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遇到疫情,各国高考怎么办?德国:必须按计划进行!法国:用平时成绩代替…

上观新闻 07-12

北京时间 7 月 10 日下午 5 时,随着最后一门考试的结束,2020 年高考正式落下帷幕。受新冠疫情影响,教育部在 3 月 31 日宣布今年高考延期一个月举行。教育部高校学生司司长王辉在 6 月 19 日的发布会上介绍了今年高考的整体工作安排,包括实施严格的防疫措施,开展全覆盖的防疫培训,为考生组织考试防疫教育等,从而确保 " 健康高考 "" 平安高考 "。发布会还提到 2020 年是高考深化改革的关键之年,要在试点省份做好新高考实施工作。

但中国并非唯一一个要在今年进行高考改革和调整的国家,为了应对新冠疫情,世界各国也积极作出了考试调整。德国和法国就在 " 该不该举办线下高考 " 这一问题上有了分歧,德国教育部为了使 " 高考 " 含金量不缩水仍照常举办线下考试,但法国考虑到安全原因取消了线下高中毕业会考,转用平时成绩代替。

而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也正为该不该废除本科录取的标准化考试而焦头烂额。美国加州大学在疫情期间公布的新招生方案,就传递出了该校对美国现行考试体系的不同声音。英国也积极参与到 " 高考 " 改革的大潮当中,意图通过调整 A-level 成绩公布和大学录取的顺序来解决高校招生问题。

那些看起来 " 默默无闻 " 的国家,也并非在 " 原地踏步 ":日本和韩国都经历过深刻的教育体制变革,且这些变革永远是 " 正在进行时 "。

2020 年的新冠疫情可能为各国 " 高考 " 变革提供了契机,但教育体系改革从来都不能一蹴而就,确立更加人性化的招生标准,不断完善考试制度,这一切都需要一步一个脚印、脚踏实地向前探索。

考还是不考,这是一个问题

国外疫情形势依旧严峻的当下,该不该举办大学入学考试成了很多国家都头疼的问题。若继续考试,怎样才能保证考生的健康安全?若不举办考试,大学又该如何判断学生的学业水平是否符合招生要求?在多方权衡之后,不同的国家作出了不同的选择。

德国教育部在 3 月 25 日决定,尽管要采取额外的防护措施,今年的 Abitur 毕业考试也必须按计划进行,从而防止该考试文凭含金量的贬值。Abitur 是由德国、立陶宛和爱沙尼亚等国家的大学预科授予通过中学毕业考试学生的资格证书,是进入这些国家大学的重要通行证。Abitur 的最终成绩并不是由一门考试一锤定音,而是由考生高中最后四个学期的复合成绩和毕业考试成绩共同构成。德国每个州都有自己的中学毕业考试,内容涵盖四到五个学科,包括口试和笔试两部分,一般在每年 3 月到 5 月底之间交错进行。

当地时间 5 月 4 日,德国的学校陆续开学,应届高中毕业生是第一批重返课堂的学生。新的卫生条例规定学生必须定期洗手消毒,在通风良好的小教室里进行考试,且考生与考生之间至少相隔 1.5 米。虽然学校落实了严苛的防疫措施,教育部这一决定还是引来不少非议。许多德国学生及家长认为,现在举办线下考试所带来的风险要远大于其带来的好处。纳尔逊 · 曼德拉学校的学生家长 Artemisa Ruiz Bustos 就说道:" 女儿考试的班级里有两个新冠疑似病例,但因为这两个孩子不属于高危人群,就没有接受新冠病毒检测。" 这让她非常担忧。

德国教育工会发言人 Ulf Rodde 也表示:" 教育部举办这些考试,给学生们带来了不必要的心理负担。这项决定只会暴露他们狭隘的教育思想观念,那便是,不去把教育看作是孩子学习的一个过程,而只是把重点放在考试上。"

