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千人床位数低于 2.77,硅谷医疗系统能否应对新冠疫情需求?

截至 3 月 26 日(周四)美国太平洋时间傍晚 18 点,加州确诊人数为 4019 人,次于纽约州、新泽西州,超过华盛顿州,位于全美第三。

其中,硅谷地区新型冠状病毒确诊人数共 1334 人,占加州总比例 33.1%,跟最初宣布 " 居家隔离 " 令时的 46% 比例相比,呈现下降趋势。

虽然比例减少,但硅谷本地医疗机构能否应付?医疗资源是否出现挤兑?检测能力是否有保证?还有何种医疗问题待解决?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为你继续带来疫情中硅谷的一线医疗观察。

从 3 月 17 日硅谷正式施行 " 居家隔离 ",到加州州长宣布全加州进行 " 居家隔离 ",疫情发展迅猛,局势瞬息万变。3 月 26 日下午,加州卫生部正式报告,截至周三下午,加州共进行约 77800 例新冠病毒检测,有约 57400 例等待检测结果中。

毫无疑问的是,万一大量患者冲到医院,则需要更多配套的病床、医护人员、呼吸机以及防护装备,更多的诊断测试乃至更多用于取样的药签,医护链条上任何一个缺口,都可能导致治疗的延误。

加州已检测 7 万多样本

3 月 26 日下午,加州卫生部正式报告,截至周三下午,加州共进行约 77800 例新冠病毒检测,有约 57400 例等待检测结果中。

The COVID Tracking Project 是一个实时追踪美国新冠病毒肺炎检测数量、阳性、阴性比例的项目,除了对官方数据进行收录之外,还会人工手动进行数据复检。

据该项目数据显示,截止 3 月 25 日(周三)美国东部时间 11:55 分,纽约州检测量为 103479,超过 10 万人,阳性人数为 30811,比例为 29.7%。相比之下,加州总共测试数量为 27654 件,阳性比例为 7.6%,落后于纽约州。

为什么加州检测量经历了一个缓慢的过程?

首先,从大环境来看,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CDC)下放检测权太慢。

以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为例,3 月 9 日之前该校不得不依靠旧金山公共卫生部进行冠状病毒检测,当该校开始在自己实验室创建测试并运行后,情况才有所改善,检测能力为每天 60 至 100 位患者。

硅谷创业者罗碧泉毕业于北京大学生命科学院,在南加大取得博士学位后,曾在斯坦福大学从事个性化医学方面的博士后研究。她告诉 21 记者,根据《Science》杂志一篇对冠状病毒检测试剂盒的文章介绍可知, 当前冠状病毒检测 PCR 试剂盒是利用反转录 · 聚合酶链反应(RT-PCR)技术,检测人体内新型冠状病毒的存在。

"RT-PCR 技术是几乎所有实验室使用的非常标准、可靠的技术,许多研究生一年级的学生就能掌握 ",罗碧泉博士表示,加上病毒序列和引物已知,有着 "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 的优势,CDC 花了这么长时间开发出来的试剂盒质量还不过关,实在让人难以理解。罗博士表示。

像斯坦福大学在内部提前开发检测,事后证明,这在疫情增长期发挥了作用。

斯坦福大学病理学家本杰明 · 平斯基(Benjamin Pinsky)1 月下旬在斯坦福内部建立了一个测试,2 月底被美国联邦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批准使用。3 月 3 日以来,斯坦福大学使用它测试了 500 多名患者。

如今,斯坦福大学临床病毒学实验室不仅为斯坦福医学中心(Stanford Medical Center)提供检测服务,而且还为硅谷多家医院提供检测服务。

按照 3 月 16 日斯坦福大学官方最新说法,希望能在下一周开始每天进行 1000 次以上的测试,在 36-48 小时内得到结果。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 3 月 19 日也表示,在扎克伯格基金会(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和其基金会旗下的实验室 CZ Biohub 的支持下,将扩大实验室空间,并用机器人技术进行高通量 PCR 测试,未来几周测试能力能提高到每天多达 1000 名,为住院患者和有症状的门诊患者提供检测。

除了高校实验室之外,商用实验室的加入,也继续提高检测量。

3 月 23 日,硅谷一家研究 " 基因治疗和分子诊断 " 的生物公司 Avellino,在东湾 Hayward 市进行无需 " 医生转诊 " 的新冠肺炎检测。从现场情况来看,接受测试的居民依旧先将被询问是否发烧、咳嗽,或者其他呼吸道症状,如果是的话将下车前往帐篷接受检测。

目前,该中心一天最多能检测 370 个样本,当前的测试由 Hayward 市报销,并有望在硅谷其他相关县市寻求合作。

检测能力受限的其他原因在哪里?

