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上观新闻 10-28

两个娃、四只宠物、1000 件稀有乐器,这对上海夫妻的生活太美好!

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the video tag.

音乐人石磊和王萌莹的工作室,像个博物馆,到处都是叫不出名字的乐器:

日本一弦琴,一根弦就能弹出乐曲;尼日利亚巫毒鼓,分明是个陶罐;美国的 Washboard,和搓衣板长得一模一样。还有好多乐器连像样的中文翻译也找不到,比如泰国的 Pin-pia,印度的 Esraj,摩洛哥的 Ribab,不少乐器在当地一度失传。

WO&World 音乐工作室一角

曾经四处组乐队的摇滚青年,如今结婚生子,定居在上海。夫妻俩和两个儿子、两只猫、两只狗、1000 件稀有乐器生活在一起,一家四口随时随地组个乐队原地出道。

石磊说,一开始收藏乐器,只是想自己玩,直到乐器种类越来越多,学也学不过来,家和工作室都成了博物馆。疫情中他们在家里直播,引来网友感叹:" 这个家绝了!"" 乐器比李佳琦的口红还要多!"" 当艺术家的孩子真幸福啊!"

日本一弦琴

有时买乐器比买房还难

1000 件乐器,是石磊夫妇花十几年时间一件一件从世界各地买回来的。有时候靠网购就能拥有,有时候,买一件乐器比买一套房还难。

石磊常演的一件乐器,形状像 UFO,被王萌莹称为 " 锅 "。2006 年,王萌莹在杭州看一个瑞士乐队演奏过,后来才知道叫 "hang",是第一代手碟。这件乐器非常年轻,2000 年由瑞士人菲力 · 霍那和萨宾娜 · 谢雷发明,由两个半球型的钢模通过氮作用过程组合而成,声音空灵,像竖琴,又像钟。

石磊的 "UFO" 们

哪儿能买呢?几番打听,因为创始人菲力 · 霍那和萨宾娜 · 谢雷拒绝批量生产,每一只 "hang" 都是纯人工经过无数次敲击调音下打造而成,制作周期非常长,买的人必须写一封信,细述购买原因、用途。如果你对 "hang" 的理解与对方投缘,就会收到一封邀请函,邀你赴瑞士购买。

工作室窗户上,朋友画的石磊和王萌莹,一个打手碟,一个吹迪吉里杜管

2011 年,石磊辗转从美国购入一只手碟。当时,这家手碟制作机构每年的产量只有一百来只,但排队购买的人已经过万。后来对方只好想出 " 摇号 " 的办法,石磊用了妻子的生日数字,没想到中了!

" 当时就像中了 500 万一样,从来没有花钱花得这么开心。" 王萌莹说。然而摇中也只是有了购买资格,又等了一年半,这只手碟才真正出现在他们面前。

石磊收藏了 20 多个手碟,最贵的最贵的售价几万美元

如今,石磊已经拥有二十多个手碟,最贵的售价几万美金。每一个都拥有独一无二的音色,有的适合演日本曲子,有的很有中国味。玩手碟的人越来越多,前几年热播电视剧《好先生》里,孙红雷就玩过一口 " 锅 ",音乐替身就是石磊。石磊说:" 学手碟不难,但玩好它很难。它的音很少,创作有局限。需要好好沉淀下来,研究如何把它玩到极致。"

石磊痴迷瑞士人发明的新乐器手碟,妻子王萌莹则成了中国第一个吹迪吉里杜管(didgeridoo)的女乐手。迪吉里杜管来自澳大利亚土著部落,有上千年历史,是世界上最古老的乐器之一。

当地土著人制作这件乐器,是把桉树树干砍下来,插在白蚁洞穴上。当树干被白蚁蛀空,就成了一件吹奏乐器,回响效果很好,仿佛大地震动。土著人相信,通过吹奏迪吉里杜管,活着的人可以与死去的亡灵交流。

石磊和王萌莹介绍澳大利亚乐器迪吉里杜管

每发现一件没见过的新乐器,石磊总想自学,很多乐器的传承人难以找到,他就靠在网上找视频自学、脑补。2013 年,夫妻俩组建了 " 石磊 + 王萌莹 " 乐队,几年后又一起成立了 WO&World 音乐工作室,致力于推广世界音乐和世界乐器。