这些反对意见无疑都在强调,在疫情还没有稳定的情况下,健康才是第一位的," 高考 " 可以延迟或用其他方式代替。但即使是取消线下 " 高考 " 并用其他方式替代的邻国法国,似乎也没能让所有人满意。

当地时间 4 月 3 日,法国教育部长 Jean-Michel Blanquer 在电视直播中宣布,将以平时作业、课程考试成绩等方式来代替高中毕业会考,即 BAC 考试。BAC 全称为 Baccalaur é at,是法国高中生通过毕业会考后被授予的文凭,BAC 考试分为普通类、技术类和职业类三种,其成绩是大学录取的重要参考依据。

自 1808 年 BAC 考试开始以来,今年是法国第一次没有正常举办高中毕业会考,法国教育部也是经过慎重考虑后才作出了这个决定。截至北京时间 7 月 9 日 2 时,法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接近 17 万人,死亡人数共计 29965 人,是全球排名第六高的国家。" 在目前的困难时期,这是最简单、最安全、最公平的解决方案。"Blanquer 在直播中说道。

但取消线下 BAC 考试的解决方案依然招致了争议:根据 7 月 7 日 BAC 成绩公布情况来看,今年的考试通过率有了明显提升,从去年的 77.7% 上涨到今年的 91.5%。这一结果让不少人对考试成绩的真实性提出了质疑。" 有四五所学校的通过率远远高于往常,"BAC 考试评审委员会的一位老师说道," 这让我们很不安。" 由于今年的 BAC 考试成绩是用学生两个学期的平时成绩来代替,评审委员会怀疑,学校会为了升学率而提高考生的分数,从而使该考试失去它本身的意义。

这样看来,今年是否该照常举办线下毕业考试这一问题并没有标准答案,每个国家的情况不同,答案自然也不同,每一个答案也并非完美。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即在特殊时期,很多国家都在重新审视和调整本国 " 高考 " 制度和教育体系。

美国标准化考试的去与留

疫情期间,美国许多大学都调整了其本科招生方案来适应新的环境变化,并不断反思目前大学录取方式的合理性。

美国东部时间 6 月 18 日,普林斯顿大学宣布将暂停在大学申请中对标准化考试成绩的要求。至此,美国八所常青藤盟校均表示,在下一年申请中将采用 " 选择性标化考试 "(Test-optional)招生政策,即不再把 SAT 和 ACT 考试分数作为录取的硬性标准。

SAT 是 " 学术能力评估考试 " 的简称,和 ACT(美国大学考试)一起被称为 " 美国高考 ",其成绩是学生申请美国大学入学资格和奖学金的重要参考。但由于疫情的关系,今年的 SAT 考试和 ACT 考试被无限延期,导致考生无法照常参加考试,所以许多大学都暂时免除了本科招生对这两项考试分数的要求。但有些大学却希望以此为契机,逐渐降低 ACT、SAT 等标准化考试成绩在大学申请中的地位。

美国时间 5 月 21 日,加州大学在官网通知中表示:" 直到 2024 年秋季,本校将取消所有新生申请的标准化考试成绩要求,并努力创建一个更符合学校期望的测试体系。如果这个新测试体系在 2025 年秋季入学时还未能达到规定标准,本校将在录取过程中不再参考标准化考试成绩。" 这一决定标志着加州大学为期两年的标准化考试价值评估工作达到高潮,这项始于 2018 年 7 月的评估工作旨在研究现行的标准化测试体系是否真的适合学生。

其实,SAT 考试和 ACT 考试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它们也经历了多次改革来更好地服务学生和学校,但对这两项重要考试的评价一直以来都褒贬不一。