美国公共广播电台(NPR)指出,检测能力存在瓶颈一大原因在于,出于对病人的保护,采样护士每采一个样就得换一身防护装备。由于防护服和口罩紧缺,测试能力捉襟见肘。

另外,罗碧泉博士告诉 21 记者,自己曾参与组织检测志愿者的经验表明,尽管许多生物实验室的研究生或者实验员都能做 RT-PCR, 但最初检测人员需要有临床实验室的资质(CLIA CERTIFICATE),这会将很多愿意报名参与检测的志愿者拒之门外。

" 这两个瓶颈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以人为本的观念,但也反映了政府在紧急情况下有限的权衡利弊和灵活变通的能力。" 罗博士认为。

加州州长纽塞姆则指出,包括提取病毒的遗传物质所需的关键测试成分,以及从患者的鼻子或喉咙收集样品所需的专用拭子缺乏,也导致了检测的缓慢。

直到 3 月 26 日下午,加州卫生部正式报告,截至周三下午,加州共进行约 77800 例检测,有约 57400 例等待检测结果中。

医护人员抗议缺乏防护设备

若患者确诊后,硅谷现有的医疗资源是否能够应对重症病人呢?

哈佛大学医学院 Kenneth McIntosh 博士在一篇关于新冠肺炎的文章表示,意大利确诊的新冠肺炎患者中,12%患者需要住院治疗。在住院患者中,16%被送入了重症监护室,即进入 ICU 比例约为 2%。

根据美国医疗数据、情报提供商 Definitive Healthcare 的数据显示,21 记者对硅谷主要 6 县市的医院数量、病床数量、ICU 病房数量统计如下表所示:

(数据截至 3 月 26 日 18 点,数据来源:Definitive Healthcare)

从全美来看,OECD 在 2017、2018 年的数据显示,美国每千人的床位数为 2.77,除了旧金山之外,硅谷其他县市皆低于这一数字。

(数据来源:OECD)

若按照住院患者 ICU 比例为 2% 来统计的话,硅谷目前确诊人数最多的圣塔克拉拉县,重症病床 283 张,对应确诊比例约为 14000 人。但 Kenneth 博士也指出,严重或致命感染比例可能因区域不同而有差异。

加州州长加文 · 纽瑟姆(Gavin Newsom)上周二已表示,加州可能需要增加 4000 至 2 万张床位,以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严重患者。但本周一,纽瑟姆再度表示,该州将需要增加 5 万张病床应对新冠肺炎的爆发。

纽瑟姆说,希望在整个医疗保健系统大幅增加资产采购,特别是床位。当前,加州医院系统可以通过医疗紧急容量计划(Medical Surge Plan)增加 3 万张床位。剩余的 1 万 7 千张床位,可能会通过酒店、汽车旅馆、展览中心、会议中心和其他设施实现。

加州政府本周已在湾区 Daily City 的一家医院 Seton Medical Center 租用了 200 多张病床,最多可容纳 220 名新冠肺炎患者。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医院则准备在其一栋较旧的建筑中开设侧楼,为可能到来的激增患者做准备。

除了增加病床数之外,医护人员呼吁,应考虑跟病床配套的医护人员数量、防护措施以及呼吸机。

按照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医学教授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公共卫生教授 John Balmes 博士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说法,如果没有足够具有 ICU 功能的病床可以使用呼吸机和其他支持措施,那么 " 他们将会丧生,否则他们可以得到救助。"

硅谷较为知名的、大型医疗机构 Kaiser Permanente 位于圣何塞的医院已经由于病人太多,护士曾在数日前开始抗议,要求医院提供更多的防护设备,例如 N95 口罩、防护服。其旗下位于奥克兰市、康塔科斯塔县的护士也进行抗议,因其医护人员收到医院的通知,要求如何重复使用口罩和护目镜。

