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我的两个丈夫,曝光了婚恋中,最隐秘的祸福。”

辣妈帮 06-30

以下文章来源于闲时花开 ,作者刘娜

爱,是做出来的。

婚,是结出来的。

1.

26 岁之前,我是 " 有一种女人,无论嫁谁都幸福 " 这一理论的坚定追随者。

那时,我对那些鼓吹女人强大的鸡汤,深信不疑。

我相信,女人只要自己足够刚强,足够独立,就一定能掌握婚姻的主动权,就一定能活得走路带风。

生活的残酷和美好,就在于,只要你一直往前走,就会发现:

自己曾坚定不移的信念,也会土崩瓦解。

自己曾不屑一顾的脆弱,也会温柔时光。

2.

我们家中,只有两个女儿,我是长女。

这在 " 男子才代表血脉 " 的小城,是一件丢脸的事儿。

自觉难堪的父母,把他们光耀门楣的希望,寄托在我身上——比我小 6 岁的妹妹,不必承受如此重任,她只需乖巧长大,再找个上门女婿即可。

小时候,父母最爱对我说的一句话是:" 你一定要争气啊。"

所以,我自幼就极少像别的女孩子那样,哭鼻子,求抱抱,会撒娇。

我更擅长的,是接受,是忍耐,是按要求完成。

小学四年级时,我有次数学只考了 93.5 分,没有考到我妈期待的 95 分以上,她就拿着竹板打我的手心。

9 岁半的我,就站在那儿,一声不吭地接受惩罚。直到我妈自己打得心疼了,哭着问我:" 你就不能服个软?!"

我不记得,不善表达的父母,曾对童年的我,说过 " 我爱你 "。

哪怕在别人眼里,我已经很优秀,但在父母那里,我总是做得还不够,还不好。

这种过于苛责的教育,培养了我日后的坚韧和自律,但也让我在长期的无法松弛中,变得争强好胜,咄咄逼人。

3.

凭着一路不认输的狠劲儿,我从重点中学考到重点大学,从重点大学考到上市公司。

期间,我也谈过两三次恋爱,最终都无疾而终。

那些男孩子离开我的理由,竟然是我太优秀。

多年后,我历经种种,才终于明白:

不是我太优秀,而是我太强势。

太强势的女人,会在心力交瘁中,变得面目狰狞,人人惊恐。

4.

强势如我者,也渴望爱,渴望被爱,渴望有个家。

25 岁那年,我认识了辉。

他是我的山东老乡,也在南京工作,虽然只有大专学历,工作也比我差不少,但我们还是好了。

他性格温和,什么事儿都依着我,送我各种各样的小礼物,说各种温暖的情话,经常会对我说 " 我爱你,你是最好的 "。

即便,他看起来,不是那么有主见、有能力、有魄力。但我想,他只要爱我,就足够了。

我要和辉结婚时,遭到我爸妈的一致反对。

在他们看来,我应该找个南京本地的,优秀能干的,有钱有面儿的,而不是像辉这样,白手起家,一起还贷,过苦日子的。

" 在你们眼里,除了优秀,还能不能有点别的?"

我不管父母的意见,毅然和辉裸婚。

又或者,我就是为了反对父母,才执意走进这段婚姻。

5.

任性,是要付出代价的。

辉会说温暖体贴的话,他行动上却是个懦夫。

他一下班回来,就窝在床上打游戏,有时甚至是通宵;

他从不收拾家务,我再忙再累,回到家里,还要帮他捡藏在沙发下面的臭袜子,床垫下面的脏裤头;

他花钱还大手大脚,不管是买插板还是买冰箱,都是买最贵最好的,不管买了这个东西,下顿还有没有饭钱……

我对他表达抗议时,他总是说:" 老婆,别生气,别替我操心,别管我…… "

但他,就是不改,不做,不思变。

6.

