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倒牛奶,这回轮到日本了吗?

世界说 06-03 1

一个简易影棚里,日本农林水产省牛乳乳制品课的下村身披连体奶牛玩偶服,坐在办公桌前。他眼前是一个巨大的《猫和老鼠》式奶酪,一只奶牛玩偶以及一杯牛奶。下村对着镜头,一边说着话,一边眼神时不时往下瞥。

" 请大家每天多喝——一杯牛奶,长身体的孩子们多喝——一包奶。请大家多多支持。" 说完,下村一口气喝完了桌上的那杯牛奶。

● 4 月 20 日,日本农林水产省发布视频,呼吁大家协助受疫情影响的乳业从业者们度过难关 / 视频截图

4 月 20 日,农林水产省发布了这支制作有些简陋的 1 分钟短视频,宣布了这个名为 " 多喝一杯奶(Plus One Project)" 的应援活动,呼吁大家为受疫情影响的乳业从业者们出一份力。

在这支视频的背景里,绿色的海报上写着 " 世界牛奶日 6 月 1 日 · 日本 "。这是世界乳业组织汇聚一堂,为庆祝熬过整个寒冬,盼来春天的小牛们得以回归牧草茂盛田野而设置的节日。对日本的乳业者们来说,这本该是个愉快的日子,但由于前两月日本新冠疫情恶化,乳业者本该笑容满面的春天被蒙上了一层阴影。

学校停课,6 万吨奶要进下水道?

" 虽然我们采取了很多应对措施,但如果外出限制继续延长下去,好不容易产的牛奶只能被倒掉。最坏的情况下,我们不得不选择减少我们用心与爱养育的牛的数量。"5 月底,岛根三家乳业在一封呼吁民众购买自家牛奶与乳制品的公开信中如此写道。

这也是很多日本奶农正在面临的困境。进入四月,日本疫情进入快车道,不少地区开始限制居民出行,这也导致日本的奶制品需求出现了大幅下跌。而此时恰巧也是奶牛产奶的旺季,奶农们陷入了两难境地——若挤奶不及时,可能会对奶牛造成健康威胁;而如果选择正常产奶,滞销的牛奶将面临被白白倒掉的风险。

虽然日本整体与人均牛奶消费量不及欧美国家,但乳业对日本食品业的重要性不可小觑。特别是对北海道来说,乳业已经成为支柱性产业。北海道拥有上千个奶牛牧场,贡献了全日本一多半的牛奶产量。在北海道,2016 年光是生牛乳就贡献了 3.5 万亿日元的产值,奶牛相关产业占了农业总产值近 4 成。

● 北海道的农业分布地图,东部和北部有大量的奶牛牧场 / 北海道厅

虽然北海道的乳业规模庞大,但大多数奶农的抗风险能力并不强。根据日本奶业合作组织 " 中央酪农会议 " 的数据,85% 的奶农从未注册为公司员工,80% 的农场工作属于非全职工作。在北海道,牧场往往由家庭而不是公司运营,牧场里几乎所有工作都是由当地家庭自己完成,风险也由这些家庭自行承担。尽管有奶业协会的存在,且政府推出了不少扶植本地奶农的政策,但在突如其来的疫情面前,这些家庭牧场无疑是乳业生产链条中最脆弱的一环。

日本乳业协会指出,尽管疫情导致了短暂的抢购牛奶热潮,牛奶与乳制品的需求依旧出现大幅下降。" 我们乳制品订单数量锐减,完全没有新单子了。" 茨城县筑波 HAM 餐厅的乳制品生产线负责人岩本俊典告诉我," 农场直营餐厅的预定也都被取消了。"

由于旅游业萧条,能直接接触到消费者的牧场直营店业绩不佳,而餐厅和学校的订单被取消导致乳制品大量滞销,雪上加霜,苦不堪言。

日本的饮用奶有相当一部分由学校消费,这部分几乎占了日本饮用奶消费的 10%-20%。1947 年起,为加强国民体质,日本全国学校就已开始每天为学生提供牛奶。也正因此,学校是一个非常稳定的订单来源。

● 2016 年日本饮用奶消费情况 / EU-JAPAN CENTRE FOR INDUSTRIAL COOPERATION

据农林水产省统计,2019 年 3 月,全日本的学校供奶量达到 2 万多吨,而日本新冠病毒确诊数量自 2 月底开始快速增长后,全国大部分学校宣布停课。这意味着,如果今年出货量与去年无太大差异,那么从今年 3 月至 5 月底以来,停课期间的三个月,即使去掉春假的两个礼拜,总共仍有接近 6 万多吨牛奶无处可去。

在神埼市饲养了 30 头奶牛,日产 800 升牛奶的横尾文三告诉《佐贺新闻》:" 学校停课没办法供奶的话,每千克牛奶的价值会下降 3、4 日元。牛奶生意本身就没多少利润,是很大的打击。"

