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公开谈论性和月经的人,很脏吗?

蝉创意 02-27

↑↑↑

最近 " 女性月经羞耻 " 事件,在网络上闹得沸沸扬扬。

这件事在网络上引发了连续多日的讨论,相信每日网上冲浪的你们一定不陌生。

直到尘埃稍微落定后,我们才能摒除某些情绪化的表述,来全盘回顾这件事的始末。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这个全民讨论的 " 月经羞耻 " 话题背后,其实是由一个 24 岁上海女孩 @梁钰 stacey 亲手 " 点燃 " 的。

发声有用,做事有用,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轰轰烈烈的卫生巾战疫,由一个 24 岁上海姑娘打响。

但她在最开始,其实无意于引发轰动。

她不过是想在力所能及之中,做一点事情。

2 月初,上海女孩 @梁钰 stacey 在网络上看到武汉医护人员穿脱防护服的视频。在我们想象中看似简单的套入穿衣动作,真正实施起来竟然需要 27 个步骤,期间共计 12 次反复地消毒双手,穿脱时长长达 30 分钟。

又根据报道了解到,由于防护服紧缺且只能一次性使用,许多医护人员穿上后为了节省防护服,会选择在 8~9 小时内不吃不喝不方便。

梁钰身为女性,自然对女医护人员更能感同身受。于是她在微博询问,一线医护人员如何解决月经期问题?她们的卫生巾和安心裤(裤型卫生巾)还够吗?

经过询问得知,卫生巾短缺的情况比她想象的更严峻。

联系在武汉的女医护人员,查明卫生巾缺乏的情况后,梁钰与另外几个素不相识但有同样疑问的网友一拍即合,成立了# 姐妹战疫安心行动 #,希望能帮在武汉抗疫的医护人员减少一点后顾之忧。

从未涉猎过捐赠慈善业务的她们,一边逐个打电话询问每个医院的女医护数量,一边联系可供货的卫生巾商家,一边在武汉交通管制下可供运输的车队,一边在网络上发起募捐,收到款后做安排和清算,联系医院派送 …… 事事亲力亲为。

全部从零开始,全部都是新的探索。

梁钰和她的志愿者团队吸引了全部人的目光,但也背负着巨大的压力。事无巨细的事前工作和事后落实,以及当日的统计确认,都耗费了她们极大的心力。

梁钰曾自嘲说,自己团队日常环节:抱头痛哭。

因为前线医护的物资短缺感同身受;因为女医护的感激愧不敢当;更因为自己能力有限没能做得更多而内疚不已。

但她们的努力没有白费。

梁钰的 # 姐妹战疫安心行动 # 在第一期就筹集 236 万捐款,运输了数十万片的卫生巾和安心裤,送到 10w+ 女医护人员的手上,受到社会各界的好评。

而正因为她的发声和努力,引起的围观促和争论,反向促使更多人重视女性的生理需求:

随后驰援武汉的医院开始重视女医护的生理期,统一为她们准备卫生用品;

还有很多明星艺人加入到吆喝的群体当中,一同为保护女医护的卫生健康摇鼓呐喊;

其中就包括一直特立独行,主张坚定的新生代艺人 @王菊,一直为此出钱出力,不断补齐缺漏物资和捐款。

越来越多人加入讨论,越来越多人加入募捐,越来越多人身体力行为此做出行动。

24 岁的上海姑娘梁钰为此做出的善举,可以说得上是以一己之力撬动了人们对 " 月经 " 观念的更迭。

对正常生理现象的消音,

暴露的是愚昧和偏见。

虽然取得不错的成果,但这场卫生巾战疫,并不是一帆风顺的。

在梁钰和她的志愿者团队在刚提出要给女医护人员募捐卫生巾的时候,毫不意外地遭受了大规模的质疑和攻击:

有人先入为主地表现出被害妄想症:认为此举就是 " 作秀 ",背后存在 " 猫腻 ",肯定有 " 利益输送 "。

有的人出于两性差异,对月经存在误解而提出质疑:

" 不能忍一忍么?"

" 需要这么多么?"

" 让她们自己去超市买不行么?"

更有的人对女性来月经这事,毫不掩饰地表现自己的嫌弃和厌恶,点燃了梁钰的怒火:

" 矫情又晦气。"

" 女人就是事儿多。"

" 人命都保不住了,还管你裤裆那点事?"

