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中国最火综艺越来越不能打

电影爬虫 02-27

文 / 李霁琛

编辑 / 重案组之虎

春节档未必年年都有,《歌手》却从来都不会缺席。

新一季的《歌手》已经播了三期了。

有趣的是,这季《歌手》还有小名,叫 " 当打之年 "。

这个小名没有半点问题,这季节目请来的歌手,都挺年轻,年纪最大的是日本友人 MISIA,也不过四十出头,青年歌手们聚在一起,当然称得上是 " 当打之年 "。

但这个节目本身,却和 " 当打之年 " 四个字不怎么搭嘎。

播到第八年了,要是把《歌手》比作佳人,她是徐娘半老了,虽风韵犹存仍能惹来路人频频回头,却也是光彩不再已难倾国倾城。

收视率当然还算不错,讨论度倒是也不能说低,但要说它有多好看多出色,观众们心里都有数。

昔日中国最火的综艺之一,已经越来越不能打了。

一年又一年,这节目唱哭了一批又一批现场观众,捧红了一个又一个歌手,经历过大红大紫的辉煌,也不可避免地遇到了瓶颈,革新还是停播,是《歌手》必须得思考的问题。

我强调一个 " 新 " 字,是因为《歌手》现在确实挺 " 老 ",越来越不能打,多少和 " 老 " 有关。

办了八年的老节目,沿用了八年的老模式,又怎么会不老呢?

套用乔杉的话说,观众们看得有些 " 倦怠 " 了。

节目组当然也想了些新鲜招数,比如在这一季里引入了 " 奇袭 " 这个玩法,找来一些不太火的歌手在比较火的歌手唱完歌之后挑战对方,打擂台赛,但很显然这个玩法不但不新鲜,还有些繁琐,除了让洪涛这位话痨导演有机会多说两句话,让某些不怎么有名气却渴望出名的歌手多出几次镜,别无他用。

事实上,八年前,这节目还真就赢在一个 " 新 " 字上。

那时,节目还叫做《我是歌手》,以 " 娱乐扶贫 " 之姿从韩国漂洋过海来到马栏山,一经播出,便成为了当时最火的综艺节目,要收视率有收视率,要讨论度有讨论度。

2013 年,中国的电视人和观众们对音乐类综艺是司空见惯了,几家大的电视台,都在变着花样做类似的节目,大家搞起了 " 洋务运动 ",学完英美学荷兰,学完荷兰就学韩国,浙江台搬来了会转动的座椅,湖南台则做出了《我是歌手》。

第一次看《我是歌手》时,我挺兴奋的。

原来看音乐综艺,大多是选秀节目,一个个选手在台上哭,到了《我是歌手》,终于让我看到了进步,台上没人哭了,台下的观众开始哭。

这说明节目做得更系统化了。不管泪水是真是假,这都是 " 做戏做全套 ",镜头不但要对准台上唱歌的,连台下听歌的也要兼顾。

换句话说,湖南台从韩国学到的最重要的东西,不只是这个节目的形式,更是一种 " 真人秀 " 的理念。

如果说原来的音乐综艺更像是大型晚会,《我是歌手》则更像是一部电影,定义为纪录片或是剧情片,都不算错。

每一集开始,我们看到的是一个个歌手的准备工作,他们状态如何,心情怎样,都在节目里被体现了出来,当几位歌手聚在一起,就又有了互动,大家登门拜访,寒暄互捧,看上去其乐融融。但其乐融融的背后,又是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既然是比赛,就没人想输,普通人尚且如此,更何况业已成名的歌手。

值得一提的是,《我是歌手》的制作水准,在当时也非常先进,就拿剪辑来说,我们很少在这个节目里看到超过十秒的镜头,快速的剪切,造就的是紧张的节奏,能抓住观众的心,很多时候都是细节取胜。

于是,看这个节目,我们变得不只是要听几首歌,而是要去看一场场大戏。

更关键的是,在这一场场大戏里出现的一首首歌,质量又是极高。

音乐综艺,音乐水平不高,就很难成功。

《我是歌手》在这点上做得就极好,请来了梁翘柏做总监,又找来了顶级的乐队,更搬来了最好的设备。据说,第一季时,有歌手是被音响效果所打动,才愿意参加节目。

这是硬条件,还有软实力,那就是歌手的人选。

第一季时,参赛的歌手阵容是相当惊人的。

那个时候,没人能想到齐秦会愿意去参加这个节目,老乐迷会想,早已功成名就的一代偶像小哥齐秦,为什么要去比赛呢?与好奇同在的当然是关注,这个咖位的人都去《我是歌手》,节目的规格自然而然地就被提高了。

