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10 岁英国女孩看色情片成瘾,她哭诉:比戒毒都难

英国女孩 Courtney Daniella 有上瘾症,不过她并不是对毒品或酒精上瘾,而是对黄片有瘾。不是在开玩笑,从 10 岁起,Courtney 因为无意间看到了大人的色情片,竟逐渐发展成了看片成瘾,因此度过了一段长达十年的人生噩梦。

看色情片没有错,也不必感到羞耻,这是人类正常的生理需求。但当一个 10 岁的孩子,在对性还所知甚少,就被色情制品围绕时,他们可能会不知所措,落入怪圈。

Courtney 今年 23 岁,但她对黄片成瘾已经十年了,直到前几年才成功戒掉。她说自己是个好奇心很强的孩子,大人在的时候,她像十万个为什么一样问各种奇妙的问题,当家人不在身边时,Courtney 选择去网上解答她这些无处安放的疑问。

2007 年是她小学即将毕业的那年,同学们已经悄悄开始谈论性,但学校并没有教给他们太多性相关的知识。好奇的 Courtney,听着朋友们的讨论,感觉一知半解,但又觉得这种事不太好问家长。

放学后,她用家里的电脑,在搜索引擎上打出了 " 关于性的视频 " 这样的字样,Courtney 什么都没想,她根本不知道世界上有种东西叫黄片,她期待搜索结果会给她一个类似于科普节目一样的视频,但置顶的链接却是 P 站。

那是周三,父母在楼下准备晚饭。Courtney 说,父母信任她,所以从没有给电脑上锁,网页也没有设置过儿童模式。网站也没有告诉她,你必须证明你满 18 岁才可以进入,她试探地点下了 P 站首页上 " 我已 18 岁 " 的按钮,里面的画面震撼了她 10 岁的大脑。

" 盯着电脑屏幕,我被视频中一男一女口 X 的画面惊呆了。10 岁的我知道我不应该看这个,但我已经停不下来了。"

这些叫声,这些摩擦,就是电影和音乐里经常提到的 " 性 "(sex)吗?Courtney 不敢置信,但她下意识点进了下一个视频,然后再下一个,再下一个。

这之后,她开始趁父母不在家,偷偷用电脑登上 P 站,搜索 " 初夜 " 或者 " 已婚夫妇 " 主题的色情片。当看到一些对女性十分不友好的画面时,Courtney 会迅速关掉浏览器,试图让暴力的画面从脑子里消失,但无论如何,她还是忘不掉。

一个月后,她发现自己对黄片的需求越来越急切,已经到了一两天不看就会情绪低迷的状态。她不在看色情片时,觉得自己的脑子里也在自动播放那些成人镜头。

于是她开始更大胆地用家里的电脑,为了不被发现,她会删除搜索记录,用书包抵住门,以免其他人闯入房间。但事实是整个中学时期,她都在成瘾中度过,甚至有时一天要花上 2 到 3 个小时看黄片,不看就没有力气做任何事。

尤其是 15 岁那年,正好是初中最后一年,正是青少年学业压力最大,荷尔蒙分泌也最旺盛的时候。Courtney 在学习和人际关系上都遇到了一些困扰,常常担心自己不受欢迎,导致她加倍转向黄片来逃避现实。

" 我那时每个月都会有段时间强烈焦虑,我就会看黄片逃避,我也学会了自 X,以为这样会让我放松些。"

然而,把快乐全部寄托于黄片,虽然给了 Courtney 短暂的解压,但她马上就意识到,当她看完一部时,就像嗑药一样,药效没了快乐就会消失,像每个瘾君子一样,还有不停看片她才能得到刺激,开心起来。

" 每次看完再过几分钟,我就想再看一部,我对多巴胺的刺激上瘾了。"

那时,Courtney 已经知道周围的同龄人也在看黄片了,这让她稍微好受了一些,但她心里也清楚,她上瘾程度比其他人都高。这样每天沉迷于黄片和自 X 的生活到了第二年,已经无法再让 Courtney 感到刺激。

那时她在申请政治和社科类的大学专业,汹涌的荷尔蒙也在刺激她情绪失控。她看过心理医生,但不敢说出自己对黄片上瘾的事,所以医生的建议对她并没有效果。

她越焦虑,对黄片的上瘾程度就越高,在快感消失后就越焦虑,如此恶性循环,就像强迫症和毒瘾的结合体。

Courtney 的生活受到了极大影响,已经快被逼疯。她吞下过量的药物,把自己锁在浴室里试图自杀。幸好姐姐及时发现了昏迷的她,送去医院洗胃才救回了一条命。

小姐姐很厉害,后来考上了剑桥

对黄片上瘾后的几年里,Courtney 越发难以把注意力和兴趣集中在现实生活中。后来在她每天沉迷黄片时,她开始意识模糊,常常一天里除了 " 快乐 " 的 20 分钟,什么事都想不起来,而且思想也变得消极。

她不由自主地把自己和屏幕上的成人女优进行比较,她发现自己的身材 " 太胖 "" 胸部太小 "" 胸不够翘 ",Courtney 开始讨厌自己的身体。18 岁时,她才谈了一个男朋友,但她发现她完全没有办法享受性生活。

Courtney 发现比起她在黄片中感受到的刺激,现实中的性又尴尬,又混乱,还很无聊。" 如果它提供不了和黄片同等的快感,那何必呢?"