批评者认为标准化考试本身就偏向 " 特权阶层 ",其成绩也无法公平公正地体现出学生的真实学术能力。" 加州大学的这个决定在很大程度上是合理的,因为标准化考试对代表性不足的少数族裔和低收入学生有着根深蒂固的歧视。" 该校公共政策和高等教育研究员 John Aubrey Douglass 谈道。据 2019 年统计数据显示,55% 的亚裔美籍考生和 45% 的白人考生的 SAT 成绩超过了 1200 分,而对比之下,只有 9% 的黑人考生超过了这一分数。Douglass 还补充道:" 在诸如韩国、日本等国家,中学生的大部分时间都在为这样的标准化考试做准备,他们的命运往往被一次考试所决定……但更重要的问题是,与其他评估方式相比,我们并不能确定这些考试是否可以更有效地预测学生的能力。"

而主张保留考试的一派则表示,取消 ACT、SAT 成绩作为招生参考的一部分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格兰德河基金会的高级研究员 William Patrick Leonard 认为,该问题的根源在于教育资源分配的不均,而非考试本身。他补充道:" 如果缺乏标准化考试成绩的衡量,学校就更难评估自身真实的教学资源获取水平……就算对 SAT 和 ACT 考试不满,大学也会考虑用其他的标准化测试来作为选取学生的标杆。"

不论是支持者还是反对者,他们的初心都是为了使考试体系更加完善,考试结果更加公平,但具体的改革方式还需要继续研究和深入探讨。

" 推迟录取 " 或将成

英国大学招生新趋势

想借疫情之机进行 " 高考 " 改革的国家并非只有一个,英国也有意参加到这场运动中来。

3 月 20 日,英国考试监管机构(Ofqual)宣布,为了预防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包括 A-level 在内的所有夏季考试将一律取消,考试成绩将由教师评估、班级排名和学生平时表现综合而得的分数代替,结果将于今年 8 月份左右公布,并且那些对自己成绩不满意的学生也可以选择在秋季重新参加考试。

A-level,又称 GCE A-level,即英国普通高中毕业文凭,是学生通过高中毕业考试才能获取的证书。一般来说,英国高中生会在高二冬季用老师预测的成绩来申请大学的预录取,然后在次年春末参加 A-level 考试,若达到拟录取大学的成绩要求,就可以正式成为该校的一员。这项考试制度也被应用于英国以外的一些国家和地区,例如新加坡、斯里兰卡等。

但据《卫报》报道,英国教育部拟对大学录取制度进行彻底改革,改革的重点是变换申请和考试的顺序,即要求学生在得知自己的 A-level 成绩后才能申请大学。因为在现行制度下,高中生会在每年 6 月份左右接到大学拟录取的通知,但 A-level 的成绩却于 8 月份才会公布,这就意味着那些未达标的学生将面临紧张的补录,并且参加补录的学生人数也在逐年攀升。英国大学和学院招生服务中心数据显示,2019 年收到无条件录取而未达标的学生比例已超过 50%,而造成这一结果的主要原因是老师对考生成绩的错误高估。

英国的教育大臣认为,改革大学申请和 A-level 考试的顺序将改善这一状况:毕业生们在考试成绩公布之后再申请大学,这一调整可以让学生们更加了解自己适合的学校,从而申请到更为匹配的大学;并且这一制度也对黑人学生和少数族裔在内的弱势群体有利,因为老师往往倾向于给这些学生打更低的预估分数。

《卫报》中还提到英国教育部正在审议的一份文件,文件中列举了新政策的几种提案,分别是:

■与现行制度一样,仍是 8 月公布成绩,但大学推迟到 1 月份开学,给大学预留出 5 个月的申请处理时间。

■成绩公布时间提前到 7 月,大学在 10 月开学,预留出 12 周的申请处理时间。

■时间表不变,从 8 月份成绩公布到 9 月份大学开学,申请过程持续 5 周。

■学生在成绩公布之前提交申请,但大学要等到 A-level 考试放榜后再发录取通知。

这并不是英国 " 高考 " 制度改革的首次尝试,自 2006 年以来,英国教育部一直想要推行 " 先出分,后申请 " 的大学录取方式,但都遭到了高校及校领导的反对而不得不维持原状,但今年的情况似乎有所不同。从上面列举的提案可以明显看出,所有的计划都是围绕 " 推迟录取 " 这一核心展开的,暗示着以教育大臣 Gavin Williamson 为代表的英国教育部想要改变现行 " 高考 " 录取制度的决心。Williamson 希望这些改革措施能够提升高等教育的影响力和吸引力,从而减少新冠疫情所带来的冲击。

大学看重

什么样的申请者?

