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比“文化散文”视野更开阔、格局更大的“江南”,评论界多维度热评徐风《江南繁荒录》

现代快报讯(记者 张垚仟)说起江南你会想起什么?

在宜兴人徐风的笔下,江南是繁华也是荒凉,是历史也是当下,是吴侬软语也是铮铮铁骨。徐风以紫砂写作而闻名,长篇传记《布衣壶宗:顾景舟传》曾入选 "2015 中国好书 "。在今年由译林出版社出版的非虚构文化系列散文《江南繁荒录》中,徐风把观察的对象从紫砂器皿转向了更为广阔的江南世俗生活,在一壶一茶一寺一碑一谣一人等风物人情的细节中,展现出了一个不一样的江南。

△研讨会现场

10 月 24 日,由江苏省作家协会主办的徐风《江南繁荒录》研讨会在南京举办。中国作家协会书记处书记、副主席阎晶明,中国作家协会书记处书记邱华栋,《人民文学》主编施战军,省作协党组书记、书记处第一书记、副主席汪兴国,省作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副主席汪政,及著名学者、作家、评论家王彬彬,王尧,潘向黎,穆涛,葛一敏,周志强,何平,李祥,童欣等参加研讨,会议由《钟山》主编、《扬子江文学评论》主编贾梦玮主持。

△与会嘉宾合影

多维度翻新文化散文书写模式

散文是中国文学史上显著而重要的一种类型,近代以来,随着小说艺术的快速发展,散文这一文体逐渐式微。《江南繁荒录》作为一本历史文化散文,从书写感情、书写立场、文体框架等维度翻新了文化散文的书写模式。

△阎晶明

" 比文化散文更亲切,比乡贤文人写的东西更开阔。" 阎晶明认为,尽管上个世纪 90 年代文化散文有相当多高质量的作品,但文化散文的情绪是临时调集起来的,无法与徐风 " 生与斯、长于斯 " 所积淀的踏实感情相比。另一方面,相比以往 " 家乡辩护人 " 身份的乡贤文人,徐风的散文写作视野更开阔,格局更大。

△邱华栋

从文体框架来说,《江南繁荒录》由一个又一个的故事有机组成,这些故事既独立成篇,彼此之间又构成一个有机联系的整体。邱华栋坦言,这种结构对他的小说写作很有启发:" 结构上既是非常精短的散文的片段,也可以是一个中篇的主题性的东西,最后组成起来是一本书叫《江南繁荒录》,一个长篇的作品。短、中、长三种文体在他的书里形成了非常好的结构。"

△穆涛

在文体上,徐风也成功地进行了各文体之间的融合。《美文》杂志常务副主编穆涛认为徐风借鉴了史书写作的传统,在人物的处理上尝试了记和传的写法,写具体的社会层面之时,采用了志的写法,用一个人物串起许多具体的事件,通过典型人物展现社会简史。这样的写法对于地方史的书写也很有借鉴意义。

△施战军

这种 " 以文绘史 " 的写作方式难免对作者的写作感情、写作语言形成要求,在这个方面,徐风也拿捏好了尺寸,这就是作者的境界。" 很多地方有悲、有叹息的感情。" 《人民文学》主编施战军对徐风的克制表示了赞赏,我们看不到徐风对于过去的时代激愤和哀嚎," 他把心中翻涌的一波又一波的波涛压在了相对比较平静的水面之下,我们只能从文字里面细细地揣摩,感觉他笔底下汹涌的涛水。这是徐风写的一个非常基本的一个特点。"

△汪政

这些细节共同构造了一个非常成熟的散文文本。" 我们看的这个《江南繁荒录》真的是非常成熟。它既有小说的优势,比如说细节,比如说人物。但它又能够控制好自己的视角,控制好写作的深度,尽量地减少主观、虚构、想象的东西,用散文的手法做到实处。这是徐风非常值得称道的文体上的部分。" 汪政说。

