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偷情发生关系被抓奸,女生反口称遭强奸,如何辩护?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认为会发生什么?当他们在发生性关系过程中被抓奸,然后女生马上呼救,称自己遭到强奸,那么,这是强奸吗?是强奸还是偷情?男生要承担强奸罪的刑事责任吗?

一、案情

男青年刘某和女青年王某是同事关系,两个人都有家庭。但是,两个人都不是很幸福,男青年在家里一直没有地位,老婆言语之中总是体现出对他的不屑一顾,认为他没有用,没有身边亲戚朋友赚钱多,所以经常酗酒,感觉自己很窝囊。也经常加班,因为不想回家面对瞧不起自己的黄脸婆。而女青年则是因为和丈夫的夫妻生活不和谐,让她得不到满足,所以也对老公怨声载道,她也经常加班,经常和年轻的同事一起加班、一起吃宵夜,谈笑风生,有时候还会交交朋友。

就这样,刘某和王某在几千人的公司里因为加班多的缘故,慢慢交集越来越多,两个人慢慢感情升温,经常加完班就一起回家,或者一起吃完宵夜再回家,这样的工作日他们都非常开心。于是,两个人就经常发生性关系,各自找到各自的幸福感。

女青年的丈夫似乎发现了什么猫腻,于是经常跟踪女青年。很快,她丈夫就发现了这种情况。案发当天,两个人正在公司附近的连锁酒店发生性关系时,女青年的丈夫就撞门,想要现场抓奸。听到异动的女青年非常机灵,马上拉着一件衣服包裹身体,就冲向门外,然后边跑边呼救,称自己遭到强奸。女青年的丈夫看到这一幕懵了,以为自己冤枉她了。男青年看到这一幕也懵了,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二、案例分析

那么,男青年的行为构成强奸罪吗?两个人在偷情过程中,其中女方突然就冲出宾馆房间,向外呼救,声称自己遭到强奸,那么,强奸罪能成立吗?是强奸还是自愿?

1、男青年认为,自己非常冤枉。他和那个女的是交往几个月的情人关系,在这段时间内,他们多次自愿发生关系。案发时,女青年听到有人在门外喊她的名字,我不知道谁,但是女青年抓起一件衣服就冲出去了,我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后来才明白,原来,她为了避免事情暴露,演戏给外面的人看,说自己强奸她。

2、女青年则一口咬定,自己和他没有任何不正当的两性关系,只是普通同事关系,案发前她们一起去吃宵夜,吃完之后,自己有点头晕,然后他就把自己带到宾馆房间了,想要和自己发生性关系,自己极力反抗,最后一刻才逃出宾馆房间,在宾馆房间走廊,就遇到来找自己的丈夫。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子,女青年要求公安机关追究男青年强奸罪的刑事责任。

3、辩护人提出,两个人是否为情人关系,公安机关可以调取两个人的微信聊天记录,恢复已经删除的那些聊天记录,就清晰明了,可以充分证明两个人是情人关系。另外,本次发生性关系,认定男青年使用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行与女青年发生性关系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应该认定强奸罪,应当宣告无罪。

三、法律分析

强奸罪能否认定,不能仅听其中一人的证词,尤其是在双方各执一词的情况下,关键还需要结合其他证据综合认定。本案中,没有证据显示男青年采用了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行与女青年发生性关系。因此,认定男青年构成强奸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强奸罪不成立,应当宣告无罪。

相关推荐

表兄妹客厅偷情被丈夫抓包 合伙杀夫后弃尸沼气池

2019 年 1 月 25 日,22 岁的杨娟(以下均为化名)向公安机关报案,称丈夫外出打工,失踪了。2 天后,民警却将杨娟和他的表哥抓获归案。

原来,凶手竟是这对表兄妹。二人在杨娟家的客厅偷情,恰好被杨娟丈夫王伟发现,便合伙杀害王伟后抛尸在沼气池内。为了掩人耳目,杨娟主动跑去报了警。

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了该案的一审判决书。记者注意到,杨娟为包庇表哥,曾几次称 " 人是她一个人杀的 ",结果被法院限制减刑。

图:视觉中国

表兄妹偷情被发现,杀人后抛尸

杨娟与王军是夫妻关系,婚后育有二子。杨娟与韩石是表兄妹,2018 年以来,二人发展为不正当男女关系。

2019 年 1 月 8 日 20 时许,韩石发微信确认王军不在家之后,立刻赶了过去。" 我到杨娟家时,两个娃娃都睡觉了,我就和杨娟在她家客厅发生性关系。" 韩石没想到,王军突然回来了,恰好撞破了两人偷情。