不是所有国家都对 " 高考 " 政策作出了巨大调整,诸如韩国、日本等国家就因其高中毕业考试时间较晚,而无法现在就确定出详细的应对方案。原定于今年 11 月 19 日进行的韩国大学修业能力考试将延期两周,于 12 月 3 日举办,这也是韩国 " 高考 " 首次因传染病而延期。印度则表示,可能会减少下一年高中毕业考试的考纲内容来减轻考生负担。

今年日本全国统考的 " 大学入学中心考试 " 已经于 1 月 18、19 日举行,但日本高中生还需要参加各大学自主举行的 " 个别学力检查 " 才能进入大学。针对这次新冠疫情,部分日本国立大学改变了录取规则,部分院校还为确诊为新冠肺炎的考生设立了补考。另外,在征求各方意见的基础上,日本宣布 2021 年的大学入学考试照常举行。

除了今年由于疫情而作出一些特殊改变,很多国家的教育变革都是长久以来坚持进行的工作,而非一时冲动的 " 拍脑袋 " 决策。

以日本为例,1979 年日本引入 " 全国共同第一次学力考试 " 作为大学的入学考试,但这一考试主要服务于国立大学和公立大学,考试内容也仅包含多项选择题。1990 年 " 大学入学中心考试 " 替代了原先的考试方案,私立大学也被包含进来。2000 年,日本大学审议会建议让高中毕业生拥有更多机会,尽量避免 " 一考定终生 " 的情况,至此," 二次考试 " 在日本迅速发展起来—— " 二次考试 " 是指学生在参加完 " 大学入学中心考试 " 后,再去参加所报考学校的自主命题考试。

2021 年日本 " 高考 " 又将引入新的测试方法,它不再一味依赖多选客观题,而是增加了英语听力和主观论述题的分数占比,旨在更广泛评估考生发现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提高学生的英语运用水平。

而韩国自 1948 年建国以来,已经进行了 14 次高考重大改革。1994 年,在借鉴美国 SAT 考试的基础上,韩国开始实行大学学习能力考试(CSAT)。最初 CSAT 考试的总分为 200 分,在 1997 年其分数增加到 400 分,涵盖了韩语、数学和英语等科目。进入 21 世纪后,除了学业成绩,韩国高校招生也逐渐重视起对学生综合素质的考察。2018 年,韩国还颁布了《2022 学年度大学入学考试制度改革方案与高中阶段核心教育方向》,意图于 2022 年开始实施新一轮的高考改革。

尽管每个国家 " 高考 " 改革的具体措施不同,我们仍能发现它们有着相似的发展趋势:多样化的招生方式和多元化的考量标准被引入到教育评估体系中来,国家更严肃地对待考试的公平公正问题以及更加尊重高校的办学自主权。

" 高考 " 改革的发展趋势也同样反映了高校招生标准的变化。美国时间 6 月 29 日,哈佛大学教育研究生院的 " 关爱共同生活 " 项目发布了 315 名大学招生主任的集体声明,该声明从自我照顾、学术工作、乐于奉献、服务家庭和参加课外活动这五个维度阐述了大学真正重视的学生品质是什么,从而为高中毕业生提供学习和生活的建议。该项目的主任 Richard Weissbourd 说道:" 疫情期间,学生和家长都对大学看重什么样的申请者感到好奇,这个集体声明正是想要回答这些问题。"

栏目主编:秦红 本文作者:北京青年报 文字编辑:董思韵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雍凯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