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疫情下的外贸人:全场被打,仍想留在牌桌上

砍柴网 04-06

从欧美到东南亚,从轻工业产品到大宗商品,疫情对进出口行业影响巨大,外贸从业者在艰难求生:转国内市场、降价、做直播,不一而足。

疫情在全球扩散,外贸行业的危机扑面而来。

" 外贸没订单,没活,整体来了就是开会、搞卫生 ",在抖音上,一位印染公司的员工拍下了自己工厂的情况——生产线空空荡荡,工人们站在旁边无事可干,眼神里充满了迷茫。在视频里," 往后的形势会更加困难 " 这句来自电影《地道战》的台词被重复播放,气氛悲凉。

如果你最近常刷短视频 APP,一定对这类视频不陌生。

在 2020 年初,外贸行业遭遇了过山车行情。在国内疫情来临时,外贸行业遭遇低谷,订单堆积而工人奇缺。好不容易国内疫情好转,各地开出专列专机抢工人,结果没多久海外疫情扩散,订单纷纷被取消,招来的工人又被遣散。

" 今年中国外贸生产企业复工晚于往年,加上物流运输不畅,人员国际往来受阻,导致订单的履约率下降,进出口受到一定的影响。"3 月中旬,商务部外贸司司长李兴乾提到,受疫情叠加春节因素的影响,1 — 2 月,中国外贸进出口总额 4.12 万亿元,下降了 9.6%。

" 从今年看,外贸发展所面临的国内外的形势极其复杂严峻,不确定因素一直在增多。" 李兴乾称。

从欧美到东南亚,从轻工业产品到大宗物品,疫情对于进出口行业的影响显而易见。中国中小企业协会发布的《关于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小企业影响及对策建议的调研报告》显示,86.22% 的企业账上资金无法支撑 3 个月以上;33.73% 的企业资金支撑不到 1 个月;只有 9.89% 的企业反映可以支撑半年以上。

3 月中旬以来,一些外贸企业倒闭的消息在网络上流传,不过,更多的人依然还在坚持。

" 全场被打 "

" 中国打上半场,外国打下半场,外贸人全场被打 "。这是近期网上流传的段子,也外贸业务经理王菲亲身经历的现实。

90 后王菲在外贸行业已经干了四年,过去几年,她的主要工作就是从亚马逊和速卖通卖假发套,客户主要来自欧洲、北美和非洲。

今年 2 月,国内疫情蔓延,王菲所在的公司开始在家办公,总体影响还不算大。" 毕竟有一部手机或者一台电脑就够了,能连上网就行。"

那时候,王菲的心态还是比较乐观,甚至觉得有点庆幸。毕竟,餐饮、旅游、休闲娱乐等线下实体行业遭受重创的新闻铺天盖地," 我们和它们相比好的一点就是,国内疫情严重的时候还可以接单。"

对于做假发套的跨境电商来说,从春节到 5 月份之前的这段时间是一年中的旺季。

春季是一年之中用户需求量最高的季节,因为这个时候气温比较适宜戴假发,不会太热;而到了夏天,天气变热,带假发会难受。王菲称,相比春季,夏季的订单量会下降超过 30%。秋天过后,单量又会增加一些,不过 " 秋天时间太短。"

春天之所以是假发套外贸电商的旺季,在王菲看来,还有一个原因——春季也是客户手里最有钱的时候。假发套相对而言单价较高。王菲他们出口的假发质量差的售价也要 50 美金左右,质量中等的约 150 美金。即便是对于收入较高的美国人而言,这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春季还是美国人的退税季,政府会返还给纳税人一笔税金。" 那些从来不攒钱的人突然收到了天上掉下来的一笔钱 ",因此,有钱了的客户就会更加舍得消费。

所以在 2 月份,王菲最大的压力不是没有订单,而是缺货。

疫情之下,国内防控措施严格,物流运输速度变慢,向海外发货变得困难,很多订单只能依赖之前在海外仓的备货完成。但对于大部分企业来说,海外仓的备货都不齐全。

" 你们还行吗?"、" 我付款了你们能不能发货?"、" 物流什么时候正常?",2 月份时,王菲每天都疲于应对客户的这些询问。

除了上述这些问题,有些用户对于中国发过去的快递也心存恐惧,担心有病毒,不敢接快递袋。

为了打消客户的疑虑,王菲提到,业内人士还编制了一套对应的话术模板,告诉客户虽然中国有疫情,但自己没有在疫区,而且订单都会在消毒后才发出。

虽然和往年相比订单减少了 1/3,但是没有人放弃。" 当时大家都坚信疫情总会过去,甚至是很快过去 ",王菲称,当时确实也有一些客户取消订单,但那是因为一些工厂不能开工,库存不足,甚至 " 会主动请求客户取消订单 "。

