在世,起起落落。

一栋 7.8 亿大厦拍卖的落地,很多人唏嘘不已。它就像一面三棱镜,折射出不同的横切面,有时代的转身,有个人的沉浮,有城市的兴衰。

一如烟花,灿烂而逝。

1 杭州一栋烂尾楼要拍卖了。

起拍价 7 亿,保证金 1.4 亿,4 人报名。

这个烂尾楼的拍卖,还是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在拍卖页面上,显示已经有将近 2 万人围观,将近 500 人设置了提醒。

昨天早上,拍卖结果终于出来了:

7.84 亿。

10 年前,1.2 亿;

10 年后,7.84 亿。

这座烂尾楼是万禹大厦,2010 年由一位温州老板豪掷 1.2 亿拿下,就在钱江世纪城,位置非常不错。开发商老板姓许,温州泰顺人,第一次做房产。

万禹大厦总建筑面积 94873㎡,由 A、B 两座塔楼以及商业、餐饮裙楼组成。

按照许老板的设想,万禹大厦的商业模式是商铺和高档写字楼构成,其中三层裙楼要建成钱江世纪城,唯一一个主题餐饮商业中心。

但是,拿地后资金开始吃紧。为了盘活大厦,许老板铤而走险,将商铺虚拟分割,以租代售,并许诺年化回报率超过 12%。但是后期建筑款项都支付不了,又把写字楼抵押给建筑商。

最后,绷紧的链条开始断裂。

同样都是老板,有人逃出生天,有人重重衰落。

2014 年,许老板失联。

2015 年,讨薪者挂出了 " 许董事长你在哪里 " 的横幅;

2018 年,许老板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刑 7 年;

2020 年,万禹大厦最终拍卖 7.84 亿。

一场英雄梦,终归尘土。

2 同样巅峰坠落,还有红极一时的温州。

大家猜一下,2010 年全国房价最高的城市是谁。

不是上海,不是深圳,不是北京。

喏,是它:

是温州!

2010 年,应该是温州的巅峰。

温州房价均价是 32333 元,当年,上海均价 24426 元,北京均价 22612 元,日后热得烫手的深圳,仅仅排在第六名,还在三亚之后。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10 年前的温州人,太有钱了,太能借钱了,太能炒房了。

在资金、欲望的疯狂冲击下,温州的房价迅速飙涨,很多数据表明,从 2006-2011 年,温州市区房价从 8045 元 /㎡涨到了 34674 元 /㎡。

5 年涨 3 倍,平均年涨幅接近 40%。

真猛啊!

温州房价每平方米从 1 万元涨到 2 万元,用了一年多;从 2 万元涨到 3 万元,只用了一年不到。但是,一个有意思的数据是,在 2009 年,温州人均 GDP 在浙江省排倒数第三,不到杭州的一半,也只有浙江省人均 GDP 的 71%。

炒房,才是新的致富经。

形势,在 2011 年开始逆转,暴风雨开始重重砸向温州。

担保出问题了,

银行出问题了,

产业出问题了,

国家开始调控了,

杠杆加不动了,

……

不管是温州老板,还是温州市场,一切急转直下。

我找了一些温州当时的数据,2013 年是非常鲜明的节点,仅在这一年 7 月,两件事最突出:

1400 对温州夫妇离婚,史上最高;

2000 多套登记拍卖的银行抵押房产。

2011 年秋季,温州房价开始暴跌。

最具标志性的绿城广场,最高峰的时候,房价一路跳涨到 9 万 5,现在的价格是:

4 万 5。

3 天崩地裂,血流成河。

这是温州民间借贷堡垒的惨状。

年利率 72%。

2010 年 5 月,温州的民间借贷利率高达 6 分,也就是年利率 72%,放眼任何时代,这样的超高年利率,都是史无前例的。

很多人都已经预料到了:

6 分利是崩盘的前兆。

果不其然。

作为当年中国最具活力的商业城市,巅峰之后的温州,在 2011 年之后,在高利贷崩盘、楼市腰斩、担保链危机之后,彻底击垮了温州。

最先出事的就是担保贷款。

因为在担保贷款链上出问题,很多企业作为互保的关联企业不得不承担连带责任,公司资金链持续紧张。

要知道,每一个互保形式的链条上,都绑着十几乃至几十家企业。

说白了,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如今的温州,被担保关联着的,是每个个体,是每个企业,是每个银行,结合到一块,整个温州的经济都绑在了这个担保贷款上,风险极大。

整座城市都被债务的愁云笼罩着。

当时的报道,记录下了悲壮的温州横截面:

2011 年 9 月,温州民间借贷危机大白天下;

制造业元气大伤,工厂处于停工或者半停工状态;

商业凋零,曾经抢手的商铺租金下降了 1/3;

很多小区变成鬼城,夜晚没人、入住率不足;

……

最终,所有人辛辛苦苦、呕心沥血攒下的家底,巨大的财富都沉淀在了没有生机的建筑物上,冰冷无比。

在温州止步不前的背后,后来者开始不断追赶。

10 年过去了,深圳、广州、杭州开始迅速崛起,温州的房价被远远甩在身后,当年的 3 万多的高房价再也难掩疲惫,2020 年房价是 22089 元。

比起最高峰,跌幅高达 30%。

4 太可惜了。现在咱们都知道了,许老板用力过猛了。

拍下土地,坐等土地升值啊。

你想想看,钱江世纪城是什么板块?

2016 中国杭州 G20 峰会,主会场就在大厦旁边,万禹大厦位置绝佳——出庆春隧道,大厦西南面就是 " 百亿地王 " 保利澄品,旁边是杭州国际博览中心,地铁 2 号线盈丰站距离万禹大厦不过两三百米。

天生贵胄啊。

当年拿这块地的时候,钱江世纪城还是一片荒芜,现在早已是寸土寸金,成为杭州新的新区引擎。

喊着金钥匙出生的万禹大厦,本应该成为钱江世纪城的急先锋,没成想,最终倒在了最好的市场前。

2015 年,正是杭州市场全面发力的前一年。

个体的命运,就差了这 1 年。

我看了一下判决书:

2018 年 5 月,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判决广建置业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罚金 30 万元;法定代表人许承阜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 7 年,并处罚金 25 万元。这一桩案件受害的投资者达 247 人,涉案金额 8000 余万元。

跟大部分的温州老板一样,许老板是同样的原因。

倒在黎明之前。

我甚至揣摩了一下,就在 2018 年,当温州不再风光,当杭州崛起,许老板站在被告席上时,他一定知道,当年让他倒下的项目,只要再熬 1 年,杭州、钱江世纪城、万禹大厦,一定会给他最优质的回报,最优质的现金流。

大厦升值 6 个多亿,他却锒铛入狱,项目转手他人。

他的内心一定充满了懊悔和不甘。

10 年转身,繁华易逝。

时代在这里打了一个结,个体的命运上下沉浮,有人身价倍增,有人锒铛入狱,温州元气大伤,杭州悄然崛起,命运在这里找到了最适合的注脚。

以上内容由"正和岛"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