21 记者在湾区一捐赠医疗资源的微信群中看到,Kaiser Permanente 位于圣何塞一家医院的一线护士有一张把婴儿尿布当成口罩使用的图片传出。

根据湾区公共广播电台 KQED 截止至 26 日中午 12 点统计显示,全湾区共有 20 家医疗系统、以及政府相关机构直接向外界发布捐赠需求。

21 记者统计捐赠需求发现,包括 Kaiser Permanente、湾区最大私立医疗诊所网络 Palo Alto Medical Foundation(简称 PAMF),以及顶级高校医疗机构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医院、斯坦福大学医学中心,还有奥克兰市、圣马特奥县、康塔科斯塔县等以政府名义的需求。

加州州长纽瑟姆已表示,截至 3 月 25 日下午 1 点,已经下发 2450 万个 N95 口罩,并预订了 1 亿只新口罩。加州将加大力度采购 10 亿只手套,5 亿个 N95 口罩和 2 亿只防护罩。

分流现有病人

分流病人:改造会议中心,就诊流程指引

除了大幅提高测试能力,购买床位、防护设备之外,如何不挤兑现有病人的医疗资源也是需要考虑的问题。

根据加州公共卫生部颁发的新冠肺炎诊断流程图,任何个人如果怀疑自己有发烧、咳嗽、呼吸急促等症状,想要获得相关测试的话,首先应给医生打电话。

(加州公共卫生部颁发的新冠肺炎诊断流程图,首先应给医生打电话)

正如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在检测相关文章中介绍,检测是针对那些进入急诊科有症状的患者,以及呼吸筛查怀疑患有该病毒的门诊患者。

也就是说,想测试自己有没有得新冠肺炎,第一步是打电话给医疗机构,而不是直接前往医院,这也是 CDC 所要求、强调的。

罗碧泉博士告诉 21 记者,由于自己最近曾患了流感,又正逢疫情爆发期,她打电话给医疗机构后,会有专人接电话,询问一系列问题后,再决定是不是让她前往医疗机构现场就诊。" 我问了身边的几个朋友,各家医疗系统的流程都是差不多的。"

在新冠病毒爆发后,硅谷 6 县市当中,最严重的莫过于圣塔克拉拉县。医院已将重点放在具有更严重医疗需求(包括与冠状病毒相关的医疗需求)的患者身上时。那其他病人如何看病?这是不少医院在其官网都会回答的问题。

从硅谷来看,把病人分流、设立紧急医疗站是当前的两大做法。非紧急、可以重新预约的手术、就诊都将被暂缓,可以远程就诊的医院建议远程问诊。

一位伍女士告诉 21 记者,自己 3 月底将带孩子前往圣马特奥县 PAMF 进行检查,当自己收到医院关于 " 非紧急疾病 " 建议病人与医生重新预约时间通知后,立即询问儿科医生是否需要改期。据儿科医生表示,由于孩子需要注射疫苗,且 PAMF 对于发热、咳嗽、感冒的病人,已在医院大楼外的停车场进行相关问诊,不会进入主楼,从而减少患者进入主楼的可能性,因此可正常前往就诊。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医院也对所有来医院的人分流。大多数发烧,咳嗽或呼吸急促的人都会转移到加热并具有负压的帐篷中,以防止感染扩散。

罗博士表示,由于此前自己曾在硅谷多家医疗系统有过就诊经历,包括 Kaiser、Sutter Health、斯坦福医院等,因此疫情期间收到了各医疗机构的电话、短信、邮件提示,详细告知了关于疫情期间就诊的流程,让普通人对于如何就诊、如何分流有一个比较清晰的概念。

另一位余女士则告诉 21 记者,她在圣塔克拉拉县一家医院进行产检,下周将进行无创产检基因检测和孕早期 NT 筛查,妇产科医生告知,检查照常,唯一改变的是医院只允许孕妇独自前往,家属无法陪同。

此外,圣塔克拉拉县官方已在 3 月 21 日表示,将会改建市会议中心为临时医疗站。

(圣塔克拉拉县会议中心外景)