对现实生活中的性冷淡让 Courtney 无法正常恋爱,和男友分手后,也很难再与别人发生亲密关系。当然她也没告诉前男友自己对黄片的成瘾问题。

2016 年她终于尝试自己 " 戒毒 ",8 年来第一次开始挑战不看黄片。但真的太难了,尽管她用瑜伽、运动、写日记和交更多朋友去冲淡对黄片的瘾,但戒断反应非常痛苦。万幸的是,Courtney 坚持了下来。

在 3 年痛苦的 " 戒毒 " 后,Courtney 恢复了正常生活。为了不复发,她完全不再看黄片了,但目前还是不能和现实中的男性约会。她仍然不敢告诉自己的家人发生了什么,但在 youtube 上,她录制了一段讲述自己经历的视频。

吸引了近 90 万人观看,Courtney 点开评论才发现竟然有这么多人,和自己有着同样的幼年黄片成瘾遭遇,这些网友大多数都和她年龄相仿。原来儿童过早接触色情片导致心理问题是有普适性的。

美国德州女孩 Breanne Saldivar 初中时开始沉迷于黄片。她开始孤立自己,因为她无法消化视频中的内容,她讨厌自己正在做的事,也讨厌自己无法停止。" 十二三岁时我看到了黄片,我年龄太小,无法理解为什么自己会对它上瘾。

另一名网友说:" 我 8 岁的时候有人给我看了色情片,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但从那时起,它就成了一种魔咒,给我埋下了欲望的种子。"

" 我七年级就开始上瘾了。现在 19 岁,从来没有谈过恋爱,我想就是因为我对黄片上瘾。我的大脑被连接到:如果我能自给自足,我就不需要别人。但终归我渴望亲密关系,因为我没有尝试接受它 .…… 希望我也有 Courtney 一样清晰的认识,成功戒毒。"

" 在我 11-13 岁的时候,我有了黄片瘾。我很郁闷,很焦虑。我甚至没有觉得这些东西性感,我只是不停看。我的父母发现了,说我恶心,是他们的耻辱。现在我已经 20 岁了,对性关系却仍然不自在 "

" 我还非常小,严格来说我还是个孩子。几个月前我看了很多色情片,现在很后悔。即使在我被发现之后,我还是继续看。一想到这件事,我就恶心,我讨厌自己这样做。所以一个月前,我决定从我的手机上屏蔽所有成人和其他网站,感觉好多了。我终于可以自由了。

不觉得我在隐瞒什么,这可能是我做的最正确一件事。我正在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黄片成瘾并不是一件稀奇的事,尽管临床上,对色情制品的上瘾没有成为一种疾病。但美国精神病学协会(APA),已经将对色情制品的执迷归为了瘾的一类,有的学者认为,黄片成瘾应该归结为强迫症。

但一些精神科医生也认为,对黄片成瘾与毒瘾对人脑的作用惊人相似。根据 2015 年发表在《行为科学》上的研究显示,一些人观看色情内容时的大脑活动与吸毒者观看毒品有关的图像时,反应类似。这有可能意味着色情成瘾,既作用于心理,也作用于生理。

对于绝大多数成年人来说,观看黄片只是一种消遣,不足以达到成瘾的地步。但当观众是缺乏性教育或年龄过小,不足以理解性的儿童或幼儿时,儿童大脑中的多巴胺、血清素、催产素和肾上腺素会比成年人更容易激增,从而导致成瘾。

所以不是所有人都不能看黄片,而是不应该一边不敢给儿童进行性教育、告诉他们应该知道的知识,一边让色情充斥在孩子的成长空间中,让他们过早接触色情影像。

在 Courtney 的评论下,一些网友也提出了这个观点。

" 我想这是 Z 世代(95 后 -00 年出生的人)的集体挣扎,没有人理解我们。我们在那么小的时候就已经接触到了性化的媒体内容、黄片、视频和图像,这打乱了我们对亲密关系的思考方式。"

" 这是我们这代人普遍存在的问题。我们成长于 2000 年代,那时网络还是个新鲜事物,没有网络安全知识。人们在网上横冲直撞地被骗,人们会把自己的个人信息出卖,我们的父母甚至不知道我们能在网上找到这些东西(甚至是想都想不到),他们不会安装儿童锁限制一些网站。我不知道我这个年纪的人,谁没有小时候不小心看到黄片过。

但我想,我们与互联网共存了这么长时间,我们变成父母时,希望能意识到这些风险,更好地帮助下一代回避不适当的信息。"

更重要的是,除了有意识地减少儿童暴露在色情制品中的机会,性教育是万万不可缺失的。

人类对性的好奇是天生的,当你不去有计划地教育儿童关于性的知识时,儿童就可能像 Courtney 一样,自己去寻找答案。而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他们可能找到不适合自己的东西。

甚至可能在陷入黄片成瘾后耻于求救,在看到自己无法消化的画面时不敢倾诉,最终酿成更大的损失 ....

来源:英国报姐

编辑 曲传依

值班主编 张颖

以上内容由"ZAKER哈尔滨"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