拓宽 " 江南 " 的概念内涵

一直以来,江南是一个诗意存在的符号,江南是文化的江南,江南是文学的江南,江南也变成了 " 约定俗成 " 的江南。南京师范大学教授何平说 :" 在现代的写作与研究中,在进行文化建设的过程中,‘江南’容易变成一个被赋予了特定内涵的符号性工具。" 但《江南繁荒录》摆脱了以往对江南既成的想象与书写模式,对江南这个概念进行了新的探索。

△何平

徐风打捞了众多的沉浸在历史长河中的人与物,丰富了江南的表征意象。在青年评论家、《扬子江文学评论》编辑童欣看来," 徐风捞出的东西既有古碑、古籍、紫砂、字画这类‘文人雅器’,也有鹞子、水车等‘乡野俗物’,甚至包括某乡村医院院志和某县的列女传。这是《江南繁荒录》取材独到之处,贩夫走卒、引车卖浆之人皆可入史。徐风有意避开历史的宏大叙事的陷阱,不写帝王将相,专写乡野旮旯的草根面相,写普通农民的未竟之志,写封建时代女性命运的悲痛惨烈。他擅长以小见大,一个牌匾、一张菜单、几句闲谈,就能恰如其分地还原历史的真实面相和人心的精微复杂。"

对于这些器物以及器物背后人世沧桑的书写,打通了江南文化的历史与现实、精英与平民、繁华与苍凉,从而完成了作者所谓 " 一个有生命温度的古典人文江南 ",以及 " 最真实的江南人民的生活 "。

△王尧

而江南的历史与现在从来不是对立的。苏州大学文学院教授、 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席王尧指出,江南的当下性更值得重视,因为 " 一个作家如果写江南的文化,他需要思考,江南今天在哪里?它可能在我们的想象中,但其实延续在我们的世俗生活里。" 也就是说我们要找寻一条脉络,摸索出江南文化之所以呈现当下面貌的流变。邱华栋认为,《江南繁荒录》提供了人、事、物、景四条通往江南的路径,从春秋战国一直书写到 1959 年," 古代的事情和当代的事情,以时间为经纬串起来,我们感受到了时间的力量,变化的力量以及江南不断地生长,不断地增加的自己的文化的魅力是怎么形成的。"

书写当下就没办法回避现实。在穆涛看来,自陶渊明以来的知识分子只是将乡村当作隐逸之所,却忽视了土地的沉重,而徐风直视中国乡村的现实以及现实背后的裂痕和不如意。这也是徐风想要表达的真实的民间江南:" 我想把文人江南切换成民间江南,讲到江南就是莺飞草长、小桥流水,不是。在这片肥沃的土地上也有很多艰辛和苦难的故事,但是江南人如何以江南人的方式承受苦难是我想要表达的故事。"

△潘向黎

" 逶迤带绿水,迢递起朱楼。" 传统语境下的江南总是呈现出一片锦绣与繁华,徐风的笔触却不限于此,他的笔打通了江南的 " 繁 " 与 " 荒 ",使得江南更为立体。" 徐风大胆地写出了江南暗黑的部分,历史上一些与现代文明和人性发展方向不相符合的东西。江南的锦绣与繁华背后荒芜的东西,这实际上是江南文化历史和现状里,大家审美中忽略的部分,也就是阴影部分,徐风这次把它写出来了。江南并不是变得不美,而是像油画的暗黑的部分一样,由于阴影的存在,江南变得更立体。" 上海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作家潘向黎说。

江南文学如何保持的生命力?那就要保持开放性、孕育可能性。汪政指出 :" 如果说江南这两个字要继续有生命力地发展下去,那么它必须生长、必须开放,必须有像徐风这样的人,通过自己的文人的书写,不断地将历史的概念当代化,将既成的概念开放化,使得江南不断地生长。"

(图片由主办方提供)

以上内容由"现代快报+ZAKER南京"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