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日韩贸易战第二季|韩国决定重启针对日本“限韩令”的 WTO 争端解决程序

半年没有大动静的日韩贸易战,似乎又有升级之势。

6 月 2 日,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召开发布会,宣布针对日本在去年 7 月开始实施的贸易 " 限韩令 ",因双方谈判没有进展,韩国决定就该问题重启世贸组织(WTO)的争端解决程序

(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发布会现场照片)

此后不久,日本外相茂木敏充便在发布会上对此回应称," 单方面宣布该消息令人遗憾。"

日韩 WTO 争端解决程序下的磋商于去年 11 月 22 日暂停。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贸易投资室室长罗承植在 6 月 2 日的发布会表示,暂停的条件是双方展开正常对话,但目前的情况已经不符合该条件。

就在 5 月 12 日,韩方要求日本在 5 月 31 日前就撤销 " 限韩令 " 做最后表态,不过此后据韩方称,仍未得到日方的真诚回应。日方则表示,期限是韩国单方面设定的,因此采取不回应的态度。这也是为何韩国决定重启日本 " 限韩令 "WTO 争端解决程序。

" 日韩贸易战 " 始于去年年中,并在短时间内快速升级。去年 7 月 4 日起,日本开始限制 3 种半导体和面板制造核心材料的对韩出口,并在 8 月末正式将韩国剔除出贸易优惠 " 白名单 "。作为反击,韩国宣布将日本剔除出 " 白名单 ",还在去年 9 月正式向 WTO 起诉了日本,启动了争端解决程序,更一度称计划终止韩日军情协定。

日方称,这是因为双方的信任关系 ( 包括出口管制规则在内 ) 已遭到了严重的破坏,韩方则称这是对二战劳工赔偿问题采取的经济报复手段。

日本的贸易 " 限韩令 " 可谓精准打击韩国产业的 " 七寸 ": 其支柱产业电子制造业。韩国对日本巨大的贸易逆差的最大源头为高科技产品,尤其是半导体和芯片制造设备占到了逆差的三分之一

对于高度依赖日本半导体原材料的韩国电子业来说,意味着上游供应受阻。在 " 限韩令 " 的影响下,原本对韩国出口相关原材料的日企享受有效期三年的一揽子许可待遇,但新规实施之后,意味着每份合同需要做个别申请,通过日本政府的审查,审查时间可长达三个月。

这一场延续了快一年的纷争仍未见解决的迹象。相关分析指出,去年 11 月韩国暂停 WTO 争端解决程序,还推迟终止韩日军情协定以此向日方示好;日方则部分放松了对韩国的光刻胶出口,为了在 12 月份日韩首脑会晤前展现出友好姿态。此外日方还同意重启磋商。不过,自此以后,一切便停滞了。

今年以来,日韩谈判进展显得踌躇不前。就在 3 月 10 日,日韩两国举行了第八次局长级出口管理政策磋商,因疫情原因会议以视频方式举行,但令人遗憾的是,在长达 16 小时的磋商后,对话无果而终。韩国在会上介绍了完善贸易管理相关法令等工作,再次要求日本撤销 " 限韩令 "。尽管日方对此给予积极评价,但仍未就是否撤销给出明确答案。

而新冠疫情的暴发,让双方关系变得更僵。韩国疫情暴发的时间早于日本,日方先宣布了对韩国的旅游限制,此后韩国对日本实施旅游限制令予以反击。

在 " 限韩令 " 和疫情的双重打击下,日韩关系可谓政冷经冷。就 2019 年双边贸易来看,韩国对日本出口下跌 6.9% 至 280 亿美元,从日本进口规模则大跌 12.9% 至 470 亿美元。

" 限韩令 " 引发的抵制日货现象仍在持续,据韩国关税厅 5 月下旬发布的数据显示,4 月韩国进口日本消费品 2.49626 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减少 37.2%,此外进口日本车仅为 6213.1 万美元,同比减少 58.7%

多数分析指出,日韩争端很难在短期得到解决,日方不太可能快速转变立场,因为这是针对二战劳工赔偿问题采取的报复手段,日本将继续以贸易 " 限韩令 " 作为筹码,和韩国展开磋商。

延伸阅读:

日韩关系恶化至此的根源为何?日方称是因为两国的互信关系已受损,韩方则称这是对二战劳工赔偿问题采取的经济报复手段,双方对于历史问题分歧巨大,日方认为 1965 年签订的《日韩请求权协定》已 " 结清 " 历史问题,但韩方并不这么认为,具体请见 21 世纪经济报道之前报道:深度|日韩开打贸易战?几十年无贸易争端局面被打破,到底 " 什么仇什么怨 "

以上内容由"21世纪经济报道"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