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黔人、黔地、黔景!电影《菩提本非树》开拍在即:破除身份的本非,重回生命的本真

ZAKER贵阳 05-25

" 我们拿自己没办法。" 十六年前,这句话被贵州作家冉正万当作短篇小说《连环套》的结尾。其中的 " 我们 ",是指派出所所长和火锅店老板,两人分别是基层里 " 权 " 和 " 钱 " 的象征,却因为鸡毛小事相互 " 斗狠 ",导致矛盾层层升级酿成大错。期间,他们都拼命强化各自的 " 权 " 与 " 钱 " 的作用,最终不过是钻进了 " 权 "" 钱 " 编织的 " 连环套 " 中不可自拔,再也没能钻出来。

如果说冉正万的《连环套》提出了 " 我们拿自己没办法 " 这一人性困境,贵州新锐导演刘才华和冉正万根据该作全新改编的电影《菩提本非树》,则将主题放在深挖 " 没办法 " 的缘由,并给出 " 没办法 " 的救赎之法上。日前,电影《菩提本非树》出品方贵州电影电视制作有限公司与清镇市举行合作拍摄协商座谈会,贵州电影电视制作有限公司总经理杨波携主创一行,与清镇市领导及相关部门负责人展开座谈。据悉,影片将在清镇市取景拍摄,届时将登陆全国院线上映。

因 " 身份 " 而起的戾气

电影的构思,源于贵州青年编剧、新锐导演刘才华驾车行驶在路上的一次所见所悟。" 有一些人,你看他一眼,他都要骂你一句。" 刘导这样形容他当时的境遇。后来,他将这一源于生活中的场景写过一篇名叫《莞尔一笑之后》的杂文,也写进了电影《菩提本非树》剧本中去——看到比自己开得快的,就骂一句:" 你急到去投胎呀?" 看到比自己慢的,也来一句:" 你妈的,骑个蜗牛也好意思上路。" 看到和自己速度一样的,也有说的:" 儿哦,要比不是?"

" 当时,我体会到的是‘戾气’二字的可怕。更可怕的是,面对戾气,我在一念之间也生出了一丝戾气。" 刘才华坦言道。意识到这点的他,顿时联想起了十多年前读到的冉正万老师写的一篇短篇小说," 讲一个对所有穿制服的公家人心怀偏见的火锅店老板,与一位穿警服、有些点权力傲慢的派出所所长,两人上演了一场新版‘傲慢与偏见’的故事,直至不死不休。" 不过他只记得这些情节,不记得具体篇名了,于是向冉正万老师打听,想找来重新再读。" 我有写过这篇小说?" 冉正万听后,反问刘才华,他连自己也记不清了。等到刘才华费了很大的力气,从互联网上寻得《连环套》的全文发送给冉正万过目时,冉老师才若有所悟地说了句 " 哦 "。刘才华说:" 我想将《连环套》改编成电影剧本。" 冉正万说:" 哦。" 刘才华说他想将剧本名改为 " 菩提本非树 ",冉正万说 " 哦 "。这是去年春天的事,等到了夏天,刘才华将第一稿剧本发给冉老师指正时,冉正万说:" 哦!"

" 起初,我对电影剧本的事不感兴趣。毕竟电影是很复杂的综合性艺术,涉及到各个环节的方方面面。而写作不同,小说家是一个人就可以了,也只能是一个人。" 冉正万笑着说," 我习惯了当作家,也只能当作家。" 但看完刘才华的剧本,他说自己不得不参与其中了,原因是," 才华有能力将方方面面组织起来;才华很有才华,最初的剧本虽然还存在一些问题,但整体上是一部完整的作品;我和才华沟通剧情,两人都能理解、能契合。" 这样一来,冉正万老师参与到剧本创作的漫漫征途上来。

剧本最初将人物角色的主要矛盾定位为 " 误会 ",因 " 误会 " 造成 " 隔阂 ",反映当下的人们都急于自我表达而不善于倾听沟通的现状。冉正万认为," 误会 " 本身作为一种冲突,是可以推动电影的叙事发展的,但‘误会’本质上只是一种偶发状态,现实中造成的冲突往往不显著。" 他用 " 戾气 " 取代 " 误会 ",作为冲突产生的根源。对此,冉老师的解释是,戾气是现实中普遍存在的,与人的外在的身份、场合,以及内在的个性、修养都有关," 当下的熟人社会逐渐向陌生化社会转化,加之社会分工越来越细,人们的身份越来越繁杂,人与人之间,习惯用身份、职务来看待彼此,一个活生生的、综合的人被等同于一个身份,每个人都被套在‘身份’的笼子里,所有的喜怒哀乐都是‘身份’带来的喜怒哀乐,而不是人本真的喜怒哀乐。" 他说,这种非 " 本真 " 的 " 本非 " 的状态,是戾气产生的根源。