更被网友挖掘出,某媒体采访武汉女护士时,将对方接受采访时候关于生理期的内容进行剪切和 " 消音 "。

仿佛女性的生理期是污秽的象征,且难登大雅之堂,说出来会烫嘴。

此举又引起了网民的强势围观和讨论。

而这场关于 " 月经羞辱 " 的争议,却撬开了大众对月经的 " 禁忌 " 陈旧观念:

占人类数量 50% 的女性群体,来月经是一件再也正常不过的事情,但依然有相当大部分的人都将其视作 " 不洁 "、" 晦气 "、" 拿不上台面 " 的禁忌。

这令蝉主想起了印度电影《印度合伙人》(又称护垫侠),在民智未开的印度,女性来月经是需要隔离的,禁止出入庙堂,禁止触碰男性,将月经视作洪水猛兽。

许多女性接受了这一套腐朽观念,她们以来月经为耻,因为价格昂贵用不起卫生巾被迫辍学;

甚至宁愿用脏污的破布感染死去,也拒绝因为用卫生巾被围观和议论。

如今我们重看这部印度片,发现大家在对女性来月经的看法上,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在这种 " 月经羞耻 " 的语境之下,我们大多数女性买卫生巾需要偷偷摸摸,用黑色袋子包裹生怕被人发现;中国女孩以生理痛请假为耻,以去看妇科为耻。

这不仅暴露了人们缺乏基本的生理常识,更暴露了自己的狭隘和偏见。

但也正是因为舆论上对 " 月经 " 的污名化,促使梁钰和她的志愿者团队下定决心要做得更多。

正如梁钰自己说的那样:

为什么女医护人员献血被夸为英雄,而女医护人员来月经会被视作 " 矫情 "?

同样是血,为什么会有高低贵贱之分?

梁钰接受《人物》采访时候表示:

我们不仅支援前线女性医护人员,同时也在加紧为女性月经正名,打碎对月经的污名化,亲自揭开这张遮羞布。

你要首先发出声音,

然后才能找到同类。

我们无意于造成两性对立,更不需要靠一篇文章来科普生理知识。

我们谈论女性月经和卫生巾的问题,但更期望大家所得到的不局限于此。

从 24 岁的上海姑娘梁钰主动发现问题,提出问题,号召行动,一呼百应,组成团队 …… 整个过程复盘来看,

我更被她的行动力和决心所打动。

现在梁钰的团队有 70 个人,都是没有见过面的网友。但在看到她发出号召之后,主动找到她想要提供帮助。

梁钰凭一人之力将数十个志愿者聚集在一起,运送物资的志愿者车队里甚至包括电玩城老板,服饰店老板,网店老板,涂鸦青年,coser,摄影师,机车发烧友 ……

大家暂时放下了原来的身份,为了同一个目标一起努力,这本身就是一件足够酷炫,燃爆了的事情。

她以一个志愿者的身份所号召的、所完成的事情,在不知不觉中如同潮水一样,洗刷掉我们的偏见和老旧观念。

以梁钰为原点辐射开来,正视女性月经话题的影响力已经逐步扩散出去。

所以你们看:发声是有用的,星星之火也可以燎原。

但前提是,你要主动争取,也勇于捍卫自己的权益。

你要首先发出声音,然后才能找到同类。

就像梁钰本人所说:

真正的改变还需要很多代人努力。不是说这件事太难了,我们这代人是没希望了,那就等下代人下下代人去动手改变。而应该是——

我们从现在就行动起来,去改变去努力。通过无数人持续坚持进行的行动和努力,在很多年后开花结果。从眼下开始,从手边做起,而不是遥远的未来。

实不相瞒,梁钰在某种程度上启发了我。

在我们平日里面对不公的时候,在少数群体不被看见的时候,在连续一整个月疫情新闻轰炸的时候——

习得性无助的我们往往在感慨世事魔幻、艰辛的过程中,意识到人类个体的渺小;也承受了许多来自灵魂的谪问:

在大环境之下,我们这些如同砂砾一样的渺小个体,到底能做些什么呢?

梁钰给了我们答案,还有那些身份普通但依然力所能及在做事的人,也交上了一份满分的答卷:

执勤、记者、医护冒着感染风险,奔忙在疫情一线;

快递小哥、出租司机成立分队,接送医护人员上下班;

饭店主动提供送餐和饮食,厂商无偿捐赠物资;

动物保护者免费上门,帮忙解救被困宠物 ……

芸芸众生,每个人都是普通人。

虽然每个人能力有高低,但善意是不分大小的。

也正是因为这些人身上那种 " 有一份力就出一份力 " 的侠义、悲悯、和良知,才令人类在对抗命运的无常时候,不至于丧失勇气。

"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

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以上内容由"蝉创意"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