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盐城祖孙三代守陵 70 余载,还为 258 位烈士找到了亲人

现代快报讯 " 你好,我是卞康全,盐城五条岭烈士陵园的守陵人。" 几乎每一天,卞康全都会接到来自各地的寻亲电话。他会仔细地把通话信息记录下来,每找到一位烈士的亲人,都能让他高兴好几天。

1947 年 12 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 2000 多名指战员在盐南阻击战中献出了年轻的生命。部队撤走时,这些牺牲烈士的遗体被运到当时的港南村,集体掩埋在五条壕沟中,堆成了五条长岭。从卞康全的爷爷开始,到父亲,再到他自己,卞家祖孙三代人守护着五条岭烈士墓,70 多年不曾离开。

儿时长辈们口中的那场战役,他至今不能忘怀

在江苏盐城经开区步凤镇庆元村,离卞康全家几十米远的地方,有五条长岭,那里安葬了 2000 多人。从他小时记事起,家里的大人们一有空就去岭上除杂草、添新土。那里安葬的明明不是自己的亲人,为什么长辈们一直念念不忘?

后来听家里老人说,1947 年末,在盐城以南的大团、便仓、伍佑一线,我华东野战军与敌展开了惨烈的盐南阻击战。敌我双方在天寒地冻的环境中,整整激战四昼夜,我军 2000 多名指战员献出了宝贵生命。

盐东县政府组织县总队、民兵和群众,将遗体运至村里的一块空地上集中安葬。但由于当时条件有限,只能将一具具烈士的遗骸分别安放在挖好的五条沟内,然后用土掩埋好,堆成五条东西向的长岭。自此,民间有了 " 五条岭 " 的说法。

△卞康全走在五条长岭中

" 我爷爷卞德容就参与了掩埋工作,我父亲卞华当时才 8 岁,奶奶带着他就站在旁边。" 此后,卞德容夫妻俩便常常带卞华去五条岭除草添土。后来,卞华又开始带着卞康全,做着同样的事情。今年 53 岁的卞康全至今还记得母亲说的话,这些烈士都是为老百姓而牺牲的,他们的家人也不知道在哪儿,要守好墓,等待亲人来寻找。就这样,三代人守护着五条岭,70 多年不曾离开。

第一位寻亲人出现,坚定了他守下去的决心

守好墓,等着烈士们的亲人前来,可他们怎样才能知道自己的先人葬在五条岭?什么时候会来?卞康全一家人不知道,直到 1991 年的春天。

大概是在清明之前,一名外地口音的女子出现在卞康全家门前,问他借了一把铁锹,走向了五条岭。有亲人出现了?果然,询问之下这名女子说:" 我是来给我父亲添点土的。" 终于来了!激动之余,卞康全也拿着一把铁锹跟了过去。

女子名叫陈继业,从河北邯郸来的,她的父亲陈同桂在盐南阻击战中牺牲。陈继业按照父亲幸存战友的指引,又通过盐城当地政府,终于辗转来到了步凤镇。这是卞康全见到的第一位来五条岭祭扫的烈士后人。由于不知道陈同桂烈士葬在哪一条岭,陈继业就在每条岭添了三锹土,她在岭上痛哭的身影,卞康全至今都还记得。

" 陈大姐身体不是很好,不能每年都来,所以让我帮忙每年清明给她父亲添点土。" 卞康全说,那时的五条岭很荒凉,也没有围墙,四年之后陈继业捐了一千多元,在岭旁立了一个碑,纪念躺在这里的 2000 多名英魂。

这次经历让卞康全很受震动,44 年了,五条岭来了第一位烈士亲属,也更加坚定了他守下去的心。2008 年,五条岭被媒体报道后,引起了社会上的关注。2009 年,在当地政府支持下,五条岭得到了修整,卞康全也被聘请为守陵人,前来瞻仰的人多了起来。

写信帮忙寻亲,登记簿已攒下厚厚 9 本

△卞康全给来访的烈士后代登记信息

2009 年,金套成烈土的侄女金海凤来到五条岭,这是卞康全遇到的第二位寻亲人。从那次开始,他就特别想帮助烈士们寻亲,但苦于没有烈士们的姓名籍贯等资料,这个想法一直没有实现。2010 年 4 月,卞康全开始对每一位来陵园祭拜的人进行登记,期待能从中发现寻亲线索。

2011 年,盐城市政协出版了《难忘五条岭》一书,这本书中收录了 751 名英烈的姓名。后来,淮安市又传来消息,有 85 名淮安籍英烈在盐南阻击战中壮烈牺牲。最终,确定姓名的英烈增至 836 名。根据这些资料,卞康全开始主动帮烈士寻亲。

" 我先是请祭拜的来宾帮忙,如果和烈士是同乡,就请他们带消息回去。不过这种方法收效甚微,偶有烈士后人找来。"2017 年,他想到了最原始的方法——写信:" 兹有您家先人某某烈士,资料查得在 1947 年盐南阻击战中壮烈牺牲,被当地人民群众安葬在盐城市步凤镇庆元村二组(原港南组)的五条岭烈士陵园中,今致函您家,特告之,了结七十余年寻找之心愿。"

" 烈士后人的名字我不知道,只能在信上写‘某某烈士后人收’,落款有我的名字和电话,再根据书上的地址寄出去。" 尽管不知效果怎样,但当时卞康全想,做肯定比不做强,哪怕十封只有一封能被家人收到也是值得的!至今已经有 400 多封信寄出,有的杳无音讯,有的又被退回来,但还是发挥了作用。

这几年,除了用自己的 " 笨方法 " 外,卞康全还和媒体、志愿者合作,已为 258 位烈士找到亲人。他始终握在手中的登记簿,已经攒了厚厚 9 本,上面写满了来访者的感言,以及烈士亲属们的联系方式。

" 每次找到烈士后人,我就更有劲了 "

不管冬夏,卞康全每天 7 点就会出现在五条岭烈士陵园,等待寻亲人的出现,即使春节期间也是如此。对于一些比较急的个人私事,他也会很快处理完毕回到陵园。

△卞康全基本上每天都能接到寻亲人的电话

宿迁、泰州、镇江,还有山东和安徽等地,卞康全的通话记录中,都是来自各地的电话号码,几乎每天都能接到寻亲电话。微信里,也都是寻亲人和各种寻亲群。就在现代快报记者采访的几个小时中,就有五六个电话打过来询问," 虽然一年到头没有休息,但我一点也不累,每次找到烈士后人就更有劲了。"

卞康全兄弟姐妹 5 人,只有他守在陵园,守陵每个月有 1000 元的收入,妻子在家附近打零工,每天早出晚归,收入也不高,两个孩子也跟着吃了不少苦。提到这事,卞康全说," 我没做过别的什么工作,很感激家里人没有怪过我。好在孩子们都毕业了,家里的困难时期过了。"

其实这么多年来,也有人劝卞康全不要继续守了,出去找点活干也比现在挣的多,但他始终没有放弃过。对于未来,他说,70 多年了,五条岭烈士家属们的寻亲脚步没有停止过,自己也不会停下。

现代快报 +/ZAKER 南京记者 姜振军 马壮壮 / 文 张治纲 / 摄

(编辑 王鹏)

以上内容由"现代快报+ZAKER南京"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社会新闻

社会新闻

人间有情 社会有你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