时间久了,家庭的所有重担,都落在我一个人身上:

我要打扫卫生,我要洗衣做饭,我要挣钱还房贷车贷,我要里里外外操心。

我们贷款买的房子交钥匙后,我恰好怀了孕。我让辉找人装修,他磨蹭了一个多月,也没有找到合适的。

我只好挺着大肚子,一边加班加点地上班,一边和装修公司斗智斗勇。从我怀孕三个半月到我住院生孩子,半年的时间里,我倒地铁,坐公交,转市场,看材料,买家具。

就在孩子出生前的那个周末,我还一个人在家具市场,买婴儿房的小床。

回来的路上,突然下起暴雨,我生怕脚下一滑,有个三长两短,就给辉打电话,希望他来接我。

只是,怎么打,电话都不通。

我淋成落汤鸡,小心翼翼赶回家里,发现玩了通宵游戏的辉,正在补大觉。

看见我浑身是水地回来,他慌忙起来抱我:" 老婆,你太辛苦了!老婆,我错了…… "

那一刻,我难过又绝望,一把推开他:" 滚!"

婚姻不是只说好听话,就能解决掉一切麻烦的。

它是真刀实枪的交战,是短兵相接的搏斗,是柴米油盐的琐碎,是茶饭菜蔬的齐备,是一早一晚的细节。

没有被爱过的女孩,以为情话和温柔,是婚姻的归宿。

蹚进婚姻的城池,才知道,战友和战斗,才是结盟的起点。

7.

孩子出生后,辉让婆婆来帮我们带孩子。

自婆婆进门那刻起,我就知道,她不是来带孙子的,而是来疼儿子的。

婆婆对辉的溺爱、纵容、护短、大包大揽和毫无底线,一次次震碎我的三观。

面对母亲毫无原则的爱,辉频频说出的那些 " 妈,你才是天底下对我最好的人 "" 你最爱我了 "" 我爱你 ",让我彻底看清了这个男人的真面目:

长久以来,他都用情话喂养最亲近的女人,让她们心甘情愿为他牺牲付出。

溺爱过度的婆婆甘愿被这样利用,我不愿。

因为,我要找的,不是只会说好听话的儿子,而是顶天立地的男人。

8.

为了孩子,我也试图改变过辉。

我深知,一个只说不干的父亲,是孩子最坏的反面典型。

但,当我要求辉陪我一起为儿子做点什么时,婆婆马上就让辉歇着,自己亲自出马:" 多大点事儿,一个人就能干,还攀拉这么多人干啥?"

" 孩子需要的,是爸爸,不是奶奶,您再爱您儿子,也不能替他。"

我多次纠正婆婆,她依然我行我素。

而辉,就那样心安理得地躲在他妈的庇护下,卖乖偷懒。

" 你不能因为自己能干,就看不起我儿子!他不赌博不嫖娼不瞎混,事事都让你做主,你还想让他怎样?"

有次大吵后,婆婆恶狠狠地说。

我也不甘示弱:

" 我不要他怎样!我只是不希望他是个巨婴!只说不干的巨婴!"

9.

每次家庭大战后,辉就都会向我道歉,流泪,忏悔。

但遇到事儿,他就是立不起来。

与之相反,我活得越来越像个斗士,背着娃打扫卫生,哄着娃烧菜做饭,抱着娃看书考试,一边修改文件一边陪娃上早教课……

人人都说我优秀,我能干,我所向披靡,战无不胜,又有谁明白:

一个永远没有办法不操心的妻子背后,一定站着一个永远不操心的丈夫。

婚姻里,刀枪不入的女汉子,只不过是没有能放心依赖的膀子。

10.

在孩子半岁时,离婚的念头就开始在我脑海频频出现。

这个念头,一旦从意识里涌现出来,就像电路接触不良的灯泡一样,闪烁不停。

就在这时,我发现,辉竟然不知什么时候,在网上玩赌博游戏,输掉了 20 多万。这些钱,他都是借的网贷,越滚越多。

我找了律师,提起离婚诉讼:

赌博欠账,不归家庭生活共同支出,由辉自己偿还。

房子和车子给我,我补偿他一部分钱,他从家里搬出去。

他每个月支付孩子 1500 元的抚养费。

拉拉扯扯 8 个多月后,我们离婚。

要强了 30 年的我,再次被生活逼迫成为母则刚的单身妈妈。

11.

