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巴黎日记:我们的民主就是好,过期口罩也能接着用

观察者网 03-30

【文 /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宋鲁郑】

2020 年 3 月 28 日 星期六 晴

封城之下的法国迎来第二个周末,又是相当罕见的万里无云,对散漫的法国人充满了诱惑力。

中国素来讲究 " 天时地利人和 ",法国现在看来三缺二。法国天时不利,人和更不用说,总工会已经发布通知,将在 4 月 1 日至 30 日举行大罢工,抗议没有口罩等防护措施,法国战胜疫情的难度就更高了。法兰西大概很难懂得什么是众志成城、万众一心、共体时艰。

疫情期间,法国民众周末集体出门晒太阳。图片来源:海外网

今天是法国封城第十二天,昨天我就说了,中国在封城后第十二天湖北以外新增病例开始下降。那么今天法国是什么情况呢?新增第一次超过 4 千,计达 4611 人,死亡人数再次突破 300,死亡总数突破 2000。

当天 17 点,总理和卫生部长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未来 15 天将比已经过去的十五天更困难,政策见效还要再等一周。于是第一个记者提问根据《世界报》调查,民众不信任政府,会不会造成士气低落?总理就严肃地说了一句:" 我不允许士气低落出现在我的情绪里面 "。

第二个问题是 " 你的信任在对抗疫情的战略里面占了什么角色 "?总理一语惊人:" 我们是在一个民主社会,政府的责任是要解释决策,还要解释背景以及后果原因。有些举措是被强迫的或者对立的,建立在不完整的信息方面的。民众需要理解,这是民主的唯一方式。但从长久来看,我们的民主模式比其他模式更有效 "。

只是全场没有一个记者问:为什么中国封城 12 天就见效,法国却做不到?这就是民主模式更有效吗?

今天法国热度不减的还是口罩,口罩危机随着疫情的发展而迅速上升,法国劳动部长允许可以使用超期 24 个月以内的口罩!

面对巨大压力,法国终于采取了空前无比的大动作:向中国采购 10 亿只天量口罩!——中国疫情之初一共向全球采购 20 亿,现在法国一个国家就占一半!其中 7400 万是高等级医用 N95(中国到 3 月 2 日日产只有 166 万只)。目前法国一周消费 4000 万个口罩,生产能力是一周 800 万。现在政府也要给警察、养老院和家庭护理人员提供口罩,缺口将更大。

考虑到当下口罩的特殊性,没有中国政府的特许,这样的交易是不可能的。中国第二、三产就业人口约 5.3 亿人,如果每人每天一只,全部复工后一天就需要 5.3 亿只口罩。同时,中国还要防备第二波冲击,自己的需求量也非常巨大。

我此前一直很奇怪,以中国和法国的特殊关系,何以迟迟不向中国求助?现在法国终于跨出关键的第一步,下一步就会是防护服、呼吸机乃至药品和医疗队。那么法国会以什么牌来回应呢?

别说,法国手中的牌还真不少。一是 " 一带一路 " 牌。法国还没有参加 " 一带一路 " 高峰论坛,也没有签署 " 一带一路 " 备忘录。中国 " 一带一路 " 要成功,法国这样有影响力的大国的支持还是必不可少的。

二是台湾牌。比如公开支持中国尽快统一。总体而言,中国对台政策已经从 " 反独 " 向促统演变。虽然从理论上讲一个国家的统一是一国内政,但从现实政治出发,大国的支持还是必要的。就是德国这样的国家,当年统一,也是必须征得苏联和美国的同意,为此德国还支付给苏联 75 亿美元援助。英国和法国当时强烈反对,后来无奈之下也在提出自己的条件下同意了。对于中国来说,统一早就不是问题,而如何以最小的代价统一才是问题。

三是法国可以公开承认中国模式是成功的、有效的。按说中国模式的成功是再清楚不过的事实,但国际关系就是这样不合理。比如国与国之间建交是双方平等的事情,说不上谁欠谁的人情,但 1964 年法国和中国建交,就成了法国外交红利,一吃就是几十年。美国都和中国建交了,却还出台《台北法案》,反对其他国家和中国建交。西方主导下的世界就是如此逻辑,中国既然现在无法改变,就只能尽可能在这套规则之下维护自己的利益。