杨娟回忆称," 王军好像知道我们在里面发生关系,就拿钥匙开门,把钥匙扭断了,他用脚把门踢开,手里拿了一把菜刀冲进来,准备用菜刀砍韩石。"

判决书显示,韩石见状将王军拿刀的手抓住顶在墙上,杨娟便抢过菜刀并朝王军的右颈部划了一刀,韩石又从杨娟手中接过菜刀,砍了王军背部一刀。随后,两人又拿木棒先后击打了王军的头部、背部,导致王军当场死亡。

杀死丈夫后,杨娟与韩石继续留在客厅里商议如何处理尸体。" 我说找一个口袋把尸体装起来,用车拉起丢在荒山野岭,韩石说不行,尸体血太多了,容易被人发现,干脆把尸体丢弃在沼气池里面,我就同意了。" 随后,杨娟与韩石一起行动,用绳子、透明胶带将王军的尸体捆绑、缠绕后,丢弃于杨娟家中的沼气池里。两人又踩又拉,杨娟用手机电筒照了照,发现看不见尸体后,将沼气池口盖起,搬了三块空心砖压住。

处理完尸体后,杨娟与韩石回到客厅处理血迹。杨娟打了盆热水,用洗涤剂和洗衣粉把墙上的血迹擦了,没有擦干净的地方,就用沙发挡起来。过了几天后,她买了两瓶白油漆,把有血迹的墙重新粉刷。

杀人后睡在案发地点商量对策

判决书显示,杨娟供述称,杀人的当晚,韩石没有离开,两人还睡在一起商量怎么掩盖这件事情。" 我建议第二天先给爸妈打电话,说王军出去打工了,他的手机掉了,韩石同意了。"

为了防止罪行败露,杨娟按照计划撒了谎,但王军的兄弟却起了疑心。

王军兄弟的证言显示,2019 年 1 月 24 日,杨娟给王军母亲了打电话后,王军的几个兄弟察觉到不对劲,于 2019 年 1 月 26 日来到了王军家。" 我们到王军家了解一些情况后,到派出所报了案,等我们再次回到王军家时,发现杨娟在化粪池掏粪,我当时就发现有些不对头,我发现化粪池里面有个硬的东西,一直戳不下去,两边是空的。" 王军的兄弟意识到王军好像出事了,假装说不找了,准备到公安求助。在路上,他接到了杨娟打来的电话,称找到王军的尸体了。

判决书显示,在王军兄弟报警的前一日,杨娟也曾向公安机关报案。不过,杨娟撒了谎,意图转移公安机关视线。她谎报 " 我老公王军离家十几日,至今未归,望协助调查。"

2019 年 1 月 27 日 11 时许,盐源县公安局刑大接到王军堂弟的报案,称在盐源县具尸体,请查处。公安民警经过侦查将杨娟、韩石抓获。

经法医鉴定,被害人王军系被他人用钝器多次打击头部致使颅内出血、脑组织挫裂伤死亡,王军右侧颈部创口伤属轻微伤。

表妹企图一力承担,被限制减刑

判决书显示,一名李姓证人透露,杨娟曾试图一力揽下所有,坚称人是她一个人杀的。

记者注意到,判决书显示,杨娟在庭审时再次提出:人是她一个人杀的。韩石也翻供否认参与作案。

"2019 年 1 月 27 日早上 6 点左右,杨娟说她要去自首,说王军被她杀了,她一直坚持说他一个人杀的。" 李某的证言显示,直到亲戚反复询问下,杨娟才承认人不是她一个人杀的,是一个男的同她一起杀的,但没有说名字。后来亲戚全部来了,有人打电话报了警,随后警察带走了杨娟。

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审理认为,杨娟、韩石违背伦理道德,在奸情遭王军发现后,使用菜刀、木棒非法剥夺王军生命的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

在共同犯罪中,杨娟身为人妇却道德沦丧,其不仅与人通奸,还在具体犯罪过程中先后两次主动寻找不同的作案工具,积极实施作案,并编造、谎报虚假事实,妄图掩盖罪行;韩石与杨娟通奸被发现后,与杨娟一道使用工具积极参与实施杀人及抛尸行为,并当庭翻供否认犯罪事实;二被告人动机卑劣,相互配合,共同杀害王军,为掩盖真相藏匿尸体,均应对其所犯罪行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

杨娟庭审翻供,拒不交代同案犯的犯罪事实,企图包庇同案犯,韩石庭审翻供,拒不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实。二被告人动机卑劣,犯罪情节恶劣、手段残忍、社会危害极大,且无认罪悔罪表现,均应依法予以严惩。

一审以杨娟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同时对杨娟限制减刑。以韩石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判令二人连带王军家属 37528.5 元。

以上内容由"赖建东律师"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国内新闻

国内新闻

把握真实,传递热点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