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IT桔子 10-17

“中国芯”遭遇烂尾潮:六个百亿级项目坍塌

◆ " 一些地方政府在发展高端产业上视角存在局限,缺乏判断产业前景和团队实力的专业能力,容易成为冤大头。"

◆有的产业方瞄准政府的资金、土地等资源,周旋于多地抬高价码;有的产业方包装得高大上,但实际上缺少核心技术,团队也不完整

◆仅 2020 年上半年,国内就有接近 20 个地方签约或开工建设化合物半导体项目,合计规划投资超过 600 亿元,这些项目的可持续性引发业界担忧

来源:《瞭望》新闻周刊

作者:陈先发董雪潘晔向定杰周琳李浩李倩薇

在短短一年多时间里,分布于我国江苏、四川、湖北、贵州、陕西等 5 省的 6 个百亿级半导体大项目先后停摆,业界担忧,造芯热引发烂尾潮,造成国有资产损失,延误芯片产业发展大好机遇。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近日实地走访发现,各地正在努力盘活停摆项目,尽可能降低损失,但由于涉及多方合作等方方面面复杂问题,一些项目重启难度很高,处置并不顺利。

半导体停摆项目内部人士反思,半导体产业投资大、周期长、风险高,且我国在该领域起步晚、基础弱,有的项目因不可控因素而停摆无可厚非。但是,有一些看似个案的停摆项目背后,种种违背半导体产业发展规律的盲目冲动值得警惕。一些地方政府或缺少专业研判能力,或被扭曲的政绩观驱使,轻率介入产业、危害产业的行为值得反思。

明星项目人去楼空

造芯热引发烂尾潮

厂区杂草丛生,厂房还是未完工的毛坯状态,办公场所早已人去楼空——记者近日来到位于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德科码(南京)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 南京德科码 "),这个堪比南京台积电的 " 明星公司 " 规划投资 30 亿美元,今已沦为欠薪、欠工程款、欠借款的半拉子项目。

该公司成立于 2015 年 12 月,规划生产电源管理芯片、微机电系统芯片等,一期拟投资 25 亿元,但项目实际到资额仅为 2.5 亿元,后续由于股东情况变更,目前这部分投资对应的股权由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下属平台接手。

" 被股东 " 的政府平台也不希望项目烂尾,千方百计寻找投资方,但出于资金需求量大,叠加知识产权、技术转让等环节多方合作的复杂性,以及出于南京德科码项目遗留问题的顾虑,目前仍然没有找到合适的投资人。

南京德科码的法定代表人李睿为一直以 " 寻觅投资人 " 为名难觅踪影,多次作为被执行人无视法院传票逾期未到庭,目前已经被限制高消费及限制出境。

▲ 位于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南京德科码项目厂区内外杂草丛生,记者从铁围栏向内看去,厂房还是未完工的毛坯状态 潘晔摄 / 本刊

记者梳理发现,最近一年多来,半导体项目烂尾事件频频发生,仅其中规划投资达到百亿级别的大项目就有 6 个,涉及我国东南沿海、中部、西南、西北地区的 5 个省。

在四川成都高新区,格芯(成都)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 成都格芯 ")已停业,占地七八百亩的厂区用长达几公里的绿色钢丝网围着,除了入口处有一名保安值守外,厂内空无一人。该公司 2017 年由美国芯片代工企业格罗方德和成都市政府合作组建,规划投资 90.53 亿美元,当时被称为 " 格罗方德在全球投资规模最大、技术最先进的生产基地 "。

在陕西西咸新区沣西新城,规划占地面积约 2000 亩的陕西坤同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 陕西坤同 ")陷入困境,核心高管尽数离职。该公司 2018 年成立,原拟建设第 6 代柔性屏生产线。

在江苏淮安,当地曾经的重点项目德淮半导体有限公司迟迟未能开工。该公司 2016 年成立时规划总投资 450 亿元,2018 年对外宣布 " 德淮半导体项目一期正式投产 ",2019 年底开始有员工通过省长信箱、起诉等方式讨薪。目前公司处于 " 半停工 " 状态,当地政府部门组建了相关工作组介入公司,推进相关盘活工作。