四是法国可以给予中国游客免签。现在中国每年有 1.6 亿人出国旅游,购买力也是世界第一,越来越多的国家对中国免签。假如法国成为西方大国中第一个给予中国免签的国家,其经济效益和政治效益将会非常巨大。

法国的这些牌有一个特点:基本上不需要实质的付出,更多的涉及软实力,而回报率却相当高。而且中国也会照顾到法国面子,不会把援助和条件直接挂钩。过去法国迟迟留而不用,原因应该是它自认还可以撑得住,还希望将来用这些牌换更大的利益。至于面子不面子,固然重要,但里子更重要,就如同今天的美国。不管怎样,今天还是要赞扬法国的政治勇气和大手笔,大家的信心会上升。

不过需要说明的是,我是从国内媒体知道这个消息的,这么重大的事件法国仿佛完全不知情。这和几天前中国捐助 100 万个口罩,媒体当作突发新闻滚动播放根本不同。后来上网去搜,换了几个关键词也找不到法文报道。

一位台湾朋友在微信上说找不到法文出处,让我们帮忙。我绞尽脑汁再使用不同关键词,终于在法国新闻广播电台(Franceinfo)网站上查到了,这也是唯一的法语报道。后来我发现好几个华人微信群都有同样的困惑。

法国媒体如此一致、如此之冷的处理,也显示此次大规模向中国求购口罩的敏感性。到了晚上,卫生部长是这样宣布的:法国向全球采购 10 亿口罩,其中主要是中国,也是淡化处理。如果没看现场直播的民众,就只能知道法国要采购 10 亿口罩这个消息了。

不过,只要法国开了头,其他西方大国也就打消政治顾虑,大量的订单即将涌向中国。一个小小口罩已成为中国整体实力的折射了。法国《新观察家》杂志倒也说的精确:中国把口罩当国际交换货币一样来使用。

今天另一个和口罩有关的 " 大事 " 发生在台湾。这个 " 大事 " 之所以加上引号,是因为如果发生在大陆,就是轰动全球的大事,但发生在台湾,根本无人关注。

台湾卫生部门最高负责人、抗疫总指挥陈时中参加一个与医疗有关的活动,结果口罩戴反了——注意不是倒了,是反了。活动主持人向他提醒后,医生出身的陈时中竟当场又反过来戴上!难道他不知道暴露在外的一面有风险吗?台湾媒体对此的解释是他太累了,多么善解人意!

可是当中国一位地方官员把口罩戴倒了,竟然引发国内外轩然大波,成为西方各大媒体的焦点,讨伐之声隆隆。

大家可能或许难以理解,中国究竟做错了什么,西方对中国如此的苛刻?明明中国应对疫情是全球最好的,也是世卫组织唯一推荐的经验,但从一开始西方对中国就是冷嘲热讽,铺天盖地的指责,即使现在也不愿意承认中国经验,也不愿意采纳。法国总理今天还硬说他们的民主方式才是最有效率的。事实上中国什么都没做错,而是西方自己变了,是根据自己的利益做出的改变。

冷战时,不管中国做什么,西方都是站在中国一边。1988 年,中国和越南在南沙发生一起海战。当时西方一语不发,暗中相助。苏联则强烈谴责。冷战结束后,双方的盟友关系终结,中国开始成为问题。2014 年,中国的钻井平台开往南海,美国强烈谴责,这一次倒是俄罗斯保持沉默。

简而言之,西方之所以对中国如此有两个原因:一是双方已非盟友,而是主要竞争对手。如果中国有什么错,错就错在发展太快。如果中国停止发展,西方就又会摆出一幅包容的面孔。二是西方自己的衰落,自信心下降。

所以,同是发生疫情,同是出错,西方的反应是完全两样。比如武汉发生的万人宴、春节晚会,西方大作文章。但这两起事件比得上法国每天平均 70 万人参加的巴黎农业展吗?比得上让上千万人去投票吗?比得上伦敦马拉松吗?比得上意大利那场大幅度引爆疫情的球赛吗?可西方是如何对待的?可有半句批评?

