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被反转的女童受虐

知著网 06-02 3

「我们一路奋战,究竟是为了改变什么

女童,虐待,吐血,殴打,体罚,置之不理,任何一个词都于今都可以掀起最狂躁的互联网浪潮,可偏偏这些词汇聚在了一起。

5 月 30 日,一家长发帖举报教师体罚学生,以一张染满血的校服开篇,在 " 女儿哮喘,老师体罚,私下给老师送钱,老师堵门威胁,女儿病重 " 等一系列标签下完成了对涉事教师的公开声讨,其也曾公开呼吁不要骚扰涉事教师,大家要理性(事后证明属实老双面人了),不鼓励大家网络审判只求给条活路云云,熟悉的一幕再次上演,愤怒的人们发起了对涉事教师的大规模人肉与语言攻击。

事后想想, " 越是想让人们做什么,却越是劝人们别做什么 " 这一心理暗示被运用地如此熟练,涉事家长真的蛮有一套。

反转说来就来。在此家长发帖不到一小时内,便有专业医生质疑,哮喘的出血量不应如此之大,且血液痕迹的不合理与家长被殴打图片的伤痕判断同样充满疑点,随后接连爆出的聊天记录与该家长偏激凶戾的言语几乎让所有人产生了恍惚,一边是走投无路的可怜母女,一边是下降头诅咒老师的愚昧悍妇,一时间几乎所有的爆料都保持沉默,直到官方通报,这一切不过是家长的自导自演。

教师体罚的确存在,可涉事学生并未表现出任何不适,所谓的 " 交六万元给老师,女儿吐血 " 均是捏造。

事已至此,善良再次受到了无情的嘲弄。无奈的人发帖自嘲," 正经人谁写微博报案呢,报案用微博,微博是用来报案的么?无语(碰杯)。"

无情的现实再次玩弄了社会的善良。

01  被默认的 " 正义逻辑 " 与奋战的 " 正义伙伴 "

以上事件重新勾起了同样的社会议题,我们一路奋战,究竟是为了什么?在正义降临的渴望中,正义往往反噬自我。《熔炉》中的回答是,不让世界改变我们,而这也往往成了假借其名而促成极端的借口,辱骂涉事教师与反转后辱骂当事家长的往往是同一批人,且其有着充分的理由,因为自我的善良被利用,因而必须以惩罚的姿态去评判诱导的原罪者。

且在事件中,该家长展现的一系列 " 虐待 " 证据后,跟帖中立刻出现了一系列子虚乌有的想象,而整件事的逻辑也逐渐变成了一场罪名的叠加,有家长说该老师涉嫌对孩子进行猥亵,有家长证明其存在体罚行为,一系列的言论让整件事形成了一个闭环的逻辑,这个老师本就是有缺陷的恶人。

在事后,一切都被证实为谣言。

但这种墙倒众人推的逻辑真的很可怕,如果说墙倒众人推的前提是所有人都看见了那堵危墙,这次的网络闹剧则在很大程度上是对涉事教师进行莫须有的玩弄审判。

这什么逻辑?这或许是网络时代开始就被逐渐默认的逻辑,知音故事与现实的差距,或许永远无法明确界定。

02 被随处编辑的罪恶与只存在于乌托邦内的理想人格

天涯社区 2000 年前后的版块中充满了半真半假的都市传说,同虎扑的只图一乐不同,较为开放的社会文化造就了语义模糊的网络文风,一边是承自劳动时代的朴素情感,一边是隐晦而放纵的符号解构过程,在质疑一切的意义渴望中,任何敏感议题都能够吸引足够的眼球。

教育,军事,外交,秘史,真假参半,似乎什么都可以影射却又找不到确切对象,对自己所不了解的生活发泄式想象则成了对眼下迷茫无措的心理补偿。

觉得教育需要多元,因为感到自己无处生存(如韩寒),不满于外交政策的民粹公知,在一本本《某迷史》与某道学宫讲堂中大谈特谈历史虚无主义,富二代的生活,医生收红包,老师收礼金,迷茫的都市中产,初到城市的农村青年,一点一滴的想象推理汇聚成了现实社会的异时空镜像,对应着现实可能存在的任何罪恶,可偏偏主宰这个世界的规则是自由编辑的,编辑一条罪恶比编辑一条词条更简单。

同时,无数的媒介形象也在无意中加深着这种解释不通的鸿沟,给医生塞红包医生拒绝,给老师送礼老师婉拒的桥段,本应作为现实的对照与结合,却因形象刻画的过于高大全而成为了理想的玩偶,对照着不时出现的负面新闻与真假莫辨的都市传说,非 A 即 B 的古老逻辑重新占据了对现实社会的评价体系。

" 看他那么好,现实中还不是另一个样子。"

所以在评论的各种回忆中,儿时求学被老师虐待体罚,不公的待遇与至今仍然存在的问题已然成为了连带的痛点,所有的声音有意无意都在加深着教师印象的两极分化,一边是被光环笼罩的理想完人,一边是愈发被污名扼住的败类,且质疑的姿态与对苦难的捧高一边扩大着潜在的不公,一边压缩着理想光环的生存空间,将战场一股脑地留给了 " 善良的质疑 " 与正义万岁的口号。

至道学宫的评论区留言

只因为在想象的模糊领域中,或许可以理解为一种乌托邦中,理想凤毛麟角百里挑一,罪恶则是随处可见甚至随手拈来的思维碎片,或者说在很多人看来,理想本就是罪恶没被暴露出的暂时状态,一切皆是或大或小的罪恶集合,理想状态只是一层掩饰,对理想的寻觅则是在一盘黑暗中寻求光明。

03  对 " 模糊领域 " 的想象与社会现实的差距,罪恶可被证伪吗?

