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华为芯片即将断供?50 年前,韩国曾为了芯片拼尽所有

ZAKER哈尔滨 08-14 95

起步晚了 20 年,韩国芯片凭什么打破美日封锁,做到世界第一?

芯片危机

前几天," 华为没有芯片了 " 登上热搜,牵动亿万民心。

华为业务总裁余承东在中国信息化百人会 2020 年峰会上表示,华为手机上半年发货 1.05 亿台,销售额高达 2558 亿元。本来可以超过三星,但在美国的制裁下未能如愿。

与此同时,他还发布了一个坏消息。由于美国的第二轮制裁,华为高端的麒麟系列芯片只能支撑到 9 月 15 日,这可能是最后一代麒麟。

▲ 余承东

美国的制裁,事实上非常精准。华为可以设计芯片,但是无法生产。5nm 高端芯片,目前只有两家公司拥有成熟的技术,那就是台积电和三星。

台积电的停止代工,确实是一场灾难。

而三星作为对手,当然更指望不上。然而,三星的发家史,却可能带给我们帮助。

在以芯片为核心的半导体行业,有两个让人震惊的事实。

一是当今的霸主竟然不是美国,而是我们的邻居韩国。早在 2017 年,三星就在半导体领域问鼎世界第一,推翻了稳占 25 年龙头的英特尔。不仅如此,SK 海力士还占据了第三名。

二是半导体产品比石油还要暴利。同样在 2017 年,中国进口了 2601 亿美元的芯片,竟然比石油还多。而芯片,占据了大约 80% 的半导体市场份额。

如此顶尖的产品,天下三强有其二,小小的韩国为何有如此大的威力?

更恐怖的是,韩国在半导体领域的起步比美国晚了 20 年,他们为什么能够后发先至呢?

我们不妨从韩国的代表企业三星身上寻找答案,也许这个答案能够为中国的企业带来启示。

始于足下

三星的发家史,比韩国的历史更加曲折悠长。1938 年,李秉喆在大邱市创建了三星商会,主要往中国东北出口干鱼、水果和蔬菜。

为什么叫三星呢?这里包含一个远大的志向。

" 在中国,一为最大,在韩国,三为最大。太阳有冷热之变化,而星辰却永恒不变,我就是要建立一个庞大而永恒的企业。"

▲ 当年的三星商会

乱世之下,企业连生存都是难题。1941 年日本偷袭珍珠港后,为了应对美国的反击,三星 95% 的产品被收为军饷,商会摇摇欲坠。

好在福祸相倚,二战后日本被迫归还了朝鲜半岛,同时把产业转让给了韩国人。李秉喆也凭借政治上的关系,购买日方产业成为了崛起的财阀势力。

后来韩鲜战争的爆发,再一次让三星梦碎。但在韩国政府的强力扶持下,战后的三星迅速恢复了元气,在制糖、毛纺和肥料方面成为了韩国的龙头。

▲ 三星创始人李秉喆

对于雄心远大的李秉喆来说,韩国被殖民与吞并的历史,一直是心头的大痛。他时刻不忘实业报国,寻找着适合韩国发展的高附加值道路。

有一次,他前往日本东京电子工业团地参观,三洋电机会长井植岁男的话让他豁然开朗。

" 电子工业从以沙子为原料的硅片到录像机,都是从无到有的产业,其附加值高达 99.9%。"

1969 年 1 月,他回国就建立了三星电子,把电子产业的心脏——芯片,当成了毕生的事业。

▲ 韩国首尔 1960 年代街头

对于起步落后美国 20 年的三星来说,要发展芯片谈何容易。高端产品早就发展为城堡,有层层专利筑起来的坚固壁垒,对方可以轻易地击杀攻城者。

在当时的芯片界,美国的仙童、镁光、摩托罗拉,日本的三菱、东芝、夏普,早就抢占了制高点,哪里还有新手的位置?

但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李秉喆大胆地迈出了第一步,默默地积蓄着力量。

血亏不弃

1973 年,第一次石油危机爆发,油价狂涨两倍多,引发了严重的经济危机,美国的工业产值下降了 14%。

李秉喆却在一片混乱中看到了机会,他无视管理层的警告,竟然在第二年自掏腰包,入股濒临破产的美国半导体公司 Hankook。

这一冒险至极的举动,为公司推开了芯片的大门。1978 年,他又成立了三星半导体,决心进军芯片领域。

原先忠告 " 韩国经济水平低、不适合发展半导体 " 的日本企业,见此情形后立刻警觉起来,尽一切手段防止技术的流失。

70 年代,三星的电视机畅销世界,但只是些边缘的技术,李秉喆对芯片仍魂牵梦萦。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在等待了十几年之后,他终于等到了机会。

1982 年,他前往美国考察时,敏锐地发现了美日关系的裂痕。日本的 256K DRAM 内存芯片已经批量生产,美国的 256K DRAM 才研制出来。

美国感到了威胁,于是上升到了政治层面,美国商务部决定调查日本芯片的廉价倾销。

李秉喆趁着美国对日本的敌意,在 1983 年建立了首个芯片厂,并在年底研发出了 64K DRAM,成功在第二年出口到了美国。

64K DRAM 在技术上落后了 4 年,属于最低端的芯片,本身没有多少竞争力。日本企业更如群狼,他们联合起来降低价格,从每片 4 美元降到了 0.3 美元,企图消灭一切对手。

