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趣说湖湘(三) 最后的锦衣卫

潇湘晨报 06-06

编者按 潇湘晨报时间线版面推出 " 趣说湖湘 " 专栏。专栏内容选自 2020 年一季度 " 湘版好书 "《湖湘世家 · 鼓磉洲罗氏》,作者为罗氏第二十代传人、广州大学教授罗宏。罗宏教授对书里的内容进行了重新整理,以鼓磉洲罗氏家族为线索,更加生动有趣地解读湖湘文化。

这是最后一个锦衣卫的故事。

他叫罗熙,为湘潭(现株洲)鼓磉洲罗氏第九代传人。生而奇伟,痴迷武艺,从小练就了一身好武功,《株洲县志》这样记载:

其家府前有二石狮,各重数百斤,双手并举,面不改色。又常白马素衣,手执一鞭。与一群儿童相约,各以竹竿挑黄泥,罗熙策马而过,能有污其马和衣者,奖百钱。群儿竞相投之,百数十次,终无一能中者。

罗熙进入壮年时,大明王朝已经穷途末路,清兵铁骑入关,逼迫崇祯皇帝吊死煤山,随之南方的王室组建了偏安政权,继续抵抗大清,史称南明王朝。湖南是南明和大清军队血战的沙场。罗家世有忠烈家风,罗熙毅然投奔了南明官军,在最高军事统帅何腾蛟帐下效力。转战五年,浴血搏杀,升为正四品的广东游击 , 还获授安远将军。孤胆忠心,加上超群武功,被桂王朱由榔看上,调至身边,担任了锦衣卫副总兵,晋授奉国将军。

在明代,锦衣卫是侍卫皇帝的军事组织,还兼任收集军政情报和抓捕重大案犯的功能。锦衣卫成员都是皇帝的亲信,个个武功高强,耳目灵敏,行为果断,权力极大。不过到了南明王朝已是强弩之末,主要功能也就是护卫南明皇帝四处逃亡而已。罗熙为锦衣卫副总兵,大约是二把手,靠着他的武艺和忠心,被邑志称为护卫桂王的一道长城。

罗熙护卫桂王亡命天涯,肯定有许多惊心动魄,出生入死的故事。遗憾的是,族谱为了避大清之嫌,没有记载。于是,他最辉煌的人生一片黑暗。我们只知,清顺治十八年(1661)清军攻克云南,永历帝朱由榔仓促逃窜缅甸,罗熙带领部下和清兵有一次极为惨烈的厮杀,伤亡惨重,部下四散逃亡。罗熙无力回天,长叹一声,也隐匿山林。邑志留下这样文字:" 熙在后收溃兵,追赴不及,大兵至,从者尽散,脱身间道归。"

他是孤身一人回到故乡的。十余年来,湖南狼烟遍地,血雨腥风。《长沙县志》如是描绘:" 献贼犯长沙 …… 南走岳阳 …… 进陷衡州 …… 喋血千里,割人手鼻如丘 …… 杀掠得绅士富民则会炮烙会锉,索其资,焚庐舍殆尽。" 更可悲的是,他的妻子和两个女儿全都惨死于战火。十余年的舍身报国,不仅国破家亡,而且他是新朝廷要通缉惩处的要犯,于是,只好隐匿山林,落发为僧。这年他不到五十岁。对于出家后的罗熙,族谱倒是留下了许多描述,比如,他从不和人谈及自己,如有问," 则俯首流涕而已 ";比如,他经常孤身出没山林,发出阵阵长啸,声震林壑,樵夫牧人惊骇不已。我们不难想见罗熙的孤独,不过,罗熙的僧侣岁月也并非全无知音。他有一位堂兄叫罗玑,是明代最后一届举人,也参加了抗清活动,据说和王夫之等抗清人士有关。失败后也回到家乡,落发为僧,隐匿山林古寺,绝口不谈前事,独往独来。两兄弟自然心心相印,经常在一起 " 痛饮连日夕。既罢携手行万山中,相持痛哭,声震林谷。樵者或见而诧焉 "。

罗熙的山僧岁月并不绵长。不久,桂王在云南遇害的消息传来,他得知后不吃不喝,号哭三昼夜,最后自沉深潭告别人世,竟然尸身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罗熙死后,他这一脉就绝了。断绝了香火的先人,很快就会被遗忘。不过天意似乎要他的后人永远铭记先人。大约一百年后,一位牧人,却在埋葬其衣冠的罗熙故居兰畹附近的荒草丛中,捡到了一枚铜印。长二寸,广一寸,厚三分,柄高二寸。印上篆刻着 " 督标赞旗鼓副总兵官关防 " 字样,背刻 " 永历元年礼部造,永字二百六十三号锦衣卫督衔 " 字样。牧人回家持印把玩,夜晚梦见一位僧人走来,也拿起此印端详,连声叹息。这样的梦一连几夜如旧,牧人心惧,便把铜印投入江中。又过了三十年,一位渔人打鱼,又从江中打捞出了此印,他听说过那位牧人的故事,也很不安,又想丢弃,这时一位叫紫池的罗氏族人出现了,他拦住了渔夫,以百钱买下了铜印,保存家中,他坚信,这是罗熙的遗物。

这个故事带有很浓郁的民间文学意味,却见于乾隆四十五年重修的《湘潭县志》。撰文者叫耿如焕,举人出身,江苏溧阳人,曾任桃源知县。他受时任湘潭知县白璟所邀,主持编撰县志,在湘潭采风中,他有些失望,觉得青山绿水缺乏某种令人怦然心动的东西,有一天,他偶然得知了罗熙的事迹,也包括这个铜印的故事,立即兴奋起来,这样写道:" 知有罗兰畹先生,余喜甚。以为真足以慰昌(蹰)羊枣之嗜也。因急为立传,刻入志中。"

不用说,罗熙的人生太多传奇元素了。比如,罗熙的勇武绝伦,来自怎样师承?他是否如金庸笔下的游侠,有着名山拜师学艺的传奇履历?还有,在他最风云激荡的人生岁月里,很可能和另外一位湖湘英杰相遇,那就是同时效力于桂王帐下的大明义臣,湖南人最为崇拜的思想大家王夫之。其时,罗熙执掌桂王禁卫,王夫之是行人司行人,他们应该是经常会照面。他们若真有交集,定会产生很有意思的故事。非常遗憾,史料的爬梳,使我们一次又一次失望,所以只能在有限的史料记载中描绘罗熙的风云人生。也许,这就是罗熙的宿命。

文 / 罗宏

以上内容由"潇湘晨报"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南明湘潭皇帝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