冉正万提到了诺贝尔奖经济学得主阿玛蒂亚 · 森的一部经典作品《身份与暴力》。书中说,人因职业、性别、国籍、地理位置、宗教信仰等等的不同,而被切分为相应的 " 身份 ",人们由此被强塞进一组坚固的 " 小盒子 " 里。用一套单一的身份认同分类法对人类进行简单化的、强制性的分类,是包括 " 文明的冲突 " 在内的各类冲突产生的逻辑起点,阿玛蒂亚 · 森称之为 " 幻想的暴力 "。在冉正万看来,恰是这些单一的身份概念导致的非本真的幻想状态,造成了真实的戾气与暴力。" 将人当作完整的人来看,戾气和暴力就不容易产生。" 他说," 重归人的本真,才能获得自由。"

冉正万老师和刘才华导演每人捧着一本《身份与暴力》读了许久,开始改写新的剧本。

灵动的 " 鱼 " 与设限的 " 套 "

目前,最新的《菩提本非树》电影剧本已是第 20 稿,故事围绕 " 身份 " 问题展开,讲述一位身怀戾气的年轻老板,如何被女派出所所长救赎的故事:年轻的老板叫何必胜,十八岁时,母亲因种的房子倒塌不幸身亡,前去帮忙善后的城管说:" 我们打了好多次招呼,叫她不要建不要建,就是不听。这下好啦,命都没有了,建来干什么。" 何必胜一砖头将其拍下楼;当时刚从警校毕业的公安干警李明强也在现场,担心何必胜的安全,也担心他再攻击他人,瞅机会一把将何必胜控制住。建违章建筑又故意伤人的何必胜穿上一身 " 囚服 " 进了监狱。从此,在何必胜眼里,凡是穿公家制服的人,都是有特权的人,深以为这是不公平的根源。多年后,李明强成为主持工作的派出所副所长,深知基层公务员的难处和有限的能力,秉公执法与其说是坚持原则,不如说是对自己身份的清醒认同,不过,所在单位赋予的权力有时反而是负担;何必胜出狱后开了一家酸汤鱼火锅馆子,开业时锣鼓响天鞭炮齐鸣,而接到扰民举报前来处理此事的人又是李明强。何必胜认为李明强是有意刁难,以惯有的习气将李明强一怼到底,对公职人员的偏见使得他听不进任何人劝告;李明强的兄弟李明杰,在郊区做鱼塘养殖,性格与何必胜相似。后来,何必胜邀同是拆迁户的朋友入股,盘下水质和面积非一般鱼塘可比的天然湖面做水产养殖,大有垄断小城鲜鱼市场之势,让李明杰等中、小养殖户深感压力,最后在背后对何必胜动了些小手脚。何必胜认为李明杰嚣张是有他姐做后台,李明杰则认为何必胜这种暴发户什么都想要,豪强霸道。矛盾不断升级,连双方父辈都被牵连其中。在错位与误判中,根植于身份的曲解进一步加深 …… 最后,何必胜看到了李明强公正大气的为人,戾气消散,众人达成和解。

《连环套》小说里钻进 " 身份 " 的套子里后再也没钻出来的众人,在《菩提本非树》中打破 " 身份 " 的笼子回归到人的本真状态,从而获得了救赎。" 困人的,往往也自困。" 冉正万说。《菩提本非树》有个细节,何必胜看李明强就是一身 " 警服 " 而对她充满偏见,而他自己虽然已经出狱,但在旁人的心目中他还穿着 " 囚服 ",世界的样子就是人的心的样子。" 卸下这些画地为牢的‘身份’,他们本质都是心思单纯、心底善良的人,也因此才能达成和解。" 冉正万说。

电影剧本穿插着 " 鱼 " 和 " 套 " 这两个富有深意的意象,来展现人心的状态。在中国文化里,水中游的 " 鱼 " 和天上飞的 " 鸟 " 是灵动、自由的象征,故而有 " 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 " 的诗句。" 鱼 " 本来自由,但一旦进入到由概念、戾气、无明编织的 " 套 " 中,便是自我束缚,也束缚他人。从这些 " 本非 " 的状态中觉醒过来,才能重获自由。在这一意义上," 人 " 就是 " 鱼 "," 鱼 " 就是人。