以上所言的,模糊领域中的想象,是真正的社会现实吗?许多人或许会立刻反驳,这完全是子虚乌有的污蔑,对此的想象只是缺乏对真善美的认知。

可是可以完全对其进行否定吗?或许也不可以,因为即便再承认社会进步,也总有光芒未及的阴暗之地。

归根结底," 想象 " 作为一种介乎于网络侧写与真实之间模糊的领域,在融合了社会现实与抽象的赛博符号后,已然失去了罪恶与崇高的分界,因为其无法证伪。

因为无法证伪,所以任何肯定与否定均失去了意义。

所以既不能否定那些都市传说的煽动与怀疑其充满恶意,也不能一味认为都市传说与所有的刻板印象均会随着一次次变革而烟消云散。

无法证伪即意味着人性复杂,世界复杂,而这种恶意产生的原因似乎只有一种解释,即人的自我对这种无法证伪的模糊领域拥有绝对的权威解释。

曾经的网络也曾是一种模糊领域,因为没有规则,甚至荒谬到有人将微博当作私密日记,而现在的网络则从初期的混沌时代,即现实社会的影子逐渐成为了另一层意义上的现实社会,在网络中的发言需要遵循特定的规则,原本产生于社会真实的想象直接作用于网络,而如今这种产生于真实的社会刻写与想象则在网络社会与社会真实,这两种真实中双双碰壁。

曾经将网络视为模糊领域,并以此为中心,大肆披露,拆解,反抗主流价值,甚至一度成为了网络社会的基本价值,对此拥有绝对解释权威的人同样则是信源,将信息拆分组合,泱泱民粹主义浪潮则在一旁煽风点火,以旁门左道的信息完成诡异的逻辑自洽,这套把戏至今仍在愚民,看看前些日子被封的至道学宫。

而在网络规范化后,多元的信息渠道与愈发开启的民智则不断将谣言破除,不断将都市传说中的不堪拉至阳光下供人品评,伴随着信息政策的不断完善(网络安全法规)与道德习惯的废立破止(禁止送礼塞红包区别对待),许多反智的信息不再被相信,因为网络也不再是法外之地。

正是因为如此,网络社会中的都市传说不再能成为大范围无法证伪的尴尬物什,许多人也不再相信看病必须要塞红包,上学必须要讨好老师,富二代们并不都是奢侈万分,所谓万事万物都有规则。

04 善良可以被证伪?

可是这种无法证伪的模糊领域并未消失,妄图主宰模糊领域的权威解释也没有消失,其化为了社会的恶意,包括对过去的回溯与未来的简单判断,其为整个社会打上了复杂的烙印," 毕竟你曾经做过,焉知你是否会回来。" 从纳粹余孽到民族浪潮,在妄图以再次被披露的社会阴暗来证明自己理论正确的同时,其也完成了自己的转型。

这种非此即彼,非 A 即 B 的迷惑逻辑在正常的网络社会中不再会被接纳,而这正是妄图重新主宰 " 不可证伪 " 的模糊领域的虚无主义者面临的难题,如何让人重新接纳,相信自己的荒谬?

在这个事件中,如何让人相信涉事老师是体罚学生无恶不作的坏老师?如何再次提及早已被解决的社会矛盾?如何让人们相信反智言论耸人听闻的表述,再次被历史虚无主义蒙蔽,如何在理智的围攻下顺利抽身?

答案即透支社会的善良。

我只要说,我的所为,是善良的,就足以抵消任何不信任了。善良不可证伪,恶行隐匿无言。

其可怕的地方在于,本质上仍然是非 A 即 B 的逻辑,却鲜有人敢去质疑。

其将非 A 即 B 的极端逻辑,套上了善良与否的名头,正如至道学宫振振有词的宣传口号," 溯本清源 ",而在这次的体罚学生的事件中,在家长的煽动下,人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善良的,一切偏激都是善良的,因为善良不太能被证伪,且善良在这种事件中往往与偏激挂钩,而在事件反转后,善良则处在了最为尴尬的境地。

善良或许成为了愚蠢的善良,许多人均会以此为教训,在下一次事件发生时,保持沉默。让子弹飞一会,绝不做那个第一个跟随的人。

而社会的善良于此被慢慢透支,所造成的结果会有多糟糕,老人跌倒不敢扶,社会热点不敢转,发言愈发谨慎,行为愈发利己,恐惧于结论而选择不下结论,畏惧善良而选择忽视善良,甚至仅以不作恶为恪己标准,也难怪被压制的幽灵再次抬头。

于此,都市传说们再次抬起了双眼,逐渐让所有人相信,看这世间,总有你不知道的黑,也难怪虚无主义者们兴奋叫喊,看,这世界又来了一次重复的悲剧。

用一句类似的句子结束吧。

看那自由,多少罪恶借他之名。

以上内容由"知著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