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疫情下的难民:他们连家都没有,怎么隔离

ZAKER潇湘 03-30

" 如果我们认为疫情在美国和欧洲是一个大问题,那是因为我们还没有看到疫情在贫穷的地方暴发,如果病毒在难民营蔓延,难民们将毫无招架之力。" 剑桥大学公共卫生研究员亚当 · 库茨说," 那里的人们连孩子都不会洗,更别说洗手了,认为病毒不存在于难民当中,是天真的想法。"

在美国难民、非法移民收容所中,确诊新冠肺炎的病例已增加到 8 例;叙利亚的医院里,病人面临着缺少床位、防护装备以及专业的医疗人员的现实,而在肯尼亚,一个难民营正常状态下 8 个医生得负责 20 万人。

在叙利亚和孟加拉国治疗难民的医生表示,即便是看到了有病人疑似感染新冠病毒,医生们也无法有效治疗,最近几周,他们治疗过的一些患者已经死去,这些患者的症状与感染新冠病毒相符。

3 月 2 日,在希腊莱斯沃斯岛,难民和非法移民从一艘经土耳其由海路进入希腊境内的船上下来。图 / 新华社

随着美国、欧洲新冠肺炎疫情形势日渐严峻,国际卫生专家和救援人员越来越担心这种病毒可能会肆虐于世界上最脆弱的人群:那些因为暴力冲突而流离失所的难民、被贫穷所迫的非法移民。

3 月 29 日,美国官员证实,在纽约联邦拘留收容所中,有三名无人陪伴的非法移民儿童新冠病毒测试呈阳性反应。至此,在美国难民、非法移民收容所中,确诊新冠肺炎的病例已增加到 8 例。

尽管到目前为止,世界各地的难民营中,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量很少,但主要是因为检测受到了严格限制,其次,难民几乎不被优先考虑。这些地方由于医疗和基本卫生设施有限,一旦新冠病毒在这里蔓延,将会以致命的速度发展。

非法移民拘留所中没有任何防护设备

通过最新消息得知,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局(ICE)的拘留所内,除了三个孩子,还有两名成年被拘留者检测呈阳性。同时,在新泽西州、德克萨斯州和科罗拉多州的 ICE 机构,也分别有三名医务人员确诊,目前正在隔离中。

新泽西的伊丽莎白拘留中心位于一个工业区,周围被停车场、铁路、货运站和新泽西收费公路包围,地点偏僻且很难被发现。这里的一名工作人员的新冠病毒测试呈阳性,被拘留者都非常担心。

" 在这类拘留所、收容所里,要保持社会上的社交距离是不可能实现的,这些非法移民都被迫与其他人待在一个狭小、通风不良的空间。" 人权医师雷尼特 · 米索里博士表示,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几乎没有机会获得基本的卫生措施,获得医疗保健的机会也很少。" 特别是如拘留所,我们已经有过如腮腺炎和水痘等流行病暴发的历史。"

一位自称来自墨西哥的难民尼古拉斯说,自去年 11 月以来,他一直被关押在伊丽莎白拘留所中。他从家人以及有限的访问新闻媒体听说了新冠病毒。" 拘留所里没有防护设备,我们也没有口罩、手套。我担心如果我死在这里,我的家人甚至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一位拒绝透露身份的寻求庇护者说:" 我们一直在这里等待新冠病毒的消息。拘留所没有提供任何信息,我们的反馈也没有回复。"

据了解,ICE 在美国各地有 200 多个机构,被拘留的非法移民有 38500 名之多,而美国难民安置办公室(ORR)目前关押着约 3600 名移民儿童,ORR 官员没有透露确诊孩子的年龄国籍,表示正在与纽约卫生局合作," 收集信息并确定下一步行动 "。而在南得克萨斯州 ICE 处理中心,有 60 名被拘留者开始示威,持续抗议直到被释放,工作人员只好使用辣椒素来制服。

目前,美国各地的移民律师正在向 ICE 和法院提起一系列假释请愿书,以寻求释放被拘留者。请愿书中写到,这些非法移民不是本国难民就是非常贫穷的家庭,身体本身就存在着多种疾病,抵抗力也非常弱,在人满为患的拘留所中特别容易传播疾病。

" 澡都不怎么能洗,更别说洗手了 "

非法移民拘留所尚且如此,各国难民营的情况更是让人心惊。

" 如果人们认为疫情在美国和欧洲是一个大问题,那是因为还没有意识到疫情在贫困的地方暴发将多么可怕。" 日前,剑桥大学公共卫生研究员亚当 · 库茨就发出警告称,如果病毒在难民营蔓延,难民们将毫无招架之力:" 那里的人们连澡都不怎么能洗,更别说洗手了。"

在叙利亚的难民营,难民的日常生活是传染病的理想温床。许多地方缺乏自来水和室内卫生设施。人们经常排几个小时的队去取水,这对频繁的淋浴来说是不够的,更不用说警惕地洗手了。

叙利亚的医院缺少床位、防护装备以及专业的医疗人员,而在肯尼亚,一个难民营正常状态下 8 个医生得负责 20 万人。即便是看到了有病人疑似感染新冠病毒,医生们也无法有效治疗,最近几周,他们治疗过的一些患者已经死去,这些患者的症状与感染新冠病毒相符,但没有测试盒,根本没法检测确诊,只能看着他们濒死。

42 岁的贾瓦希尔 · 阿萨夫和四个孩子一起住在黎巴嫩贝卡谷地难民营的帐篷里,帐篷里还有其他 18 个人。附近有个屠宰场,会吸引老鼠,有时会咬小孩。他们过去以在附近的农场工作或交易基本商品为生。现在受疫情影响,他们已经没有了收入来源。贾瓦希尔 · 阿萨夫说:"13 天后,我们的食物就快吃完了。"

在孟加拉国的难民营,人口密度是纽约的四倍,一大家子的人挤在油布帐篷里的泥地上,食物、水和肥皂十分稀缺。想让人与人之间保持安全的隔离距离是一项不可能的任务。

人道主义援助机构负责人迪普拉 · 马拉表示:" 抗击冠状病毒时都强调要隔离,但这对难民来说恰恰是不可能的。已经没有空间再创造空间了。"

潇湘晨报记者胡潇予美国波士顿报道

以上内容由"ZAKER潇湘"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