这跟国内的 " 方舱医院 " 有所不同,圣克拉拉县会议中心改建的临时联邦医疗站(Federal Medical Station),将由美国国家卫生与公共服务部下属的战略国家储备司管理,为没有感染新冠肺炎患者提供短期、急性的护理,比如说术后需要恢复的患者,从而缓解现有医院的压力。

除硅谷之外,美国联邦政府还将考虑在华盛顿州建立一个 1000 人的医疗站。至于加州其他县市像确诊数量最多的洛杉矶,加州州长纽瑟姆则表示,要求停靠在洛杉矶港的仁慈号医疗舰立即部署,从而减缓对洛杉矶卫生保健服务系统的压力。

待解决:没有医保的人群怎么办?防护资源缺乏?

居家隔离、提高检测能力、分流病人都在陆续进行中。但仍有众多医疗相关的问题有待解决。

一大问题就是:治疗费用如何解决。当前对于没有医保的人群,测试是免费的。

2020 年 3 月 18 日,全美颁布一项法案《Families First Coronavirus Response Act》,其中包括一项条款,各州可以选择将医疗补助覆盖范围扩展到本州未投保的个人,联邦资金提供 100% 的补助。该法案总共拨款为 10 亿美元。尽管该补助范围仅限于测试服务,但它将确保更多未投保的人可以享受免费测试。

但是没有医保的人群一旦确诊住院治疗,仍有住院费用的担忧。从医保来看,各家保险系统对费用说法有所不同。

例如 Kaiser Permanente 在其官网表示,如果由 Kaiser Permanente 医生转接,患者无需支付与新冠肺炎筛查、测试有关的费用,患者万一确诊新冠肺炎需要住院的话,会根据患者的保险计划提供相关服务。

至于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则在其官网针对新冠肺炎的相关问答中,其流行病学和感染预防医学总监 Deborah Yokoe 博士表示:任何患者,只要有需要接受医疗治疗的人都可以,不论其保险计划如何。

没有医保的人群怎么办?根据 2017 年美国人口普查局对小范围拥有健康保险的估算,在硅谷湾区,近 37 万 65 岁以下人群没有医疗保险。2018 年,美国近 2800 万非老年人没有健康保险。

医疗政策领域非营利机构 Kaiser Family Foundation 近期一项研究报告指出,尽管无保险人群的就诊门槛已经逐渐降低,例如暂停对进入特定护理机构的患者筛查,但 KFF 进一步建议,无论是联邦,还是州,应该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的爆发提供特殊的参保期限,让那些尚未参保的个人可以申请 " 贫困者医疗补助保险 "(Medicaid)。

另一大问题也随着居家隔离令生效后逐渐显现:相关医疗防护资源的缺乏也在其他行业例如快递、生鲜行业、护理行业等陆续出现。

据罗博士观察,硅谷宣布 " 居家隔离 " 令当天,Costco 生鲜购物送货上门员工没有佩戴手套。像快递、生鲜行业等,属于疫情期间 " 必需行业 " 仍维持运营,这类行业的员工也将面临手套、口罩需求大增的问题。

21 记者本周看到,像亚马逊、亚马逊旗下全食超市的生鲜送货服务、UPS,打包人员、快递员皆有戴手套进行相关业务的处理。

医疗系统捐赠需求陆续发布,但大型医院更容易受到关注,21 记者已在华人社群中发现,类似于养老院、老年护理中心等需要口罩等防护设备的信息陆续出现,但这些机构官方捐赠信息容易被忽略。

随着捐赠信息众多,也面临需要捐赠者一一核实的问题。

一位居住在南湾的梁女士告诉 21 记者,自己上周看到同事发布了南湾某医院的一则捐赠信息,亲自前往留下的地址,发现该捐赠地址是医院仓库所在地,确认信息准确后才发朋友圈告知身边亲朋好友参与的,其建议应直接核实信息后,捐赠给院方。

21 记者曾在社交网络见到一则圣马特奥县某医院招募志愿者帮助医院 " 缝制口罩 " 的消息,但记者在该医院官网并未搜索到相关信息,按照医院官方留下的邮箱发邮件询问后,院方表示,并未有相关信息,且不接受捐赠的 " 自制口罩 "。

以上内容由"21世纪经济报道"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