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每年一问:留在一线,还是回老家?

涨姿势 06-03 4

文 / 钟黛

来源 /DT 财经

有个很老的梗:每到春节,北上广的 Mary、Vivian 和 David,就变成了老家的翠花、大妮和二狗子。

大城市不仅仅让慕名而来的人们拥有了半洋半土的英文名,还给了他们更丰富的工作机会、更高的薪水和更新潮的消费体验。

在 21 世纪的第一个十年,京沪闪烁着机遇与财富的绿光,吸引着大把的外来人口摇橹而上:上海的常住人口由 1474 万增长为 2303 万、增长了 829 万,北京的常住人口增长了 705 万,这种人口虹吸力,就连同为一线的广深也望尘莫及。

" 两超格局 " 在 2015 年前后出现转变,头部省会开始展现出对人才的吸引力。杭州、长沙、西安、成都等城市都在最近几年迎来人口快速增长。

(图片来源:泽平宏观)

人口流动的浪潮换了方向,似乎昭示着 " 一线独大 " 的格局被打破,强省会正在崛起。格子间里的 Mary、Vivian 和 David 们回头再看,老家的省会也有了好看的天际线、前沿的工作机会、热闹的大商场,以及(可能)更低的置业成本。

本文将从工作机会、产业发展以及房价收入比三个维度,探讨哪些省会(含自治区首府、直辖市,后同)值得定居。如无特殊说明,文中提及的数据皆来自 2019 年中国青年理想城。

1

哪些省会工作多、薪资高?

生活的烦恼,和妈妈说说,妈妈劝你回家相亲结婚。工作的事情,和爸爸谈谈,爸爸劝你去省城考公务员。

在戏谑和段子里,一线和老家的生活是森林里的两条岔路:一线城市的你大浪淘金,燃烧生命亮成国贸三期、国金中心格子间里的一盏深夜灯火;回家的你是现世安稳的公务员,过上了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平稳生活。

但事实上,如今回家的选择并不只有公务员。不少省会基于自身优势产业,加速产业升级,也能提供高薪、前沿的工作选择。

有野心的城市,不会埋没个体的价值。

在 32 个城市样本(一线城市及其他的省会、首府、直辖市)中,杭州、南京、成都、武汉、长沙、济南脱颖而出,处于工作机会丰富、收入水平高的 " 双高 " 区间。

其中,杭州和南京在收入水平指数上堪比一线城市。据智联招聘,2018 年杭州的平均招聘月薪为 9064.78 元,广州为 8370.06 元,南京为 8246.41 元。

改革开放后,东南沿海省份的外向型经济快速发展。杭州、南京作为民营经济大省的省会迅速崛起,居民的钱袋子也鼓了起来。尤其是杭州,在近年来信息经济的带动下,当地的招聘薪酬又更进一头。

成都和武汉则在就业丰富度上表现突出。头顶 " 国家中心城市 " 的光环,两城的产业与就业底子厚实,近些年又在新经济上大迈步。小米、360、海康威视、科大讯飞、小红书等 20 余家互联网公司第二总部落户武汉光谷。成都的天府软件园也正在吸引腾讯、中兴等一线互联网公司落户。

在强二线省会之后,部分省会城市在竞争中显得有些 " 偏科 "。

同为 " 国家中心城市 " 的郑州、西安、天津、重庆的就业丰富度指数都不低,但在就业结构上仍需找到突破点,提升当地的收入水平。

长春、太原、哈尔滨、沈阳、兰州、乌鲁木齐、海口、贵阳、南宁、银川则躺在工作机会少、收入水平低的 " 双低 " 区间里。

东北城市沈阳、哈尔滨和长春曾是计划经济时代的 " 大户人家 ",如今面临着工业和煤矿业疲软、重工业独大、城市资源枯竭、就业与收入水平缺乏竞争力等问题。

竞争当中,城市总是努力地成为 " 人才心目中的样子 "。但理想与现实总有差异,人才收入高低的背后还是城市硬实力的强弱。

接下来,我们以产业发展情况为锚,对比各城市的发展情况。

2

省会们的产业发展如何?

就业机会丰富的城市,大多有坚实的产业基础做支撑。

从产业发展来看,一线城市强者恒强,无论是中国 500 强数量、独角兽数量、新经济上市公司还是创业能级(各轮次创业公司的数量加权相加所得),都全面领先于绝大多数对手。省会中仅有杭州异军突起,拥有媲美一线的实力,甚至已超广州。

关于这座快速崛起的准一线城市,外地人的印象或许是 " 互联网之城 "" 电商之都 "。以阿里西溪园区为圆心,菜鸟网络、阿里云等一众阿里系公司扎根余杭区西部。电商催化了红人经济、网红带货等概念,大大小小的 MCN 也在杭州萌发," 网红第一股 " 如涵就孕育于九堡网红集中区。

(图片说明:杭州的七大创业集中带;图片来源:元璟资本)

互联网托起了杭州的新经济和创业势能,与此同时,杭州的传统产业基础也不差。杭州有 25 家中国 500 强,比老牌一线城市广州还要多 6 家,主要集中在租赁和商务服务业、制造业、批发和零售业。

蓬勃的产业发展实打实地反映在了人才吸引力上。2018 年,所有省会的一流大学中,浙大毕业生的本省就业率最高(59.7%)。毕业生的就业去向主要是杭州的明星公司,既有网易、阿里等互联网大厂,也有曾经的独角兽、如今的 " 安防第一股 " 海康威视。