在贵州贵安新区,昔日的 " 明星企业 " 贵州华芯通半导体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 华芯通 ")仍在破产清算。2016 年,贵州省政府瞄准了对产业生态要求极高的服务器处理器(CPU),投入数十亿元资金与美国高通公司合作组建华芯通。3 年后,华芯通在商业上难以为继,宣布关停。

在湖北武汉临空港经济技术开发区,规划总投资高达 1280 亿元的武汉弘芯半导体制造有限公司举步维艰,濒临破产。2019 年 12 月,该公司为首台高端光刻机进厂举行了隆重的仪式,如今,这台 " 全新尚未启用 " 的光刻机已被抵押给银行。

0 元大股东巧玩空手套

半导体产业前景诱人,引发各地投资建设热情高涨。记者采访获悉,一些地方政府通过投资基金等方式为上述停摆项目投入了大量资金——有的投入数千万元的研发资金,有的花费数亿元购买技术授权,还有的在建设厂房、发放工资、购买技术授权等方面合计用去数十亿元。

一些本应主导投资的产业方大股东或 "0" 出资,或出资极少,或以收取巨额技术授权费等各种隐蔽的方式变相收回了出资。

更加值得关注的是,如此巨额投入并未带来 " 卡脖子 " 难题的突破,一些只是重复的产能建设。

截至停摆,成都格芯的运营主体只是一座制造工艺为 180 纳米和 130 纳米的芯片代工厂。这座工厂接收了美国格罗方德公司在新加坡工厂的技术和旧设备。

华芯通 2016 年投资服务器处理器时,我国在该领域已有国家部署的攻关项目,且已取得成果。

陕西坤同在 2018 年计划进入柔性屏领域,当时国产龙头企业京东方和维信诺已实现第 6 代柔性屏生产线量产。

项目停摆还带来人才损失。这些大项目的技术团队少则百人、多则上千人,其中既有经验丰富的成熟人才,也有半导体及相关专业的优秀毕业生。

曾被停摆项目挖走员工的某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我国半导体产业人才本就十分紧缺,很多被停摆项目挖走的人才经历两三年甚至更久的蹉跎,很难再跟上原有团队技术发展,成为产业的直接损失。

盘活困难重重

产业信心打击大

一位接手了其中一个停摆项目的招商干部表示," 我们千方百计地帮项目寻找投资人,陆陆续续在一年多时间里对接了十多家战略投资人、财务投资人,但资金需求量大,还需要平衡各方诉求、利益,很少有项目能谈得拢。"

" 被执行人名下无银行存款、车辆、房产等可供执行财产。" 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就南京德科码项目的资产价值进行了评估,认为因被执行人未支付相应工程款,其在建厂房未完工,这部分几乎没有处置价值。

据法院反馈,南京德科码涉及劳动争议类案件共有 54 个,建设工程案件 1 个,其他服务类案件 1 个,涉案金额共计 3500 余万元。

记者采访这些停摆项目所在的地方政府获悉,尽管各地正在努力盘活停摆项目,尽可能降低损失,但这些项目大多涉及一系列复杂问题,而且剩余价值不高,处置难度很大。

" 基本上没做其他工作了,主要精力就是做清算。" 华芯通的一位内部人士说,项目的失败对整个贵州大数据产业发展是一个打击。

政府轻率买单

芯片虚火引担忧

" 贵州当时在大力发展大数据,需要一些标杆项目。" 内部人士反思,贵州省与美国高通合作建设华芯通是 " 各取所需 "。

华芯通办公楼外观十分气派,占地面积近 1 万平方米,以往还不时接待各类参观,但这里自始至终没有生产厂房,研发和运营则放在北京和上海。

" 从产业基础、经济实力、人才资源等要素看,贵州做服务器处理器门槛较高。" 一位内部人士说,项目难以为继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不单是受高通方面的影响,也和芯片的市场推广、投资回报率有关,跃进式贸然闯入的商业模式风险较大。

▲ 华芯通办公楼外观十分气派,占地面积近 1 万平方米,在周边简陋的建筑中格外显眼 向定杰摄 / 本刊

更有地方政府因为对产业缺少了解而成为冤大头。

" 许多类似项目都要求政府零地价、代建厂房和大量奖补等。我们认为该项目的要求不算苛刻,还能带动上下游产业,没想到产业方的资金、技术、团队都出了问题。"

