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河南高院再审“吴春红投毒案”,为何改判?

新京报 04-01

除吴春红在侦查阶段的有罪供述外,无其他证据证实吴春红进入厨房,现场没有留下任何与作案相关的痕迹,亦没有提取、检出鼠药。

文 1175 字,阅读约需 2 分钟

河南高院今日再审宣判 " 吴春红投毒案 ",吴春红被改判无罪。新京报记者从吴春红家属处获得的《刑事判决书》显示,除吴春红在侦查阶段的有罪供述外,无其他证据证实吴春红进入厨房,现场没有留下任何与作案相关的痕迹,亦没有提取、检出鼠药。

新京报此前报道,2004 年 11 月 15 日,河南民权县周岗村电工王战胜的两个儿子,先后中毒,3 岁的小儿子王成(化名),抢救无效死亡。经鉴定,两人均因 " 毒鼠强 " 中毒。7 天后,民权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宣布侦破此案。2005 年 6 月 23 日至 2007 年 10 月 30 日,商丘市中院三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吴春红死缓,但均被河南省高院发回重审。后商丘市中院第四次开庭,再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吴春红无期徒刑。

吴春红提出上诉后,河南高院裁定维持原判。服刑期间,吴春红坚决不认罪,并拒绝减刑。2016 年 6 月 3 日,他向最高法院提起申诉。2018 年 10 月 3 日,吴春红的女儿吴莉莉收到最高法院的《再审决定书》。

今日上午,新京报记者梳理河南高院再审刑事判决书发现,此案除吴春红在侦查阶段的有罪供述外,无其他证据证实吴春红进入厨房,并实施投毒行为。现场没有留下任何与吴春红作案相关的痕迹、物品,也没有提取到鼠药及包装袋;未能从吴春红的身上、衣服上、家中检出鼠药成分。

河南高院认为,原审认定吴春红犯故意杀人罪的主要证据是吴春红的有罪供述,及其有罪供述与在案部分证据印证一致。但综观全案,本案缺乏能够锁定吴春红作案的客观证据,吴春红的有罪供述中对多个犯罪细节供述前后不一致,且与证人证言存在矛盾,有罪供述的作案动机及选择的作案时机不合常理,不能排除其他人作案的可能。原判据以定案的证据没有形成完整锁链,没有达到证据确实、充分的法定证明标准。

河南高院指出,原审认定吴春红犯故意杀人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最终,河南高院撤销该院原裁定和商丘中院刑事附带民事判决," 原审被告人吴春红无罪,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吴春红无罪释放后与女儿视频泪流满面 母亲备好新被子等他回家。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ID:wevideo)

4 月 1 日,在吴春红的老家河南民权,女儿吴莉莉与父亲视频通话,吴春红泪流满面,吴莉莉叮嘱他要照顾好自己。吴莉莉说,一年多未见父亲,父亲瘦了,皱纹多了,也有了白发," 挺心疼他的 "。

吴春红的家人给他买了生活用品,他的母亲给他准备了红色的新被子,寓意大吉大利。吴莉莉说,父亲回来后想先把他的身体调理好,带他适应社会,并依法申请国家赔偿。

新京报记者 李一凡 编辑 白馗 校对 危卓

点击下图进入 "全球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实时地图"

值班编辑 一碗鱼

" 谢谢你们为湖北拼过命!"

治疗一名新冠肺炎患者,平均费用是多少?国家医保局权威解读

本文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欢迎朋友圈分享

以上内容由"新京报"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