" 我看过这个剧本的多次修改稿,也提了一些建议,与刘才华导演探讨说,剧本成熟的标志,应当是你可以自如地回答任何看过剧本的人提出的任何问题。我以为,现在的《菩提本非树》的剧本在一定程度上做到了这一点。" 在相关协商会上,清镇市市长王鸣明如此说道。

" 贵州电影现象 " 下的清镇故事

2018 年末 2019 年初,饶晓志、毕赣、陆庆屹这三位编织贵州故事的贵州导演,集体站在了聚光灯下:饶晓志的《无名之辈》依靠超高口碑完成逆袭,以 3000 万元成本获得近 8 亿元票房;陆庆屹执导的纪录片《四个春天》,以 1500 元成本荣获第 12 届 FIRST 青年电影展最佳纪录片奖;毕赣执导,汤唯、黄觉、张艾嘉、李鸿其、陈永忠主演的《地球最后的夜晚》,入选法国《电影手册》刊发 "2018 年最期待电影 " 封面专题,并成为当年金马奖的开幕影片。其中,凭借《路边野餐》获得洛迦诺国际电影节最佳新导演银豹奖、台湾电影金马奖最新导演奖的毕赣,其执导的《路边野餐》《地球最后的夜晚》更多关注当下人的内心潜意识梦幻世界,叙事碎片化、梦幻化,呈现出某种近乎魔幻现实主义的风格;饶晓志的《无名之辈》《你好疯子》黑色幽默,夸张错位,呈现出荒诞性的美学品格;陆庆屹的《四个春天》,和另外一位黔籍纪录片导演周浩的《棉花》《大同》,则用影像记录家庭以及社会的变迁,传达对生命的关怀和对底层群体的记忆;以欧阳黔森、肖江虹为代表的 " 作家为主,编剧为辅 " 的复合型跨界作者浮出水面,代表贵州影视群体中有着 " 作家型编剧 " 的底子。中国电影的 " 贵州新力量 "、中国故事的 " 贵州表达 ",正在自觉自信地走出大山——业界称之为 " 贵州电影现象 "。

在此背景下,电影《菩提本非树》从出品方、导演、编剧等主创团队,到取景地,无不带着浓厚的黔人、黔地、黔景的烙印。根据剧本的场景设定,电影取景所需的横向维度要展示 " 新城、古城、城乡结合部 " 的演进关系,通过不同的时代空间展现出时代心态的变迁;在纵向维度上需要体现 " 水、平地、山 " 的层次关系,水里的鱼、平地生活的人,与山上的寺庙,象征着人的现实处境,以及获得自由的所在。清镇市市长王鸣明认为,清镇的山水、人文,无疑是这一电影剧本拍摄的最佳取景点。

与此同时,清镇本地正在打造的 " 清镇电影工厂 " 项目也在为《菩提本非树》电影的摄制助力赋能。该项目依托贵州(清镇)职教城的 19 所职教院校的教育和人才优势,集合包括 " 三湖一寺 N 贵州 "(红枫湖、东风湖、百花湖、巢凤寺、时光贵州、乡愁贵州、四季贵州、寻味贵州等)在内的优势资源群体。去年八月,印度宝莱坞电影制作龙头公司之一的印度穆克塔艺术有限公司曾到清镇市就贵州宝莱坞电影工厂投资项目进行研讨,拟在清镇市建设集电影制作、电影发行、电影展览和电影教育为一体的电影工程项目。

据介绍,近年来,清镇市以电影产业为载体,利用自身原生态民族文化丰富、自然生态环境优越的独特优势,不断提升文化软实力,进一步扩大城市知名度,打造出一张靓丽的城市名片。微电影《清清小镇》荣获 " 金桂花奖 " 最佳城市微电影奖和 " 光年奖 " 最佳城市微电影奖,清镇市人民政府作为联合摄制单位参与拍摄的正能量打拐题材电影《再见,陌生人》也将登陆全国院线。

" 清镇电影工厂项目将把清镇打造电影创作制作、取景拍摄为核心的最佳目的地之一。" 清镇市市长王鸣明介绍说," 项目将以建立影视文化创意园区、工作室注册等多种形式,在资金、平台和渠道等方面找准契合点,整合各方力量,站在全省的层次上,从创新推动文旅融合、文旅产业和对外开放的角度,鼓励各方以清镇为辐射点,逐步在电影艺术领域扩大清镇和贵州的知名度。"

贵阳晚报 +ZAKER 贵阳

记者 郑文丰

编辑 胡亚妮 编审 李枫

以上内容由"ZAKER贵阳"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