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浙江 10 万鸭子即将出征巴基斯坦灭蝗!宁波鸭请求出战!

ZAKER贵阳 02-27

蝗虫过处,寸草不生。继东非蝗灾之后,红海两岸蝗灾规模继续扩大,已影响也门、沙特阿拉伯、阿曼。此外,受强季风影响,大量蝗群一周前抵达海湾两侧," 造访 " 了科威特、巴林、卡塔尔和伊朗西南海岸区域。

我们的邻国巴基斯坦因蝗灾于本月早些时候宣布国家紧急状态。

这是 2 月 15 日在巴基斯坦东部旁遮普省奥卡拉地区拍摄的蝗虫肆虐景象。新华社发

根据巴方需求,中国政府已派出蝗灾防治工作组抵达巴基斯坦。随后,10 万 " 鸭子军队 " 也将代表国家出征灭蝗。

是的,你没有看错,这支由浙江绍兴 " 国绍 1 号 " 鸭苗组成的 " 鸭子军队 " 简直是灭蝗界中的 " 奇才 "。20 年前,鸭子 " 军队 " 就曾出兵新疆,一举平定蝗灾,立下赫赫战功。

为什么是鸭子?灭蝗界 " 天才 " 名副其实吗?宁波 " 鸭兵 " 能申请入战吗?2 月 26 日,浙江省农业科学院研究员卢立志对此进行了解答。

奉化水鸭请求代表祖国 " 出战 '!

为什么是鸭子?

勤劳的中国人,在历朝历代的灭蝗战争中积累了很多种方法对抗蝗虫灾害。

卢立志介绍,科学防治蝗虫可以采用药物杀灭,也可以采用生物防治。从环保角度考虑,自然是生物防治的好处更多," 前者灭杀成本高,还会有农药残留,后者不仅没有环境污染,还能修复生物链,一举多得。"

生物灭蝗办法曾经也考虑投放青蛙、鸟类。" 它们同属蝗虫天敌,但纪律上‘散兵游勇’。蛙和鸟类只能在指定区域完成灭蝗任务,一旦蝗虫转移,它们不会跟随作战。这样一来,我们需要重新到受灾地区投放天敌。一来成本增加,二来有些物种可能受环境限制,并不适合投放受灾区域。"

相对比," 鸡鸭军团 " 作战能力更胜一筹," 鸭子喜欢群居,管理起来比鸡更方便,生命力、觅食能力、抗寒能力也更强,适合野外生存。"

同时,放一只鸭子相当于灭了蝗虫全家。卢立志给出数据对比:" 一只鸡一天能吃掉 70 只蝗虫,一只鸭子则能吃掉 200 多只,拥有三倍作战能力。而且鸭子吃蝗虫完全是地毯式‘搜捕 ",连蝗虫的蛹都不会放过。"

加上鸭苗长成后肉质鲜嫩,灭蝗 " 退役 " 后还能成为当地居民餐桌上的美味佳肴,带来经济收入。

不用再比了," 鸭子军 " 完胜!

绍兴鸭是灭蝗界的 " 奇才 "

绍兴鸭味美,肉质鲜嫩多汁,一直是煲老鸭汤的好原材。而它们也是目前主推的灭蝗主力军," 简直是灭蝗界中的‘奇才’ ",卢立志说。

绍兴鸭中又以麻鸭体形大,捕食能力强,成为灭蝗首选。

麻鸭最辉煌的战绩是 2000 年。" 当时新疆出现大批蝗虫,新疆很少养鸭,所以当时 ‘鸭兵’全部来自于浙江空运。分批运送 10 多次,总计 10 万多只。"

浩浩荡荡来到新疆的 " 麻鸭军 " 并没有显露新兵蛋子的稚嫩,不负众望在大草原上朝蝗虫们劈头盖脸飞扑,将它们一一变成肚中美餐。当年 8 月底,蝗虫就被彻底歼灭了。

更有意思的在后面。当时新疆灭蝗最高司令部——新疆治蝗灭鼠指挥办公室,专门下达 " 表彰书 ":鸭子捕蝗能力强、捕食量大、" 军 " 纪严明,出动鸭子是草原清剿蝗虫、保护生态最为行之有效的办法。

宁波 " 鸭兵 " 申请入战

江浙历来都有养殖鸭子的传统,比如余姚有番鸭、奉化有水鸭、镇海有 " 青壳 2 号 "。那宁波 " 鸭兵 " 能申请入战出国灭蝗吗?

卢立志说,镇海 " 青壳 2 号 " 与绍兴麻鸭同属蛋鸭品种," 目前来看,鸭子中属‘蛋鸭’灭蝗效果最好,战斗能力最强。我们也想做对比研究,看看是否还有比麻鸭作战能力更强的品种。如果宁波鸭胜出,那么也会在考虑范围内。"

卢立志透露,巴基斯坦治蝗计划,首批预计出动 10 万 " 鸭兵 ", " 国绍 1 号 " 鸭苗将代表国家出征灭蝗," 鸭苗可通过空运,一天之内就抵达巴基斯坦。"

但 " 鸭兵 " 出征前,卢立志认为还有更重要的任务需解决。他要和国内外的专家一起研究制定《牧鸭治蝗技术规范》,以便按照标准规范操作," 鸭子灭蝗看起来简单,但其实并不。"

以此次帮助巴基斯坦灭蝗为例,卢立志与其他专家一起要先通过科学估算出蝗灾席卷而来的时间," 因为鸭子经过一个半月的成长期灭蝗能力达到最强,经过科学估算,我们就能预留足够时间,知道何时向巴基斯坦派‘鸭兵’最合适,以达到最好的灭蝗效果。"

第二波蝗灾要来?

可能对粮食安全造成毁灭性后果

多国遭遇的沙漠蝗虫灾害已持续数月,其规模在继续扩大。近几个月来,沙漠蝗虫席卷了从西非到东非、从西亚至南亚共 20 多个国家,蝗灾面积总计 1600 多万平方公里,其中非洲之角最为严重。非洲之角国家已有超过 2000 万人陷入粮食危机。

这是 2 月 20 日在肯尼亚基图伊一处农场拍摄的蝗虫。新华社记者 张宇 摄

专家预测,沙漠蝗虫在东非国家的迁飞路径上广泛繁殖,虫卵可能会在 3 月至 4 月间孵化。若不采取措施,到 6 月沙漠蝗虫的数量可能会增长 500 倍,并可能蔓延到非洲和亚洲的 30 个国家。而东非最重要的种植和收获季节将在 3 月至 5 月之间开始,若出现新蝗群,第二波蝗灾可能对粮食安全造成毁灭性后果。

气候变化和飓风导致蝗灾加剧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本月闭幕的非盟峰会上指出,气候变化是蝗灾加剧的重要因素。

东非地区常年干旱,但 2019 年异常潮湿,大量降雨为蝗虫繁殖创造了 " 特殊 " 条件。这部分是由一种被称为 " 印度洋偶极子 " 的现象导致,同时也归因于与全球变暖有关的海洋温度上升。

此外,飓风也是导致此次蝗灾的因素之一。分析人士指出,过去 10 年间印度洋上的飓风活动愈加频繁。

为了人类生存环境的安全与和谐,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刻不容缓。

来源 宁波晚报 部分内容综合自新华国际头条

编辑 宋德政 / 编审 李枫

以上内容由"ZAKER贵阳"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