如何度过难关

为守护自家牧场,奶农们使尽浑身解数。位于静冈县箱根的丹那乳业选择将牛奶制成可以长期保存的奶粉,以此避免将卖不出去又快要过期的牛奶统统倒入下水道。

丹那乳业在官方 Instagram 上发布了一张照片,照片中满满一屋子的桌上堆满了一包又一包的奶粉。神奈川厚木市小型牧场牧歌的负责人则表示,他们选择将牛奶制成黄油以及硬质奶酪这一类方便保存的乳制品。

● 丹那乳业 Instagram 的照片中满满一屋子的桌上都堆满了一包有一包的奶粉 / Instagram

" 不过,加工后的储存和销售同样让人头疼。" 牧歌负责人同时也指出了这一解决方法存在的问题。

东京八王子的磯沼牧场负责人也同样表示了对此举的担忧。虽然可以将牛奶制成黄油来避免浪费,但由于疫情期间餐饮业食材批发需求量整体下降,后续如何处理这些黄油也将是一个问题。

除了加工牛奶来延长保质期外,最直截了当的方式还是提高销量。

有些经销商选择在网上半价抛售被临时取消订单的乳制品,我曾用超市平价酸奶的价格(普遍价格在 100g/50 日元左右)购买到了专供五星级酒店的高级酸奶(原价约 100g/100 日元)。而由于线下店铺暂停营业,不少奶农也选择将自己的产品挂到网上。磯沼牧场负责人表示,虽然线下餐厅的销售额减半,但网店销售额增长了近三倍。

● 日本电商页面上被抛售的高级酸奶 / 网页截图

网购牛奶必然伴随着物流问题。乳制品在运输中需冷藏,成本相对较高,根据距离不同,每单运费多为 1000 日元(约合人民币 66 元)以上。这样算下来,运费可能比乳制品本身的价格还高。

而针对邮费高昂的问题,一些乳业则选择 " 豁出去一把 "。岛根县的三大乳业在专为疫情期间销量堪忧的店铺设置的 SOS 网站上发布了限量 500 套的乳制品套装,算上邮费仅 1600 日币(约 90 人民币),价格低得惊人。截至 5 月 29 日,该套装已售罄。

牛奶危机正在过去?

2 月底,日本宣布学校停课后,推特上就有网民自发呼吁大家多买国产牛奶与乳制品,以避免大量滞销的牛奶无处可去,导致最后农场不幸倒闭的情况发生。

● 2 月底日本宣布学校停课后,日本网友自发呼吁大家多买国产牛奶与乳制品 / Twitter

日本连锁便利店罗森也早早响应,自 3 月 9 日起至 3 月 20 日,推出半价热牛奶活动,帮助乳业者们减轻负担。

为进一步助日本乳业安全度过疫情,农林水产省 4 月 21 日推出了前文提到的 " 多喝一杯奶 " 应援活动,呼吁民众比平常多买一盒牛奶,多喝一杯酸奶。日本社交网络上立即一呼百应,不少网友上传记录自己每天 " 多喝的那杯奶 ",还有网友祭出了自己的 " 独家 " 牛奶菜谱。

● OUC48 的牛奶应援直播 / Youtube

如今,随着疫情好转,5 月 24 日,安倍晋三宣布正式解除全国范围的紧急事态。磯沼牧场的官网上也登出了将于 6 月 7 日恢复挤牛奶体验活动的告示。

另一方面,在已经解封的地区,一些学校也重新开始教学。据福岛电视台报道 ,5 月 18 日起,福岛县恢复了每日牛奶的供应。一名小学生告诉福岛电视台记者:" 停课期间完全没喝牛奶,都快忘记是什么味道了。现在喝着觉得真好喝,很开心。"

" 下个月终于要恢复学校供餐了。供餐品里就有我们最近可以恢复生产的学校专供丹那酸奶。" 丹那乳业负责人在帖子中向大家介绍了自家的酸奶," 等 6 月重新开学后,真想让各个学校充满活力的孩子们多尝尝我们家的酸奶!"

此外,乳制品产业链下游的不少实体餐厅也在慢慢恢复昔日的热闹。5 月 24 日下午,我造访了 Fine Days Café & Yogurt Parlor ,一家位于东京市中心六本木附近,主打酸奶饮品的西式餐厅。走进餐厅时,我注意到店内坐着两三位堂食客人,还有另外两位客人在收银台前,互相保持着一定距离排队等候点餐。该餐厅于 2019 年 12 月开业,没想到开张几个月便遭遇疫情。店员表示前两个月疫情严重时,虽然并未歇业,但生意也确实受到了一定影响,作为应对手段之一,餐厅于六周前正式开始了外卖服务。

" 不过,最近街上走动的人也变多了,你看,像现在这样,情况在一点点好转。" 戴着口罩的店员边说边转向了正走进店里的新客人。(责编 / 朱凯)

以上内容由"世界说"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国际新闻

国际新闻

了解世界的窗口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