除杭州外,产业发展指数靠前的省会还有成都、南京、武汉、长沙、重庆。

成都和南京各有 9 家、7 家 500 强撑门面的同时,也在积极拥抱 " 新经济 "。南京已跑出 21 家新经济上市公司,成都也有 20 家,武汉 17 家。从创业能级来看,成都和南京也是除北上深杭广之外最高的。

成都高新区天府软件园,是国内软件产业资源汇聚的高地,与之比邻的天府三街、四街、五街上分布着百余家创新企业,领域涵盖 5G 与人工智能、数字文创与网络视听、大数据与网络安全三大新经济产业。

西部双子星的另一颗,重庆,在产业发展上则较为 " 偏科 "。重庆的中国 500 强数量足以令一众省会艳羡,而其新经济与创业能级却较为弱势——独角兽数量为 0,新经济与创业公司的数量都较少。

这也暴露了城市发展时的一大缺陷——继续扩大传统优势相对容易,想要弥补新经济产业的短板却很难。但这不仅很难吸引人才回流,更现实的一点还在于无法留住毕业生。

以重庆大学为例,2018 届毕业生的本市就业率仅有 32.65%,大批人才流向华为、上汽等科技和新工业企业。这座城市的人才基本盘仍然经受着来自于竞争对手的强力挑战。

所以在省会迎头赶上的故事里,总会出现 " 经济转型 "" 重塑产业 " 等概念。因为新经济上市公司是地区前沿产业发展的风向标和发动机,能够加速带动地方产业转型升级、创新人才集聚、科研成果转化,推动形成优质的城市创新生态环境。

从新经济上市公司数量来看,省会城市当中杭州、南京、成都、武汉、长沙、福州、天津和郑州成为领先集团。

从新经济上市公司的行业分布来看,各个省会也展现出了不同的面貌。

杭州的新经济上市公司较为全面,38 家企业分布于 9 个不同行业,硬件(8 家)和电子商务(7 家)作为 " 传统艺能 " 仍然强势。

南京的新经济 IPO 与实体经济联系更加紧密。得益于传统支柱产业电子、石化、钢铁、汽车、电力基础,以及当地提升 " 智造 " 能力、打造先进制造业产业集群的政策红利,南京的新经济上市公司主要分布在新工业、汽车交通以及硬件等行业。

与南京类似的还有成都、天津、武汉等城市。

但城市的繁华并非个人生存环境的优渥,当人才因行业来到一座城市的同时,也可能迫于生活压力再一次选择离开。

所以我们还需要从城市上空回到地面,以更实用的角度观察这些城市的生活成本。

3

就算回到老家

你也不一定买得起房

大城市青年无疑是站在薪资鄙视链顶端的。然而高薪之下,一线青年活得并不比老家的朋友轻松。高昂的生活成本之下,一线青年并没有多少钱可以落袋为安。

在一线城市,每个月拿出 30% 左右的薪水来付房租是常态——北京的平均招聘月薪为 10879 元,平均单室月租金为 3716 元,房租收入比(房租 / 月薪)高达 34%。深圳和广州也分别达到 29% 和 26%。

但这种 " 为房东打工 " 的惨状,在部分省会城市中也比较常见。杭州平均单室月租金为 2158 元,房租收入比为 24%,仅次于一线城市。南京和福州的打工仔们,也得把每月薪水的 1/5 交给房东。

除此之外,房租收入比较高的城市还有天津(19%)、海口(19%)、郑州(18%)、武汉(18%)。

招聘薪资最低的哈尔滨、沈阳,房租收入比其实并不低,为 21%、19%。

就算在职场升级打怪好几年、工资随着职级水涨船高,由小 M 晋升为全公司最年轻的主管 Mandy 姐,从感受福报的底层程序猿升级成带队攻坚的总监,不再因房租节衣缩食的 senior 社畜们也难免因为高企的房价无法上车。

杭州(房价 3.2 万元 / 平米)、南京(3.1 万)的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房价处于双高水平,与一线城市相若。同样处在收入和房价 " 双高 " 区间的城市还有福州(2.8 万)、天津(2.6 万)、武汉(2 万)、济南(1.9 万)、成都(1.5 万)、西安(1.5 万)。

其中福州、天津的房价收入比高达 68%、64%,超过了杭州、南京(两城的房价收入比皆为 57%),是非一线省会中房价最难以负担的城市。

高收入、低房价的城市有长沙、呼和浩特、沈阳和昆明。长沙二手房成交均价为 11471 元 / 平米,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为 46948 元 / 年,房价收入比为 24%,相当于居民一年的可支配收入够买四平米的房子。

综合来看,DT 君粗浅地替大家 " 逃离北上广深 " 的计划算了一笔务实的帐:

杭州和南京的居民收入水平傲视群雄,但房租、房价高企,跟广州差不多;

武汉和成都,城市定位高,产业加速升级,就业机会丰富,也有冲刺一线城市的实力,其中成都的房价比武汉更为友好;

沿海的福州和北方第二城天津,虽说收入和就业仍处于中上游水平,但两城的房价收入比仅次于深、北、上,比广州、杭州、南京都要高,返乡置业的话还得再掂量掂量;

长沙作为中部城市,既没有沿海的地理优势,也不是国家中心城市、副省级城市。看似佛系,但无论是人均收入水平、还是就业机会丰富度都处于全国上游水平,房价处于全国洼地,适合 " 小富即安 " 的生活;

东北三城的就业丰富度和收入水平低,房租高,对初入职场的年轻人不太友好,但房价便宜,置业压力较小。

最后,祝愿大家无论在哪都有好前途。此心安处是吾乡。

以上内容由"涨姿势"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