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上观直击香港 | “入行 30 年,今年最差”内地客归零、店铺关张,铜锣湾变惨了

上观新闻 07-05

" 你们(内地游客)都不来,我们没生意啦。" 铜锣湾一家药房老板苦笑着跟我吐槽," 香港人不好,不买东西。" 我待在店里的那一刻钟内,门外行人川流不息,但这家摆满各种药品的商铺,始终保持三个人的状态——我,跟我叨叨叨诉苦的老板,以及一个无事可干、倚在柜台边玩手机的伙计。

仔细观察下,与去年相比,店内陈设没有变化,唯一不同的是店门前醒目位置摆着口罩与搓手液(洗手液),这是拜今年上半年新冠疫情所赐。疫情刚来的时候,港岛人心惶惶,口罩洛阳纸贵,不少市民在药房门口排队购买,但这只是一两周的事儿,待货源充足后,药房生意瞬间一片静寂。" 入行 30 年,今年最差。" 他说,每天只有不过千元的营业额,远不够付租金和人力支出。

药房是铜锣湾一景,附近的轩尼诗道、谢斐道、骆克道、波斯富街、景隆街,都是药房一条街。初来香港的内地游客,不少会揣着亲朋好友拜托的药品清单来这里采购。正露丸、止咳丸、蜈蚣丸、开奶茶、龙角散、活络油、万金油、印度神油,土色土香的外包装,加上夸张醒目的配色,仿佛真有 " 药到病除 " 之用。我还记得十几年前第一次来香港逛药房的样子,我抖抖霍霍地挑选,药房老板则一副大包大揽的样子说道:" 放心买,香港没有假货。"

新冠疫情之下,进出港人数下跌 99%,境外游客几乎 " 归零 ",铜锣湾的药房老板、或者说所有店铺老板,大概都不能再如此的豪情万丈。我在周边转了转,由崇光百货东角道转入骆克道、波斯富街及谢斐道,百多米街道曾是药房与食肆林立,如今粗粗一数有 30 多个铺面关张。

" 铜锣湾‘吉铺’多。" 乍一听是好事,请教当地朋友才知道,粤语中的 " 吉铺 " 就是 " 空铺 " 之意。盖因粤语中 " 空 " 跟 " 凶 " 同音,因此用 " 吉 " 取代 " 空 "。" 吉铺招租 " 也多有几分内地 " 旺铺招租 " 的感觉。上月 24 日,著名内衣品牌 "Victoria ’ s Secret(维多利亚的秘密)" 铜锣湾渣甸街旗舰店突然停业,让这家 3 年以月租 730 万元盘下的铺位,也加入铜锣湾 " 吉铺 " 行列。

数据也佐证了商铺空置率的高企。据美联工商铺的研究报告,今年第一季度香港核心地区(中环、铜锣湾、旺角、尖沙咀)的空置率为 9.2%,创有纪录以来最高。其中,主打境外人士的铜锣湾地区空置率为 12.2%,为四地最高。报告预计,第三季度 " 吉铺 " 数目上升至 900 间,整体空置率达到 11.5% 到 12.5%。

与有些店一片惨淡不同,我隐约感觉到,铜锣湾周边忽然冒出不少手机配件店,大部分没有认真装修,像是只作短租打算。卖手机手边产品是不是 " 有肉食 "?一名手机店女导购说:"药房太靠内地人,卖衣服只有女孩买,只有手机电话线人人都要用。" 看来,能在当下继续经营活下去的店铺,大概都要与民生有关。

生意冰封,也让商铺持有者很受伤,类似 " 吉铺平租 "" 业主放盘 " 的贴纸随处可见。美联工商铺的报告预期,今年核心地区商铺的租售价格会大跌 4 成,回到 2006 年的水平。几周前,一家位于波斯富街近轩尼诗道的女装成衣店退租结业。业主亲自贴上招租启事。不愿透露姓名的他说,这个约 1500 平方尺(约 150 平方米)的黄金地段铺位,月租已由本来的 22 万元跌至 10 万元," 附近好多是这样,现在业主都好难做。"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不少业主都是一个口袋进一个口袋出,用这个物业的租金来填另一个物业的贷款,资金流也是紧巴巴的。

数据也能说话。根据特区政府差饷物业估价署提供的数据,今年 4 月 " 私人零售业楼宇 " 月租金为全港每平方米 1204 元,相比起去年同期 1494 元下跌 290 元,已经降为 2013 年水平。同时,香港核心地区(中环、铜锣湾、旺角、尖沙咀)" 私人零售业楼宇 " 的售价回到 2010 年水平。由于去年修例风波以及全球疫情持续,令商铺交易平淡,一季度只录得 168 宗交易,金额约 23.11 亿,创下历史新低。

香港立法会旅游界议员姚思荣跟我说,三分之一靠境外旅客带动的零售业,已经步入寒冬。而那位叹苦经的药房老板说得更直白,很多同行已经等不到再出发的那天。"疫情时间太长,这样下去(店铺)会一间一间垮,今年年尾更夸张。"

图片摄影:董天晔

栏目主编:洪俊杰 本文作者:若拙 文字编辑:洪俊杰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