离婚后,我妈来帮我带孩子。

妈妈并不比婆婆省心,我们母女之间的战争,纷扰不断。

我认为,我走到今天,与她的苛责密不可分。她认为,我胎里带的固执,才是一切悲剧的原点。

我们俩常常为鸡毛蒜皮的小事,相看两厌。孩子上幼儿园后,我让我妈回了老家。

就在这一年,我遇见了杨。

杨是我的同事,确切说,是我的手下 + 搭档。他比我小 3 岁,甘肃人,有着西北大汉的粗犷,也有着平凡男子的担当。

得知我是单亲妈妈,他主动帮我揽下不少工作,甚至在我忙得走不开时,帮我接过几次孩子。

和辉不同,他是一个不怎么会说情话,甚至有点木讷的人。

一开始,我只是把他当弟弟看待。

但朝夕相处,还是让我们产生了不一样的情愫。

特别是,在我生理期一边捂着肚子一边工作,他二话不说在我工位上放下暖宝宝,而我晚上急性肠胃炎,给他打一个电话,他坐滴滴赶来,送我去医院后。

12.

" 你不是铁人,不是战士,不是机器,你是一个女人,是一个妈妈,是一个需要照顾的人。别逞强,让我来吧。"

我胃病没好,边输液边打电话和客户商谈细节时,杨不由分说,夺走我的手机说。

那一刻,我看着有条不紊帮我善后的杨,那宽厚的肩膀,忽然有种在兵荒马乱中感到心安的踏实,甚至产生靠在他肩头歇歇的幻觉。

我为自己的想法,感到羞耻。

强势了这么多年的我,第一次在一个男人面前,觉得自己不配。

13.

" 你有没有考虑再婚?"

有一次,一起去吃午餐时,杨忽然问我。

" 一个离异带娃的女人,谁会看得上。"

我耸耸肩,低着头说。

" 我。"

" 你不行。"

" 为什么不行?"

" 你值得拥有更好的姑娘,更轻松的人生。"

" 我的人生没有更好,刚刚好就行了。你就是刚刚好的那个人。"

14.

我无谓抵抗,但终究还是缴械投降。

我们日日相处,他总是默默地为我做很多:

早上的热咖啡,中午的热饭汤;挡在前面帮我搞定工作的麻烦,在我出差时把孩子接到他家里;

我的车被撞后,他跑前跑后处理后续索赔;听说我和孩子去滑雪,他提前准备好保暖用具和护目镜……

我从抗拒到接受,从接受到感动,从感动到反思:

前半生里,我一直是一个人抗争,一个人决斗,一个人单枪匹马,一个人扛下所有。

这不仅让我活得大包大揽、忍辱负重,也让我活得汗毛竖起、戾气锋利。

但内心里,我始终渴望有一个人,替我分担,给我帮扶,看见我的脆弱,用行动告诉我 " 你不必活得那么辛苦,也值得拥有幸福 "。

只是,我的奢望,对杨公平吗?

15.

我和杨在一起后,最大的恐惧,就是他爸妈不会同意。

他虽然来自甘肃农村,但是家中的长子,父母的门脸——他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辍学后都在南方打工。

我不愿因为我们的情感,让杨为难,他吃过不少苦,不能再受伤。

2018 年的国庆节,我把孩子放在山东老家,和杨一起回了甘肃。

我和杨老实巴交的父母,如实讲了自己的家事和婚史。

一辈子也没有走出黄土高原的杨的父亲,沉默了好大一会儿说:" 你也是个苦孩子,你们俩好,我们就好。"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句话,我坐在杨家土墙黛瓦的老院子里,再也忍不住眼泪簌簌而下。

人生中,第一次,有长辈,如此诚恳地对我说:

你很苦,你很好,你做得足够。

16.

