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德约科维奇:摊开伤口,与奥运约定 33 岁

「每个清晨,

无论谁在贝尔格莱德幸运地醒来,

都会发觉他今天已收获了足够多,

以至于,

再做任何的要求,都显得不合时宜。」

——杜桑 · 拉多维克

倾城

1

从机场进入贝尔格莱德市区的路上,会看到一家诺瓦克餐厅。

开在的一幢八层高的楼房里,墙体上画着一张巨副海报。下面有一行还算显眼的小字「NAS NOLE!」

我们的小德。

诺瓦克 · 德约科维奇,一个网球明星,一个国宝。

当地人不会时常驻足盯着这张海报,倒是很乐意为任何一位在匆忙旅途中抽出片刻时间的游客介绍一下。

来到塞尔维亚,不找找德约科维奇的踪迹,就像闭着眼睛去看多瑙河。

这里是他的「地盘」,武契奇(塞尔维亚总统)也得承认。

萨瓦河与多瑙河的交汇处伫立着卡莱梅格丹城堡,这里是贝尔格莱德老城西北角的最高点。

塞尔维亚人习惯把伤口裸露在外

锈迹斑斑的铁门锁死了通往内部的小道,炸开的房顶象征性的盖上一层薄薄的木栅栏,任由多出的长度直挺挺戳着远方。

粉刷的外墙大片剥落,露出红色的砖块与白色的石头。

小孩子在城墙下参加过一战、二战的各式大炮上攀爬,年轻人跳上喷射过枪火的碉堡。

想来,距离上一场战争结束,也不过二十个年头。

1999 年 5 月 8 日,战事仍在继续,美国的摧毁了南联盟的供电系统,首都贝尔格莱德陷入一片漆黑。

空袭已经持续了四十多天。

北约的飞机轰炸,南联盟的炮火还击。黑暗中的贝尔格莱德被黑色的帷幕紧紧缠绕,嗅不到一丝不带硝烟的空气。

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在这一天轰然倒塌。只是一道白光闪过,是近在眼前的爆炸才能产生的刺眼白光。

邵云环、许杏虎、朱颖三名记者再也没能醒来。

「我会去轰炸最多的地方练球,猜测他们不会两天内轰炸同一个地方。」德约科维奇在自传《发球胜赛》中回忆到。

这一年,他 12 岁。

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遗址 图源网络

2

巴尔干半岛是欧洲的火药桶。

塞尔维亚大概是这个火药桶中最「惨烈」的一处。

蓝色的多瑙河有五分之一流淌在这里,乌瓦茨峡谷连续 15 个 180 度的弯道后,塞尔维亚与欧洲也在此割裂。

很难想到,在内战爆发前,南斯拉夫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富足得令人陶醉。

1976 年,超过三分之一的南斯拉夫人都拥有私家汽车,免费医疗、免费教育,满大街都能看到时髦的牛仔裤,爆炸头。

「日子好到你甚至怀疑它真的存在过 ······」

铁托的逝世也许是引发危机的诱因,南斯拉夫迅速瓦解成为六个小国。

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黑山、波黑、马斯顿、科索沃(塞尔维亚拒绝承认其独立)。

由黄金时代跌落回石器时代的反差,印刻在贝尔格莱德的每一栋建筑、每一条马路之上。

毕竟,这是一座被摧毁过 44 次的城市。

惨烈的丧失感,世代纠葛着塞尔维亚。德约科维奇也许不会如父辈般长久地挣扎在对「黄金时代」的怀念中。

但他也许能够创造出一个崭新的「黄金时代」,尽管方式是个人主义澎湃的网球。

2006 年,英国网协找到德约科维奇一家,希望他能够改变国籍代表英国出战。

「我从没想过改国籍,塞尔维亚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他拒绝的理由堂皇到没有理由去质疑。

当然,也伴随着全球客场的待遇。

2015 年 9 月,德约科维奇在美网决赛中击败费德勒第二次赢得美网冠军,并拿下了单赛季的第三座大满贯奖杯。

赛后,当费德勒举起亚军奖盘时,现场爆发出「Roger,Roger」的欢呼;当德约科维奇捧起冠军奖杯时,声音霎时削减了不少。

类似的情况总是在他的身上发生,无论对手是费德勒、纳达尔或是别人。

赢下冠军与征服球迷之间,最难办到的永远都是后者。

可也许正是如此,他才能在 2012 年澳网决赛中,撑过与纳达尔那场长达 5 小时 53 分钟的极限之战。

才会在 2010 年代表塞尔维亚捧回了网坛团体最高荣誉的戴维斯杯。

才会有数十万塞尔维亚人在议会大厦的广场前高呼「Nole is the King」。

小德温网捧杯 图源网络

3

如果没有疫情来袭的话,德约科维奇或许正在准备第四次向职业生涯中最重要的一个冠军头衔发起冲击。

「一枚奥运金牌将会是我职业生涯中最高成就之一」

四年前的里约奥运会上,德约科维奇如此憧憬。

再向前四年的伦敦奥运会上,德约科维奇亦是如此憧憬。

事实上,自 2008 年第一次参加奥运会以来,德约科维奇唯一的执念就是这枚奥运会的金牌。

第一次参赛,21 岁的他在半决赛不敌如日中天的纳达尔,最终收获一枚铜牌。

第二次参赛,25 岁的他在半决赛输给好朋友穆雷,与阿根廷名将德尔波特罗的三四名争夺战中也败下阵来。

第三次参赛前,德约科维奇接连收下第六座澳网奖杯以及第一座法网奖杯,「全满贯先生」踌躇满志。

然而德尔波特罗再度阻止了他的征途,赛前的夺冠大热门在男单首轮即宣告出局。

他拥抱了对手,在耳边低喃了几句,随即背起行囊转身离去。

一步,一摇头。

现场观众的呼声从未如此热切,却无法给这个失败者送去一丝一毫的安慰。

来到混合采访区,德约的眼睛还是红的。

「特别是现在,如同刚刚剥开新的伤口一样,痛苦和沮丧围绕着我。这不是我第一次面对失利,但要知道这是奥运会,四年一次。」

此后的两年时间里,德约科维奇如同消失了一般。

网坛再度回到了费纳二人转的演义中,他像是来过,又像是从未出现。

直到 2018 年的温网。

从贝尔格莱德的清晨中醒来,德约科维奇丝毫不掩盖这份幸运。如同多年以前,在地下室听着爆炸入眠的 76 个夜晚。

第四次走向奥运会的,本该是 32 岁的德约,可现在,只能等待 33 岁的德约去完成。

奥运宣布延期 图源全体育

「欧洲团结是不存在的,那只是一纸童话。在这次困难中唯一可以帮助我们的是中国,我们报以最高的期待……」

时至今日,回顾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带着哽咽的发言,仍然有些不真实。

在崭新的时代面前,这个国家仍然徘徊在世界的门外。

或者,是被拒绝在门外。

中国在收到求救信号后,救援物资与医护人员很快便飞抵贝尔格莱德,武契奇亲自迎接,并对中国国旗献上至情一吻。

德约科维奇用并不标准的拼音写道:W à i i zh ō nggu ó .

莎翁有句话放在这里恰如其分「for he who sheds his blood with me shall be my brothe .」

共浴血者,即吾手足。

往期推荐

奥运延期,朴志洙再闯职业鬼门关

伟大的左后卫别怕,中国帮你

西班牙人武磊,炸出多少妖怪

蝙蝠,拒绝消亡

以上内容由"足球哔哔哔"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足球哔哔哔

足球哔哔哔

you can you up , no can no bb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