要知道,第一季第一个淘汰的人,是 Beyond 里的黄贯中,这咖位也是不小。

当然,和后来几季相比,第一季的阵容似乎都还不算豪华,但齐秦、林志炫、羽泉、黄绮珊等实力派歌手凑在一起,确保了《我是歌手》在第一季时就拥有了极高的声誉。

多年过后,想起黄绮珊唱的那首《离不开你》,我还是能回忆起那时心中的震撼和感动,打动了观众,节目自然会成功。

第一季过后,《我是歌手》成为了湖南卫视的王牌综艺,从第一季前大家担心没人去,变成了第二季前大家大胆去猜谁会去。

节目带给歌手们的收益是显而易见的。

就拿黄绮珊来说,黄妈唱功有多好,圈内人和老歌迷都心知肚明,但在《我是歌手》前,她已经被太多人遗忘,更没有让新的观众认识她的机会。节目的出现,让她重新走进了大众的视野,商演的出场费,也从几万块都无人问津,变成了几十万也未必能请得到。

好歌手得以被看到,好音乐得以被听到,这当然算是《我是歌手》的功劳。

第二季比起第一季更是不遑多让。

这一年,早已在香港乐坛崭露头角的邓紫棋参加了节目,一夜爆火,从小众歌手到大众偶像,她只用了几首歌的时间,就让华语乐坛的天空飘满了泡沫。

韩磊和邓紫棋的对抗是这一季最大的看点,一个是功力深厚且变化多端的老牌歌唱家,一个是爆发力惊人且才华横溢的新秀唱将,她们从第一期争到了最后一期,留给观众的则是一次次精彩的演绎和一首首惊艳的歌曲。

这之后的第三季,已经开始被很多媒体人唱衰,但阵容一经公布,所有人都哑口无言。

韩红加孙楠,这是内地乐坛的顶级王牌了,再加上后来补位的李健和韩国歌手郑淳元,这一季《我是歌手》的硬实力相比前两季也毫无下降。

当然,说到这一季,我们印象最深的还是孙楠的退赛,如今回头看这个事故,已经变成了故事,而故事里的主角孙楠和汪涵,都给《我是歌手》这个节目赚足了话题度。

如此,到了后来的第四季和第一季《歌手》,虽然观众渐生疲劳,但强大的阵容总是能弥补形式上的老旧,李玟、林忆莲、谭晶等星光熠熠的名字,让这个节目得以延续自己的辉煌。

但观众们的意见似乎也越来越多。

从第一季开始,就有无数人在质疑比赛的规则,质疑评审的投票,质疑节目的偏向性,而这样的质疑伴随着观众们对节目的审美疲劳,愈演愈烈。

当骂声逐渐盖过赞誉声,节目组就必须出大招了。

《歌手》的第二季,节目组找来了英国巨星 Jessie J,走起了国际路线,最终结石姐无悬念夺冠,虽然腾格尔的出现让她称赞连连,但观众也不禁开始感慨,华语乐坛是否真的后继无人?

某些看上去像是关系户的歌手能够登上舞台,某些歌手开始对节目进行二刷三刷,更是加剧了观众们的反感。

这样的问题,2019 年的《歌手》给出了自己的解决办法,刘欢的压阵让这一季的阵容变得空前强大,吴青峰的参加也给节目拉了不少好感,但仅靠几个大咖,恐怕很难挽救一档节目的颓势,更难改变整个华语乐坛的尴尬局面。

新一季的《歌手》,强调 " 当打之年 ",这其实是蛮有责任感的表现,但我们的 " 当打之年 " 到底能不能打,到底有多能打,只怕是要划上一个问号的。

至少,当我们中的大多数人看到这季节目里的许多名字时,都很难心潮澎湃。

节目的公平性和公正性,更不断被观众质疑,关于 " 大嗓门 " 和 " 小细腻 " 的争辩,更是从未停止。

节目在制作中的某些细节问题也被很多人吐槽,单说 " 修音 " 这一点上,就有很多乐迷觉得节目的处理是有害无益。

当星光不再闪耀,形式又显得过于陈旧,当槽点变得多于亮点,《歌手》的辉煌,自然而然地便会不复存在了。

也不必发愁,新的王牌音乐综艺总会出现,乐坛也自然而然地会涌现出许多当打之年。

13 年 1 月 18 号,《我是歌手》开播。

就在这一天的四天前,唱片店巨头 HMV 宣布破产。

唱片时代结束后,我们迎来了数字音乐时代。

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更何况是一档综艺节目的兴衰。

以上内容由"电影爬虫"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