更令我意外的是,法国疫情如此严重,前卫生部长几天前还披露惊天内幕:她早在一月份就向总统和总理发出警告,也提出取消市长第一轮选举,但马克龙总统的满意度迅速上升到执政以来前所未有的高度。

更为惊讶的是,今天马克龙总统接受意大利媒体采访时声称:" 绝对没有忽视早期的疫情信号,我从一开始就严肃对待这场危机,当疫情在中国爆发时就是如此 "。我这研究政治学的,又一次感叹真的是研究不了了。上一次有这种感觉还是 2016 年。

由于专业研究的原因,我知道西方 21 世纪以来的政治焦虑,以及面临疫情的糟糕表现所带来的严重政治后果。剑桥大学政治系主任大卫 · 朗西曼的观点颇具代表性。他在新书《民主会怎么结束?》(How Democracy ends?)的自序中这样坦承:

" 大部分西方民主国家的公民都认为民主的终结会上很久以后的事。他们并不预期这种事会在他们有生之年发生。就像许多人一样,我是在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后才开始正视这个问题。"

许多学者都在反思民主制度的问题,,并试图找到解决之道。如美国政治学者杰森 · 布伦南、美国经济学教授布莱恩 · 卡普兰。他们把目标一致指向了今天西方民主的核心—— " 一人一票 "。

布伦南在其专著《反民主》中指出,人人有权参与、政治政策被无知、非理性的选民牵着走。他提出的解决之道是建立知识精英制,即 " 民主制度的良序运作,需要每一位投票者都具备关于选举争议的足够的知识,但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反之真正影响人民生活乃至国家前途的重大议题,必须交付到知识精英的手上,才真正符合所有人的利益,也才安全 "。值得一提的是,这本书出版于 2016 年,早于英国脱欧和特朗普当选,所以两大黑天鹅事件成真后,此书一度洛阳纸贵。

杰森 · 布伦南在 2011 年曾经出版《投票的伦理》,提出那些欠缺专业知识的人民在选举时千万别去投下神圣的一票,因为他们既配不上那一票的神圣性,且留守在自己的岗位上继续工作,对国家社会的贡献反而更大。

应该说在一个从小就被西方价值观洗脑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学者,能反思到这个程度还是极其不容易的。他毕竟意识到 " 一人一票 " 以强制性的平等,抹杀了人自然存在的先天和后天的差距,而且在任何一个社会,精英都是少数,相对缺乏知识和能力的普通大众却决定了一个国家的大政方针,这最终导致双输的局面。

而且他提出的方案似乎也有道理。从常识上讲,骑一个摩托都要考试,任何专业都需要证书,何以决定国家利益和命运的投票就没有门槛呢?实际上,投票年龄限制也是一种门槛,用意也是把没有识别能力的人排除在外。所以他提议所有的选民要进行知识测试,通过的人才有投票资格。

另一位西方政治学者布莱恩 · 卡普兰也同样意识到一人一票的问题,他在专著《理性选民的神话》一书中指出:" 本书另外提出一套民主如何失灵的说法,中心要旨是:无知不足以形容选民,一言以蔽之,选民非理性,投起票来也是如此。" 卡普兰超出布伦南之处在于,他承认:" 本书包含很多可行的改革,可惜碍于选民的非理性,不太可能付诸实施。"

事实上这些政治学者认为西方的政治制度已经走进死胡同,因此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把中国模式彻底否定,这才有当今世界指鹿为马的荒唐现象。

晚上西班牙和意大利单日死亡双双超过 800,意大利死亡人数竟然超过一万!现在全球确诊病例超过一万的不过九个国家!欧洲确诊总人数已经突破 30 万。根据世卫组织的根据,48 小时全球就增长十万,主要是欧美。

这次疫情,所有西方大国都应对的非常糟糕,显然问题已经不是出在某一个国家,而是西方这套制度了。现在,我想应该可以得出一个各界都没有争议的结论了:至少在应对新冠疫情来说,中国制度完胜西方。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 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以上内容由"观察者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