一位引入上述某停摆项目的地方政府负责人说," 一些地方政府在发展高端产业上视角存在局限,缺乏判断产业前景和团队实力的专业能力,容易成为冤大头。"

由于我国半导体产业基础薄弱,在各地大力发展半导体产业的背景下,拥有技术优势的产业方成为稀缺资源。一位政府招商人员告诉记者,有的产业方瞄准政府的资金、土地等资源,周旋于多地抬高价码;有的产业方包装得高大上,但实际上缺少核心技术、团队也不完整,如果一些地方政府轻率介入产业很容易被蒙蔽。

大项目的停摆,是否能让政府官员在产业投资方面变得冷静一些?记者询问一位地方招商项目投资公司的负责人,他说:" 我所接触的一些地方政府的官员都很自信,总体上比以前小心一些了,但依旧不能称专业理性。"

企查查数据显示,我国芯片相关企业的数量在今年上半年增长迅速。截至 7 月 20 日,我国共有芯片相关企业 4.53 万家,仅今年二季度就新注册企业 0.46 万家,同比增长 207%,环比增长 130%。

北京半导体行业协会副秘书长朱晶介绍,半导体产业吸引了许多国内企业参与,在一些细分领域,甚至有近百家企业扎堆竞争。尽管如此,这些企业的毛利率远低于国际水平,该领域的大部分高端市场也要依赖国际企业供应。

朱晶表示,从具体的项目上来看,继前些年大硅片领域出现大项目扎堆后,化合物半导体等领域又出现类似情况。仅 2020 年上半年,国内就有接近 20 个地方签约或开工建设化合物半导体项目,合计规划投资超过 600 亿元。并且,这些项目有八成落地在国内二三线甚至四线城市,普遍是些半导体产业基础薄弱、没有相关项目建设经验的地区,这些项目的可持续性再次引发业界担忧。

强化统筹布局

攻坚 " 卡脖子 " 难题

受访业界人士表示,半导体产业离不开政府部门的支持,许多成功项目的背后都有地方政府的身影,但半导体产业的专业性,也对地方政府的投资决策水平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记者梳理发现,近年来,一些政府部门助力 " 中国芯 " 突破 " 卡脖子 " 难题,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

在制造领域,中芯国际在今年 7 月登陆科创板,其 14 纳米制程的芯片代工技术代表了中国大陆自主研发集成电路的最先进水平;长江存储在今年 4 月宣布研发成功 128 层 QLC3D NAND 闪存芯片,以短短 3 年时间实现了从 32 层到 64 层再到 128 层的跨越;长鑫存储的动态随机存储芯片正处于产能爬升的阶段,搭载该芯片的国产内存条一上市就受到热捧。另有寒武纪、华大九天、上海微电子、江丰电子等企业在芯片设计、设计工具、设备及材料等各个领域取得进展。

地方政府如何助力 " 中国芯 " 涅槃重生?

多地政府官员表示,一是有良好的政治生态环境。半导体大项目成长周期很长,从组建到盈利至少需要十年时间,这就需要地方政府不折腾、不争论,一届接着一届干,保证项目和产业发展的持续性。

二是具备了解产业规律、敢于科学谋划的专业干部队伍。半导体产业专业性很强,一支专业化、敢担当的干部队伍能够在谋划产业的过程中,差异化选择细分投资领域,坚持市场化运作,向资本方、专家学者和领军企业借智借力,实现政府、专家、企业、市场各方的良性互动、稳健运行。

另外,半导体是高度全球化的产业,国内的半导体项目大多由来自海内外的人才团队共同组建,在技术、供应链、市场等方面也离不开国际合作,投资项目的地方政府需要不断熟悉产业投资和企业经营的国际化规则,从法律等层面防范合规风险。

业界人士还建议国家加强对半导体产业的统筹布局,集中优势力量突破关键核心技术领域,重点支持当前已经迈过技术和量产难关的半导体项目做大做强。

以上内容由"IT桔子"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内容来源
科技频道

科技频道

科技改变世界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