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一名湖北农民工的二次返乡“漂流”: 基层干部呼吁减轻疫情次生灾害

3 月 28 日上午,45 岁的湖北随州建筑工人老章从江西景德镇回到了老家,因为工程项目方不要湖北工人。

3 月 25 日零时起,武汉市以外地区解除离鄂通道管控,有序恢复对外交通,离鄂人员凭湖北健康码 " 绿码 " 安全有序流动。湖北务工人员返工迎来小高峰。很多务工人员认为,现在返工应该可以不用隔离了。

近半个月内,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多名湖北外出务工人员发现,虽然湖北多地病例清零,针对湖北籍务工人员的就业歧视依然存在。3 月份以来,不管是湖北地方政府还是经济学者都在呼吁,为湖北务工人员返工提供便利条件,减少歧视,减轻疫情引发的次生灾害。

3 月 30 日,农业农村部办公厅、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办公厅印发《扩大返乡留乡农民工就地就近就业规模实施方案》。这份文件和此前湖北多地关于返乡务工人员就业的政策都提到了 " 促进返乡留乡农民工就地就近就业创业 "。

建筑工的返工囧途

建筑工人老章返工被拒,也在他的预料之中。老章每年跟着包工头老乡在全国各地的建筑工地干活,今年他原计划正月十八返工,受疫情影响延后。

3 月 26 日,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汽车站见到他时,天正下着大雨,他提着装了三只口罩和几件衣服的手提包从村里出来赶大巴,和其他 23 名老乡准备一起乘汽车去江西景德镇。

他主动和记者聊起健康码的事情,询问湖北健康码是否在外地能被认可。他嘀咕着说:" 不知道现在去江西是否要隔离,要是被拖去隔离十四天就划不来了,也不知道老板要不要湖北人 "。

26 日傍晚,24 人抵达景德镇。按照老章的描述,到目的地后,项目方 " 让他们出去,不想让他们进门 "。随后包工头带着他们一起去了当地的宾馆休息,27 日晚上,包工头又带着他们从江西回湖北。

老章告诉 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交通费和食宿费,24 人一共花了两万多块钱,都是他的包工头承担的。他认为 " 被劝返 " 也不能完全怪当地项目方,因为项目方此前就跟包工头提到过 " 不接收湖北来的 ",但是包工头还是带着他们去了,最后也是由包工头承担的损失。

28 日老章回到老家村子,江西省防控指挥部于当天发布 19 号令,所有入赣人员只要出示个人健康码(含 " 赣通码 " 或外省健康码)的绿码,且测量体温正常的,一律准予通行。

老章说,27 日他们老乡微信群里到处都是江西九江和湖北黄梅县两地部分人员聚集在九江大桥上发生争执的视频和图片。他正好在江西政策变化前回来了,如果现在去江西的话,也不见得当地私人老板就愿意要他们干活。

" 人家本来就不要我们,是我们去之前没沟通好。" 老章说,包工头已把他去年的工资也结清了,今年上半年他不打算再出去务工了。老章有亲戚去了东南某省,该省公开说认可湖北健康码,但是工人去了依旧要隔离十四天,亲戚建议他先在家待着。

随州市 2 月份即出台文件提到,对于留在随州就业的回乡人员按技能等级给予务工补贴。其中,高级工以上(含高级工)回乡人员实现首次就业,签订劳动合同且稳定就业达 6 个月以上,并依法参加社会保险的,一次性给予每人每月 500 元就业补贴;高级工以下(不含高级工)一次性给予每人每月 200 元就业补贴。就业补贴最长不超过 6 个月。回乡人员连续在随州工作三年以上的,还可享受首套购房契税 10% 补贴。

不过对老章来说,他没有创业的打算,如果省内有工地也会去,他的儿子在广东惠州的电子厂,他自己平时就在各地工地干活,农忙时回家务农。他看得很开," 不要我打工就回家种地 "。

疫情后的次生灾害

老章的二次返乡不是孤例,受疫情影响的湖北务工人员返工难以各种形式在最近一段时间出现,一方面是受经济形势影响,部分企业不景气,另一方面是因为外界对疫情的恐慌心理。

一位 3 月 19 日抵达东莞后被隔离 14 天(3 月 20 日前抵达东莞的湖北随州籍务工人员按规定需要隔离 14 天)的年轻人小立告诉 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他建议家人、亲戚上半年最好不要出省打工。

小立的哥哥年前在湖北阳新的一家鞋厂上班,哥哥去年底辞职,计划和他一起去广东打工,小立在随州解封后先去广东,哥哥稍后过去。从小立目前了解的情况来看,虽然广东省多地认可湖北健康码,但是当地很多私人房东并不乐意租房给湖北人,或要求租客拿到 14 天隔离证明后才能租住,这对刚去广东打工的人来说并不方便。

已从湖北顺利返工到深圳的 90 后小余(化名),却在 3 月 25 日抵达当天接到单位 HR" 让她提交离职申请 " 的通知。小余在深圳一家电商平台工作,公司业务外销为主,受海外疫情影响,公司业绩不好。

"HR 说我的业绩不怎么理想,又两个月(封在湖北)没上班。" 小余告诉 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她以工作账号在公司为由,暂时延缓了提交离职申请,先想办法和公司 HR 做进一步沟通。

小余告诉 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她还在深圳住的地方隔离,虽然深圳认可湖北健康码,她觉得还是拿到 14 天隔离证明后再去面试找工作或许更顺利一些。小余大学毕业后在深圳工作满四年,相对一些年纪较大、没有受过大学教育的普通工人来说,她还有更多的工作机会,所以她也没回老家湖北上班的想法,希望留深圳再看看机会。

湖北黄冈的一位村委书记较早关注到 " 二次返乡 " 现象。3 月 30 日,该书记向 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反馈,他担心疫情引发的重要次生灾害,就是湖北务工人员返岗难的问题,对于工作可替代性强的普通工种,如果返工难或者出现 " 二次返乡 " 现象,地方又无法提供足够的工作岗位,时间久了或带来更多的社会问题。

3 月份,湖北多地发文呼吁返乡人员留在家乡创业和就业。湖北省一直是劳务输出大省,受疫情影响,地方政府希望借此留住返乡务工人员参与家乡建设。

《扩大返乡留乡农民工就地就近就业规模实施方案》指出,加强基础设施建设,鼓励开展以工代赈吸纳农民工就业。引导社会资本下乡,建设原料基地,下沉加工产能,兴办商贸物流,增加农民工就业岗位;另外,对符合条件的返乡留乡人员创业担保贷款予以贴息。

接受记者采访的湖北当地基层干部普遍认为,如果今年湖北能留住一批年富力强的劳动力,将极大地有利于湖北产业的复苏,但关键是能否提供更多的岗位。

从 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情况来看,像老章这样的中年建筑工人,也愿意留在家乡,只要家乡有工地干活,如果老家基建项目多,他也不愁没活儿干。但对于受过大学教育的 90 后年轻人来说,更希望能在一二线城市工作。

" 对于吸纳就业来说,中小企业个体户是吸收就业的‘海绵’。" 武汉大学新民营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罗知 3 月 30 日告诉 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疫情期间她和团队在湖北做过 573 家企业受疫情影响的调研,在访谈中问到企业裁员问题时,有企业老板直言,他们在疫情期间发现,其实现在 30% 员工到岗就够了,公司也能运行。不管是湖北外出务工人员还是原先就在湖北务工的人,2020 年如何做到稳就业和 " 有工可复 " 都值得持续关注。

以上内容由"21世纪经济报道"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