2019 年五一,我和杨领了结婚证。

一开始,我还是改不掉什么事儿都单打独斗的毛病。

每当我像个战士,披上战衣准备冲锋陷阵时,都被身旁的杨,解下战袍,收走刀枪:" 我是男人,让我来。"

小到清理堵塞的下水道,大到看房子换房子,都是他去解决,去处理,去搞定。

更令我感动的,是他对孩子视如己出,甚至在小家伙惹我生气时,教育他:

" 咱俩是男子汉,妈妈是女生,我们要一起保护她。"

原来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我,自从和杨结了婚,渐渐退化成没有生活能力的弱智:

" 哎呀,女孩子不戴手套刷碗,手会变得很难看,放下放下,让我来!"

" 哎呀,你不能穿这么单薄去办公室,那帮年轻人把空调开得那么低,来来来,把外套穿上!"

" 哎呀,说了多少次了,你来例假,不能弯腰,不能碰凉水,快擦手,我来!"

在杨的百般 " 嫌弃 " 中,我渐渐开始会低头,会认输,会撒娇,会体谅别人的难处,会从生硬冷倔的套子里钻出来,把自己软肋的一面展露出来:

" 老公,抱抱,我这一会儿好难过。"

17.

如今,我们结婚一年多了。

我们卖掉了原来我的房子,一起按揭了一套新房子,我们的宝宝还有 3 个月就要隆重面世。

我们之间,当然也有磕磕绊绊的小矛盾。

这些小矛盾,多半起源于,那些旧时光里我积攒的情绪和暗伤,在被不小心唤醒后,不受控制地向杨射去的指责。

每当我发脾气时,洞穿我内心里两个自己在决斗的杨,爱这么说。

每每这时候,我都想这么一个问题:

好的伴侣,能治愈原生家庭吗?

能。

但,仅仅靠伴侣的包容,就妄想走出既往伤害,是错误的。

我们每个人最后的医生,都是自己。

但好的伴侣,犹如阳光,能透过阴影,牵着我们的手,早一点走出黑暗。

恰因为上苍许配给我们一个好的伴侣,我们更要从过去的厚壳里,挣脱出来,一点点修复自己,一日日好好去爱。

18.

昨日,临睡前,不满 6 岁的儿子,突然问我:

" 妈妈,幸福是什么?"

我不愿给他现成答案,就问他:

" 你觉得呢?"

虎头虎脑的小人说:

" 幸福应该是,杨叔叔爱着妈妈,妈妈爱着我,我爱着你们,还有将来的小妹妹。"

我双眼一热,轻轻拍打着儿子的后背:

" 这是妈妈听到的,关于幸福最好的答案。宝贝儿,妈妈爱你,永远永远都爱你。"

窗外,新月别在夜幕一角,城市点燃万家灯火,我看着沉沉睡去的儿子,抚摸着肚里胎动不断的另一个孩子,平和而心安:

长久以来,我都以为,坚强独立,是女性的美德,借此让没有退路的自己,心里好过。

现在,我懂得:

一个人熬过所有的苦难,是可敬的。

但如果有双手能伸过来,在黑暗中和你紧紧相握,你又何必悲壮地遮掩起所有脆弱。

婚姻中,多少女人活得枯萎,是因为很多男人欠她一句 " 放下,让我来 "。

要知道,最好的爱,不是说给你听,而是做给你看。

最好的婚姻,不是一个女人的孤军奋战,而是夫妻双方的共同守城。

围城中的人们啊,愿你们披着一身尘土,推开家门,懂得爱,被善待。

在自己的城堡里,可以坚强,也被允许脆弱;披上铠甲,也能裸露伤疤;活成大女主,也被宠成小公主;有不可定义的勇敢,也有如水如光的柔软。

ps:

今天的故事,来自二婚后,即将生二胎的一位妈妈的倾诉。

愿你们在自己婚姻的城堡里,不用那么辛苦,也可以拥有幸福。

喜欢今天的故事,给娜姐点个 " 在看 ",并转发给更多人看。

——结束,是另一种开始——

作者简介

闲时花开(ID:xsha369):作者刘娜,80 后老女孩,心理咨询师,情感专栏作者,原创爆文写手,能写亲情爱情故事,会写亲子教育热点,被读者称为 " 能文艺也理性的女中年,敢柔情也死磕的傻大妞 "。

本期插图来源于电视剧《都挺好》。

你点的 " 在看 ",娜姐都喜

以上内容由"辣妈帮"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