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300 亿游戏直播市场如何瓜分:游戏厂商、直播平台走向“伴生关系”?

网络游戏直播已经成为创造巨大流量价值的新业态,但也出现了成长中的问题。

近日,在 2020 中国网络版权保护与发展大会 " 网络游戏行业新业态版权综合治理 " 分论坛上,国家版权局网络版权产业研究基地发布《中国网络版权产业发展报告(2019)》(下称《报告》)指出,到 2022 年,游戏直播市场规模将达到 300 亿元左右。

但这个百亿级别的新兴业态面临版权问题的困扰。游戏主播未获游戏厂商许可擅自直播游戏画面的行为,已经越来越多地被认定为侵权行为。在版权生态日渐规范化的同时,另一个担忧出现:游戏直播以获得许可为前提后,是否会出现背靠游戏厂商的垄断性直播平台?毕竟,数据显示,2019 年以来,已没有新的独立游戏直播平台成立。

游戏内容衍生新业态

《报告》指出,2019 年中国网络版权产业市场规模达 9584.2 亿元,其中作为业态核心的网络游戏版权产业市场规模达到 2308.8 亿元,占比高达 24.09%,其中移动电竞、云游戏等领域成为增长新势力。

网络游戏版权产业市场的最新特点是,直播平台与短视频平台的多维深度融合。

《报告》指出,游戏直播用户规模增势稳健,用户打赏付费意愿增强,行业规模持续走高。据前瞻预测,2018 至 2022 年游戏直播行业将仍然保持 13% 以上的增长率快速发展,到 2022 年,游戏直播市场规模将达到 300 亿元左右。

(来源:《中国网络版权产业发展报告(2019)》)

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副秘书长、游戏出版工作委员会秘书长唐贾军介绍,2020 年 1 月至 6 月期间,国内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 1394.93 亿元,同比增长 254.74 亿元,增幅达 22.34%。

唐贾军介绍,目前,直播业务收入仍是中国独立游戏直播平台最重要的收入来源,占比 90% 以上。随着各平台云游戏、直播带货等新型业务在 2020 年起步与快速发展,游戏直播的收入来源将更加多元化。

随着赛事版权竞争日益激烈,各直播平台在游戏直播和电竞赛事之外,不断衍生出娱乐、秀场、电商、陪玩等内容模式,搭建多元化的内容生态。

但唐贾军认为,2019 年以来,没有新的独立游戏直播平台成立,说明行业已逐渐趋于饱和,行业整体集中度不断加强,游戏直播下半场的竞争仍然十分激烈。

游戏直播版权规范化

网络游戏直播行业正处于蓬勃发展的阶段,在此过程中,版权争议可谓 " 如影随形 "。现阶段,游戏直播案件纠纷日渐增多,网络游戏行业面临版权规范问题。

" 由于游戏类型的产品多样性以及直播类型的行为多样性,哪些游戏直播画面属于法律所保护的作品范畴,游戏直播中游戏主播进行演绎创作之后的权利属性如何界定等,此类问题都是目前网络游戏直播版权保护过程中面临的难点问题。" 唐贾军说。

" 短视频的时间都比较短,十几秒甚至几秒,把一个游戏精彩的片断截取介绍一下,这种属于合理使用还是侵权?" 西北政法大学经济法学院副教授焦和平说。

游戏连续动态画面的著作权法定性问题,对于网络游戏的整体版权保护有着重大意义。目前的司法判例已基本认同游戏连续动态画面的独立作品属性,这一思路同样得到多数学者和业界实践的认同。

2017 年 4 月,《奇迹 MU》一案中,上海知识产权法院首次将网络游戏整体画面认定为构成类电影作品。其后,各地法院相继做出了将网络游戏产生的连续动态画面认定为类电影作品的司法判决,如网易诉广州华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侵害著作权案、《守望先锋》诉《英雄枪战》案、《王者荣耀》短视频侵权案等,以具体判例架构对游戏版权的保护导向。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三庭庭长助理、庭办负责人陈中山指出,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在今年 4 月发布的《关于网络游戏知识产权民事纠纷案件的审判指引(试行)》明确显示,运行网络游戏某一时段所形成的连续动态画面,符合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构成要件的,应予保护。

陈中山指出,该指引加大了对包括衍生行业经营者以及游戏用户在内的依法权益保护,通过更加明确的审判指引来规范游戏市场的竞争秩序,保障游戏产业的创新发展。

是否会出现游戏直播垄断?

网络游戏直播需要得到游戏研发商的许可,已经成为版权规范化环境下的行业共识,但如何平衡游戏研发商与直播平台、游戏主播之间的利益分配,还存在争议。

" 游戏画面是直播画面的材料,主播用这个做出更加丰富的菜。所以直播的游戏画面都应该得到许可,在许可的基础上,比如有 5 个直播平台都在用网易的游戏画面,但是请了不同的主播,播出的效果不一样,可能吸引的流量就不一样。既要尊重源头游戏画面,同时也要尊重主播的贡献,我认为这两个是不矛盾的。" 焦和平说。

陈中山指出,一方面,虽然游戏直播对游戏有巨大的促进作用,火爆的主播、稳定运营的平台对直播获利也有一定的贡献,但是贡献不能取代许可。

另一方面,游戏主播、直播平台对游戏产业发展的贡献也不容忽视,直接将游戏直播全部获利归游戏著作权人独自享有也不公平,应综合考虑游戏因素以外的价值贡献,在出现司法纠纷时不宜直接按照游戏直播的全部获利来确定赔偿数额。

唐贾军介绍,在版权内容合作方面,目前有游戏厂商与游戏直播平台达成全线游戏内容授权,但是由于市场垄断与竞争加剧,各大游戏研发商对于其在游戏直播版权方面仍有非常大的限制。

有观点认为,如果司法确定了游戏厂商对直播有排他权,可能会导致游戏厂商在直播领域的垄断权,损害直播利益。

" 我想这种担心是多虑的,游戏直播方与内容版权方的合作将逐渐成为常态,比如今年 4 月份腾讯就与酷狗直播达成全线的直播授权。虽各大游戏直播势力逐渐整合,按照当前的格局发展不排除将来有可能会出现超级资本控制下的直播垄断情形,但是即便如此,届时再审慎判断也不迟,不能因此就放弃保护基本权利。" 陈中山说。

以上内容由"21世纪经济报道"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