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上观新闻 10-18

安徽在抗洪中失联的基层干部王松被评定为烈士

记者从合肥市政府获悉,安徽省政府日前对《合肥市人民政府关于申报评定王松同志为烈士的请示》作出批复,同意评定王松同志为烈士,王松同志生前为庐江县同大镇连河村党委副书记。

今年夏天汛情发生后,王松奋战在抗洪救灾一线,带领村里的巡防队员查险排险 50 多处,处理管涌 20 多处,加固堤防 1.5 公里,运送石头 1000 多立方米,装泥袋 3 万多个,安全转移和疏散群众三千多人。

7 月 22 日,受连日暴雨影响,庐江县石大圩决口扩大,王松在洪水中乘坐橡皮艇逆行救援被困群众,不幸被卷入激流失联。

【此前报道】

【安徽省评定王松同志为烈士,7 月在抗洪救灾中失联】

合肥市人民政府发布 10 月 17 日消息:日前,安徽省人民政府对《合肥市人民政府关于申报评定王松同志为烈士的请示》(合政〔2020〕73 号)作出批复,同意评定王松同志为烈士。

王松同志生前为庐江县同大镇连河村党委副书记,2020 年 7 月 22 日,在执行抗洪救灾任务中不幸卷入激流漩涡失联。

【此前报道】

" 圩破了,在救人,不讲了!"

这是同大镇连河村党委副书记王松留给爱人的最后一句话,彼时,他已经在防汛一线坚守了 40 多个小时。

今年 38 岁的王松是一名退役士官,2020 年 3 月任同大镇连河村党委副书记。

自汛情发生后,他一直奋战在抗洪防汛第一线,成功处理管涌 20 多处,加固堤防 1.5 公里,安全转移和疏散人民群众 3447 人。

不幸的是,7 月 22 日,他在执行连河村抗洪抢险任务中失联。

7 月 20 日,王松正在检查防汛物资。

遭遇滚水坝

他被卷入洪水中

把时间针拨回到 7 月 22 日,当天巢湖忠庙水位 13.42m,超历史最高水位 0.62m。

庐江境内支流白石天河受巢湖水位顶托,水位达到 13.56m。上午 8 点 30 分左右,石大圩连河段突然出现漫堤溃口。

迎水面有漩涡、背水面有管涌,内外水位差过高,溃口越来越大。

水太急,现场抢险人员连沉 3 台挖掘机想堵住溃口均被被冲走;水太险,不到 10 分钟,溃口就被洪水撕开了 20 多米,滚滚洪水快速向圩内漫延。

圩内部分没有来得及撤离的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受到威胁,情况万分紧急。王松赶紧喊上村党委第一书记赵莉,敲锣、用手提喇叭喊话,通知村民撤离,一户一户的敲门敲窗、一户一户的喊话。

在疏散结束,清点人数时,王松发现永和村民组 58 岁的翟年怀在家还没撤离出来,他连忙赶到王渡二站指挥所报告,并主动请缨跟随消防队员乘坐冲锋舟去救援。

" 这片水域情况,我比较熟悉,我跟你们一道去!" 王松坚持带领消防队员一起去,他自告奋勇坐在开路船头。刚出发没多久,他们乘坐的冲锋舟突然遇到漩涡侧翻,冲锋舟上 4 名消防队员和王松全部落入水中。

据获救消防队员常青回忆,正在船头的王松第一个落水,县消防救援大队政治教导员陈陆和另三名消防员相继落水。王松一把抓住了冲锋舟的边沿。可是当时洪水已经在这里形成了 " 沸腾线 ",人员只能随着水流翻滚,根本不能脱身。

最后一个落水的消防队员李顺在水里打了七八个滚,他看到王松就在自己的头顶上,双手弯曲搭在自己的肩上,随着水流不断翻滚。水下到处都是水草、电线、石块,水上面不时有倒塌房屋的梁木和砖块冲下来。李顺在水里挣扎 20 分钟后被迫放弃,被水流冲出出事地点 200 多米。幸运的是,他发现那里的水流速度没那么湍急了,于是奋力游上了岸。他在岸上远远地看到两名队友成功抱住一根电线杆脱险,可怎么也看不到王松和自己教导员陈陆的踪影。

防汛抗洪中

他总是冲锋在前

惊心动魄的那一瞬间发生之后,大家开始急切地关注落水的陈陆和王松的下落。

正在岸上组织救援的赵莉,听见救援冲锋舟侧翻的消息,心里咯噔了一下。" 我第一个打王松电话,手机铃响了却没人接,我当时就挺紧张的,我想他可能有什么事情在忙。随后其他 4 名村干部电话都打通了,只有王松一直联系不上。"

当天下午 3 点多,3 名消防员顺利被救,只有王松和陈陆仍然处于失联状态的消息。

" 我上午 9 点钟打他电话时,他只说了一句‘圩破了,在救人,不讲了!’就挂断了电话。通话时间只有 9 秒…… " 王松妻子汪志云指着手机上的通话记录,红着眼圈说," 这是他留给我最后的一句话。后来再打他电话就不通了。他的水性很好,如果不是劳累和体力不支,他是完全可以从水里游上来的。"

原来,从 6 月底防汛开始到出事当天,王松整日驻守在大堤上,中途只回来过一次家。" 还是因为衣服湿光了没得换,一条裤子开线了,得回来补。在家里呆了不到一个小时,他抓了几件旧军装又消失在雨幕里。"

赵莉回忆说,连河村整个圩埂长达 4.56 公里,王松守护的永和段是最长、险情最多的,有 2 公里。汛期开始,他就一直坚守第一线,查险情,除渗漏,堵管涌,忙个不停,每天只睡 2-3 个小时,有时实在累得不行了就用编织袋铺在地上垫着,躺下打个盹。

" 出事前,他已连续 40 多个小时没休息,尤其是从 21 日中午接到镇防指通知开始疏散群众,到 22 日中午,将近 24 小时没来得及吃上一口饭,我只给他送过去一袋方便面和面包。" 驻村干部徐明伟说。

王松的家离村部只有 500 米,离值勤点也只有 200 多米,来来回回都要从家门口过,可自从防汛开始以后,他就没有回过家。母亲看儿子晒得皮黑、满脸倦容,就拦住了他的车头,叫他回家吃一口热饭。王松不肯,一踩油门," 轰 " 地一声走了,丢下一句话:" 保圩要紧!"

栏目主编:张武 本文作者:新华社、合肥发布 文字编辑:董思韵 题图来源:新华社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上观新闻

上观新闻

站上海,观天下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