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3 例新冠肺炎逝者遗体解剖报告将公布,法医透露手术细节

新京报 02-27

3 例遗体的初步解剖报告即将发布。剩余的 6 例,有待更加深入的研究分析。

文 2052 字,阅读约需 4 分钟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法医系教授刘良与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病理科教授王国平的团队,迄今已获得了 9 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逝者的病理样本。

其中 3 例遗体的初步解剖报告即将发布。剩余的 6 例,还有待更加深入的研究分析。

1 月 29 日,湖北省有关部门批复刘良团队开展新冠肺炎逝者遗体解剖工作,此后,刘良多次碰壁,直至 2 月 16 日凌晨,团队才完成第一例新冠肺炎逝者遗体解剖。

▲刘良此前的工作照。 新京报 " 我们视频 " 截图

━━━━━

捐赠遗体的逝者大部分终年 60-80 岁

" 传染病逝者的脏器标本,必须保证病毒灭活。所以要在福尔马林中多泡一段时间。" 刘良说," 我们争取快一点,尽量做到 10 天。"

一开始,受条件所限,遗体解剖团队对遗体标本来者不拒。后期,随着捐赠的遗体越来越多,团队将年龄、性别等因素也考虑了进去。在刘良的设想中:" 每个年龄组最好十来例左右,那样总数就很大了。"

迄今,刘良团队所获得的 9 例逝者病理样本,男女比例差不多。逝者终年大多在 60- 80 岁,50 岁以下的很少,最年轻的 52 岁。

由于对新冠肺炎缺乏了解,所以解剖室 " 全面开花 ",一切都要关注,目标是找到哪些器官、组织受到了病毒的攻击。

" 肯定有发现,还是比较重要的发现。但按照有关部门的规定,有些细节不便于作过多的透露。" 刘良说," 目前来看,新冠肺炎的病变肯定不只是损害了肺,还包括免疫系统,以及身体其他器官。"

刘良透露,近期他将与临床专家开一个沟通会,把团队的研究成果与临床医生进行对接:" 我们会区分一下,这些病变是临床上的治疗行为造成的,还是(病毒)本身的病变造成的。我觉得结果的公布应该不会太久。"

患者气道黏液没溶解,给氧会起反作用

刘良称,新冠肺炎逝者的肺部切片上有很多黏液状的分泌物:" 这些分泌物的出现,对临床治疗是要提高警惕的。下一步与临床专家沟通的时候,我会提出这个想法。" 他解释,肺的功能依赖于气道通畅,肺泡的功能要好。目前看,患者肺泡的功能受到了损伤,气道又被黏液堵住,所以,患者出现缺氧的症状。要改善缺氧状态,保持气道通畅,必须对黏液进行稀释、溶解。

" 实际上目前也用了这类药物,但可以再多试一下能起作用的药。" 刘良说," 只有通道的液体引流出来了,再给它氧气,它才能通过去。我们在临床治疗上,如果黏液成分没有被化解,单纯给氧,有时候还会起反作用。可能会把黏液推得更深更广,反而加重了患者的缺氧。"

" 病理上的发现,肯定是多多益善的。我们要在个性之中归纳共性。" 刘良说。

他解释道,团队希望研究在不同的年龄段、性别以及身体状况下,病毒有什么特点。这能找到,哪些人容易发病,哪些人不容易发病,哪些人的抵抗力更好一些:" 我们现在只有 3 例,后面还有 6 例。至少等后面的出来后,才能评估共性。"

遗体解剖工作逐渐被接受

疫情暴发后,1 月 24 日,刘良的团队向湖北省有关部门递交了报告,强调了尸检的必要性。五天后,他们收到了同意的批复。

此后,为了开展这项工作,刘良多次碰壁,多家医院都缺乏解剖所需的场地,以及担心可能的风险:" 一开始,确实花了不少精力……我们去要政策、找医院、找场地、跟家属做工作,起步很难。现在情况好很多了。很多逝者的家属表示理解了,我们的工作慢慢地得到了更多的支持和接受。很多医院也在联系我们。"

目前,解剖团队已经有三十多人。有做解剖的,也有负责观察病理,制片、染色、观察病毒的,以及临床的专家,还有后勤援助保障的人,华中科技大学不同专业学科的力量也都在介入。" 将来不仅是与金银潭、同济这两家医院合作,会有更多的医院加入进来。" 刘良表示。

相对于普通遗体,新冠肺炎逝者的遗体更可能传染、污染环境。" 解剖室内尽量少放置东西,不要太多人进去,防护服的要求更高,操作上也有特殊的方法,助手要做好配合。" 刘良说。

为了防止传染,解剖新冠肺炎逝者遗体需要负压解剖室。刘良表示,一开始,因为没有合适的解剖场地,导致解剖延缓。后来,这几次尸检都是在医院里一间比较好的手术室做的。

刘良了解到,符合标准的解剖室,2003 年 SARS 时北京地坛医院建过,广东也建过。但由于相隔久远,中间没有遇到过烈性传染病,解剖室基本没用上,慢慢荒废了:" 据我所知,目前达标的解剖室,很尴尬,好像没有。" 为了防御以后类似的疾病,也综合考虑到成本和维护问题,他建议,国家应当建一两个符合标准的解剖室。

团队的防护用品紧缺仍然是令刘良头疼的问题,他的团队没有从官方渠道拿到任何防护设备,现有的防护设备是四处 " 化缘 " 来的。

" 做解剖,接触的病毒浓度非常高。我们到处借防护用品。有的捐赠指定到医院,但我们不算医院,我们是学校的机构。所以,希望有人能关注我们,给我们一些捐赠。" 刘良表示。

新京报记者 王昱倩 编辑 郭琛 校对 贾宁

点击下图进入 "全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实时地图"

以上内容由"新京报"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