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或将第八次参加奥运会 丘索维金娜的故事不只有辛酸

2018 年雅加达亚运会体操女子跳马决赛,丘索维金娜以 14.287 分获得一枚银牌。图为丘索维金娜助跑起跳。中新社记者 侯宇 摄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 4 月 6 日电 ( 王昊 ) 2020 东京奥运会确认延期一年,原有的国际体坛格局瞬间被打破重组。变局之下,每一个组织和个体都面临巨大冲击。

面对前所未有的挑战,有人彷徨、有人退缩,而有的人却选择逆流而上,这其中,即将年满 45 岁的丘索维金娜的身影,依然坚定且熟悉。

这位曾经为救重病的儿子而坚持比赛的 " 体操妈妈 ",在儿子痊愈后,依旧坚持奋战在赛场之上。

2016 年,41 岁的丘索维金娜第七次参加了里约奥运会,是奥运史上年龄最大的体操选手。

不论年纪比 " 四十不惑 " 还多出一个奥运周期的丘索维金娜,能否如愿第八次参加奥运会,她的经历已经远比很多人看到的要鲜活亮丽。

广为人知的辛酸故事

丘索维金娜的社交媒体上有一张照片,是她和家人们的合影。这张照片的发布日期是当地时间 3 月 22 日,配文为:" 照顾好自己和你爱的人们 "。照片里,丘索维金娜脖子上的项链吊坠为奥运五环造型。

社交媒体截图。

看起来似乎是疫情阴影笼罩下的一碗 " 鸡汤 ",不过有趣的是,这张照片也包含着丘索维金娜纳最广为人知的故事——亲情和赛场。

早在上世纪 90 年代,丘索维金娜就在国际舞台亮相。1991 年美国世锦赛,她获得了个人第一个世界冠军。1992 年巴塞罗那奥运会上,丘索维金娜作为独联体代表团的一员,夺得了女子体操团体比赛的金牌。

1996 年,代表乌兹别克斯坦竞逐奥运会后,丘索维金娜选择退役并结婚。很快,她便和丈夫有了第一个孩子,名叫阿利舍。

至少到那时看起来,丘索维金娜的故事已经充满传奇且圆满。

2005 年 11 月 26 日,澳大利亚墨尔本,丘索维金娜获得体操世锦赛跳马银牌,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

但不幸的是,这三口之家努力构建起来的美好生活,却被一场意外摧毁。

年幼的阿利舍被诊断出患有白血病,需要巨额的治疗费用。为了给儿子治病,丘索维金娜卖掉房子和车子,依然远远不够支付治疗费用。在这样的窘境下,丘索维金娜选择复出。

" 一枚世锦赛金牌等于 3000 欧元的奖金,这是我唯一的办法。" 她说。丘索维金娜与德国体操协会达成协议,从 2006 年开始,正式代表德国队参赛,由体操协会负责承担儿子的医疗费用。

此后,她参加了 2008 年和 2012 年的奥运会,其中在北京奥运会上,更是凭借以自己命名的 " 丘索维金娜跳 " 摘得银牌。

2008 年 8 月 17 日,在北京奥运会女子体操跳马项目中,代表德国出战的丘索维金娜获得银牌。

幸运的是,这个故事的结局还算圆满,阿利舍经过治疗,已经基本痊愈。

而 2012 年代表德国队参加完伦敦奥运会后,丘索维金娜就带着病情得到控制的儿子回到乌兹别克斯坦。

八次奥运会意味着什么

2019 年 10 月,体操世锦赛女子资格赛中,丘索维金娜在女子全能项目中仅排第 87 名。不过,根据国际体操联合会的相关规则,她凭借顺位的优势递补入围东京奥运会。

假如一切顺利,丘索维金娜今年就将迎来自己的第 8 次奥运之旅。但最终,她与所有期待并准备着这场盛会的运动员一样,等来了延期一年的消息。

在退出和坚持之间,丘索维金娜又一次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后者。她说:" 我想参加东京奥运会,而后退役。"

尽管丘索维金娜已经很难再站上奥运会的领奖台,但这并不妨碍她在奥林匹克的岁月长河中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2006 年 12 月 15 日,代表德国出战的丘索维金娜在训练中。

