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呦呦鹿鸣 10-27

愤怒的郑强

路见不平一声吼,吼完就成落水狗。

这大概就是华中科技大学计算机学院副书记郑强的遭遇。

10 月 5 日,院党委公布对郑强的处分决定:通报批评,取消两年评优资格。

郑强做了什么呢?

五年来,计算机学院的学生总是无法得到合适的宿舍集中居住,郑强换着方法与后勤集团沟通,写报告、送烟礼、投诉," 毫无尊严地热脸蹭冷屁股 ",希望解决。但,今年,情况并未转变,仍有 60 位学生被分配到 45 个不同的宿舍。

于是,郑强爆发了。

9 月 16 日,郑强在朋友圈写道:" 一个学生宿舍管理部门‘莫某某经理’,不长记性,一而再,再而三地胡作非为,不把我们当回事。终于掀了你桌子!爽!"

我们并不知道这里说的 " 掀了桌子 " 到底是真的掀翻桌子,还是吵架,但至少是宣泄了怒气。而院党委也确认 " 郑强同志与后勤集团宿管中心沟通学生宿舍安排事宜过程中行为过激,造成不良影响 "。

这也是被处分的全部理由。

" 路见不平一声吼 " 是有代价的。水浒传中的鲁达,因为站出来帮助弱女子,三拳打死镇关西,就丢了提辖的体面工作,一下子成了流亡边缘人,最后不得不躲入寺庙,连喝酒吃肉的权利也被剥夺了。

郑强没有打死人,只是掀了桌子,所以得到的惩戒也就相应降低。

那么,我们到底是生活在 2020,还是生活在《水浒传》的世界里?

有人说,郑强在华中科技大学工作 32 年了,还是学院副书记,应该有足够的手段来对付后勤集团,不管怎样,掀桌子都是不对的,应该处分。这种观点是典型的太监思想。以德报怨,何以报德?君子以直报怨。一个 5 年都解决不了一个问题的官僚后勤,留他的桌子干嘛?

我刚刚看到华中科技大学学生发的一张图片。一个出门按钮,华中科技大学就敢以 1400 元的单价批量购买,还敢公然张贴出来。这种勇气是怎样培养出来的?难道市面价格不是才十几块一个吗?

被处分十来天后,10 月 18 日,郑强又没忍住,写了一封公开信,把后勤集团 5 年来的所作所为全部公开。直接点明这些经理们 " 没有丝毫愧疚和歉意 "" 毫不负责,毫无廉耻到了这个地步!"" 没有基本职业操守、基本职业道德和基本做人廉耻的工作人员,必须受到严肃处理!至少应该公开检讨,撤职调离工作岗位,取消年度奖金。"

这位郑强啊,自己是被处分的人,竟然要处分别人。

愤怒的郑强,怒气未消。

这一次公开信,在网络上扩散,又一次造成了 " 不良影响 ",这一次,他会受到什么处分呢?

我心戚戚。

与其说,我们在围观一位有 32 年本校工作经历的学院党政干部与后勤集团的戏剧 PK;不如说,我们在围观一位愤怒者被摁在地上不断摩擦的缩微真实世界。

呦呦鹿鸣的宗旨是 " 日拱一卒,只为苍生说人话 "。很多人说,不就是说说话嘛,不就是写写字嘛,谁没学过语文呢。当然不是这么简单," 说人话 " 要过的第一关,也是最大的障碍,是要有持续经年的勇气。而且,这种勇气,必须是建立在对发声后果充分了解基础之上的勇气。

我们现在放眼看去,为什么身边很多人天天说官话、套话、鬼话、混账话,就是不说人话?因为他们不愿意承担愤怒之后的损失。今时今日,有几个人不是明白人呢?

5 年了,华中科技大学那么多老师和学生,为什么只有郑强一个人站出来?因为其他人都知道 " 明哲保身 " 的道理,也明白 " 乡愿 " 的生存之道。

所有人,都在等着别人出头仗义执言,然后自己搭便车,一边享受 " 世界一流大学 " 的荣光与利益,一边笑着说:看啊,那个叫叫嚷嚷皇帝没穿衣服的小孩,真幼稚呢,好像没读过大学的样子呢。

然而,真的有那么多便车可以搭吗?那些为这个不公世界燃尽自身的理想主义者,那些为他人挺身而出的人,真的就该理所应当、天经地义地独自承担一切吗?

我想看看愤怒的郑强何时停止愤怒——是因为再次被处分而停止愤怒?还是因为问题得到解决、学生们得到合理宿舍而停止愤怒?

这两种结果,表示了两种社会风向。

在这个结果之前,我决定在呦呦鹿鸣写这篇文章,声援 " 愤怒的郑强 "。

古语有言,君子之德风。那,就让这风,吹得更猛烈一些吧。

以上内容由"呦呦鹿鸣"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国内新闻

国内新闻

把握真实,传递热点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