进入 3 月,随着国内疫情好转,企业复工增多,国际物流开始恢复,物流问题开始得到了一定缓解,虽然工厂还不能大规模生产,但仓库的库存终于可以发出去了。

然而,就在问题刚刚有缓解态势的时候,欧美疫情开始爆发。形势急转之下,这一次又是物流撂了挑子——国际物流服务开始减少,而且价格上涨,"3 月中旬国外疫情日益严重的时候价格每天涨一次 "。

更大的打击来自亚马逊。

3 月 17 日,王菲收到了亚马逊的通知——要求卖家优先处理接收生活必需品、医疗用品以及其它有较高需求的商品进入运营中心;对于非上述品类的商品,将暂时停止创建运营中心的入库申请,这项入库限制将持续至 4 月 5 日。

此后的 3 月 22 日,亚马逊直接暂停了意大利和法国站点接受消费者对非必需品的 FBA(亚马逊自配送)订单。

亚马逊的通知,图片来自网络

3 月 27 日,亚马逊又发布一则消息,称其美国站 FBA 商品入仓流程中,必需商品的优先处理政策在 4 月 5 日后仍然适用,并表示由于疫情影响的不确定性,亚马逊运营中心无法确定完全恢复运营的确切日期," 与此同时我们正在将更多商品加入必需品名单。"

这些政策意味着,类似于假发套这样商品无法在亚马逊入库,即便能入库,在一些国家也无法卖出去。

而相比这些问题,更让王菲担忧的是,疫情会导致很多客户收入大大减少,假发这种需求也就断了。

" 很多美国人的习惯是有 10 美金就要花 20 美金 ",这种超前消费习惯遇上疫情就可能马上面临失业、收入下降甚至资金链断裂的危机。

近期,王菲的一位同事接到了一个订单纠纷,客户称没有收到商品,要求马上退款,并威胁称,如果不马上退款就写差评。针对这个情况,她的同事去查了物流信息,发现客户已经签收,且收件地址和收件人姓名都是正确的。

结果,第二天出人意料的事发生了。那位客户突然留言说," 其实我收到货了,就是想骗你(谎称)没收到 "。对方承认,这样做的目的就是可以得到一些退款,然后可以拿钱去买食物。

在这种情况下,王菲他们的订单数量比 1、2 月份出现了大幅下降 , 降幅差不多 2/3," 本来日常有 50 个订单,现在一天能出 20 个就很棒了。"

面对惨淡的形势,王菲也开始闲了下来。她打算整理思路,思考一下店铺的运营策略。对于未来她还是乐观的," 现在虽然订单很少,但是疫情过去大家还会消费的。"

继续留在牌桌上

欧美跨境电商遭受打击的时候,东南亚外贸卖家也在逆境求生。

在纠结许久之后,陈美欣咬牙退了刚租来的大仓库。在做东南亚跨境电商的这几年,她的利润还不错。2020 春节前刚换了办公室和大仓库她,准备大干一场,没想到却被一场疫情推到了悬崖边。

陈美欣主营的商品是玩具,在东南亚甚至全球市场,中国玩具都占据了绝对的市场份额。但现在,她的销量却跌入了谷底。

春节后的一个多月里,陈美欣没有开工,收入为 0。不过,那时候她的压力还没有很大。

陈美欣曾经判断,东南亚气温高,年轻人口比重大,疫情可能不会那么严重。" 本来根据我的判断,东南亚市场 5-6 月份会慢慢恢复,然后 9-10 月份就会直接进入旺季 "。

但她现在看来,似乎所有的节点都要往后延迟 3 个月,加上明年春节的影响,至少需要 12-15 个月订单才能恢复到正常状态。

现实很残酷,从 3 月中旬起,东南亚疫情开始爆发。3 月 12 日,菲律宾首都马尼拉宣布封城一个月,菲律宾选择先行一步,成为东南亚第一个 " 封城 " 的国家。此后印尼、泰国、马来西亚、越南等国也纷纷宣布封锁令,限制人员流动,进入全面隔离模式。

亚洲部分国家疫情数据(截至 4 月 4 日晚 22 点),来自《疫情实时大数据报告》

对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是陈美欣最主要的三个客户来源地,占到其收入和利润的 80% 以上。疫情、封城让这些国家的订单量直线下降,只有去年同期的 16% 左右,而且形势可能变得更加严峻。" 菲律宾的订单已经不能发了,马来西亚估计也很悬。"

除了订单量减少,其它问题也接踵而来。陈美欣称,现在有了订单也不敢发货,因为怕被用户拒收退回," 今年 Lazada(东南亚最大的电商平台之一)出了新的退货政策,退货运费贵得吓人。"

因此,未来两个月收入锐减几乎成为了板上钉钉的事情。如何保证现金流成为头等大事,一旦现金流断了,公司面临的就是直接倒闭。所以,最近一段时间,陈美欣做梦都在核算成本、人工、杂费、采购成本。

为了自救,她决定退了大仓库并给团队降薪 30%," 为了继续能留在牌桌上,能节省一笔就节省一笔。"