1992 年巴塞罗那奥运会,中国体操队表现最为抢眼的女运动员要数陆莉。那是她第一次参加奥运会,就夺得了高低杠金牌、平衡木银牌以及女团第四。

那一年的女团金牌被独联体获得,丘索维金娜就是其中一员。她比陆莉大一岁,同样是首次参加奥运会。

1994 年,年仅 18 岁的陆莉选择退役,进而开始读书深造。稍微年轻一点的观众,对于陆莉的名字可能有些陌生。而曾与她同场竞技的丘索维金娜,还能活跃在赛场,在体操领域这几乎可以用 " 奇迹 " 二字来形容。

当然,现在的丘索维金娜,早已无法和年轻时候的竞技状态同日而语了。2016 年里约奥运会,在自己的主项女子跳马决赛中,虽然她的难度分是并列最高的 7.0 分,但丘索维金娜只获得第七名。

当有人问丘索维金娜,第七届与第一届有何区别时,她笑了笑,耸耸肩,说了 " 年龄 " 两个字。

2012 年 8 月 5 日,以 37 岁高龄出战的丘索维金娜在伦敦奥运会女子跳马项目中,获得第五名。图片来源:新华网

彼时,阿利舍已经基本痊愈,在德国上学。丘索维金娜说:" 他老跟我说:‘妈妈,别做那些危险的事啦;妈妈,当心点;妈妈,好好睡觉啊!’不过,我还不想退役,让我们东京奥运会再见吧。"

相比于上世纪 90 年代,如今的体操规则、服饰妆容和比赛风格,都早已大不相同。但这期间,无论多少人来来去去,丘索维金娜一直都在。不论是最无助的时候,还是终于看到希望的时候,她都犹如在跳马比赛中助跑一样,坚定而有力地前进。

" 体操选手丘索维金娜 "

通常人们在讲述丘索维金娜的故事时,一个个标志性的年份在嘴边划过,看起来岁月似乎对她格外宽容。

丘索维金娜社交媒体截图。

2019 年 5 月,国际体联体操世界杯挑战赛在中国举办。丘索维金娜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自己站在亚军领奖台上照片。旁边的两个小姑娘,脸上满是胶原蛋白,从面容上来看,她们就像是两代人。

在这 30 年里,丘索维金娜让自己成为了体操领域的传奇,如今和她同场竞技的女孩们,很多比她儿子还要小。丘索维金娜还能站在赛场之上,哪里是因为岁月宽容呢,全是因为其背后付出的泪水和汗水。

但若只将她的故事看做一位不幸的母亲为儿子而努力拼搏,那也有些辜负了丘索维金娜的坚持。

丘索维金娜曾说:" 对我来说,儿子就是我全部的生命。只要他还生病,我就一直坚持下去。他就是我的动力。" 但她也说过,自己越来越热爱体操,享受上场比赛的时刻。

丘索维金娜和儿子的合照。

当陷入绝境时怀着怎样的心情回到赛场?为儿子赚钱治病而努力训练的时候是否也曾崩溃痛哭过?哪一个瞬间让自己对于体操的热爱超脱于物质之外?这些我们不得而知,但显然当下的丘索维金娜乐在其中。

翻阅丘索维金娜的社交媒体,其实有些无聊——她太过喜欢分享自己训练和比赛的片段。

同样是国际体联体操世界杯挑战赛现场的照片,她单手叉腰,配文为:很美。在这个充满年轻女孩儿的赛场,她依然在绽放着自己的美丽。

社交媒体截图。

而那些光线有些暗的训练视频,外人看来似乎有些乏味。一个上法动作、一个空翻、一个转体,很是枯燥,但丘索维金娜喜欢分享这些。

丘索维金娜不仅仅是一个命运多舛的母亲,儿子的疾病将她拉回了赛场,在复杂的动力之下,延续自己的职业生涯。

在这个过程中,她和体操运动连在了一起,以至于儿子痊愈后,她依然以高龄运动员的身份征战赛场。这样独特的经历,算是不幸运中的意外收获。

雅加达亚运会体操女子跳马决赛,丘索维金娜以 14.287 分获得一枚银牌。图为丘索维金娜参加颁奖仪式。中新社记者 侯宇 摄

丘索维金娜曾说,自己有一个未了的心愿,就是代表乌兹别克斯坦队拿到奥运金牌。

东京奥运会推迟到 2021 年 7 月开幕,若是丘索维金娜能够顺利站上奥运赛场,不论成绩如何,这段传奇都将再被写上浓重的一笔。不过,希望到时候人们传诵的不仅仅是 " 妈妈丘索维金娜 " 的故事,还有 " 运动员丘索维金娜 " 的故事。 ( 完 )

以上内容由"中国新闻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中国新闻网

中国新闻网

梳理天下新闻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