▲ 日本夏普

当时三星的成本为每片 1.3 美元,每卖一片就要血亏 1 美元。面对着巨额的亏损,李秉喆并没有后退,反而加大了赌注,以逆周期投资的方法研发更大容量的芯片。

1986 年底,他已经赔了 3 亿美元。但形势正如他的预判,英特尔等厂商因为持续掉血退出了 DRAM 市场,谁能够撑下去谁就有可能赢得未来。

美日的半导体战争持续升级,三星则静待时局的变化。恰如猛虎卧荒丘,潜伏爪牙忍受。

渔翁得利

由于日本厂商 DRAM 的低价策略,眼看着就要成为半导体行业的王者。力不从心的美国在 1987 年 3 月,宣布对日本产品实施反倾销关税。

面对美国的制裁,日本只能减少产量以提升价格,结果导致了美国市场的供不应求。三星生产的 256K DRAM 则趁机填补了空缺,一举摆脱了亏损,站稳了脚跟。

令人始料未及的是,美日的半导体大战,笑到最后的却是韩国。在扭亏为盈之后,三星继续全力研发更大容量的 DRAM 存储芯片。

到 1992 年,三星已经和美日并驾齐驱,并抢先研究出 64M DRAM,成为了行业引领者,从此晋升为世界第一大 DRAM 制造商。

▲ 时至今日,三星自研的 5G 基带芯片,同样为世界顶级

从 1969 年的芯片梦,到 1983 年的首个芯片厂,三星用了 23 年时间实现了梦想。

它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呢?

首先,当然是美国的大力扶持。美国不仅仅在技术上帮助了韩国,更拱手把美国市场让给了韩国。

当美国对日企征收 100% 反倾销关税时,对三星的关税只有 0.74%。如此大的差别对待,使原本处于劣势的三星反败为胜,攻陷了原本日企占领的美国市场。

其次,三星重金吸收全世界的顶尖人才。1986 年,三星就挖走了日本东芝的生产部部长。

等到 1990 年日本经济泡沫破裂后,他们更是以 3 倍的工资挖日本的技术人员,配备 4 室 1 厅的公寓,还安排了秘书、厨师和司机。

然后,三星还建立了情报机构,专门收集美国和日本的技术动向,并秘密拉拢两国的技术人员。

日本经济泡沫破裂后,三星通过情报知晓了东芝在闪存芯片方面的突破,果断向东芝发出了合作邀请。经济窘迫的东芝为了续命,只得答应了请求。

▲ 日本东芝

正是东芝的闪存技术,帮助三星赶超了竞争对手,最终问鼎了 DRAM 和闪存领域的世界第一。

不得不感慨三星的深谋远虑,这完全是一场经典的战役。从全局出发,不计较一城一池的得失。待时机成熟时,不仅全面收复失地,而且发起了反攻。

技术至上

当然,三星芯片的成功还有一个重要因素,那就是韩国政府的鼎力支持。

比如 1982 年到 1987 年的 " 半导体工业振兴计划 ",韩国政府提供了 3.46 亿美元贷款,极大地刺激了行业的发展。

在研究 4M DRAM 时,直接由政府部门牵头,联合了六所大学,配合企业界的三星、LG、现代共同技术攻关。在三年的研发里耗资 1.1 亿美元,政府承担了 57% 的费用。

许多人看到三星时,会下意识地轻蔑,觉得三星不过是依靠美国的全力扶持,才走向了崛起的道路。

但是,世界上许多国家或公司,正是以这种方式发家。日本也是得到了美国大量的经济援助,美国独立更是多亏了法国的帮忙。

关键在于,当机会来临时,你有没有准备好,能不能抓住它。

比起运气来,三星崛起更大的原因是对技术的尊重:冒险收购先进企业、重金吸收顶级人才,哪怕多年亏损也不改初衷。

因为有了这些充足的准备,韩国才抓住了美国赐予的良机。

正如同李秉喆所说:" 技术的支配者将支配全世界。"

李秉喆去世于 1987 年,并没有看到韩国芯片的称霸,但他的儿子李健熙带领三星实现了他的梦想:

" 摆脱个人企业的范畴,为了通过技术的先进化,给后世留下一个富裕的祖国,向最尖端的半导体事业进军。"

从一片荒芜,发展成为枝叶葳蕤的森林。三星的霸业,成就了无数韩国人心中的世界第一。

任何一个国家想要摆脱贫困,都必须借助技术。而发展技术离不开唯才是举、知已知彼,还有实业报国的志向、破釜沉舟的勇气。

不管前路有多么危险,发展技术是华为唯一的出路,也是每一家有远大志向公司的出路。

来源:世界华人周刊

编辑 曲传依

值班主编 张颖

以上内容由"ZAKER哈尔滨"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