没有订单,竞争却在增加。由于欧美疫情加剧,一些原本重点聚焦亚马逊的商家开始转战东南亚。

为了应对竞争,陈美欣也决定改变粗旷的经营方式,开始精细化管理,比如,以前所有国家站点都是英文的,现在他们开始针对性地处理成当地语言。

不过对于东南亚市场,陈美欣一直做着最坏的打算——如果东南亚全部封国,他们在 Lazada、Shopee 上的店铺全部开启假期模式。

外贸生意不好,面对仓库里堆着十几万的存货,陈美欣开始尝试国内市场,尝试多个方向," 团队能活一天是一天。"

最近,陈美欣公司在拼多多上申请了账号,准备试一下水。原本拼多多被他们当作业务的衍生,但现在却可能变成主力店铺,这让陈美欣觉得无奈。

原以为有东南亚电商经验,在拼多多开店也不难,实际运作起来她才发现,拼多多和 Lazada、Shopee 还是有很大的不同——她们的产品在拼多多有的竞争太激烈,有的又太过小众。

短视频和直播也是她最近思考的方向。陈美欣认为,从国内抖音的发展趋势来看,TikTok 很有可能会成为东南亚电商的流量入口,现在已经有点苗头了。

对于直播电商,她觉得也很感兴趣,尤其是李佳琦、薇娅在淘宝直播风生水起给了她信心。所以,最近她也召集员工开始讨论如何做直播," 我们公司有个小姑娘,说是去看直播做调研,半小时就花了三百多。"

刹不住车

无论是假发还是玩具,在遭遇疫情时,都能迅速地做出应变,降低损失,但对于大宗商品来说,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和普通的外贸公司不同,李东河所在的公司是中国一家大型制造企业。

作为汽车供应链的上游厂商,他们公司一方面从海外进口原材料,另一方面又将制造的成品销售给海外汽车零部件公司。可以说,这次疫情,让他们受到了双重的打击。

在疫情之下,全球汽车行业备受打击。3 月底,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预计,2020 年全球汽车销量受疫情影响将下滑 29%,中国市场销量下降 15%,短期内不可恢复。

由于需求量减少,加上疫情的影响,汽车公司纷纷减产,导致上游汽车零部件订单下滑。

因此,李东河公司的出货量和价格都开始下降。" 目前对外销售的产品价格一吨下降了 10% 左右 ",李东河提到,即便如此,从年初到现在出货量还是下滑了 1/3。

虽然货卖不出去,但进口原料的价格却没有降。受货运时效的限制,大宗原料的进口和一般商品不同,其合同签订都需要提前至少三个月,因此,即便是疫情到来,公司也难以很快刹车,还要按照当初订购的价格和数量来付款。

" 现在市面上原料进口的价格一吨是 800 元,而当初签订的价格是一吨 1200 元 ",李东河称,这相当于成本比现在的市价高了 50%,但合同已经签了,不可能毁约,毕竟," 市面的供应商就那么多,除非以后不再做这个生意了。"

让他们雪上加霜的是,进出口的物流成本还提高了。

在以前,进口的海运成本并不高,因为很多轮船出口的时候是满载,而进口的时候通常空载,但是空载的轮船在远洋上很危险,容易发生倾覆的危险,因此,轮船方愿意以低价运费接回国的订单,有时候他们愿意倒贴钱,这相当于买货物来压仓。

但现在,由于海运货量明显减少,来回的船只数量也大幅度减少,海运的价格也就大幅度提高了,而且时效无法保证。以前正常情况下 14 天的目的港免柜期可以解决清关,现在国外至少需要 21-28 天。

同样,空运的价格也变得非常昂贵。从 3 月中旬起,国际航班开始加强管控,严格控制每家航空公司在每条航线上的航班量。一位业内人士称,目前空运价格比以前价格贵了 2-3 倍。

即便如此,公司也不敢完全停掉进口——一旦疫情好转,再想进口就要再等三个月才能收到货。

由于国外疫情严重,运输受到影响,因此李东河所在的公司也开始拓展国内的客户,对接逐渐复工的国内汽车产业链。但是情况依然不是很乐观,因为市场上不止他们一家在这样做,而且 " 下游客户也知道产品价格一直在下降,在控制购买需求 "。

当所有人都在拼命出货降库存,囚徒困境就产生了——大家都知道竞争其实没用,因为需求就那么多,降价出货量也并没有增加多少,不过 " 谁也不敢不降价,否则有可能被挤出市场。"

主业在亏损的时候,李东河在的这家公司却阴差阳错地发了一笔防疫物资的财。最近他们在美国的一个合作方急需口罩等防疫物资,委托他们从中国进口口罩。最终,他们在国内找到了十万个 N95 口罩,数百套额温枪以及一些防护服,发货出去,也算是小赚了一笔。

" 最近也只有防疫物资的出口还能赚到钱 ",李东河感慨说,不过 " 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

来源:全天候科技 张吉龙

以上内容由"砍柴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