如今,收藏的乐器越来越多,工作室也快放不下了,夫妻俩希望能找到一个更大的地方,建一个乐器博物馆,将这些宝贝面向公众展出。

这个跟搓衣板一样的东西真的是一件乐器

石磊说:" 每件乐器的背后都有很多故事,都是一个民族文化的结晶。很多乐器都正从人们的生活中渐渐消失了,我希望留住它们。它们可以让人们了解世界,原来有这么多不同的声音,有这么多不同的文化,等待我们去探索。"

当摇滚青年成了爹妈

十几年前,上海姑娘王萌莹还是个玩摇滚的叛逆少女,而石磊是圈里小有名气的鼓手。为了学架子鼓,王萌莹在杭州认识了石磊。

" 音乐让我们走到一起,那时候我们最爱听哥特金属,特别痴迷,经常一起交流。后来慢慢的,我们听雷鬼、电子、世界音乐,虽然口味时常在变,但两个人一直很同步。" 王萌莹说。

石磊一家在户外演出

随着两个儿子郡郡和龙龙接连出生,王萌莹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为了带孩子,她整整四年没睡过整觉,饱受产后抑郁困扰。" 那个时候很焦虑,觉得怎么就被孩子给拴住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很多音乐没有玩。"

为了走出抑郁,王萌莹重新拾起了怀孕前开始学习的迪吉里杜管,在音乐里渐渐找到内心的安宁。为了养育儿子,石磊也不再四处组建乐队了。夫妻俩干脆自己组建了一个乐队,一个打手碟,一个吹迪吉里杜管。如今,他们时常带着孩子们到各地演出,演奏石磊创作的音乐。他喜欢把流水、下雨、打雷、鸟叫等自然界的声音融合进自己的音乐,疗愈心灵。

两个儿子郡郡和龙龙在家里

今年 7 月在杭州演出,观众都是躺着听的。有一个长期失眠的姑娘在音乐中睡着了,醒来后她哭了。她说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哭,能睡着真好,像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

" 可见对现代人来说,睡眠是多么奢侈。" 石磊说," 很多表演者会排斥观众在音乐睡着,但我鼓励他们好好睡一觉。我们希望自己的音乐帮助更多人去放松、去解压。"

抱着猫咪看书的儿子

两个儿子郡郡和龙龙,一个 11 岁,一个 9 岁。大城市焦虑不堪的父母,总怕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石磊夫妻俩却有个原则:不给儿子报补习班。石磊说:" 家长的压力太大,就会转嫁到孩子身上。他们的人生路很长,时代也变得很快,父母不是预言家,没办法规划他们的未来,要相信他们可以走好自己的路。"

许多孩子很早就开始学乐器,石磊却不急。他的策略是让孩子多听,先从培养乐感开始。家里、车上,随时随地都有音乐,但放的不是儿歌,而是他精心挑选的古典、爵士、世界音乐。夫妻俩喜欢的工业重金属乐队德国战车,儿子也跟着听。

每到周六,夫妻俩会带着两个儿子到工作室玩,哥哥打鼓,弟弟练贝斯。王萌莹说:" 工作室里都是好玩的乐器,对孩子们来说早就没了神秘感。他们还经常跟我们一起去外地演出,音乐早就进入他们骨子里,成为了一种日常生活的状态。"

石磊一家

疫情中一家人直播,郡郡向观众介绍了自己最喜欢的口弦,还教大家如何用 pvc 水管制作乐器。他还用采样音序器创作了一段 " 恶搞 " 弟弟龙龙的音乐,整首歌一直在重复 " 大头龙龙 " 这一句歌词。

石磊说:" 谁说一定要会五线谱、懂乐理知识才能学乐器?音乐没有那么高的门槛,什么样的乐器都可以自学。如果说真有什么音乐启蒙,就是让孩子多听好音乐,先爱上音乐,再爱上玩音乐,玩着玩着就成了行家。"

栏目主编:施晨露 本文作者:吴桐 文字编辑:张熠 图片编辑:苏唯

图片来源:杨可欣等 摄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